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輪回從僵尸先生開始 > 第四百零一章 激戰

第四百零一章 激戰

    第四百零一章激戰

    勾了勾手指,張紅美艷的嬌笑了一聲,“過來啊,小家伙你剛剛不是很厲害嗎”

    她的指尖上又火苗在上面跳躍,剛剛在她那里吃了虧,狼妖學聰明了,不敢再輕易上前。

    而是伏在地上,呲著牙對著張紅發出嗚嗚的警告聲。

    張紅玩膩了,而且也不打算再這里與這只狼妖再浪費時間,伸手一團火焰向狼妖飛去。

    不過這次被它靈敏的避開了,見自己的火球落了空。

    張紅有些不開心,手指在空中輕輕一揮,草地上瞬間也起了火。

    紅色的火焰像是一個圈把狼妖全在了其中。

    一時間讓著妖物無處閃避。

    緊接而來的,便是張紅手中的一串又一串火焰。

    伴隨著火焰的攻擊,狼妖站在火圈內頻繁的發出哀嚎。

    空氣中彌漫著毛發被燒焦的奇怪味道。

    白昊坐在一旁忍不住的皺了皺眉,覺得張紅這樣未免有些殘忍了,一只狼妖而已。

    不如給它個痛快。

    不過也就在白昊正想出聲阻止的時候,從一旁的叢林中又跳出了一只黑色的豹子精。

    它的動作極快的向著張紅的方向跑去。

    意識到不對,白昊快速起身的同時,也張口大聲的和張紅說道,“小心背後,又來一只”

    多虧了白昊的提醒,張紅下意識的回身轉頭,與撲過來的豹子精擦肩而過。

    一擊落空,豹子精落在草地上,對著張紅發出了一聲怒吼。

    同時不再放心都交給她對付的白昊也終于起身趕到。

    定眼一瞧,這豹子精可不一般。

    身上純黑沒有一點花紋和其他雜質不說,就連修為也是煉虛合道級別的,不能掉以輕心。

    本來以為這豹子精是與這狼妖有些淵源才會突然出現想救走狼妖的。

    但是看著到豹子精不管不顧的就再次向張紅撲去,白昊心中一暗便隱約明白可能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張紅反應也很快,見這豹子不要命一般向自己撲來,她趕緊一個側身奪過。

    忍不住張口與白昊抱怨道,“不是吧,這東西瘋了”

    她手上的火還在燃燒著,但是看豹子精的神態,仿佛完全不懼怕被燒傷的樣子。

    白昊心中也有些不解,張紅說的沒錯,就算這豹子精的修為高了一些,但是出于動物的本能,都會對火下意識的畏懼三分。

    它的樣的反常絕對有問題。

    因為張紅的分神,狼妖周圍的火焰也漸漸的小了。

    趁著這個功夫,狼妖輕而易舉的越出了火圈。

    而且還沒有少要走的意思,大概是因為對張紅懷恨在心,想要報復。

    明顯這豹子是沖著張紅來的,無論白昊怎麼吸引它的注意力,他一雙黃金色的眼楮一直死死的只盯著張紅一個人。

    沒辦法,無奈之下白昊只好利用寒冰之握在手上結出了一把冰劍。

    先下兩只妖獸都是沖著張紅來的,他做不到袖手旁觀。

    用冰劍攔住了黑豹的去路,它煩躁的看了一眼白昊,喉嚨里付出低聲的怒吼。

    “怎麼辦”張紅有些慌了神,明顯沒有預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輕嘆了一口氣,白昊也沒有什麼簡介的法子能解決它們。

    畢竟這是妖獸,根本無法溝通。

    “速戰速決吧”雖然能甩掉是最好的,但是看著這只黑豹緊盯著張紅的樣子,怕是沒那麼容易。

    所以要打就只能速戰速決。

    畢竟這里距離剛剛的樹林也沒有多遠,被身後的其他人趕上了,免不了有些人會打一些樓井下石的注意。

    打量了一下一旁那只狼妖的狀態,白昊囑咐道張紅,“黑豹先交給我,你先把那只狼妖解決了。”

