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門訣 > 第148章 地裂

第148章 地裂

    “ 嚓… 嚓…”

    巨劍發出了劇烈的震動,陣陣裂響聲傳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在擴展,宛若岩漿般的赤紅色液體從這些裂縫中滲了出來,朝著下方滴落。液體滴落地面,地面發出了‘滋滋’之聲,若是仔細看去會發現地面出現了一絲焦糊,甚至還有一些凹陷。

    這些液體一滴一滴的從巨劍上落了下來,地面上的凹陷也在緩緩的增加。

    站在高空上方的純陽宗眾人發現了火焰屏障消失了,又看到盧香朝著下方沖去,他呼喝了一聲立刻沖了下去。

    天煞殿眾人看著純陽宗等人離開氣的直跺腳,他們派出去的師弟也沒有回來,下方因為巨劍震動牽扯出來的磷火蟲太多了,較之之前要多了不止一倍,整個下方就好似多了一層磷火蟲的地面,他們哪里敢往下跳?

    古三千朝著下方奔跑著,在沖到肋骨的邊緣,他一個縱身就跳了下去,盧香和‘璃’緊跟其後。

    墜落的時候古三千朝著下方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巫靈翠站在火焰的旁邊牽引著火焰朝著她手中的盒子而去。另一邊,東門玉正在阻攔純陽宗的弟子。

    古三千心中一喜,看著樣子,這道火焰他們是拿下了。

    就在這時,古三千感到上方呼嘯之聲傳來,抬頭一看,正好看到純陽宗其他弟子落了下來。

    “璃,麻煩你去幫一下我的師兄!”古三千說了一句。

    ‘璃’點點頭,墜落的身體一偏,朝著東門玉的方向飛去。

    古三千和盧香則是朝著巫靈翠而去。

    眼看著巫靈翠將穿心骨火收入了準備的容器中,古三千的雙眼中卻是多了三道人影。這三人正是七星宗的三人,束鳴,冬康和冬瓜。他們竟然一直隱藏在暗處,待巫靈翠收了火焰才動手。

    古三千的瞳孔驟然一縮,大叫了一聲︰“師姐,小心!”

    巫靈翠剛收了火焰,正在欣喜之際,猛地听到了古三千的聲音,她心中一驚,連忙將手中的盒子往回一收。可就在這時,她的頭頂飛過一人,正是‘冬瓜’,他右手一抓,抓住了巫靈翠手中的盒子,向前一帶,巫靈翠的身體也受到了牽扯,頓時失去了重心,向前一個趔趄。

    就在巫靈翠失去重心的那一刻,‘冬康’在她的後背狠狠的重擊了一下。巫靈翠吃痛,手中一松,‘冬瓜’*過了盒子,朝著前方逃遁而去。

    上方的純陽宗見到火焰被搶,立刻帶著人朝著‘冬瓜’的方向追了過去。

    古三千卻是心急如焚,雙腿猛地一用力,身體下墜的速度更快了。下墜中,他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巫靈翠,此刻巫靈翠的身體因為受到後方的重擊,身體向前栽去。

    ‘冬康’緊跟了幾步,又是一腳狠狠的揣在巫靈翠的後心處。

    這一腳‘冬康’用了八成的力道,為的就是要了巫靈翠的命。巫靈翠本就未穩住身體,根本就沒法反抗,這一腳又落實了。

    “噗~”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巫靈翠的身體就似隕石般砸落地面。

    “冬康,你找死!”

    古三千右手伸出,一道火苗出現在他的掌中,藍色的火苗在他的掌中跳動了幾下,頓時四面八方的火焰盡皆朝著他的方向涌來。

    “給我去!”一揮手匯集而來的火焰被他拋向了下方的‘冬康’。

    ‘冬康’掃了一眼撲面而來的火焰冷笑一聲,右手一揮,那些火焰就似風吹一旁,飄向了旁邊,緊接著他哈哈一笑道︰“小子,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且不說我身上有防火的法寶,就算沒有,你這等火焰又豈能傷我?”

    藍色火焰雖有威力,但也要看在誰的手中使用了。古三千只是一個蛻凡境,他能夠做的就是將四周的火焰聚集到一起,然後再將聚集的火焰扔出去,這樣豈能發揮火焰的最大威力?

    眼看手中的藍色火焰毫無用處,他右手一番收回了體內。轉眼一瞪‘冬康’,怒道︰“傷我師姐,今天你必死得死!”

    說話間,他已經墜落至‘冬康’的對面,他身旁落下的正是盧香。

    “盧香,你去看一下我的師姐!”古三千轉頭說了一句。

    盧香一臉擔憂的道︰“不行,你不是他的對手!還是我來攔著他,你去看你的師姐。”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冬康’的身後跳了出來,落在了‘冬康’的身前,轉頭對著‘冬康’使了個眼色,他一臉笑意的將頭轉回來,看向古三千道︰“小子,你手上的那道火焰看上去不比穿心骨火弱,交出來,我們正好湊成一對兒。”

    古三千沒有理會跳出來的‘束鳴’,他看向盧香囑咐了一聲︰“你多加小心!”

