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之拋夫棄子 > 56.關小黑屋

56.關小黑屋

    甜甜的防盜提醒, 防盜比例60%,48小時

    “是我對不起你,可真的沒辦法, 那個臭小子他有了別的人, 這事誰都管不了, 我說不住他啊!”陸金蓮表現得極為歉疚。

    “不是……那是哪家的?我們都談了多長時間了!”

    “這我也不知道, 那臭小子讓我和你們說對不起,可是他死活不告訴我是誰, 我都快氣死了。”

    石榴阿娘的臉色變了幾變, 最終還是沒說什麼, 她總不能說自家石榴比別人好, 不娶她就虧了這種話。畢竟這事就是個意思,也沒定下來,還是她家主動的, 說多了人家還以為她們就想著倒貼,非他們不可。

    可要這樣不明不白的忍下來,那豈不是要被人瞧不起,誰也別想看低了她們。

    “既然這樣, 那這事就算了吧,兒女自有兒女的福, 我們做長輩的能管的太少,阿愫煤眯菅 我這還給你帶了幾個雞蛋……”

    說到後面, 石榴阿娘有點猶豫, 陸金蓮趕緊拒絕,“不用了,不用了,你好好地帶回去,我這還有幾顆糖,帶給你家石榴,她真是個好姑娘,不能當我家媳婦,她阿乙藕蹲拍兀 br />
    滿懷著歉意送走了人,陸金蓮就開始洗菜泡玉米面,準備開始做晚飯了。來的時候互相叫孫子的名字,這是比較親近的人才能叫的,走的時候,兩人就只能客氣地互稱阿恕br />
    在戀愛、婚姻這個方面,他們還是開放的,喜歡自由戀愛,一般都是十八歲成家,要是沒有,那就長輩幫著找好,到了年紀就成家。

    也有長輩早早地就幫著定好的,在沒有過門之前,他們還是和沒有未婚夫妻一樣各玩各的,只要婚後專一就行,要是婚後和農小荷一樣亂搞,她的下場就只由夫家決定了,但一般不會太嚴重,該過日子還是得過。

    如果後面石榴不再搞事,那農顯安的事情就算是完結了,可是岑美玉那邊還有大事呢,她現在還是人家的未婚妻,要不是這邊的男女關系開放,鬼才肯讓農顯安娶她。

    可惜了,她得找個機會好好勸勸石榴,那個好姑娘,不能讓她活成前世那個樣子。

    這個時候沒什麼菜,一天天就只有南瓜、青菜和剛收好的黃。陸金蓮做好晚飯,天色很快就暗下來了。阿梁年紀小撐不住,她先給他喂了飯,就把他放在堂屋的臨時床上睡著。

    他們這邊都是天暗了才回家,天黑了才吃飯,每天都是起早貪黑的,只有過年的時候會吃得早一點,平時就算是有空閑時間,也不習慣不天黑就吃飯。

    天剛黑,家里的人就熱熱鬧鬧地回來了,每個人都挑著一擔棉花和苧麻桿子,農秀珠則背著今天送飯用的背簍,她的工作量最輕。

    陸金蓮看著人回來,沒上去幫忙,而是一直坐在火塘邊,農顯安也回來了,他先進來的時候,陸金蓮把火塘邊黑漆漆的水壺遞過去。

    “這是燒好的熱水。”

    “哎,晚飯都做好了,我這就提出去。”

    樓下的空地里,幾人拍著自己身上的灰塵,用冷水熱水兌起來洗臉洗手。

    陸金蓮拿出水油燈點上,然後提出桌子擺好飯菜。雖然有點不爽,但是她不能不做,現在的她沒有罷工的理由,不然就真應了惡毒的話。她已經清楚了,嘴上毒最吃虧,心里毒才有用。

    不多時,一家八個人就進來了,在這個年代,家里全是壯勞力,過的就不會差多少。他們一家人多,基本上個個能干活,日子雖窮卻不算很難過。

    農老圖身材高大,陸金蓮也不瘦小,她的三個兒子都長得人高馬大的,做起活來都是好手。

    兩個兒媳婦也還算不錯,何秋英個頭也不小,身材豐腴,何貴仙則長得瘦一些,但容貌也清秀,身材也不矮,雖然愛佔便宜,做農活比誰都認真。

    至于農秀珠,她是早產的,這麼多年在家里都是吃好的用好的,身材雖瘦卻很健康,只是被慣的愛偷懶,以後多教教總會好點。

    “阿娘,阿梁吃飯了嗎,要不要把他叫起來?”老大農顯寬很稀罕阿梁這唯一的孩子,一來就找他了。

    “已經喂過飯了,剛睡的。”

    “哎呀你別動他,待會兒他哭了有你受的。”何秋英見著農顯寬去戳阿梁,趕緊拍掉他的手。

    “快來吃飯,別玩了。”

    “來了來了。”

    大家一人拿著一個板凳坐好,何秋英和何貴仙一個舀飯一個遞飯,就著水油燈一家子人就開始吃飯,一邊吃著一邊說著白天的事情,他們也就只有晚飯時候能全聚齊了,吃飯的時候也最熱鬧,沒什麼吃飯的時候不講話的規矩。

    農秀珠坐到了陸金蓮的旁邊,低聲跟她說今天在山上的事情。

    “怎麼樣,很累吧?”陸金蓮明知故問。

    “當然累,累死我了。”

    “知道累就好了,家里每一個人都很累。”陸金蓮心疼她,可是不會再慣著她了,這也是為了她好。

    農秀珠听懂了陸金蓮的話,知道在飯桌上被教會很丟臉,于是就低頭吃飯不再開口了,陸金蓮也不勉強她,其他人也不敢開口。

    安靜了一會兒,飯桌上才說起了別的話題,陸金蓮也不再插嘴。安安靜靜地吃完自己碗里的飯,她提著水壺和搪瓷盆出去廈欄里洗腳了,洗完自己回了房間,沒有多說一句話。

    還沒吃完飯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她又怎麼了,但誰都沒有說出來,陸金蓮的脾氣古怪是公認的,在她不高興的時候他們都不喜歡自找麻煩。以前她發火還會罵人,今天這樣不說話,顯得更加令人害怕了。

    不過大家都有意無意地看著農老圖和農秀珍,陸金蓮基本上每次生氣都是因為他們,這回她都直接搬出來了分房睡了,他們雖然不清楚個中緣由,卻也知道這事輕不了。

    農老圖也不說話,吃完飯就默默地去洗腳了,農秀珍小心地跟著下去,農秀珠則來陸金蓮的房間找她。

    農老圖最心疼的就是他妹妹,愛屋及烏,五個孩子里他最疼的也是這個佷女兒,因為陸金蓮不疼她,他就越疼她。農秀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是這樣,可很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她有事只會找阿爹。

    “阿爹,是不是我又做錯什麼事了,阿娘她生氣了?”

    黑暗中,農秀珍低著頭,扯著衣角又害怕又委屈,身子又單薄,看著可憐極了,農老圖就十分心疼,趕緊寬慰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