位置︰愛書屋 > 重生我的1999 > 第441章 到底有什麼背景

第441章 到底有什麼背景

    可有了學歷,有了好工作,言語之間難免有些站在高處看低人的感覺,覺得張海燕現在的工作不行,不只一次說過要幫張海燕重新找一份工作,就連張海燕談的這個男朋友甦昌隆,她哥也不是很滿意。

    甦昌隆學歷低,又是干泥匠的活,將近30歲,可現在再看,張海燕覺得她哥的想法肯定會發生轉變。

    甦昌隆人很老實,值得托付終身,這些張海燕通過接觸之後自己明白,但是她哥不明白,她哥,包括她父母,還有其他的一些親戚不會和甦昌隆過一輩子,看不到甦昌隆的內在,但是現在甦昌隆通過外在的實力讓張海燕父母和哥哥哥,還有親戚看法發生改變。

    甦昌隆牽著張海燕的手,兩人一起到酒樓二層。

    路過一層樓的時候,張海燕朝人群中的孫琴看了過去,正好孫琴的目光也看得過來,張海燕挺直了身子,往甦昌隆身邊又湊近了些。

    二樓,坐滿了親朋好友,甦昌隆和張海燕上來之後,又是一番熱鬧。

    “徐主任,我和我媳婦敬你一杯。”秦岩和孫琴兩個人手里一人拿了一杯白酒,到了徐主任身邊,“你喝茶,我們兩個喝白酒。”

    “那行,今天你們結婚少喝一點,不要喝醉了,晚上還得要洞房。”徐主任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

    “徐主任你過來就是賞我的臉,我哪能夠只喝一口?你喝一口,我必須得干了。”秦岩直接將杯里的白酒喝盡。

    二兩的白酒下肚,完了秦岩還將酒杯翻了一個面。

    “你的酒量我知道,不過新娘子抿一口就行。”徐主任見秦岩真的一口喝干淨,也沒有多說,勸了一句。

    “那不行,她既然是我老婆,我們兩個一起過來敬你,她也必須得喝完。”秦岩朝孫琴示意了一下。

    “新娘子肚里有沒有孩子?要是有孩子就不要喝酒,喝茶吧。”有人提醒了一聲。

    “有孩子又怎麼了,老子能喝的,孩子也能喝。”秦岩說,“我媳婦的酒量大著。”

    孫琴猶豫了一下,一口將杯里的酒喝完。

    “這不是胡鬧嗎?有了身孕,怎麼還讓媳婦喝酒?”有人嘆了一口氣,跟身邊的人嘀咕。

    可畢竟不是自己的媳婦,新郎都同意自己的媳婦喝了,孫琴也沒反對,旁人插不上話。

    “懷了身孕,還是得要注意一些,煙酒之類的不能夠沾。”徐主任放下手里的茶杯,跟秦岩說,“好了,酒也喝了,我有事,就走了。”

    “這麼快就要走了?那我送徐主任你出去。”秦岩不舍,不過也沒阻攔,送徐主任。

    走到酒樓門口,有三個人正好從酒樓外上來,徐主任看到了,轉過身跟秦岩說︰“行了,就到這里,不用送我了。”

    徐主任迎上了走過來的三個人,笑呵呵的道︰“石校長,你怎麼過來了?真是巧了,在這里遇到了你。”

    徐主任打招呼的人正是石盛,馬棟,還有石蕊三人。

    石盛見到了徐主任,也有些意外,跟徐主任握了一下手︰“徐主任你好,真巧,你過來吃飯?”

    “是我疏忽了,現在不能夠叫你石校長了,你都升職了,也該稱呼你為主任才對。”徐主任笑著跟石盛說,“我不是過來吃飯的,有個認識的人結婚,我過來喝杯酒,這就要走了。”

    石盛朝里面看了看,有點意外︰“你也是過來參加甦昌隆的婚禮?”

    “甦昌隆?”徐主任皺了一下眉頭,往後面的秦岩瞧了一眼,“不是啊,這不就是新郎官嗎?他是秦岩,怎麼會是甦昌隆?”

    “哦,我還以為你是過來參加甦昌隆的婚禮,我會錯了意。”石盛恍然,“有家酒樓今天真是熱鬧,有兩場婚禮,兩個新郎官。那行,徐主任你忙吧,我先上去了。”

    徐主任沒有走,問石盛︰“這個甦昌隆什麼來頭,不是你親戚吧?”

    “不是。”石盛搖頭,“甦昌隆是甦醒四叔,甦醒是我學校里面的學生,我過來看看。”

    石盛說完上樓了。

    徐主任留在原地琢磨了一下,跟身邊的司機說︰“小李,我先不回去了,你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上去看看。”

    小李轉身要走,又被徐主任喊住︰“等會兒,你先去給我買個紅包。”

    小李到邊上的商店去買紅包。

    秦岩沒有回酒樓,看到的這一幕讓他有點納悶,問徐主任︰“徐主任,你剛才不是說你有事嗎,怎麼這會兒又不走了,你過來就已經非常給我面子,不用再特意封紅包。”

    “紅包不是給你的,你去陪著其他的客人,我還有事。”小李很快就回來了,徐主任從口袋里掏出錢包,拿出一沓錢數了數,放八張進去,想了一下,又往里面多塞了兩張,湊了一個整,往樓上去了。

    秦岩喊了徐主任幾聲,徐主任只是敷衍了兩句。

    到了這個時候,秦岩終于明白怎麼回事了,徐主任說有事只是敷衍,客氣的說辭。

    一听甦昌隆在舉辦婚禮,居然轉過身就跑去參加甦昌隆的婚禮,還封了紅包!

    徐主任參加他的婚禮什麼東西都沒帶,只喝了一杯茶,這甦昌隆有來頭?

    “老公,我剛才好像看到徐主任往二樓去了,怎麼回事,他不是要走嗎?怎麼又去了二樓?”孫琴走出來,問秦岩。

    “我問你,甦昌隆到底什麼來頭?”秦岩冷著臉問孫琴。

    “沒什麼來頭啊,你不是跟著我一起到他家里去看過嗎?他就是一個泥匠而已。”孫琴說。

    “怎麼可能,他要真只是一個普通的泥匠,為什麼徐主任說要走,結果沒走,要跑上去參加他的婚禮?”秦岩不信,“之前我本來跟其他的沙場打了招呼,讓他們不要將沙子賣給甦昌隆,但甦昌隆還是能夠找到沙子,本來以為他是從外地進的,現在來看,應該是有人偷偷的將沙賣給了他,他要是沒有關系,怎麼可能做到這一點?你跟我說實話,他到底有什麼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