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天命賒刀人 > 第1681章狗血劇

第1681章狗血劇

    ,最快更新天命賒刀人最新章節!

    九點多,京城鼎鼎大名的工體夜場,一家酒吧門前,王贊和蔣哲從車上下來,走到門口就听到了里面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彌紅燈的招牌異常刺眼,門口前停車場上,基本一水的小跑,這是個開奧迪A6和寶馬5系過來都會略顯寒磣的地方。

    京城的富家少爺有權公子有很多,他們的夜生活都極其的豐富,一般都是下午找個地方約個飯,然後八九點鐘左右訂個台,就一直都嗨到後半夜了。

    王贊和蔣哲走進了babyface,一進門就頓時差點被一股彌漫著青春還有荷爾蒙的氣息給沖著了。

    這家酒吧倒是夠火的了,這才九點半的時間還沒到最熱的點呢,居然差點就要人滿為患了。

    舞池最靠前的一張台子里,坐著七個年齡都相仿的年輕人,三女四男,桌子上放了不少的酒還有果盤。

    王贊哪怕是很少來這種地方,以前也听王小北描述過,像夜場里的這種台子再配上酒水的話,起步基本都要六萬左右了,而且如果跟這邊的銷售或者經理要是不熟的話,你都有可能訂不到位置,到最後要是喝高了的話,這一晚上的消費整不好就得奔著六位數去了。

    曾經網上就報過,某位國民老公在夜場的酒水消費有二三十萬,當時下面的評論一片驚訝不已,很多人都不可置信光是喝個酒怎麼能花出這麼多的錢來,但說實話這個消費也就算正常了,北上廣深的頂級夜場里,這種靠近舞池的大台子一晚上下來過十萬的比比皆是,而五七萬塊錢的花銷就屬于常態了。

    蔣哲進來後眼楮就盯著台子里軟沙發上坐著的一個姑娘就愣了下,對方正在低著腦袋擺弄手機,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頭發扎了一根馬尾。

    王贊是沒有看到對方的正臉,但從側面來看的話,這姑娘的顏值至少得有七八十分了。

    女孩的皮膚細膩很不錯,五官比較精致,手腕上還戴著一款明顯就挺小眾也價值不菲的手表,座位旁邊放著個大LOGO的包,這種裝扮的姑娘一看就明顯是條件比較頂尖的了,你再一看她旁邊的幾個朋友,幾乎都是個個如此,這就是人以類聚麼,癩蛤蟆和青蛙能坐在一起,白天鵝和黑天鵝湊一桌,圈子的定義非常明確。

    蔣哲愣了半晌後就回過了神,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邁步就走了過去,台子里面有個少女看見他之後,就趕緊扒拉了下擺弄手機的姑娘,她抬起腦袋望向蔣哲的時候,眼神里有點光彩閃過,但卻很快的就皺起了眉頭。

    蔣哲的狀態不咋好,胡子拉碴頭發蓬松,熬夜加上酒醉讓他看起來非常沒有精神,明明才二十啷當歲的年紀卻展現出了頹廢大叔的風采,這人很惰啊。

    王贊不用相面都能從對方的臉上看出“余情未了”四個字了。

    蔣哲和這姑娘之間,明顯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節奏啊,要是這麼整下去的話那搞不好就是梁山伯與祝英台的發展趨勢了。

    姑娘並沒有站起來,似乎肚子里還在揣著氣,于是索性的就轉過了腦袋。

    台子里的幾人明顯跟蔣哲也很熟悉,一個青年就起身招呼他坐過來。

    “凱子這是我大學同學王贊……”蔣哲給雙方介紹了下,到了白裙子姑娘那,他頓了一下後嘴里就簡單的吐出了對方的名字“程曉申”,然後就木有然後了。

    王贊和蔣哲坐下來後,他倆里程曉申那邊就隔了一個女的,對方非常知趣的抬起屁股挪到了另外一邊,將中間這里給空了下來。

    氣氛一時間略微有點沉寂。

    再配合著震耳欲聾的隱約就顯得有點詭異了。

    叫凱子的青年見狀,就主動的承擔起了熱場的責任,起了一瓶禮炮之後挨個杯子倒上了酒,然後端起酒杯說道︰“來,來,喝酒了我們,今天是曉申的生日,恭喜她又年輕了一歲,咱們大家共同祝壽星佬一杯,干了,干了……”

    幾個人都一飲而盡,蔣哲喝的更是干脆利索一滴都沒有剩下,那個叫程曉申的姑娘端著酒杯居然也很利索的一口給干了,緊接著就捂著嘴巴咳嗽了幾聲,蔣哲皺了下眉頭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一個女孩輕聲說道︰“曉申,你不能喝酒就別喝了,以前你喝點啤酒就多了”

    程曉申放下手一本正經的說道︰“今天我過生日我為什麼不能喝?過生日就是要高興,要玩起來,不喝干嘛來了,看著一幫男男女女的跳舞麼?”

    那姑娘無奈的說道︰“要不我給你換成啤酒吧?”

    “不,我就要喝這個,再給我來一杯……”

    往下的節奏就明顯是王贊他們看著程曉申和蔣哲在表演了,這兩人都沒有說話,蔣哲是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酒,眉頭始終都是擰緊了的,而程曉申則是咬著牙看他喝了一杯之後,自己也跟著喝了起來。

    這明顯是在賭氣呢,兩人彼此都還有情,但是卻被世俗的枷鎖給拴上了,王贊這時候想到,自己和白濮的事情會不會被她的家里所反對呢?

    “咳咳,咳咳……”程曉申又喝了一杯酒後,就捂著嘴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蔣哲見狀只是稍微頓了頓,就站了起來連忙走了過去,低著腦袋說道︰“不能喝就別喝了,行麼?你以前也不怎麼喝酒的,何必呢?”

    程曉申抬起腦袋,嘶吼道︰“我死了都不用你管,你誰啊?”

    蔣哲頓時啞口無言。

    程曉申看著他冷笑道︰“你慫不慫?啊,我問你慫不慫,你在我面前連自己是誰都不敢答應了?你以前跟我說的那些山盟海誓,都是在放屁麼,說好的我們一輩子不離不棄呢?”

    蔣哲捏著拳頭,明顯是非常的激動,身子都顫了好幾下,但卻最終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

    “曉申……”台子外面,兩個青年走了過來,掃了眼在場的人後,其中一個人溫文爾雅的輕聲說道︰“你電話關機了,然後給阿姨打了電話,她說你過生日可能是和朋友來工體這邊玩了,我就一家一家的找了過來,還好,在這終于踫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