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海賊之B叔無敵 > 第二章 不和諧的中隊

第二章 不和諧的中隊

    “下官遵命。”伯特沒有因為隊長頗不友好的態度生氣,順著話頭加入了幾人的談話。

    他對這位伊登隊長不陰不陽的態度早就習慣了,也不放在心上。

    一來,這位隊長天生長的不討人喜歡,性格也是很別扭的類型,對誰的態度都好不了多少;二來,則是兩人確實互相看不慣,只是勉強維持著上下級關系而已。

    要說伯特和伊登隊長互相看不慣的原因蠻老套,就是一進門簇擁在伊登身邊的那個準尉托比。

    托比準尉是第二大隊第五中隊第十三小隊的隊長,原第五中隊的副隊長升職調走,作為與中隊長伊登一同參軍、一同戰斗至今的生死兄弟,準尉是被隊里所有人認為接任副隊長的當然人選。可突然空降而來的伯特打破了所有人的期待,讓滿心走上更重要崗位的托比準尉產生了極大的心理落差,情緒極為不好。連帶著嘴上不說,但心里同樣為兄弟打抱不平的伊登隊長一開始就對伯特有了極深的成見。只是作為肩負正義海軍的榮譽,讓他無法違反軍令發作罷了。這種心態下初次見面的兩人給對方留下的印象之差就可想而知了。

    特別是在托比準尉氣不過,聯合另外兩個小隊隊長和老兵想要給伯特點厲害看看的時候,被伯特用壓倒性的力量給狠狠鎮壓下去,五鐘內掰手腕贏了50人之後。兩人之間的關系更是形同陌路,完全沒有一點像是在戰場上生死相托的戰友。

    伊登隊長是不滿伯特仗著有背景、或許還有點蠻力,就不尊重前輩、戰友,而伯特則是對爭奪百來人的管理權宮斗毫無興趣。他的目標一開始就不是什麼中隊的副隊長,而是在更加高遠之處。所以對這些莫名其妙就把自己當成競爭對手的海軍沒時間玩什麼分化拉攏的把戲,秉持著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毀我一粟,我奪人三斗的原則磊落行事。而這在其他海軍和伊登隊長眼里,就成了目中無人、高傲自大。

    所以除非必要,兩個人誰也不會主動去找對方。這次要不是伯特實在閑的發慌,也不會一听凱莎說了一句,就興沖沖的過來見伊登隊長。

    其實這一切都本可以避免,就憑伯特擊斃馬庫蓋伊的功績,就是將官也要高看一眼,完全可以讓這些低級海軍仰望。可惜經過半年多的沉澱,那件事本來就因為兩個將官離奇死亡被諱莫如深的討伐戰,除了高級軍官,其他海軍知道的不多。因為海軍所有的宣傳都是圍繞著赤犬進行的,這就造成了人們只記得愛登堡三世的敗亡,而忽視了馬庫蓋伊被擊斃、布隆迪被捕這點小事。當伯特來報道的時候,從帶他來的少校、隊長伊登到普通士兵,沒有一個人知道來的是一個可以被稱之為怪物的家伙,只知道是個東海來的。

    見伯特大咧咧的答應下來,伊登還好,就是一副咸魚樣,托比準尉則張了張口想說什麼,卻最終還是在伯特眼中冷光一掃後,一言不發的在旁邊生悶氣,另外兩位上士小隊長則對視一眼,事不關己般沉默不語。

    “好討厭的氣氛!”追著伯特過來的凱莎見到中隊幾個高層之間的氣氛如此凝重無奈的暗嘆,他恨不得立刻逃出去。

    “少尉,剛才大隊派人通知,要各中隊做好戰斗準備。”幸好凝重的氣氛被伊登中尉打破了,凱莎終于不用逃出去。

    伯特聞言眉頭一挑,笑道︰“發現洛克了?太好了,很快就能結束這趟無聊的旅程了。”為了免得被這些不太友好的隊友說什麼閑話,伯特沒有將心中真正的想法說出來。

    但他沒有發覺已經是斟酌之後才出口的部分真話,就讓包括伊登在內的四個中隊高層臉色十分不好,心里齊齊暗罵︰“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在他們眼里伯特的表現就是一個不知所謂的自大新兵。

