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197章 來了又走

第197章 來了又走

    同一條船?

    奧公公這個說法也沒有多大錯誤,至少上面一個大板子往天涼里儀鸞司打下來,他們三個恐怕都要遭殃。

    上面也許不會管彩衣體形成的原因,他們只會看到彩衣體在天涼里形成了,也許會就此進行問責。

    不過燕歸來還是搖了搖頭,站起來道︰“假意組成討伐隊沒有任何的意義,說不好還會折損我們本來就稀少的人手,司里現在忙得很,這彩衣體還是交給上面來處理,奧公公不是早就把事情往上面報了嗎?”

    說是這樣說,燕歸來也不認為上面能將彩衣體如何。

    “這種事我哪里敢隱瞞?上報是咱家的職責,咱家覺得還是得組成討伐隊……”

    “我不贊成。”燕歸來說著就往廳外行去,“奧公公要是擔心,可以自己去低丘原轉一圈,斷個手斷條腿什麼的,這樣我想上面會看在奧公公忠君報國為國受傷的份上,無論怎樣都不敢再說你什麼的。”

    相比彩衣體,燕歸來其實更擔憂遷徙的三個村子,但正如他所說的,儀鸞司人手有限,遷徙之事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燕歸來,你給我回來……”奧公公氣得臉色鐵青,聲音尖細叫喊道。

    可是燕歸來根本不理會,轉眼就不見了人影。

    奧公公轉身看著緘默的圓惠和尚,他尖聲道︰“圓惠法師,這燕歸來身為儀鸞司安東使,面對怪譎敷衍塞責,你和咱家聯合起來參他一本,讓上面撤了他的職!”

    圓惠緩緩搖頭道︰“貧僧覺得燕大人的做法甚為穩重妥帖,並沒有什麼不當之處……”

    奧公公氣極而笑打斷道︰“你說個唧唧啊你,還不是沒有損害到你大佛寺利益,要不然你早就跳起來了。”

    本朝宦官因為沒有了那玩意,他們一旦生氣憤怒最喜歡說的罵人口頭禪就是‘你說個唧唧……’,奧公公也習慣這樣。

    圓惠依然保持那張陰沉的臉,他微怒道︰“暮幽曉寂寂。”

    這是本朝比較惡毒的罵人話,尤其是對一個宦官而言。

    罵得奧公公臉色一滯。

    圓惠說完後覺得太過分,連忙念了一句阿彌陀佛,才急聲道︰“貧僧犯戒了,得罪,得罪。”

    圓惠站起來,向著外面快步走去。

    廳堂內很快傳出極為惡毒尖細的辱罵話語。

    走出廳外的圓惠听著里面的辱罵聲,他搖了搖頭神情微凜,心想這奧公公如此痴呆愚笨真性情,能從宮里那種地方活著出來,真是有大運氣之人,也不知前世積了多少德,今生才能亨受這樣深厚的福緣……

    ……

    在天色漸亮之時,七彩光圈林木散發的五光十色漸漸淡去,它們又開始搖晃起來。

    光圈的範圍越來越大,已經不僅僅限于長河林一帶。

    天空有著一道金光極速劃過,只是眨眼間就懸在了七彩光圈旁,金光散去,顯露出一個中年男子。

    他淡淡瞥了一眼七彩光圈,緩緩降落下去。

    中年男子身穿月白長衣,眉毛頭發皆是一片銀白,唯獨臉容好像嬰兒般幼.嫩,他降落的位置是早已經選擇好的,恰好面對著光圈草坪上的彩衣體。

    這麼長一段時間,長河林里面沒能逃走的怪譎早已被它吸收,草坪上流淌著一條條黑色的溪流,而彩衣體比之前還要大上數輪,它那怪異凹凸不平的身軀依然不斷灑落著七彩孢子,七彩孢子落在地上,如螞蟻一樣形成蟻線離去。

    中年男子臉色平靜沉默看著不可知級的彩衣體,他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從極遠地方飛行而來,為的僅僅是看一看。

    如果看一看,那應該走近才能看得更清楚,只要他踏出數步,就能踏入光圈內靠近那彩衣體,但他始終不敢踏出那幾步。

    因為他害怕,這七彩光圈就似雷池一般,不可逾越。

    作為這片地域人類中寥寥可數的強大存在,並沒有太多東西值得他去畏懼,但這彩衣體顯然不在其中。

    至少就他知道的,能與他相提並論的那幾位同樣不敢踏入七彩光圈內。

    史上唯一一次人盡皆知的記載,在彩衣體第一次出現時,有一位比他境界還要高一些的前輩冒險闖了進去,之後那位前輩就再也沒有能出來……那位前輩身體自燃被燒成了七彩灰燼。

    他對七彩光圈感到畏懼,並不認為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中年男子靜默盯著彩衣體看了一會,然後他看了看自己的腳下,他穿著一雙月白的靴子,靴子一塵不染,右靴旁邊忽而有一團拳頭大的金光凝聚。

    這團金光在浮現後變得越發璀璨,漸漸幻化成一個金色的小人,小人眼耳口鼻與中年男子一般無異,看起來就似是極小型的他。

    金色小人抬頭看了一眼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朝他微微頷首。

    金色小人臉色嚴肅起來,他向著七彩光圈踏去。

    一步兩步……直至沖入七彩光圈內。

    在金色小人踏入七彩光圈內的瞬間,金色小人身上遽然冒起七彩火焰,他燃燒了起來。

    圈外的中年男子微微皺眉,金色小人化作點點光芒散去,七彩火焰也隨之消失。

    中年男子臉色漠然,他又是屈指一彈,一枚金劍從他指尖處由小變大,向著七彩光圈疾射而去。

    金色飛劍穿過光圈,劍身通體浮現七彩般火焰,飛劍還沒發出一丈遠,就被灼燒殆盡。

    中年男子臉色平靜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意外之色,他只是緩緩道︰“如果下次你恰好出現在我壽盡之時,我肯定要進去會會你。”

    中年男子說完這話,他忽然若有所覺抬頭看向西方,然後又看了看南邊,最後只是冷哼一聲,化作一團金光朝著東方飛去。

    中年男子離開後,西方緩步走來一個僧人,他身披木棉袈裟,木棉袈裟破舊得打上了十來個補丁,僧人瘦得如一具骷髏,骷髏通體鍍上一層金光,如真佛臨世。

    僧人看了一眼圈內的彩衣體,雙手合十長宣一聲阿彌陀佛,轉身嘴唇翕動念著經文遠去。

    僧人離開後,又有一全身包括頭臉都被籠罩在黑袍的男子在南邊顯現而出,他看著那彩衣體發出一聲怪笑,他同樣轉身向著來時的方向而去,隨著他的走動,那件黑袍抖落著一層層密密麻麻似虱子般的綠蟲。

    綠蟲落下又振翅飛起扎在黑袍之上。

    人來了又走,走了又來。

    終究沒有誰跨入七彩光圈內。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