    點了點頭,張紅表示知道了。

    隨即兩人的身影快速的動了起來,白昊阻止著暴走的豹子精接近張紅。

    而張紅顯然也給了白昊很大的信任,她甚至頭都沒回的奔著那只狼妖去了。

    那只狼妖身上有傷,張紅對付起來並不是很吃力。

    手上的紅光一閃,手中噴出一道炙熱的火焰。

    狼妖躲閃不及,被火焰燙的發出哀嚎,張紅這次可沒了閑情雅致陪他繼續玩。

    另一只手一道火球擊中了狼妖命門,對著火焰和皮肉發出的“刺啦”一聲,狼妖毫無反擊之力的便倒在了地上,再沒了氣息。

    見那邊的狼妖已經被張紅解決掉了,白昊才終于松了口氣。

    手上的寒冰劍一揮擋住了黑豹巨大的爪子。

    張紅解決了狼妖也急急的向白昊的方向趕來。

    趁著黑豹分神撲咬白昊的功夫,張紅蹲下身,一只手放在地上。

    瞬間沿著草地,一道火牆直逼著豹子精而去。

    白昊也瞥見了張紅的動作,手中的寒冰劍順勢勾住了黑豹的爪子,把它固定在了原地,想讓它硬生生的受了張紅這一擊。

    就在眼看兩人就要得逞的時候,一聲粗壯的聲音在不遠處響了起來。

    “快松手”

    听著聲音有點熟悉白昊下意識的與張紅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眼神中他們看到了一樣的東西。

    沒錯,這聲音像是沙空門的。

    不知道他什麼會這麼說,但是白昊還是選擇了放手,眼看火牆已經逼近,他急急的放開了寒冰劍,但是因為太過匆忙,還是不小心劃過了黑豹的爪子。

    但好在他一松手,豹子精也因為疼痛向後退去,等到它再想撲上來的時候,一人一獸已經被火牆隔開了。

    沙空門見狀也加快了腳步趕了過來。

    白昊因為松手時黑豹的巨大的力氣而跌倒在地,急急趕過來,胸膛劇烈起伏的沙空門。

    他疑惑地問道,“為什麼叫我松手”

    沙空門用他獨特又渾厚的嗓音回答道,“因為你會傷到它的。”

    一瞬間,白昊以為自己又幻听了,什麼意思他本來以為沙空門那麼著急的趕過來叫自己放手。

    是因為知道這只豹子精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會傷到他。

    可是任由白昊怎麼想都沒想到,沙空門竟然是因為怕自己傷了那只妖獸

    見來的是熟人,張紅也松了口氣,手上微微一用力,直線變成了圈,把那只黑豹困在了火牆中間動彈不得。

    上前,笑嘻嘻的和沙空門打起了招呼,“你好啊,新隊友,歡迎歸隊。”

    什麼新隊友,白昊忍不住吐槽。

    沒理張紅,沙空門反倒第一時間開口說道,“快把它放了,你這樣會把它燒傷的”

    一怔,張紅也被沙空門的話說蒙了。

    抬起縴細白皙的玉手她指了指被火牆困住的豹子精疑惑的問道,“你是說放了那只豹子精嗎”

    點了點頭沙空門確認到,“對,趕快放了它。”

    精要的看向白昊,張紅同樣和白昊一樣理解不了沙空門的腦回路。

    搖了搖頭,張紅表示拒絕,“不想,它瘋了一樣的攻擊我們,放出來豈不是自找麻煩”

    她一邊說著,被困在火牆里的豹子精還在止不住的發出陣陣的怒吼。

    瞥了一眼那個方向,張紅的眼神好像在說,“你看,我可沒騙你。”

    嘆了口氣,沙空門解釋道,“我早就撞見這只豹子精了,就是應為他是這秘境里難得修為比較高的妖獸,所以我才想收服它,不過可能也是因為它的修為有些高,我試圖控制它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問題,所以它才會瘋了一樣的跑出來,我也是跟著它一路過來,才遇見了你們倆的。”

    原來是這樣啊,張紅轉過頭看了一眼白昊,眼神中帶著詢問的意思。

    這黑豹確實不錯,若是能收為己用倒也是個好主意,既然沙空門能做到,那不妨就叫他試試。

    朝著張紅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收了火牆了。

    見白昊不反對,張紅抬手,火花漸漸的弱了下來,直到消失不見,黑豹這會像是已經沒那麼狂躁了。

    沙空門向前走過去,在距離它不遠的地方停下。

    白昊和張紅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做了什麼,豹子精像是困了一般漸漸的趴伏在地上。

