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藥23 > 第19章 沖破心魔的強大能量

第19章 沖破心魔的強大能量

    25組選手,按視覺、听覺、嗅覺、觸覺四人一小組,全都進去考核大樓,考核正式開始啦!

    901組的四人滑入大樓,不知道往哪里走。

    “走吧,我們先熟悉下場地。”甦眉指揮3個男生,往右手邊走。

    周息突然發出尖利的聲音,指著牆壁說︰“不行,往這邊走!”說完,周息就大踏步用力向牆壁撞去。

    “怎麼了,周息?”鄭耳一見那是一面牆,趕緊拉住周息,生怕他把自己撞死。

    “鄭耳,控制住周息!”甦眉厲聲道。

    鄭耳想要抱緊,奈何周息太胖了,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周息甩開鄭耳,一遍又一遍地往牆上撞,邊撞邊說︰“解藥就在前方。”周息像是那個不斷推石頭上山又不斷滾落的西西弗斯,重復地做著致命的無用功。

    “把周息摁在牆壁上!”黃攀似乎察覺到什麼,伸出右手抵住周息的後背,鄭耳趕緊整個人都壓上去,兩個人才勉強把周息摁在牆上。

    然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牆在後退,周息、黃攀、鄭耳三個人在迅速地往牆的方向飛去,一眨眼的功夫,已經看不到甦眉了,遠處傳來微弱的呼喊聲,“等等我……”

    “怎麼辦,把甦眉一個人落下了!”鄭耳不免擔心落單的甦眉,“她會不會有危險?”

    “我們得想辦法停下來,然後再找甦眉。”黃攀還算冷靜。

    鄭耳心想也只能這樣了,希望甦眉能停住。周息的嘴里還在念叨著︰“解藥就在前方。”鄭耳想起周息是為了找他爸媽的解藥才來二三同盟的,他嘴里的解藥應該就指這個。

    黃攀對鄭耳說︰“我們可能是被帶進周息的心魔里了,要停下來,只能讓周息清醒過來。”

    “要怎麼辦?他好像听不到我們的聲音了?”鄭耳很為難,他的整個身子還壓在周息半個身體上,不敢動彈,害怕一動就脫離了。

    黃攀的右手也一直抵著周息的後背,“鄭耳,別忘了你是听覺超能力者。”

    “我試試吧。”鄭耳試著調動心覺,剛想找到說話的頻率時,突然砰的一聲,三個人像疊羅漢一樣,重重地趴在了地上。

    鄭耳趴在最上面,趕緊把黃攀拉起來,然後想要扶似乎昏死過去的周息時,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從遠處走了過來,披散著長長的頭發,神情柔和,穿著白色的長裙,整個人都在發光。

    “咦,這女人好眼熟啊,在哪見過?”鄭耳嘀咕道。

    “媽媽!”黃攀突然像是蹣跚學步的小孩,張開了雙臂,朝女人奔了過去。

    鄭耳恍然大悟,原來是黃攀的媽媽啊。等等!她不是死了嗎,躺在水晶棺材里,怎麼出現在這?鄭耳意識到糟了,黃攀也進入到他的心魔了。

    黃攀那只殘疾的左手,終于從褲兜中解放出來了,那是一只萎縮的手,又瘦又小,比右手短一截。黃攀已經抱住了那個女人,幸福地和媽媽走了。

    “黃攀,不要去!”鄭耳著急了,想要去追黃攀,但是不放心把周息一個人丟下,他左右為難,怎麼辦,幫周息還是黃攀啊?

    鄭耳兩頭來回跑著,累得滿頭大汗,一邊是一動不動地趴在地上的周息,一邊是跟著媽媽越走越遠的黃攀,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鄭耳的心快要被分成兩瓣了,此時,他似乎听到了甦眉的聲音,“救命啊,鄭耳!”甦眉一聲又一聲的呼救聲,越來越響,震得鄭耳的耳朵想要爆炸。

    “我快要被逼瘋了!”殘存的意志力,讓鄭耳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心魔,不是真的,他得打破它,不能上當!

    得停下來,鄭耳拼命地告誡自己,但是腦袋越來越不听使喚,兩只腳不停地在三個方向來回狂奔,速度越來越快,像是一只高速旋轉的陀螺,被無形的鞭子抽動。

    他的腦袋眼看就要飛出去了,鄭耳大叫一聲︰“不好,我得先救自己!”他的兩條腿還在飛奔,但是腦袋單獨在半空中旋轉。

    啊!鄭耳嚇得本能地發出了吼叫,他全身的力量奔涌而出,周圍的牆壁裂開了,躺在地上的周息裂開了,遠處的黃攀和媽媽裂開了,甦眉的聲音裂開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倒塌,只有鄭耳的氣流在不斷地上升,凝聚成一束強大的紫光,將他的腦袋和身體重新粘合在一起。

