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現代五仙傳奇之灰仙傳 > 東北尋仙—第二故事

東北尋仙—第二故事

    並非我故意要坑小六子一把,而是這個書靈小墨實在忒難伺候。我本以為講六個故事不算什麼難事兒,結果後來才發現,小墨讀過的志怪小說竟然比我還多,好幾次都是我剛起一個頭兒,人家已經知道結尾了,這讓我還怎麼講故事?

    最後被逼得實在沒辦法,我只能把老爺爺老奶奶他們的親身經歷當成第一個故事講給小墨听,這才把這位大爺從九洞窟里請了出來。今天好不容易又發現一個他不知道的故事題材,難道不得好好開發一下?

    今天這件事兒還啟發了我,比如小六子準備講的這段五仙家黑歷史,他們因為害臊的原因,自然不會逢人便講,更不會動筆寫進故事里,所以即便小墨博覽群書,也接觸不到這方面的內容,覺得新鮮也在情理之中。

    此外,灰八爺是個謹慎內斂的性子,當年他那些叱詫江湖的快意恩仇,通常都憋在自己肚子里很少跟外人提起,自然也不會流傳到小墨這里,貌似我可以在這方面好好挖挖寶啊,嘿嘿,妙啊,妙啊……

    “搭檔你一個人在那邊兒傻笑什麼呢?故事還听不听了?”

    “听,怎麼能不听呢?六子你趕緊。”

    小六子說,他們五仙家這段黑歷史叫做討封,又叫封正。實際上五仙家修煉成仙完全不需要討封,就比如小六子,他的修煉成長道路,灰八爺都已經規劃好了,包括什麼階段學習什麼法術,該掌握什麼知識,如何去闖蕩江湖等等。

    待我那年去九洞窟上門兒求醫的時候,八爺又把我指定為小六子的伴仙兒,讓我倆一起結伴游歷江湖,最後還指點了小六子如何最有效地化人。

    這就是有家族的好處,小輩要經歷的一切,都有長輩規勸指點,然後等年輕一輩的仙家成長起來,再去指點下一輩如何修煉,如此這般繼往開來。

    可散仙們不行,他們沒有家族出身,除非將來找一個五仙家族投靠,才能獲取家族的幫助。

    比如灰金剛們,如果不是當年拜了小六子做大哥,接受他的庇護與指點,到現在撐破天去,估計也只是一窩耗子精而已。

    散仙們的整個修煉之路都要靠自己一點點摸索,必定會走些彎路的,但問題是,修行當中有些錯誤並非一時半會兒就能被發現並且及時被糾正的,有可能幾十年時間投進去,到頭來卻發現是完全白費功夫。

    所以一部分找不到五仙家族投靠的散仙,一旦在修行之路上誤入歧途或者遭遇了瓶頸,除了自己硬著頭皮死磕以外,就只能四處尋找高人指點,那麼整個深山老林里誰的智慧最高?

    自然是那些進山討生活的人類了。所以過去那些進山挖藥伐木的討山客們,偶爾會踫上前來尋求指點的散仙。

    有這麼一則故事,說的是一個獨自上山采藥的討山客,有一次進山之後足足走了二十里的山路,卻沒有發現多少草藥。他一時覺得有點兒疲憊,便依靠著一顆大樹蹲下來休息,順手從背簍里把煙袋鍋子掏了出來。

    東北那種大旱煙袋,想必各位都在電視里見過吧?尤其在《鐵齒銅牙紀曉嵐》這部電視劇里呈現得最多。

    煙袋桿有秤桿粗細,一尺來長,中間中空,方便吮吸煙氣。煙袋桿一頭安著使用黃銅打制的煙鍋子,口大肚小,可以往里面填裝煙絲,另一頭則裝著細銅煙嘴子。

    此外,煙袋桿上還栓有一個荷包,里面盛著曬干切好的煙絲與點煙用的打火石。

    過去在東北這噶噠,幾乎人手一桿大旱煙袋,就連那些大姑娘小媳婦們,也是煙袋不離手。因為東北的冬天實在太冷,零下三四十度都算天氣暖和,抽旱煙可以活血驅寒,據說還有治療老寒腿的功效,所以過去討山客們在山上走累了,便會掏出隨身攜帶的旱煙袋,抽一鍋解乏。

    那個討山客剛倚著大樹坐下,正往煙鍋里邊兒塞煙絲呢,便看見打遠處蹦蹦跳跳地過來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

    等那玩意兒走到近前,討山客才發現居然是一只一尺來長的半大黃鼬騎在一只灰兔子身上。

    那黃鼬腦袋頂上反扣著一個不知道從何處撿來的由細樹枝編成的鳥窩,身上披著幾片干黃的苞谷皮子,嘴里還橫叼著一根兒長長的野蔥,似乎正在學人抽旱煙。

    那黃鼬到了討山客跟前就不走了,兩只黑眼楮骨碌碌地轉著,很感興趣地觀察面前這人如何往煙袋里裝煙絲。

    那討山客久走山林,熟悉山里的各種門道兒,知道這是山上的黃皮子成了精正在學人樣兒。

    于是他趕緊取出荷包里的火石,將煙絲點著之後,恭敬地將煙袋送上前去︰“大仙遠來辛苦,抽袋煙解解乏?”

    那黃鼬眼見煙袋被遞到面前,也不躲避,用兩只小前爪接過來,將煙嘴子湊到自個兒的嘴巴上,“吧唧”一聲抽了一口,不出所料地被煙氣嗆得連連咳嗦。

    討山客害怕黃皮子惱羞成怒回頭來禍害自己,趕緊沖著黃鼬連連拱手︰“黃大仙見諒,這成人不易,還望大仙多種善因,多結善果,早日位列仙班。”

    說完,討山客便從黃鼬手里接過煙袋,一甩煙袋桿,將煙嘴子送入自己嘴里,吧唧吧唧地抽開了。

    黃鼬看見討山客怡然自得地抽了幾口,小黑眼珠骨碌碌轉了幾圈兒,沖著他點了點頭,騎著胯下的兔子蹦蹦跳跳地走了,很快就蹤影不見了。

    卻說那討山客在大樹底下抽足了煙,歇好了腿腳,便繼續在山上尋找藥草。說來也怪,之前走好幾里路都找不著幾株藥草,這會兒卻能隔三差五地在草棵里尋到上好的藥草,甚至還在一株山核桃樹下,發現了一株兩品葉的野山參,這下子可算滿載而歸了。

    那討山客將野山參小心翼翼地全須全尾的挖出來,拿到山下的藥材鋪里,換了整整十塊大洋,著實發了一筆小財。

    這則故事里的討山客,實際上給那個黃仙指點了一番今後的修煉之路,他籍著抽旱煙的方式,委婉地規勸那黃仙不要一味地去學人類的做派,而是要刻苦修煉基本功,同時多行善事,多結善緣。

    那個黃仙听了討山客的勸諫,少走了一條彎路,所以接下來便給討山客指點了一些山上的藥材,用一點小幻術把這人吸引到大山里有藥草生長的地方,也算報答了他之前的恩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