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 第一七九章 你敢不敢打賭

第一七九章 你敢不敢打賭

    天近午時,李亭站立在教軍場大門口,等候著一輛輛馬車的進來。

    駱養性就站立在他身後,在李亭身後不停的低聲說著︰“李先生,你再去看看那個……那個氣球吧,還是再檢查一遍吧,萬一飛天的時候壞了呢?”

    李亭瞪一眼駱養性,你個烏鴉嘴,就不能說點好的?

    見他焦急不安的樣子,李亭揮揮手道︰“放心吧,我已經檢查過三遍了,萬無一失,我今天最要緊的事,還要跟各位王公侯伯,皇親國戚認識認識,你給我介紹著。”

    你萬一出了差錯,是會害到我的,是我去陛下那里做的密報,拍胸脯說著,這飛天之器一定能成功,好嗎,你一點都不在乎。

    想到這里,駱養性渾身顫抖,他猛然間雙眼狠狠地瞪向李亭,甚至想上去暴打一頓李亭。

    “你這會害到我們的……”

    他在心里這樣想到。

    李亭壓根就沒理睬他,這時一輛十分豪奢的馬車慢了下來,駕車的正是李亭的銀行員工,一個落榜的舉人黃宗羲。

    坐在馬車上的一身紅衣官袍,威風凜凜,一看就氣勢不凡。

    駱養性趕緊輕聲說道︰“英國公。”

    此刻他萬分不滿,也只得配合李亭在教軍場迎人,這時拉好關系,大概萬一飛不上天,這些人還能幫忙說話吧。

    “英國公,一路辛苦,我們南洋銀行的馬車還習慣嗎?您老坐的還舒服嗎?”

    李亭一連串的問候讓英國公先是一愣,反應過來之後,愕然大笑道︰“你就是李亭吧?好!這馬車好!幾十里路,一會就過來了,跟騎馬一樣快,不過比騎馬舒服多了。

    你派的人也好,很好,老夫很高興!”

    李亭沖著趕車之人黃宗羲道︰“太沖,伺候好英國公!”

    “是!”

    說著話,馬車奔向教軍場內。

    ……

    午時,太陽最烈之時。

    教軍場四周已經黑壓壓站滿了人。

    教軍場內中間設立一高達丈許的高台。高台之上,高鵬鄭雲九正在進行最後的檢查。

    高台旁邊,內閣六部高官都到了,就連皇帝也派宦官王承恩帶他觀看此次盛事。皇親國戚,王公伯候則一個個坐在旁邊的豪華馬車上,旁邊南洋銀行的員工們,正拿著點心,端來茶水,讓他們提前享受起vip的服務。

    等到陳新甲來到高台下,看到上面的一個巨大的木籃子,還有無數的繩子,旁邊還有一個巨大無比新縫制的紅色布匹,他簡直要倒下去。

    一旁的其他官員,還有宦官王承恩等,都是竊竊私語,似乎在看一場巨大的笑話一般。

    薛國觀連車都沒下,不時抬頭看看天,拈著胡須,微微一笑,旁邊的秀才顧絳顧炎武則也只是做好他的vip服務,不過問其他。

    薛國觀就等午時一到,看他李亭如何飛天,現在看來,則是門都沒有,那個木籃子就想飛天上,簡直笑話嗎?

    還不如找個道士做法更可靠些。

    ……

    貴賓到齊,李亭和駱養性乘者馬車來到高台旁邊。

    見李亭到來,陳新甲飛跑過來,怒目而視李亭,一指高台之上的木籃子等物,低聲的叱道︰“這就是你飛天的器具嗎?就用這些飛天嗎?”

    “你用過嗎?你怎麼知道就不能飛天?”

    李亭一句話將陳新甲堵的死死的。

    陳新甲已經無路可走,到今天這樣,他注定要被這個李亭連累了。

    要不是四周都是朝中大臣,他非要跟李亭大打一場不可。

    布匹、繩子、木籃子,還有一個鐵皮爐子,哎呀,就這些東西,都是平常見過的東西嗎?無非做的樣子不一樣嗎?

    難道這些東西能長出翅膀嗎?

    正在他惶恐不安之際,遠遠地,他看到一群青衣官袍者,正在左都御史和新科狀元魏藻德的帶領下,氣勢洶洶地朝這里走來。

    他們不光是步行而來,他們每個人還背著一大捆干樹枝,難道他們要負荊請罪?不是!

    他們要燒掉李亭的飛天器具?

    那可太好了!

    李亭飛不上天,那可不是他李亭的責任,是你們清流破壞而已。

    正在這時,這些清流們將木柴堆積在離高台還有五十幾丈遠的一處空地上,轉眼間,一個巨大的木柴堆出現在眾人眼前。

    魏藻德氣勢洶洶的站立在木柴堆旁,手一揮,有人已經將木柴點燃,幾乎眨眼間,沖天的大火,就在距高台五十余丈遠的地方熊熊燃繞。

    那邊大火在燒,魏藻德等人聚集起來,一起朝著這邊的高台走來。

    “李亭!你是國妖!妖言惑眾,裝神弄鬼,今天,我們就要為國斬妖除魔!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魏藻德一邊走著,一邊指著李亭高聲吼道。

    李亭本正打算往高台上走,一看魏藻德等人來勢洶洶,隨即站立在馬車之旁,看著魏藻德等人走近約有十丈遠點指著他們道︰“你們這群蠢豬,才是國家最大的妖孽!”

    魏藻德臉都綠了,旁邊的左都御史也是氣的渾身發抖,從來都是他們辱罵別人的份,今天,李亭竟敢當著眾人之面罵他們,簡直是豈有起理?

    魏藻德沖到李亭馬車之旁,氣喘吁吁的站好,頭一仰,兩眼露出凶光,點指著李亭道︰“李亭!時至今日,你還要裝神弄鬼,口口聲聲說要飛天,難道不是國妖,你又是什麼?”

    “哼!”李亭輕哼一聲,冷冷的看一眼魏藻德,不屑的說道,“飛天跟妖不妖,有什麼關系?你們這些人見識少,自己蠢笨而已。

    我這飛天器具,一旦試驗成功,就不只是我能飛,其他之人,稍加訓練,一樣能飛。”

    李亭說完,轉身就打算走,懶得跟這幫人多費口舌。

    李亭的轉身,讓魏藻德以為李亭怕了他。

    “且慢!今日飛天之前,我們應該說道說道。”魏藻德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又帶著對李亭十分的不屑。

    “說道說道,如何說道?”李亭更是不屑地看都不看他。

    “好!你敢不敢跟我打賭?”魏藻德越說越激動,聲音猶如吵架一般吼道。

    “如何打賭?賭注是什麼?”李亭冷冷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