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手術直播間 > 1293 無恥之尤

1293 無恥之尤

    翌日,社區醫院施工現場。

    林嬌嬌已經變成了一個包工頭,她每天戴著黃色的頭盔行走在社區醫院。

    帝都肝膽朱良辰朱主任做了胃底動脈栓塞的手術,術後並發消化道出血,讓林嬌嬌出了一身冷汗。

    美容手術也是手術,雖然並發癥少,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比較小,但並不代表著沒有並發癥。

    一旦出現並發癥,無法解決,私立的美容醫院大多數的情況下會連夜消失,讓患者哭訴都找不到地兒。

    而且現在國內美容技術的門檻低,幾乎達到是個人都能從事美容整形的程度。

    人傻,錢多,速來。

    這種情況,讓林嬌嬌迅速完成了原始積累。但她現在也面對無數後來者的競爭,壓力相當大。

    畢竟人家是光腳的,能一走了之。這種事兒,連公安局都不會立案,屬于醫療行業的糾紛。

    但自己就不行了,有家有業,跑哪去?往哪跑?所以林嬌嬌只能求穩。

    減肥,是美容行業的一個很重大的話題。

    林嬌嬌把介入術栓塞胃底、胃左動脈看做是未來的希望,加上有鄭老板在,她已經做好了準備,下血本在上面的。

    血本,不光是金錢,還有精力。

    最近幾天,鄭老板在忙著給瑞典的梅哈爾博士做手術,林嬌嬌也不方便去打擾。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社區醫院上,準備把這里打造成協和國際、北大國際一樣的高端醫院。

    這是鄭老板的行宮,

    這是自己最好的抱大腿的機會。

    林嬌嬌清楚這一點,所以她很上心。

    工程人員跟在林嬌嬌身邊,不斷講解施工進度。林嬌嬌不說話,只是在默默的看,心里琢磨鄭老板會不會滿意。

    手機鈴聲響起,林嬌嬌拿起來看了一眼,手指微微頓了一下。

    是從前伊美美容的一個經理打來的。

    林嬌嬌當時很看重她,因為她能干活,肯吃苦。後來在帝都開設分店的時候,林嬌嬌毫不猶豫的把她提拔成分店的經理。

    可是這個女孩兒卻和林嬌嬌的理念不同,屬于那種膽子特別大、無知者無畏的人。

    在幾經爭吵後,女孩兒覺得自己翅膀硬了,就自立門戶。

    林嬌嬌對這事兒有些心結。

    不過醫美這行,門檻低到令人發指的程度。誰去管女孩兒小學有沒有畢業,只會看天花亂墜的宣傳。

    這也是林嬌嬌努力貼靠912,憑著和孔主任的關系,走正規路線,做大做強的一個起因之一。

    小家伙,這是要挑釁自己?林嬌嬌笑了笑,接通電話。

    “林姐!”電話里傳來急促的聲音。

    “小孫啊,找姐什麼事兒?”林嬌嬌听出來對方的急促,反而把說話的節奏壓了下來,慢條斯理的。

    管她是借了小貸還是別的什麼事兒,反正跟自己沒關系不是。能看到她過的不好,自己就滿意了。

    “林姐,我昨天做了個抽脂,現在患者要死了!姐,我知道你是好人,她還有一口氣,就在我店里呢。”

    林嬌嬌臉色變的很難看。

    “我要跑了,姐。”小孫說到︰“我知道您在912有關系,您看看發發善心,救她一命吧。”

    “憑啥?”林嬌嬌咬著牙,惡狠狠的說到。

    “不憑啥。”那面反而笑了起來,“姐,我來打工的身份證都是老鄉的,我也不姓孫。反正我告訴你了,現在我听到120急救車的聲,是912的救護車。到底救人還是不救人,都在你。”

    “”

    這特麼是耍流氓!林嬌嬌心里恨恨的想到。

    “我會消失,然後去另外一個城市生活。”小孫很輕松的說到。

    “你不怕警察通緝你麼?”

    “只是醫療事故,不是殺人,憑什麼通緝我?”小孫嬌聲笑道︰“姐,你一直都嚇唬我,以為我看不出來?”

    林嬌嬌默然。

    電話那面也沉默下去。

    “姐,你說的對,都是人命,我真的做不來。”小孫最後說道︰“我手里有點閑錢,隨便找個地兒開個小超市就行。姐,這件事兒我跟你說了,你自己看。”

    !林嬌嬌心里罵了一句。

    “姐,這人沒什麼錢,我估計你要是不幫一把,她就死了。”小孫說到︰“求您幫幫忙,我掛了。”

    說完,那面干淨利索的掛斷了電話。

    林嬌嬌也沒撥打回去。

    因為以她對小孫的了解,那面肯定已經把手機卡給扔掉了。手機都會扔到垃圾桶里,然後飛走,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這是捏住了自己的命門啊,林嬌嬌嘆了口氣。

    自己是干醫療出身,做事情畏手畏腳,掙的不是最大一筆錢,但卻比較穩。當年自己經常和小孫說,人命關天之類的話。

    雖然不干護士了,但救死扶傷的概念,卻深深烙在心里。

    這狗日的是拿捏自己。

    可是抽脂手術,要死人了林嬌嬌心念百轉千回,她擺了擺手,讓其他人別跟著自己,便走了出去。

    站在屋外,陽光照射在身上,林嬌嬌覺得心里像是結冰了一樣。

    她緩緩的從手包里拿出一盒女士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

    四月的帝都陽光明媚,但林嬌嬌卻看到了鬼影憧憧。

    一根煙只抽了一半,林嬌嬌就扔到裝修的垃圾里,拿起電話。

    “孔主任。”

    “嬌嬌呀,什麼事兒?”

    “您在辦公室麼?有件事兒我想和您匯報。”

    “嗯?你出什麼大事兒了,怎麼還扯到匯報了呢?”

    “是有點棘手,見面說好麼?”

    “嗯,我在辦公室,你來吧。”

    說完,林嬌嬌掛斷電話,快步走向912醫院。

    社區醫院距離912特別近,要是開車的話還要找車位。這個點,基本找不到的,還不如走路快。

    十分鐘後,林嬌嬌出現在介入科的走廊里。

    路過醫生辦公室的時候,她瞄了一眼,沒看見鄭老板和甦雲。

    來到主任辦公室,林嬌嬌敲門進去,用最快的速度和孔主任匯報了這件事情。

    孔主任听完沉吟了起來。

    這種事情,屬于最麻煩的那種。

    要是做不好,把人救活了還要被反咬一口。事情要做,還不能有隱患,他很糾結。

    “主任,您看”

    “嬌嬌啊,你還是想幫忙,對吧。”

    林嬌嬌已經想的通透,點了點頭。

    有些事情,是命,沒辦法。

    “我問問鄭老板,讓他來商量一下。”孔主任道。

    注︰10多年前南方某城市的事情,听一個師兄說的。抽脂,危險並不大,現在也有更新的科技了。嗯,會很快講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