    這時沙空門才走向前,伸出一只手輕輕的放在了豹子精的頭上,瞬間微光閃爍。

    等到沙空門松開手的時候,黑豹頭上已經不知不覺出現了一道白色痕跡。

    細看之下像是一種類似符咒的東西。

    豹子精緩緩的睜開了眼楮,一雙剛剛還泛著精光的眼楮這會已經變成了淺黃色。

    看上去溫順了許多。

    “這就可以了”張紅有些好奇的上前問道沙空門。

    就連白昊也忍不住上前想要看看。

    點了點頭沙空門隨手摸了摸豹子精的身上光順的毛發回答道,“恩,這次算是徹底成功了。”

    覺得有些神奇,畢竟剛剛還一副要吃人的樣子,現在已經乖乖的趴在這里任人撫摸了。

    心中突然有些佩服起沙空門的能力,“哇,好乖,你也太厲害了吧”

    被張紅的說的有些驕傲,少空門輕哼了一聲,“哼,這算什麼,比這還厲害的我也見過,一樣都能控制。”

    听了沙空門的話,白昊微微低頭想了想問道他,“你這個有時間限制嗎”

    听他的意思他是曾經控制過比這更加厲害的妖獸,但是在自己看到他的時候,他身邊一只妖獸都沒有,那也許就說明了,他不能太長時間的控制一只妖獸。

    被白昊說到了短處,沙空門有些悻悻然的點頭道,“恩,一般一只低級的普通妖獸控制住以後只要不主動放歸都能持續一年之久,像這只最多也就半年多吧,越是修為的高的妖獸控制的時間就會越短。”

    挑了挑眉,白昊心想看來自己猜的沒錯了。

    隨後他又好氣的問道,“那加入若是到了時間不放呢”

    皺了皺眉,沙空門對他打得這個比方反應有些激動。

    “那可不行,這在我們馭獸師中是大忌,雖然隨著自己修煉的程度提升,控獸和馭獸的時間和數量都會越來越多,但是若是到了自己的極限還是不肯接觸契約的話,就會遭到反噬,時間越久反噬就會越強。”

    張紅在一旁听著兩人的對話也是津津有味,忍不住插嘴道,“沙大哥那你呢。現在最多能控制多少只妖獸啊”

    猶豫了一下,沙空門一邊伸手在豹子精身上有一些沒一下的撫摸著,一邊在腦海里了思索著。

    “我啊還真的沒有試過,但是最多的時候就是五只了。”

    說完他還不忘補充道,“而且對于馭獸師來說,控獸和馭獸還不一樣,能控不代表就能駕馭它。”

    張紅有些似懂非懂的點頭,“啊,是這樣啊。”

    望了望天氣,白昊起身說道,“好了時候不早,咱們再向前走一段就挑個隱蔽的地方歇一歇吧。”

    對于白昊的這個提議張紅表示很贊同。

    剛剛兩人一路從樹林中帶著靈藥逃出來,又與這兩只妖獸苦戰了一會。

    這會體力已經跟不上了。

    沙空門表示他也沒有意見,一切全憑白昊安排就好了。

    意見達成一致,白昊三人又加上了一只豹子精便繼續向前出發了。

    走了不一會,白昊便發現了不遠處的的山丘下是遮陽乘涼的好去處。

    坐在山丘下,張紅百無聊賴的用手上的額樹枝來回撥弄著身邊的花花草草。

    嘴上嘀咕著,“也不知道另外那兩個去哪了,咱麼要去找他們嗎不然這島這麼大,什麼時候才能遇到,總不能一直靠運氣吧。”

    蹲在一旁的小水池旁,白昊用水洗了把臉。

    發間被浸了水還沒干,滴答滴答的向下滴著水滴。

    搖了搖頭,白昊打不算主動去找另外兩個人,“不用找,之後自然都會遇到的,漫無目的找他們反倒會錯過的幾率比較大。”

    帶著黑豹精在池邊喝水的沙空門沒有听懂白昊的意思,一怔不解的問道,“怎麼不找就能遇上,找了反倒遇不上,你是不是說反了”

    笑了笑,白昊無以為然,用衣袖隨意的擦干了臉上未干的水珠。

    然後回首在身邊的地上撿起了一根小樹枝,找了一塊較為平坦的地方。

    他用小樹枝在地上畫了一幅圖出來,指著地上的圖形,他說道,“你看這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