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過龍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復仇者聯盟

第一百五十一章 復仇者聯盟

    既然‘甦師傅’不肯幫忙,那麼要對付學生代表家里的幾個保鏢,唐徨就只能另請高明。

    就像陸小鳳這樣的主角,每次遇到大麻煩,不也要去請他的專職打手西門吹雪麼?

    所以自己現在需要的,就是一個像“劍神”西門吹雪一樣的高手。

    唐徨用手機撥通了一個熟悉的號碼︰154-594-51494

    ——像這樣一個奇葩號碼,換誰都很難忘記啊……

    “喂!”

    “第一,我沒錢投資商鋪;第二,我沒有信用卡在境外消費;第三,我沒有參加任何抽獎活動;第四,我沒有兒女被抓或者出車禍。

    所以綜上所述,你作為一個陌生號碼,現在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電話里的聲音說。

    “……”唐徨。

    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無話可說了吧?那我掛了!”電話里的聲音很得意。

    “蚯蚓哥,你這不是活得好好的麼,怎麼就要掛了呢?”唐徨問。

    “你……你是……你是唐徨的三姨夫的干兒子的小舅子唐郎?你又要找我干什麼?”電話里丘佳澤的聲音變得很警惕。

    “別緊張啊,我這次不是來麻煩你的,而是要找人。

    前段時間不是有個唐徨的親戚走投無路,來你這里借宿麼?她人還在你這里對吧?你把電話給她。”唐徨說。

    “……”丘佳澤。

    可想而知,他已經“目瞪狗呆”了,過了幾秒鐘才醒悟過來︰

    “你說的是那個輩分雖然很大,但其實很年輕的小伙子對吧?就是唐徨的直系姑爺爺、你的嫡系姑爺爺對吧?”

    “……”唐徨。

    這次輪到唐徨“目瞪狗呆”了。

    姑爺爺?

    什麼鬼?

    “你等一下,我把手機給他。”電話里的丘佳澤說,然後就沒聲音了。

    沒過多久,手機里依稀傳來開門的聲音。

    “啊——”然後是一個高分貝的尖叫聲響起。

    “你……你居然是女的?!”丘佳澤驚恐的聲音傳來。

    最後,是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

    “……”唐徨。

    不會吧……

    難道自己這位大學同學,都這麼多天過去,居然還不知道白小白其實是個女的?

    “喂。”小白冷冰冰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

    唐徨松了口氣

    ——這個白家後人,果然還住在丘佳澤家里。

    “剛才是什麼情況?”他問。

    “你不必知道。”小白很酷地說。

    “這個……蚯蚓哥,他還活著對吧?”唐徨問。

    “沒死。”小白回答。

    “……”唐徨。

    “活著”和“沒死”,應該是同一個意思吧?

    算了,先不管他……

    “我們見個面吧,有件事需要你幫忙。”唐徨開門見山。

    “憑什麼?”小白問。

    “因為是我從長江幫的手里把你救出來的啊,又讓你在蚯蚓哥家里躲了這麼久。而且龍門對你下達的通緝令,一直都是我在替你扛,你知道因為你的事,我做出了多大犧牲嗎?

    所以,現在是你報答我的時候了!”唐徨一本正經地說。

    “……”小白。

    沉默好久,手機里才終于傳來她冰冷的聲音︰

    “時間?地點?”

    …………

    “億達廣場”——育才積德中學附近最繁華的商業中心。

    唐徨已經和古惑仔已經踫頭了。

    “大哥,我已經照你的吩咐調查過了!你要找的那個女初中生唐靜,這幾天還是在正常上學,但是一直沒有回家,是和學校里的一個高中男生形影不離,好像是直接住進了這個高中生的家里。但是這個高中生的身份,我目前還沒有查清楚,反正就是家里很有背景的那種。

    至于唐靜在‘關山七村’的家,這幾天一直都有送外賣的上門,給她那個傻掉了的爸爸送飯,應該是她安排的。”古惑仔說。

    他的傷勢雖然還沒完全康復,但是石膏和拐杖等裝備已經丟掉了。

    唐徨點了點頭。

    這次的他,反而全副偽裝起來

    ——因為自己已經成了“網紅”,必須帶著口罩和帽子出門……

    接下來,唐徨就長話短說,把任務目標的罪行以及自己的計劃詳細告訴古惑仔。

    听到小靜的所作所為,古惑仔也很驚駭,一直在問“真的嗎?”

