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買斷撒哈拉 > 第39章 豪賭

第39章 豪賭

    金豐琢磨塔利德說他自己一定能贏,那說明塔利德有必勝的把握,因為塔利德的為人很正直,從來不說假話,而且言出必行。基于這一點,金豐決定算計一下瓦利勒。所以金豐其實就是想激怒瓦利勒,跟他豪賭一把。倒是沒有教訓瓦利勒的意思,但是他卻有別的想法。

    “多大都奉陪?瓦利勒先生說話算數嗎?”金豐不相信的問。

    “塔利德可以作證,只要你能出得起,我就奉陪。”瓦利勒心想,金豐再有錢也超不過他,他對全世界的富豪都了解,就沒金豐這麼個人,倒是听說金豐買了賽達島,賺了上百億,可听說他又都投資了,所以不會有太多的錢來賭博的。

    “呵呵,那好,我就出一百億美元來賭你贏不了,我嚇不死你。”金豐故意說要嚇死瓦利勒的,就是激將他。

    “一百億?”瓦利勒震驚道。

    “怎麼了?瓦利勒先生,賭不起就算了,我也知道你沒有那麼多錢,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金豐蔑視的說道。

    “哼哼哼,我倒是出的起,不知道金先生能不能出的起?”瓦利勒以為金豐就是往多了說,嚇唬他呢,他覺得自己不能輸了面子,所以反問道。

    “剛才,塔利德已經說了我的實力,迪拜投資公司有我一百多億的資產,我就拿它做賭本,可以吧?”金豐霸氣的說。

    “喂,金豐,你要干什麼?一百億,開玩笑呢?”塔利德一看金豐來真的了,他急忙問道。

    “塔利德,你不用管,我就要讓沒有那麼多錢卻要裝富豪的偽君子,露出他的真面目來。”金豐借著塔利德的話,繼續擠兌瓦利勒。

    “不是的,瓦利勒叔叔是真有錢。可是你?迪拜投資公司可不全是你的啊。”塔利德著急,把實話都說出來了。

    瓦利勒原本還在衡量,是不是跟金豐賭。可听到了塔利德的話,他明白了,金豐是想嚇唬他,原來金豐沒有那麼多錢。既然這樣,小子,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其實就算自己輸了,就不給他,在迪拜誰還敢把自己怎麼樣?塔利德那是自己的佷子,還能向著金豐嗎?

    打定這個主意,瓦利勒就急忙說︰“好,我和你賭了,我們現在就簽訂協議,誰都不能反悔。”

    “瓦利勒叔叔,我的朋友他在開玩笑呢,你不要當真啊。”塔利德怕金豐真拿迪拜投資公司賭博,急忙去求瓦利勒。

    但是,他越是這樣,瓦利勒越覺得金豐沒有這個實力,他越覺得自己一定能贏,至少能嚇跑金豐,賺回面子。所以,他就對塔利德說︰“不,一定要賭,我們迪拜王室怎麼會被一個狂妄的人嚇住呢。”

    “賭,現在我們就寫協議,塔利德你來作證。”金豐也不服輸的說道。

    于是,他們找來了紙筆,現場就寫下了協議,塔利德沒辦法,也在證人處簽了字,這樣一場豪賭開始了。

    簽了協議,比賽就馬上開始了。塔利德一邊看比賽,一邊埋怨金豐,說他賭的太大了,再說也應該和伊洛娜、麥娜爾商量一下啊。

    “你不是說肯定能贏嗎?所以,我才賭的。”金豐笑著說。

    “那也不應該賭的這麼大,你贏了,瓦利勒叔叔會損失一百億美元,那可是挖他的肉、喝他的血啊,他會想辦法收拾你的;你得罪了我們王室的成員,迪拜這里你不好呆了,這里你還有這麼多資產,會被特殊照顧的。”塔利德擔憂的說。

    “不還有你嗎?”

