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綠茵雇佣兵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沖突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沖突

    下半場,雙方球員易地再戰。

    白小天抬頭看著0比1落後的記分牌,扭了扭脖子,暗道要抓緊了!久攻不下,這對積極拼搏半場的國青隊員們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再不出成績,隊友能堅持多久還是個事!

    掃視著面前的巴西隊成員,白小天打算找到一個突破口。

    麥孔這家伙肯定是不行了,年輕的麥孔無論從身體,速度還是拼勁上來說,都是瘋狗般的存在。

    白小天把目光轉在另一邊,一眼就看到了巴西隊最黑的安德烈齊尼奧。

    這個有宋小寶二倍純度的黑人球員,白小天依稀記得這家伙在幾年後混過中超的天津泰達。職業生涯中來中超混的巴西球員,想必球技也不會精湛到哪里去吧!

    就在白小天胡思亂想之際,曲波接到替補胡兆軍上場的馬義的直塞球,直接大步趟向前場。

    白小天下意識的跟上,嘴里還不停地大喊,告知隊友自己的位置。

    追ns年在右邊路突然加速,他的第一道防線便是安德烈齊尼奧。

    黑小伙顯然沒想到曲波的加速度這麼快,一瞬間就連人帶球趟過了自己。

    看到曲波突破成功,白小天心頭暗喜。

    國青隊內百米沖刺,曲波依舊是霸佔著榜首。從這一點來看,叫他追ns年一點都不為過。

    但見識過羅本和歐文速度的白小天,對曲波的速度並不感冒。

    曲波只是加速度快和無球短跑速度快罷了,自己的帶球速度並不弱于對方,甚至比他還要快上一籌。

    所以說,曲波可以從安德烈齊尼奧身邊強行抹過,自己也可以做到。

    “曲波突破,下底傳中!”

    “啊呀,這球沒踢好,高度太低了,被對方中後衛用身體解圍了出去。”

    就在黃健翔為這球嘆息的同時,埃杜飛起一腳,直接將球送向了前場。

    看著頭頂飛過的皮球,白小天一咬牙,立刻掉頭飛奔起來。

    “巴西隊後衛很罕見地開了一記大腳,他們趁著白小天在己方半場時,直接開大腳找到前面的隊友。”

    “10號巴普蒂斯塔用nb把球停到了腳下,前場形成了2打3的局面,國青後防危險了。”

    “巴普蒂斯塔並沒有選擇直塞給前方的阿德里亞諾,而是把球交給了身後跟上的卡卡,自己再向前場跑去。”

    “馬義此時跟在卡卡身邊。”

    “馬義直接放鏟了!?”

    卡卡顯然沒想到身後一步的馬義會下腳如此果斷。皮球在彈出邊線的同時,卡卡也應聲倒地,抱著自己的小腿在地上翻滾著。

    “噢?掏牌了!這是一個惡劣的犯規。”黃健翔話音剛落,德國主裁判直接對著剛起身的馬義掏出了一張黃牌。

    “這是國青本場比賽的第五張黃牌,馬義這麼做也是迫不得已。如果被卡卡順利帶球突破的話,國青後防就會形成三打三的局面。”

    就在黃健翔在麥克風里為馬義這次故意犯規解釋時,野獸巴普蒂斯塔當時就不干了。

    上半場本就踢的火氣沖天,下半場看到國青隊員還踢的這麼“開放”,再加上是自己把球傳給隊友,才導致他受傷的。

    沒控制住自己火氣的巴普蒂斯塔立刻沖到馬義面前,一把把觀看卡卡傷勢的馬義推出了老遠。

    即使“野獸”,又是“坦克”,黑又硬的巴普蒂斯塔喘著粗氣,胸前的球衣一鼓一鼓的,看上去就不好惹。以他的身材,硬抗兩名國青隊員並不是事。

    “哎?巴西隊的巴普蒂斯塔動手了?”黃健翔的聲音充滿了驚訝,顯然他也沒想到對方球員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裁判就在身邊,這樣的話一張黃”

    黃健翔還沒說完,令他更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快速回防的白小天看到巴普蒂斯塔推搡自己的隊友,自己肩膀上還帶著隊長袖標,這事能忍?