    鄭耳在獅子吼,他左手的紅繩罕見地沒有抽緊,反而源源不斷地向鄭耳輸送能量,整幢大樓開始搖晃。

    “鄭耳,把能量收起來!”劉主任急促的聲音鑽入鄭耳的耳朵里。

    鄭耳猛地打了個冷顫,身體的暖流慢慢地褪去,他記起了江老師教授的心覺口訣,有意識地向內回收自己的能量,紫光消失了。

    “鄭耳!”“鄭耳!”“鄭耳!”一睜開眼楮,他就看到甦眉、周息和黃攀在叫他。

    鄭耳看到大家還齊齊整整的,很高興地說︰“你們都沒事吧。”

    “沒事,多虧了你!”周息一把抱住他,使勁地搖了下才松開。鄭耳覺得自己可憐的骨頭要散架了。

    “現在還剩18組。”大樓的喇叭實時播放剩余的小組數。

    “第一關只淘汰了7組,看來這次大家都很強!”甦眉說。

    “剛才,我好像听到了劉主任的聲音?”剛才可怕的景象,仍在鄭耳的腦子里盤旋。

    “那是你的心魔!”甦眉想都沒細想,隨口應道,“你要麼極度喜歡劉主任,要麼極度討厭?”

    鄭耳覺得甦眉說的不對,能量失控的時候,他實實在在地听到了劉主任提醒的聲音。他想起劉主任是造夢大師,不禁懷疑也許是個夢?按照黃攀先前的說法,劉主任的造夢只能復制表象,鄭耳決定驗證下。

    在考核之前,他就想過萬一劉主任出考題怎麼辦?所以提前放了一塊石頭在自己的褲兜里。鄭耳小心翼翼地摸了下右邊的褲兜,發現石頭還在,心里踏實了許多。

    甦眉注意到鄭耳鬼鬼祟祟的動作,透視眼的她,一下子就看到了他褲兜里的東西,“你放顆石頭在褲兜干什麼?”

    “噓!”鄭耳緊張地把食指封在嘴邊,他不想要劉主任知道,否則接下來萬一進入劉主任的夢,就無解了。

    甦眉倒是沒廢話,懷疑地搖搖頭,沒再追問。

    “接下來,我們得干什麼?”周息東瞅瞅西瞅瞅,大家還是站在走廊上,左右兩邊都是牆壁,“如果我們一直站在原地,會不會躺贏啊?”

    周息被自己逗樂了,一個人哈哈大笑,其他三人無奈地搖搖頭。

     !前方一聲巨響,像是炸山的聲音,四人條件反射地抱頭蹲下。“是101組扛大炮的楊火火追來了,快跑!”甦眉銳利的紅瞳孔,已經看到走廊前面發生的事情。

    “往哪里跑啊?”周息害怕得音調都變了。

    現在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往前,會踫到101組;一條是往後,出大樓的路。

    “往後跑再說!”甦眉當機立斷,往後跑去,其余人只能跟上,期待會出現不一樣的路。然而,奇跡沒有出現,901組的四人又回到了滑進大樓里的滑梯底下,沒有後路了。

    “怎麼辦?如果出去就自動淘汰了!”周息哇哇大叫,急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鄭耳想起在武器庫時,101組羅爾密說黃攀是唯一一個具有修復能力的選手,要第一個干掉黃攀。“保護好黃攀,我們只能拼了!”鄭耳想到了一個注意,“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黃攀就能修復。我們把黃攀圍在里面,硬抗101組!”

    周息嚷道︰“萬一死了呢?”

    “管不了這麼多了,大家圍成肉牆,發動心覺!”鄭耳第一個站了出來,臉朝著前方的走廊,絕然地擋在黃攀的前面。

    “听鄭耳的吧,我無法自我修復,但是可以修復任何一個一息尚存的生命。”黃攀把身體縮成一團,隱藏在鄭耳的身後。

    “只能這樣了!”甦眉覺得這主意爛透了,但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她走到鄭耳的右側,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鄭耳的右手緊緊地拉住甦眉的左手,對還在原地猶豫的周息說︰“相信我!”

    走廊前方不斷傳來大炮聲和鬼哭狼嚎,101組的四人正在玩命地追趕另一組成員。周息心一橫,咬牙說道︰“賭一把!”他站到鄭耳的左側,與鄭耳、甦眉圍成了一堵肉牆。4人同時發動心覺,各自紅色的能量在慢慢匯聚,從頭到腳緊緊地裹在身上,形成了一塊巨大的能量網,4人所有的想法在能量網中自由地交互著,不需要任何言語。

    隨著一聲絕望的吶喊︰“沒路了!”被101組驅趕的4個選手,全都癱倒在地上,可憐巴巴地向101組討饒。

    “他們是702組的。”周息的想法從能量網上傳給了鄭耳。

    “哈哈哈……看我怎麼玩死你們?”101組嗅覺超能力者劉意,抽著鞭子,施施然地看著戰利品。

    “那是什麼?”101組觸覺超能力者楊火火,扛著大炮,指著一大團密不透風的紅光說。

    “是901組的人。”101組視覺超能力者黃不了,甩了下油膩膩的頭發,淡淡地說。

    一听是901組,101組听覺超能力者羅爾密,來勁了,提議︰“先干掉901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