    說著,他身體猛地向下墜落。

    束鳴冷笑一聲︰“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說著就要沖上去,盧香的身影卻是一閃沖到了他的身前,將他攔了下來。

    ‘冬康’看到這一幕,笑了笑,身體一墜,向下飛了過去。

    向下飛去的時候,他還看了一眼上面的‘束鳴’,只見‘束鳴’的臉色一寒,手中長劍一抖,一劍刺向了盧香的心髒位置,口中暴喝了一聲︰“找死!”

    盧香的身體一扭,就似沒有骨頭一般向左彎曲,看上去就像一個月牙兒,而她的右手則從後背繞到了左側,雙指夾住了劍尖,順手右後方一帶,將束鳴的身體就拉至近前,緊接著左臂彎曲以肘撞向了束鳴的胸口。

    這一招連消帶打,若非盧香的身體柔若無骨,很難做到。

    束鳴眼疾手快,眼見身體前傾,左手立刻以立掌前推,擋住了盧香的一記肘擊。但听‘ ’的一道悶響聲,束鳴的身體連連向後退了幾步。

    盧香卻是皺起了眉頭,向下看了一眼,她發現‘冬康’竟然趁著她阻攔‘束鳴’的時候飛到了下方,她的心中不由擔心起古三千來,就想著要速戰速決了。

    束鳴冷笑一聲道︰“怎麼?擔心你的小情郎了?不用擔心了,他今天反正都是一死,你不如趁此機會換個人吧,你看我怎麼樣?要實力有實力,要身材有身材,我的好些個師妹都覺得我不錯呢,你要不要試試啊?”

    如此言語若是別人听了,定然會勃然大怒,可是盧香卻沒有,她不但沒有發怒,反而笑了,一笑萬朵桃花開,臉上含著萬種風情,笑眯眯的道︰“好啊!反正這男人都是一樣,我跟誰不是跟呢?”

    束鳴只覺得盧香一句話,一個表情,一個動作,他骨頭都快酥了,就在他快要沉迷的時候,眼中一道金光閃過,他微微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任水流的媚術果然名不虛傳,早間听聞任水流這一代出了三人,你盧香是這三人中最厲害的,今日一見,果然厲害。只可惜啊,我身懷異寶,專門克你的媚術。”

    盧香沒有說話,她只是拿手指點了點束鳴的身後。

    束鳴笑了,道︰“你當我傻嗎?這個時候回頭那不是等于將性命交于你手中?”

    話音剛落,就覺得這腦袋後面有一股冷風吹來,陰冷之極,他的心中咯 一下︰壞了!這才連忙回轉腦袋看了一眼。

    一回頭他就看到一團黑氣撲面而來,隱約中他還看到了黑氣中包裹了一朵蓮花。蓮花小巧玲瓏,看上去都沒有巴掌大,但是蓮花上的每一個花瓣都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亮澤。

    “什麼時候?她是什麼時候釋放的這朵蓮花?”

    心念轉動間,這朵蓮花就來到了近前。若是他肯早一點回頭的話,還有時間抵擋,可此刻他卻是束手無策,只能夠將頭一偏,想要避開這朵蓮花。

    他的頭一偏帶動了四周的空氣,這朵蓮花就似煙霧一般散開了,又在他頸脖的位置重新凝聚,最後落在他的頸脖上。頓時,他就感到頸脖的位置有些黏糊糊的。拿眼瞥了一下,頸脖的位置竟然多了一個類似紋身的蓮花圖案。

    就這看一眼蓮花圖案的功夫,他體內的法力就似潮水一般涌向了這朵蓮花中,連帶著法力涌去的還有身體的熱量,血肉等。

    緊接著,一片花瓣自蓮花上飄飛了出來,在空中飛舞。

    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從蓮花上飛出,轉眼間,整個天空飛舞著大量的蓮花花瓣。

    “好美!”

    束鳴突然有種好美的感覺,只是這個感覺剛一出現,他就覺得渾身一顫。

    冷!

    束鳴就覺得身上沒有了一絲熱量,那股冷是打骨頭縫里傳來的。

    他還想掙扎,可是越掙扎,他體內的法力消耗越快。轉眼間,他就變成了漫天飛舞的蓮花花瓣。

    瞥了一眼漫天的花瓣,盧香因為心系古三千的安危,她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向下飛去。

    古三千從高空落下就發現地面上躺著一人,正是巫靈翠。上前查探了一下,他發現巫靈翠此刻已經昏死過去了,雖然還有氣息,但是氣息微弱,顯然‘冬康’剛才的連續攻擊,她受了重傷。

    “冬康,今天你必死得死!”