    因為成見沒有認真與伯特談過,伊登幾人自然不能從伯特嘴里知道他輝煌的戰績和強悍的力量。凱莎到是知道,可自從第一天伯特來報道跟他熱情的打了招呼之後,他也被另眼看待,被有意無意的孤立了。而這位也是有傲氣的,自然不會向漫畫中懦弱的高中生一樣看風色生存,也當然不可能主動告訴這些他眼里的討厭鬼什麼情報,結果一來二去跟伯特一起成了中隊的‘公敵’。

    “呵呵呵。”伯特看出伊登幾人的想法,也不跟他們置氣,只是心中一笑了之。

    “等大塊頭發威的時候,他們幾個的臉色一定很有趣。”凱莎則神色詭異,想要又不能笑,苦苦忍著暗暗等著看好戲。

    伊登到底還記得自己是長官,忍著怒氣提醒道︰“少尉,你在東海是進行過一些戰斗,但偉大航路是不同的,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掉以輕心。”

    伯特有點意外,對這位隊長印象有了點改觀,“能夠提點眼中釘,這個整天一副咸魚樣的隊長倒不是那麼討厭了。”

    既然伊登夠意思,伯特也不會繼續冷傲,他認真的點頭答道︰“隊長放心,我知道偉大航路的海賊有多強,一定會注意隊里的兄弟們。”

    “注意別人?我擔心的是你的小命!”伊登中尉听到伯特的回答心中不滿更甚,對伯特毫無了解讓他以為善意的提醒被當了耳旁風。

    到此伊登已經沒有心情再跟伯特說什麼,他咸魚眼一翻,陰陽怪氣的道︰“大隊的命令少尉你已經知道了,回去等待出擊命令吧。”竟是毫不客氣的請伯特離開。

    “被誤會了。”伯特听到這里那還不知道說錯話了。

    不過他也知道這種事解釋不清,所以也不瞎費工夫,敬了個禮轉身走了。

    “等開打了,他們自然就知道我的好意了。”伯特很確信,只要展現實力,一切誤會都會迎刃而解。

    伯特走到凱莎身邊時給他使了個眼色,打開艙門走了出去。

    凱莎會意,也對伊登和托比準尉敬了個禮,緊跟著也出去了。

    凱莎剛出去,托比準尉立刻開口罵道︰“狂妄!”

    他陰著臉對伊登中尉抱怨︰“伊登,這個馬文伯特太自大了,眼里別說我們,就是那些怪物海賊也不放在眼里,也不知道上面那些官僚怎麼將這種貨色派來前線!還有那個凱莎,剛來的時候以為是個有前途的年輕人,結果卻是個拍馬屁的小人,真是惡心!”

    “不要胡說!本部的人事任命不是咱們應該質疑的。”雖然心中很認同托比準尉的抱怨,但伊登還是訓斥了老朋友。

    “我…”

    “別說了。托比,伯特少尉沒有偉大航路的戰斗經驗,凱莎好歹也是你手下的士官,又是剛才海軍學院畢業的新兵,一會兒戰斗打響,你就辛苦些,多注意他們一些。畢竟大家都是戰友。”伊登中尉阻止了還要發牢騷的老朋友,反而叮囑他照顧伯特和凱莎。

    “是,隊長。”托比對伊登中尉的叮囑一萬個不以為然,答應的時候也滿腹怨氣。

    伊登知道老朋友不痛快,也沒介意,徑自轉頭去叮囑另外兩個小隊長一些要注意的事。

    而這時托比準尉心中突然冒出個念頭,“如果那個狂妄的混蛋被海賊給殺了,我豈不是可以…”明知道這個念頭十分可怕,是完全不對的,但它就像一個抹了毒藥的美味蛋糕,不停引誘著托比,怎麼也忘不掉。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沒錯!”最終準尉還是吞下了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