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天命大改造 > 第55章 無情殺戮

第55章 無情殺戮

    刺,~~

    森冷的三稜軍刺,充斥著強大的靈力,頃刻對各國的宗師發起襲殺。

    轟,~~

    轟,轟,~

    一聲聲巨響,地面連番振蕩,無數股靈氣踫撞,周邊的碎石瞬間掃蕩開懟br />
    撕拉!~

    五個王國加起來不到十個宗師,而落日邊城,爆發出來的宗師之威不下于幾十人,踫,一對一或許比不上這群老牌宗師,但五六個一起圍攻你,甚至十個宗師一起圍剿你,震駭,詭異,全場暴驚,合不攏嘴,

     !~

      !~

    口吐鮮血,五髒六肺被刺穿,一個個宗師重重倒下,無數士兵跟眾商販,呆若木雞,驚駭不已,還以為是眼花了。

    砰,~~

    一聲炸響,飛石亂射,氣浪蕩開過後,又是一具宗師損落,周圍的人驚恐紛退。

    “不!!!~”

    剎那之間,落日軍逼到了一個個宗師身前,臉上泛著冷酷的笑容,三稜軍刺橫起,尖芒閃爍,熠熠寒芒,逼人眼目,刺啦!~

    噗嗤!~

    遍布靈力的三稜軍刺毫不留情,刺穿一具具宗師。

    “你們怎麼可能。。。”

    一雙雙恐懼的眸子中,可以看到自己的心髒被刺穿的那一瞬間,渾身力氣抽空跪倒在了地上,最後,重重倒下。

    “死了,鼎風國的兩位宗師死了。”

    “百潮國的宗師也死了。”

    還有雲磐國,崇光王國,唐錦王國,所有派遣過來的宗師,統統死了。

    無數商販躲于遠處,驚駭至極的望著這群落日軍,這還是平時巡視的時候跟他們打過招呼的落日軍嗎?而落日邊城跟著秦天一起的那些民婦,見到落日軍如此強勢,激動萬分。

    “宗師!~”

    “撤,快撤!~”

    “既然來了,何必要跑呢?”

    秦天傲然道“犯我我落日者,殺!”

    “不•••不可能。”

    高漸落日邊城隱藏著如此之多的宗師,見到他的精銳如侏羅獸一樣被屠殺,他不相信,獰笑道“落日余孽,給我去死!!!”

    “找死!”

    見到唐錦將領躍上城牆想要冒犯他們司令,兩個落日軍沉怒不已,頃刻擋在秦天前面,快速一腳,猶如離弦之間,無法抵擋。

     !~

    這一腳,踢的高漸五髒移動,懸空墜落。

    “不知死活。”

    “高漸大人,死了。”

    精銳驚恐,恐懼奔逃,再無招架之力。

    狂暴!

    凶殘!

    面對落日軍的無情殺戮,秦天沒有喝止,如果換做是他們今天沒有抵抗他們的底蘊,那麼躺在血泊上的就是眾落日軍。

    “秦粱!”

    “屬下在!”

    “帶著你的班,把崇光王給我擒來。”

    “秦輝,帶著你的班,把鼎風王給我擒來。”

    “二流子,帶著你的班百潮國王給我擒來。”

    “夏風,帶著你的班”

    崇光,鼎風,唐錦,百潮國,雲磐國,眾商販听到秦天命人擒拿五個國王,雙腿直打顫。

    “報告司令,廉忠請求歸隊!”

    “報告司令,秦楚請求歸隊!”

    “怎樣,人救回來了沒有?”秦天問道。

    “多謝司令關心,救回來了,公主也救到了,她們就在下面。”

    “嗯,那就好!”

    這一戰,殺的是血流成河,人頭滾滾,無論是城內還是城外,血腥一片。

    嘔!~

    秦貴為公主,哪里見過這樣的一個血腥場,到處是尸體,腦漿,肉泥,當場嘔吐不止。

    其中一人更為震撼,那就惠妃,他看到了城牆上的秦天,臉色非常古怪,不敢相信這是秦天制造的殺戮。

    “六弟!”

