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網游之霸血三國 > 第二百三十章 董卓兵敗

第二百三十章 董卓兵敗

    下曲陽,位于巨鹿郡東南部,是一座三級縣城,城內常駐人口約在三十萬左右。

    不過,此時的下曲陽城內卻是一直處于人口爆滿狀態,張寶麾下的上百萬黃巾軍龜縮在這座縣城之內。

    經過連日的激戰,下曲陽城外的護城河已被暗紅色的鮮血填滿,濃郁的血腥味和惡臭味籠罩整個天空,一些打掃戰場時未被收斂的尸體和殘肢零星地散落在整個戰場上。

    天色微朦,城頭上值守的黃巾軍士兵已經開始懶散地清理戰備物資,為今天新的戰斗做好準備。

    咻咻咻~

    就在所有人默默地準備時,一連數道尖銳的破空聲從城下響起,幾支箭矢極速朝著城頭襲來。

    “快!敵軍進攻了!”

    看到飛來的箭矢,嚇得城頭上的黃巾軍士兵連忙臥倒驚呼起來。

    听到驚呼聲,其他黃巾軍士兵也跟著全都臥倒下來。

    不過,在冰冷的牆面上臥倒了數分鐘後,眾人想象中的箭雨襲擊並未來臨,僅有幾支尾部捆有布帛的箭矢孤零零地定在木質旗桿上。

    “快取下來!”

    值守的黃巾軍領軍小校見狀連忙吩咐人將其取下,張開布帛查看起來。

    “做好戰斗準備!”

    將布帛上的內容看完後,領軍小校的神色大變,丟下一句話後就匆匆朝著位于城中心的縣府跑去。

    咚!咚!咚!

    兩個小時後,天色完全大亮,下曲陽縣城外的大地上再度響起了震天的戰鼓聲,無數的漢軍將士開始列陣向著城牆方向緩緩推進。

    在漢軍中軍軍陣的前方,董卓身披重甲,大馬金刀地獨自一人坐在一張數十人推動的木質將台上,視線緩緩從身後的北軍五校大軍身上掃過,眼中露出一抹殘酷的冷笑。

    經過數天時間的連續攻城,北軍五校的63萬大軍的損失已高達15萬之巨,雖然也擊殺了超過40萬的黃巾軍,但整個下曲陽縣城卻依然沒有絲毫告破的跡象。

    對于這些董卓絲毫沒有在意,他依舊執著地不斷指揮著大軍前赴後繼地不斷攻城。

    不過,此時的董卓並沒有發現,今日的北軍五校各大將領臉上的神情都與以往有了幾分不同,大軍的副帥宗員臉上更是布滿了冷意,偶爾轉頭瞥向董卓的目光中帶滿了陰寒。

    “攻!”

    站在移動的將台上,董卓的單手一揮,向著旁邊的傳令官揮手下令道。

    一聲令出,漢軍的前軍軍陣開始向著城牆方向發起攻擊。

    “將軍,我們真的要出城攻擊?”

    城牆門樓上方,嚴政看著開始快速移動的漢軍軍陣,轉頭向旁邊的地公將軍張寶出聲問道。

    就在兩個小時前,他們接到了城外射來的幾封密信,竟是城外的漢軍傳來的想要與他們秘密聯合密信。

    對于信函中的內容,張寶等人將信將疑。

    “嗯!不管信中的內容是否真實,我們都要試一試了,城內的糧草已經無法支撐太久”

    張寶神色凝重地看著下方輕聲道。

    上百萬的黃巾軍盤踞城內,每日消耗的糧草何等之巨,以下曲陽一座縣城的庫存如何能夠支撐得下去。

    “將軍,我們何不先從那些異人手中征集?”

    嚴政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猶疑,接著開口建言道。

    “不行!已經召集過城內那幾位異人頭領商議過,他們現在能夠拿出的糧草最多數千石,對于整個大軍而言也不過多撐一兩日罷了!”

    張寶搖了搖頭。

    “那將軍也不用親身犯險,由屬下帶兵發起沖擊!”

    嚴政想了想再度道。

    “此戰事關我軍生死存亡,我必須親自盡力一戰!我會讓高升隨我一同出擊,城內的防守就交由你負責了!”

    張寶擺了擺手,神色一正道,說完也不給嚴政反駁的機會,當先就向著城牆下走去,開始召集人馬準備出擊。

    慘烈的廝殺聲開始在城頭響起,漢軍與黃巾軍開始在城頭產生激烈交鋒。

    不過,隨著戰事的逐漸推移,董卓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不知是漢軍的攻擊力減弱了,還是黃巾軍的實力變強了,他總感覺今日的攻城戰中大軍的氣勢似乎一下衰弱了許多。

    “馬上派出督戰隊,責令他們加強攻擊!”

    遠遠地看了一會兒後,董卓朝著將台下方的華雄沉聲下令道。

    此次他出任東中郎將,除了北軍五校的63萬大軍外,還有董卓自己麾下的3萬河東精銳,由華雄出任統領,擔當督戰隊的職責。

    “喏!”

    虎背熊腰的華雄馬上躬身領命而去。

    3萬河東精銳在華雄的指揮下分做無數支督戰小隊,開始上前督促北軍五校的前軍加強攻勢。

    “殺啊!”

    就在華雄他們這邊忙著督戰之時,下曲陽的南門、東門緩緩打開,兩股黃巾軍在張寶忽然高升兩人的帶領下殺出城來,猶如兩股洪流一下涌入正在攻城的漢軍軍陣中。

    啊啊啊~

    連綿不斷的慘叫聲響起,陣型略顯散亂的漢軍軍陣很快在這股強大的黃巾軍沖擊下潰散。

    “撤!”

    下曲陽南門外,位于城外左側的宗員見狀,右手緩緩一揮向著身後的大軍下令道。

    隨著宗員的將令一下,城外的其他北軍五校將領見狀也跟著開始後撤。

    “快!漢軍敗了!大家隨我沖!”

    親自帶領著黃巾軍精銳沖擊的張寶見狀,臉上的神色大喜,一揮手中大刀向著身邊的傳令官大喝道。

    “漢軍敗了!殺啊!”

    很快,其他的黃巾軍各軍也跟著集體大喝道。

    面對著黃巾軍士兵不斷揚起的屠刀,耳邊听到他們人呢口中不斷傳出的激昂呼喝聲,前線交戰的漢軍士兵頓時士氣大瀉,根本不清楚局勢如何的他們在看到後軍的移動後,也跟著潰散開來。

    一時間,整個漢軍陣線竟然在兩股黃巾軍的沖擊下呈現出全面潰敗的局面。

    “混蛋!誰讓他們擅自後撤的!”

    中軍將旗下方,看著開始呈現出崩潰狀態的大軍陣型,董卓的臉上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了驚怒之色。

    到了這個時候,他若是還不知道自己被這些北軍五校的將領擺了一道就真傻了。

    宗員他們早不後撤,晚不後撤,偏偏等他麾下的3萬精銳全都散下去之後開始全線後撤,分明就是想要將他暴露在黃巾軍的刀口下。

    可是,他們真以為數十萬人的大軍一旦在大戰中後撤是這麼容易控制的?

    一群蠢貨!

    “撤!”

    抑制不住心頭的暴怒,在暗罵了一句後,心有悔意的董卓也只得無奈地帶著身邊的三千親衛開始後撤。

    這個時候,張寶所率領的黃巾軍已經完全擊破了漢軍前軍,正在向著他的中軍位置奔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