    想都沒想白小天就沖上前去,也沒動手,直接用胸膛頂住巴普蒂斯塔的胸膛,腦門狠狠和對方撞在一起。

    巴西隊的小坦克被白小天撞得發暈,退了一步。白小天再次向前,額頭依舊和對方頂在一起。

    “你特麼剛才推誰呢?”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很接近,白小天知道對方能听懂自己的意思。

    “你誰啊?滾粗,我推誰”被白小天撞得有些發暈的巴普蒂斯塔顯然還沒回過神來,根本沒看清近距離的白小天。

    話還沒說完,便看到白小天遠離的頭再次急速向自己撞來。

    這下,再強壯的野獸也懵逼了。

    巴普蒂斯塔被白小天的一記“擺錘”,直接放倒在地上。

    “白小天這是在做什麼?他竟然第二次用頭錘向對方!”黃健翔驚訝到嘴巴可以塞進去一個鴕鳥蛋。“他怎麼可以這樣做?!捅了馬蜂窩知不知道?!”

    然而臆想中白小天被巴西人群體圍攻的場面並沒有出現,阿德里亞諾第一個沖上來。他沒有對白小天動手反擊,而是用手阻擋開白小天前進的步伐。國青眾隊員也急忙上前,把白小天拉到了一邊。

    從場面上來看,巴西眾隊員只想著保護好自己的隊友,並沒有要對白小天出手的跡象。張耀坤第一次用自己修長又粗糙的手指撫摸除杜威之外別的男人的胸膛,幫白小天順著氣。

    “都特麼給我小心點,一幫沒卵子的軟腳蝦!別沒事動手動腳的!”白小天繼續破口大罵著。

    很有意思的是,並沒有一個巴西隊員站出來朝白小天回罵,而是一個個低頭看著自己隊友的傷勢。

    這一點,黃健翔不會懂。

    球場上,能力強的人才有開火權。更何況,這是在足球聖地的南美。

    這里的球員從小就知道,誰踢球好,誰嗓門才可以大。

    而白小天,顯然是賽場上唯一一個可以扯著脖子對他們大喊的中國人。

    當這幫巴西球員夢想自己去歐洲足壇改變命運時,白小天已經在那里闖出了一片天。

    這一刻,暴露在鏡頭中的國青隊長面目猙獰,威風不已。看他氣憤的模樣,似乎剛剛“錘”人的不是他。

    瑪莉婭拉站在場邊,抬頭看著大屏幕中的白小天,短襖下面的牛仔褲不停地摩擦著。

    張耀坤也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他發現白小天的胸膛竟然比杜威的還要雄壯。

    德國裁判並不想讓一場精彩的比賽就此毀在自己手上,再加上他作為歐洲裁判,白小天在歐洲賽場上的事跡他還是听說過的。

    尤其是在歐聯和巴薩的比賽中白小天讓點的事,這在他看來,白小天本就是一個公平競賽的典範。

    這樣一個球員竟然在場上對別人出手,那已經說明挨打的那一方的確做了什麼令他氣憤不過的事。

    各打五十大板後,這事就算過去了。

    白小天和巴普蒂斯塔各領到了本屆世青賽第一張黃牌,躺在地上哀嚎的卡卡,也因此提前告別了世青賽。

    多年後,卡卡回憶起這屆世青賽還感慨道︰“雖然那屆世青賽我提前告別了賽場,但也正是那場比賽,讓我做了一次全方位的身體檢查。也因此讓我提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原來身體還有那麼隱蔽那麼脆弱的地方。我並不後悔,也不遺憾,如果沒有那場比賽,我想我不會在綠茵場上奔跑到今天。”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