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空間之末世女在古代 > 第197章 好人是否有好報?

第197章 好人是否有好報?

    當余逸得知孫父孫母都不在了的時候,還安慰了一下孫福生,孫福生雖然笑著說著沒事,可是臉上的苦澀還是能看出來的。

    不過想想也是,他一個被寵著長大的公子哥,不過是出門游學了一趟,回來卻要面對自己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一夕之間被毀于一旦,是誰誰也受不了啊!

    余逸見他情緒低落的樣子有些怪自己說錯話,連忙叉開話題道︰“就算伯父伯母不在了,以孫兄的家世也不該餓暈在此才對,孫兄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如果孫兄有什麼難處,不如說出來,我看看是否有我能幫得上的地方?”

    孫福生聞言臉上的苦澀之意更加明顯了,並且苦澀中還帶著一股憤恨,那猙獰的樣子,好似要將誰吃了一般。

    余逸不解的再次問道︰“孫兄有什麼難處直說便是,我雖然沒什麼本事,可我家娘子卻還是有點人脈的,如果有能幫的我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孫福生見他確實是想要幫自己,便將事情和他說了一遍,說完還一臉悲戚的說道︰“想不到我們孫家一輩子積德行善,沒想到最後竟然落得如此下場,真是好人沒好報啊!”

    端著吃食過來的孟夢正好听見他那番話,不由的淡笑道︰“好人自然是有好報的,不過就是比較晚而已,惡人自有惡報只是時候沒到而已,就好像你遇見我們一樣,不正是好人好報嗎?”

    孫福生一臉憤恨的反駁道︰“既然好人有好報我父母親為何會死?我孫家對他林老根那麼好,他為何又要如此對我孫家,難道這就是好人好報嗎?如果是的話,我情願當個惡人,至少那樣我就不會家破人亡了。”

    孟夢對于他的態度絲毫不在意,這種情況她在末世見的多了,最後也確實有很多人當了惡人,可是也有那心性堅定之人保持了本心,好人不一定不會死,壞人也不一定能活,一切不過都是各自的命運命運罷了。

    她將吃食交給余逸後,一臉淡漠的看著孫福生說道︰“好人有好報是肯定的,不過能不能活全看命運,壞人有壞報這也是肯定的,只是時間早晚罷了,如果你逃出來第一件事是去報官,也許他現在已經遭報應了,可是你沒有去報官,反而是朝城外逃了,所以,這一切不過是看你選擇哪條路而已。”

    見他臉上的憤恨已經消失了,孟夢又接著說道︰“其實說起來這也怪你自己沒腦子,既然你父母都死了,那為何那個跟著你父親的林老根會一點事沒有,而且還能被你找到,要知道洪災之後想要找到認識的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想而知,這根本就是你看人的眼光和處事有問題,如果你仔細一點,怎麼可能會重用他,如果你沒那麼沒腦子的話,怎麼可能會事先發現不了他勾結了土匪,反而等到人上門了才發現,總結出來那就是你沒腦子。”

    孫福生此時已經被她這番話說楞了,難道這真是他自己選擇的問題,如果他去報官而不是逃出城,是不是真如她所說一般,林老根和那些土匪已經遭報應了,所以,這是他自己的錯嗎?

    還有自己是真的沒腦子,就像她說的那樣,為何自己父母全死了,而跟著他父親的林老根會沒事,而且自己為什麼沒有找到別人,反而是找到了他,這一切的一切如今看來,反而更像是對方設好了局讓自己跳啊!

    他越想心中越是懊惱,就連原本已經恢復了點血色的臉龐,也漸漸的變得更加蒼白了起來。

    余逸不忍看他這個樣子,便小心的安慰著他,見他好像是陷入自己的世界中無法出來,不由白了一旁的孟夢一眼,自己媳婦怎麼就那麼喜歡打擊人呢?

    孟夢被瞪了一眼也不開心了,撇了撇嘴就離開了,就那玻璃心的樣子不被騙才有鬼,就這樣的還想考狀元,就算是他考中了。

    一旦入了那朝堂,也會被那些老狐狸吃的渣都不剩的好嗎?與其等到那時後悔,還不如現在就乖乖的,待在安城當他的有錢老爺呢!

    孟夢走後,余逸又好好的勸解了他一番,這才讓孫福生好過了一些,簡單的吃了點粥和野菜便睡下了,不過那臉色卻還是蒼白無力的樣子,看的余逸都不由的搖了搖頭。

    孟夢見他端著剩飯回來了,對著他翻了一個白眼就不搭理他了,其他人見此也是默默的吃著東西不搭理他,余逸無奈只能自己去盛飯吃了。

    大傻隨著武力的提高耳力也不差,他們剛才的那番對話他也听到了,雖然他听不懂話中的意思,可是自家老大話中那深深的鄙視,他還是听的到的,他因為好奇就朝那邊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余逸瞪自家老大的樣子。

    原本他是想揍余逸一頓的,不過被氣呼呼回來的孟夢阻止了,這才沒有跑過去揍他,既然不能揍他,那自然是不會給他好臉色的了。

    寧清則是因為看不上那個孫福生,他們的那番對話他也是听到了的,他覺得自家姐姐說的真是太對了,他還真是挺沒腦子的,再加上他一個大男人的心性,還不如他一個小孩子的心性好,他自然是看不上他了。

    連帶著他看自家姐夫的目光也變了,自家姐夫的朋友是這個樣子的,那自家姐夫會不會也這樣,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

    誰知道自家姐夫會不會變成那個死樣子,自己還是先離他遠點的好,免得他也被帶的,跟他們一樣就不好了。

    而馬車夫純屬就是一種直覺,總覺得他還是別說話的好,畢竟這些人都是他惹不起的,現在氣氛又這麼怪,他還是老實的吃飯比較好。

    于是乎……

    幾人就這麼尷尬的將晚飯吃完了,飯後收拾自然是由余逸來了,其他幾人安排好守夜的事後,就去準備自己睡覺的東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