    古三千知道以他蛻凡境的境界想要殺死冬康根本不可能,除非出其不意,可是此刻他又怎麼能夠出其不意呢?

    右手一番,三層血線在手掌中顫動,形成了一枚粉色晶體,一枚黑色晶體。收起粉色晶體,他毫不猶豫的將黑色晶體吞入了口中。感受到體內這一股黑色氣流運轉,他仍然覺得不夠。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正在震動的巨劍,他目光一凝,暴喝一聲︰“給我過來!”

    因為巫靈翠的傷勢,他是真的怒了,所以他動用了靈魂印記的力量,巨劍中正在掙扎的器靈身體一顫,吼了一聲︰“呀!!!”

    巨劍因為器靈的吼叫,外層的巨石爆炸了,大量的碎石飛濺,墜落。

    巨石中的赤紅色液體就似岩漿一般墜落地面,但听‘滋滋’聲響,地面正不斷的向下陷。

    巨劍外層的岩石炸開後,里面露出了一把赤紅色的仙劍,仙劍外的火光直沖天際。

    “給我過來!”古三千的手又是一招。

    仙劍劇烈的震顫了幾下,最終還是飛向了古三千的手中。

    就在這時,‘冬康’落了下來,他剛落下,就看到仙劍飛到古三千的手中,仙劍上的氣息他站在遠處都有些心驚肉跳。

    “好家伙,這到底是什麼劍?”

    眼見形勢不妙,他轉身就跑。

    “想跑?”古三千雙手握住劍柄,朝著冬康的方向揮斬了過去。

    古三千到底還是低估了仙器的恐怖,這一劍斬出,仙劍上發出了一道劍刃,劍刃脫離了仙劍直奔冬康而去,所過之處四周的空間一陣的搖晃。

    正在奔逃中的‘冬康’回頭看了一眼,就似看到了天下最恐怖的事情,地面出現了一道裂痕,裂痕之上是那道數十米的劍刃。劍刃距離他還有一兩百米的距離,他已經有了身體快要一分為二的感覺。

    他嚇的雙腿一軟,腳下一個趔趄,身體就似滾地葫蘆一般在地面上滾了幾圈。

    “轟轟轟……”

    劍刃一連斬斷了好幾根四周的白骨,這才停了下來,而且正好就停在‘冬康’身前的一根骨頭上,利刃的勁風刮過他的臉頰,他的臉頰頓是出現了一道道裂口,鮮血從裂口上滲了出來。

    “我的娘啊!”

    ‘冬康’怪叫了一聲,只感覺下面有些濕熱,低頭一看,已經尿了。

    他想要移動,想要離開,可是他的身體就似被眼前的利刃給定住了一般,任憑他怎麼移動也無法動彈。他看著眼前的骨頭在一點點的碎裂,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他用盡了全身最後的力氣朝著天空吼了一嗓子︰“弟弟,你要為我報仇啊!”

    ‘報仇啊’三個字還在他的舌尖,他的身體就被前方的利刃切成了兩半。

    古三千這邊剛剛劈出一劍,就覺得手中的仙劍猛地掙扎了一下,竟然脫手而出。仙劍不受控制在空中胡亂的飛舞,一會兒在空中打著轉兒,一會兒又似喝醉了的醉漢東倒西歪的砸在地面上。

    古三千見狀,連忙跳到巫靈翠的身旁,將巫靈翠抱起遠離了這柄仙劍。

    仙劍的動作太大了,胡亂的飛舞,胡亂的劈砍,原本這里地面就有些殘破,而且剛才古三千揮劈了一劍,地面已經出現了一個裂口。它此刻又這麼胡亂的劈砍,頓時,就听到‘   …’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地面‘ 當’一聲碎裂。

    地面竟然碎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一時間,從缺口內傳來了巨大的吸力,也不知道是缺口的吸力太強,還是仙劍故意為之,反正仙劍‘嗖’的一聲飛入了缺口中。

    古三千見狀哪里敢停留,連忙抱著巫靈翠向後退。

    就在這時,古三千猛然听見有人在高空中呼喊︰“小心身後!”

    他的心中一沉,知道不妙,第一反應就是不能夠讓巫靈翠跟著他一起遭災,他一抬手將巫靈翠掀了起來,目光朝著天上一掃,緊接著全身的力氣按在了巫靈翠的後心,猛地一按,巫靈翠的身體就被他送了出去。

    這時就听到後面一聲冷喝︰“去死吧!”

    再接著,他就感到一股巨力從後心處傳來過來,他的身體就飛了出去。

    “噗~”

    這一股力道也著實夠狠,古三千只覺得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這邊還未緩過神來,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襲來,他的身體猛地就墜入了缺口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