    秦關牢獄里,邋邋遢遢,渾身充滿異味,倒是難為她了。

    “怎麼是你?你不是跟著大王子逃命了嗎?廉將軍,我七妹呢。”秦天疑惑道,他以為他救的是原身的7妹,沒想到是所謂的2姐。

    “我。。”

    秦咽喉阻塞,她忘記了以前是非常不待見秦天的“還有惠妃娘娘,好久不見。”

    “是公主和惠妃娘娘。”

    “奴才參見公主和惠妃娘娘。”福公公,遠遠的看到了公主和惠妃娘娘,他以為老眼昏花了,沒想到真的是“你們沒事,太好了,秦王在天保佑啊。”

    “混蛋,趕緊帶她們下去沐浴。”

    還秦王在天保佑,也不看看是誰救了他們的,怕是秦正王再復活都救不了他們。

    “來人,命工匠把水管道全部拖出來,沖刷干淨。”

    “是!”

    不僅沖刷還要消毒,無數尸體堆積成山,為了避免瘟疫滋生,秦天令人當天就處理了。

    此時!

    所有落日商販還沒有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特別是雲恆,一副見鬼般盯著一個個落日軍,什麼時候他們皇都的管轄下,竟然出現了這股可怕的實力了,這已經是完全超越了王國該有的力量。

    “算了!”

    就算他不說父皇也會知道的,畢竟出了這樣的大事,如果一個碩大的皇朝都不清楚的話,那就不是皇朝了。

    雲恆打量了一下這些落日軍!

    幾乎每一個都是宗師境界,堪比皇朝的宗師數量,且更不解的是為什麼一夜之間全都變成宗師了,雲恆可以非常肯定,除非他們皇朝派遣出王道強者,否則落日邊城固如磐石。

    “好香,這是什麼?”

    香皂,沐浴露,洗頭水,秦越聞越震驚,好多東西都是她們沒有見過的,像是這個花灑,還有熱水,她們沐浴都是在大澡桶里洗,哪里見過花灑這玩意,還有水如何到這里的都一無所知。

    “公主,惠妃娘娘,這個是帳篷,目前我們落日邊城的商品房還在建設當中,暫且就委屈你們一下了。”

    “帳篷?”

    “嗯,我們落日城所有人都是用帳篷。”

    “福公公,貴妃娘娘跟公主乃千金之軀怎麼可以棲身跟他們一樣睡帳篷。”一起救出來的奴婢質疑道。

    “是啊,福公公,我跟他們一樣搭著帳篷躺地上有份吧?”惠妃眉目一跳,臨近夜幕,他們也看到了,不少人都是搭著帳篷直接露天睡,非常嫌棄。

    “不睡就滾出落日邊城,愛干嘛干嘛去。”

    “放肆,六六王子”

    幾個奴婢這才看到是秦天嚇了一跳。

    “福公公,那幾個小鬼是怎麼回事?”秦天無視她們,直接問向福連。

    “他們想要學我,求我,所以。。。”福連支支吾吾。

    “下次注意一點。”

    秦天離開了。

    “六王子太放肆了,見到惠妃娘娘都不行禮。”幾個奴婢在秦天離開後,憤憤不平。

    “做奴婢的別亂說話,讓落日軍听到,你怕是十條命都不夠死。”福連怒喝道,行禮,福連跟秦天相處以來算是摸透他的性格了,完全不屑于朝堂那一套的。

    “還有,落日邊城廢除了跪禮”

    福公公給她們講解落日邊城的規則,還有什麼不能觸犯的,還有什麼扣分的,听的她們目瞪口呆。

    “福公公,落日軍這麼強,為什麼我們落日城會淪陷?”秦終于問出了她心里的疑惑。

    “這個”

    “我也不太清楚,六王子很有可能是煉丹師。”

    “煉丹師?”

    秦倒吸了一口冷氣,煉丹師別說是王國了,就算再皇朝都是被拉攏的大人物,六弟怎麼可能會是煉丹師。

    今夜,注定無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