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報告世子︰世子妃爬牆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公主的要求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公主的要求

    “菲兒姐姐!”碧桃慌『亂』的上前扶住陳菲兒。

    碧桃這一喊,也讓薛寒的目標再次定向了碧桃,正想要再補上一掌,卻因為剛剛的一瞬間,穆瓊華已經反應了過來,當即快速上前,向前沖去。他現在已經失去了視覺,看不到情形,而她只要利用這一點,就足以致他『性』命。

    可是就在穆瓊華將要向薛寒落掌時,薛寒似乎已經感知到了自己的動作,忽然道,“住手,你如果不想讓你們整個東岳為西域公主陪葬,就放了我!”

    穆瓊華的手猛然的停住,收勢不及,卻又因為剛剛的話,不能將這個人殺死,只能拼著受傷,將這股真力化去,卻還是有一點紅痕溢出嘴角。

    “你什麼意思?”穆瓊華捂著胸口,平靜了一會兒,盡量用平時的語氣開口道。

    “你難道還沒有听說,西域的三公主要來你們東岳和親嗎?”薛寒只說了這一句。

    听到他的話,又想起之前洛瓔和自己說的,自己也在不斷地思索,猛然間看向薛寒,“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她今天已經知道雅雪那進京了,卻一直沒有見到她,但是听薛寒的意思,應該是已經動手了。

    薛寒冷笑,“自然不用本太子出手,你以為西域王是不顧國家安危的昏庸君主嗎?”

    穆瓊華被他說的渾身發涼,如果自己猜的不錯,他的意思是,在雅雪那公主離開西域王宮時,就已經被暗算了,為什麼?自己雖然沒有見過這個西域三公主,但是卻還是能夠了解到,西域王還是很喜歡這個女兒的,怎麼可能對她下手,如果真的如薛寒所言,是南冥的『逼』迫,這也不是不可能……可是……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穆瓊華知道他肯定有什麼能夠化解悲劇的東西,否則剛剛他就不會那樣說。

    “這你就先不用管了!本太子既然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帶,就證明本太子是不怕死的,只要你放了本太子,本太子將來還可能會幫你,否則……”薛寒一只手覆在眼楮上,那紅『色』的『液』體不斷地從他的指縫中蔓延出來,猙獰恐怖到了極點,他竟然能夠忍受著般的痛楚,將話說的這麼流暢,看來,那十年的磨礪,還真的讓他有了幾分鋼鐵意志。

    “那好!地址!”穆瓊華現在也不能保證他說的這一切,究竟是真是假,如果雅雪那沒有中毒,那一切都好,可是如果中了毒,最後真如他說的,到最後引起兩國的大戰,那就不好了,本來東岳已經遭受了一場大戰,雖然那一場大戰,並沒有影響到京中的一些人,可是那也是有宮子離的刻意為之,可是如果換成是西域,為報女兒之仇,恐怕……

    即使就如自己這前所想的那樣,真的是西域王給雅雪那下的毒,可是他也應該是有什麼準備,不會讓自己的女兒輕易死去吧!那畢竟是他的女兒。

    但是穆瓊華卻理解錯了薛寒的意思,薛寒說的讓整個東岳為西域公主陪葬,是指如果沒有他手上的解『藥』,那麼西域公主會死,而死後她身上的毒,將會傳染。

    “小姐!”碧桃和陳菲兒都有些『摸』不清她們家小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現在可以一舉將這個人殺了,小姐為什麼還要和他說這麼多,而且看樣子,小姐有意放了他,不行,他意欲傷害小姐,絕不能讓他離開。

    還沒有等薛寒開口,碧桃忍著傷痛,便提劍向薛寒刺來。

    “住手!”穆瓊華及時叫住了陳菲兒,看向薛寒。

    薛寒似乎很清楚她們之間的互動,輕輕的冷笑了一聲,“本太子自會來找你!”說完轉身向外面離去,即使看不到,但是也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小姐,你沒事吧!”碧桃和陳菲兒慌忙上前,將穆瓊華上上下下的檢查了起來。

    “沒事!”我搖了搖頭,看向陳菲兒道,“菲兒,你可知西域公主進京之事?”

    “我有些許的听聞!”陳菲兒皺了皺眉道,“只是不知道準不準確,听說西域公主一進京,就被丞相府小姐給邀請到了丞相府!”

    穆瓊華頓了頓,嘴角揚起一絲笑意,道,“現在皇宮雖然沒有皇帝,但是大家都已經認定了太子會登基,這薛寒突然出現在這里,我想,和慕容澈不是沒有關系,既然他們想玩,那我們不如就來和他們玩個陰險的。”說完看向一旁驚嚇還沒回過神來的碧桃,“走,我們現在就去拜見丞相夫人!”

    碧桃一愣,道,“小姐,你拜她干什麼啊?”語氣中不免生氣。

    “我有禮物要送給她們!走吧!”回頭又看了一眼陳菲兒,“菲兒,你就留在這里養傷,保護好爹娘!”

    “是!”陳菲兒輕應了一聲。

    “小姐,我們真的要去丞相府嗎?”走在路上,碧桃還是覺得有些不妥,現在整個京城,都像是沒有人了一樣,大街上一個人影都沒有,即使是有,也是一些士兵,非常的讓人不舒服,現在小姐出來,而且還是什麼給丞相府送禮,這讓自己有些擔心。

    “放心!”穆瓊華自然知道她是擔心自己,不過,這一趟自己必須去,現在也只有自己能去了,而且洛瓔現在應該也不在府里,而是在宮里幫助太子做登基前的準備,既然他在努力,自己又有什麼理由懈怠,況且就算懈怠,現在已經被人欺上門了,自己怎麼還能做那縮頭烏龜?

    丞相府內,和平常的熱鬧大打折扣,自從雅雪那和那些保衛她的官兵住進了,就連里面的婢女和奴才都戰戰兢兢,生怕發出一點聲音,吵到這位生『性』跋扈的公主大人,昨天就發生了一件事情,那是傍晚,雅雪那被一個婢女領著進了她的屋子。之後婢女只是因為緊張,而不小心在侍候她茶水的時候,灑了一點,大驚失『色』,慌忙跪地求饒,聲音似乎是大了一點,結果就被抽了一鞭子。

    之後這位公主還莫名的加了好幾條規矩,不許不認識的人進她的屋子;進她的屋子,必須提前打招呼;不許長得難看的奴婢侍候,只要讓自己看到長得不過關的婢女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絕對會讓她見不到明天的太陽;還有就是不喜歡吃太甜、太咸、太酸、太辣的食物;不喜歡听到鳥叫;不喜歡穿除了黑白兩『色』衣服的女子……

    反正就是提了一大堆,讓他們都莫名其妙的條件。

    故而,一大早,好多穿著黑『色』、白『色』衣服的婢女都在院子里茫然的撲打著,場面甚是滑稽。<!-- qingkan:254787:65721825:2018-10-09 04:49: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