    最後听完唐徨的整個計劃,他更是嚇得臉色慘白。

    “大哥,按照你的這個計劃,會不會有點……有點太冒險了啊?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他問。

    唐徨只能給他做戰前的思想工作︰

    “你也知道,這次的任務目標不但滅絕人性,而且還非常狡猾。最令人頭疼的,就是她能夠利用自己的美色,唆使別人替他出頭。

    我們真想對付她,就必須要讓她放松警惕,不然的話,像學生代表這種冤大頭,她說不定還能找到很多很多。

    至于已經知道的鷹爪保鏢、長發保鏢和戰龍堂一個姓高的這三大高手,我這邊已經請來了一個高手幫忙,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肯定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的。

    你放心,我們這是行俠仗義、為民除害,大哥怎麼會坑你呢?”唐徨語重心長地說。

    “那好,我听大哥的安排,刀山火海我都去!”古惑仔堅定地說。

    但是他還是有點不放心,又問︰

    “可是大哥你請來的這個高手,怎麼到現在還沒來呢?”

    “是啊,看時間她也該到了。”唐徨也有點疑惑。

    于是兩個人就在億達廣場的外面張望,望著來往的行人。

    男女老少都有,就是沒有看到小白

    ——這個白家後人,不會放自己的鴿子吧?

    就在唐徨納悶的時候,一個紅色中長發、背著羽毛球拍的女孩子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兩只眼楮直勾勾地瞪著唐徨。

    ???

    !!!

    “你……你瞅啥?”唐徨很沒氣勢地問。

    這個打扮得像農藥里面花木蘭“青春決賽季”皮膚的紅發美女,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難道是哪個熱心網友,認出了自己這個猥瑣女初中生未遂的“人類公敵”?

    “果然是你。你扮成這個樣子做什麼?”紅發美女問。

    再看這位美女平坦的胸口,唐徨恍然大悟︰

    “是你?你……你扮成這個樣子做什麼?你這是做變性手術,恢復女兒身了?”

    簡直不敢想象啊……

    白衣、白褲、白鞋的白家後人、一直留著小平頭的小白,居然會變成一個美女,還戴了一頭紅色的假發?

    她這是受了什麼刺激?

    幸好小白的表情還是那種很熟悉的冷酷︰

    “因為我要練劍——就必須入世!”小白說。

    唐徨听不懂。

    “我這次來莘城,有三件事要做,殺陳九報仇僅僅只是第一件事。

    但是自從遇到……遇到那個人,我才知道自己的劍法還遠遠不夠,必須要提升到一個全新的境界!

    而我練的這套劍法,名字叫做‘情劍’。現在我已經練到‘無情’的境界,也就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要想更進一步,達至‘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的‘問情’境界,我就必須以身入世,體驗情為何物,方可‘問情’!”小白冷冷地說。

    “……”唐徨。

    小白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指那個“吸血鬼”吧?

    算了,還是不要提起那個恐怖的存在了……

    只是小白這個“體驗情為何物”,是什麼意思呢?

    望著小白這身運動款女生的裝扮,再看看她一馬平川的胸口,唐徨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幫這個忙了……

    算了,這樣也好

    ——要不是胸圍,就連自己都認不出這個白家後人了,更別說龍門里追殺她替陳九報仇的那些高手。

    所以現在的小白,應該是安全的。

    旁邊的古惑仔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忍不住插嘴問︰

    “大哥,你別告訴我說你找來的高手,就是這個平胸妹子?”

    完了……

    唐徨知道古惑仔又闖禍了,可惜已經來不及阻止。

    小白的臉色馬上一變,直接用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從背後羽毛球拍的袋子里抽出了一柄短劍。

    接著,是寒光一閃,古惑仔腿上的皮褲就直接滑落到了膝蓋下面,露出黃色的三角褲

    ——因為他的皮帶已經被小白一劍割斷了。

    “哇靠!你……你怎麼一上來就脫我褲子?!”古惑仔急忙蹲下,拉起自己的褲子。

    “大哥沒騙你吧?是高手嗎?”唐徨嘆了口氣,問他。

    “……”古惑仔。

    他緊緊拉著自己的褲子,再也不敢說話了。

    “夠了夠了!大家自己人啊,這叫不打不相識!

    白……白姐姐啊,我就直說了吧,這次叫你來幫忙,其實是我需要一個team——一個類似‘復仇者聯盟’這樣的豪華隊伍!

    而我們的目標,就是要對付‘戲命師’唐靜這個喪心病狂的女魔頭!”唐徨出來打圓場,很嚴肅地說。

    “豪華的隊伍?和你們兩個?”小白很不屑地看了唐徨和古惑仔一眼。

    “沒辦法啊,對方有好幾個高手,必須要你這樣的高手才能對付啊。”唐徨給小白戴了頂高帽。

    “高手?這世上配得上我出手的人,還真沒幾個!”小白很驕傲地說。

    “……”唐徨。

    “……”古惑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