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修真小日子 > 第四三零章 約會歐馨

第四三零章 約會歐馨

    就在匡吉陷入思考之余,付漢清又說話了。

    “匡吉,沉香本該是南方的產物,你和雨晴能在農場里培育出奇靈沉香這樣獨特的東西,不用怕賣不出去。我覺得你把沉香當做主產業完全是正確的事情,以後只要把產量提上去,這就是一個光明的產業。”付漢清體會過奇靈沉香的美妙,此刻不吝夸贊道。

    匡吉見付漢清如此推崇奇靈沉陷,笑著從口袋里拿出一塊擺到了桌上。

    “爸,這塊奇靈沉香您和媽先用著,下個月還能產出一批,正好可以拿到交易會上。”

    匡吉每次收取奇靈沉香都會留下一點,一方面是為了在皮首信那里營造短缺的假象,另一方面也是想吧奇靈沉香留給親人朋友,畢竟奇靈沉香是用靈液水催生出來的東西,對健康十分有益。

    付漢清自從體會過奇靈沉香的美妙後,似乎上癮了一樣,見匡吉拿出一大塊足有數克,臉上不由樂開了花。

    “呵呵,那我就收下了。這種奇靈沉香讓人聞之欲醉,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我相信拿到交易會上一定大有作為。”付漢清笑呵呵那奇靈沉香交到了閆瓊玲手里,讓了收了起來。

    午飯的氣氛十分融洽,飯後又聊了一會,正好有人過來向付漢清匯報工作上的事情,匡吉便提出了辭行。閆瓊玲一直送到門外,告訴匡吉抽時間到京北看望一下付雨晴,匡吉滿口答應後才開車離開了省委大院。

    歐馨前兩天已經處理完京北公司交接的事情,現在那邊由歐氏集np人管理,她便返回舟正繼續主持制藥廠的建設。那邊三家集團公司都是老牌子,有完善的管理制度,不用她親自盯著也可以正常運轉,而舟正這邊的制藥廠將是匡吉面對外界的主要窗口,因此歐馨格外重視。

    匡吉知道歐馨現在正在舟正,打過電話發現她在公司里,于是開車直奔那里而去。

    這個公司是剛剛成立的,名字就叫明月公司,涉及的產業主要有醫藥開發和化妝品研制,而明月制藥廠就是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本來歐馨的意思是把明月農場和明月農莊並進這個公司里,形成一個大型集團公司,不過明月制藥廠還沒有建立起來,而農莊和農場又上不了台面,匡吉思考之後並沒有答應。

    匡吉的意圖還是想等制藥廠建立起來,形成良好的社會效應後再行整合,那個時候,不僅包括農場和農莊,遠在海尚的石中玉寶閣都要整合在一起,這也算是匡吉自己的產業,以後會逐步交到匡祥手中,為將來他的隱居做準備。

    歐馨得知匡吉要過來,原本還想著回別墅相見,只不過明月公司畢竟是匡吉的產業,不去認認路也說不過去,于是歐馨精心打扮一番,歡喜地在公司里靜等匡吉的到來。

    歐氏集團財大氣粗,況且明月公司又是匡吉的產業,為了拉攏關系,直接在舟正b核心區域的一棟大廈里租下了整整一層。雖然現在只有制藥廠一個全資子公司,不過為了以後的發展考慮,這種做法卻深得匡吉的心意。

    明月公司坐落于蛟龍大廈第二十層,匡吉從電梯出來,映入眼簾的便是歐馨巧笑嫣然的面容。此刻,歐馨穿著職業套裝,小西服、粉襯衫、包臀裙,完美勾勒出她的魔鬼身材。匡吉一眼看去,竟然有些控制不知心中的。

    在外人面前,兩人是合作關系,因此並沒有說太多話,只是熱情打了一個招呼,歐馨便帶著匡吉向辦公室走去。路上一眾員工看到往日冰山般的老總換上了迷人笑容,不由紛紛猜測起匡吉的身份。

    匡吉的身份在公司里並沒有公開,除了歐馨幾個心腹知道外,其他人並不清楚匡吉才是明月公司真正的老板。幾個心腹都是從歐氏集團帶過來的,除了歐馨的助理,其他幾人雖然沒見過匡吉的面,但從歐馨的表情也能猜測到匡吉的真實身份,因此,一路上紛紛打著招呼,讓匡吉感受到了公司的活力。

    來到辦公室,助理端上茶水後,歐馨吩咐幾句便讓其出去,轉手把門反鎖了起來。

    匡吉此刻正坐在沙發上欣賞辦公室的布局,歐馨一下子跳進了他的懷里。

    “老公,你好多天都沒來看我了,我好想你!”說著話,歐馨不由緊緊抱住了匡吉。

    “馨兒,你前幾天不是在京北嘛,你剛回舟正我就來看你了。”抱著歐馨柔軟的身體,匡吉也有些意動,情不自禁親吻到了她的嘴唇上。

    辦公室的門已經反鎖,歐馨更加大膽起來。長長的親吻之後,她有些控制不住陷入了意亂情迷之中。看到歐馨這種反應,匡吉心中的終于升騰而起。

    “馨兒,好多天沒見,讓老公好好檢查一下你的修為吧!”匡吉輕聲在歐馨耳邊說完,托著她站了起來。

    歐馨似乎听懂了匡吉的意思,媚然一笑說道︰“老公,我們現在回去吧,到別墅里你再檢查。”雖然這麼說,但她的身體卻完全出賣了她,歐馨緊緊抱住匡吉不願松開。

    “呵呵,馨兒,我可看到你把門反鎖起來了,在這里檢查不是更好嗎?”匡吉的氣息在歐馨耳邊回蕩,她的身體立刻軟了下來。

    兩人親吻著來到辦公桌邊,匡吉悄悄說了幾句話,歐馨的俏臉立刻布滿了紅暈。此刻她早已情動,乖巧轉過身趴伏在了桌上。

    很快,辦公室里響起了歐馨壓抑的叫聲,而匡吉站在她身後,緊緊貼在她的後背上。

    半個多小時後,匡吉的喘息聲突然急促起來,歐馨立刻轉過身,不假思索跪倒在地,臻首深深埋了下去。

    雙修結束,歐馨閉著眼楮煉化流入體內的精華,不大功夫,她的修為竟然明顯增長了一絲。

    “老公,你坐下,我跟你說說京北的事情吧!”見匡吉有些勞累,歐馨推著他坐到了桌後的老板椅上。

    “呵呵,馨兒,我觀察到你的修為有了長進,你還想不想繼續了?”匡吉坐下後突然把歐馨按到了地上。

    歐馨雙眼明亮,媚意散漫,乖巧跪倒在地,臻首靠在了匡吉的大腿上。

    “老公,我一邊服侍你,一邊跟你講講晴兒姐姐的事情吧,我們見過好幾次,現在已經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了。”說完,歐馨開始斷斷續續講了起來。

    匡吉听到是關于付雨晴的事情,立刻想到了相安花的功效,不由興趣大起。邊享受著歐馨的服侍,邊傾听者她的娓娓訴說。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