    “我也很難做的,不能和自己的叔叔作對吧;有些人我也說不上話的。”

    “靠,想那麼多干嘛,都已經賭了,先贏了再說。”金豐滿不在乎的說。

    “我去,我就贏你兩套別墅,你卻要贏一百億,哥啊,還是你狠吶。”塔利德哀嘆道。

    “不狠能賺到大錢嗎?”金豐笑著說。

    說話間,比賽結束了,不出所料,塔利德的馬和駱駝都贏了,這下子金豐樂了。塔利德贏了比賽,原本贏了兩套別墅也應該樂的,可是因為金豐和瓦利勒的賭約,他卻樂不起來了。

    找到坐在看台上,表情非常難看、內心非常疼痛的瓦利勒,金豐坐到了他的旁邊,然後問︰“瓦利勒先生,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拿到這一百億?”

    “你…,我…,能不能商量一下,這一百億你不要了?”瓦利勒自己說完都覺得是在開玩笑。

    “瓦利勒先生如果是你贏了,你會不要嗎?”金豐問。

    “不會,不過這也太多了。”瓦利勒心疼的臉上的肉都直顫,他很想起身告訴金豐,他不會付給他這一百億的,但是現在人還多,張揚出去實在是丟臉啊,他想過後,讓塔利德通知金豐更好。

    “呵呵,我也覺得太多了。我倒是有一個辦法,能讓瓦利勒先生不用拿這一百億,不知道瓦利勒先生感不感興趣?”金豐真誠的說。

    瓦利勒听了金豐的話立即來了精神,急忙問︰“什麼辦法?快點說說。”

    “說實話,我現在急需一筆錢,想從國際上的大銀行貸款。但是,沒有人為我擔保,我想請瓦利勒先生出面,來為我擔保,如果可以,這一百億,就算我感謝瓦利勒先生的心意了。”金豐說。

    “一百億的好處費?那你要貸出多少錢?”瓦利勒知道這錢不好拿。

    “五百億美元。”

    “呵呵,如果我給你擔保了,你跑了,那我豈不是要替你還這五百億?你用一百億換了五百億,你以為我是傻子嗎?”瓦利勒生氣的說。

    “我可以拿東西抵押的,我可以把賽達島和我的投資公司抵押在您這。賽達島預估五六十億,我的投資公司二百億,這就是二百五六十億啊。”

    “那你可以直接拿著這些去找銀行啊?”瓦利勒疑惑的問。

    “瓦利勒叔叔,是這樣的,我們的投資公司,還沒有名氣和盈利記錄,另外,資產也都投到了期貨和非洲了,所以,銀行是不會貸款給我們這種風險很高的公司的。”塔利德現在明白金豐的用意了,替他解釋說。

    “瓦利勒先生,我們現在正在非洲開發利比亞,要投入很多資金…”金豐把利比亞的事詳細的講給了瓦利勒听,並強調那個開發計劃是可以盈利的,並且還有好幾個國家的參與,是有信譽保障的。

    瓦利勒坐在那里想了很久,最後,他看著塔利德說︰“可以按照你們的辦法辦,我來給你們擔保。但是,你們只能貸三百億美元;另外除了賽達島和投資公司以外,還需要你來擔保。另外,還要把你的馬和駱駝也抵押在里面,如果,你們違約了,那馬和駱駝也是我的了。”

    “喂,這和我有什麼關系?你們…,好吧,就這樣定吧。”塔利德想不同意的,但,當他看到金豐的眼神後,還是同意了。

    接下來塔利德帶著金豐到瓦利勒那里,辦妥了擔保協議,瓦利勒還給匯豐銀行、花旗銀行的主管打了電話,證實了金豐的金沙公司貸款的事。

    一切的手續辦完後,瓦利勒說︰“金先生,我還是要感謝你在飛機上救了我和我的兒子,之所以幫你擔保,也有這方面的因素。”

    “瓦利勒先生,我那不過是自救罷了,您不用放在心上。”金豐並沒想讓瓦利勒感謝自己。

    “好吧,我們兩清了,我可不願意背負著別人的人情。”瓦利勒坦白的說道,接著他又問塔利德說︰“塔利德,你也應該告訴我,你是怎麼贏我的了吧?”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