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288章 出來

第288章 出來

    眼罩被扯開,強烈的光線使得周凡的雙眼眨了眨才徹底適應。

    在他眼楮張開的瞬間,世界徹底安靜了下來。

    他的身邊靜立著數十丈高的兩足怪物,怪物顯然就是他們經常提及的黑獸,只是黑獸並不黑,它通體幽藍,沒有頭臉,就似一個人被攔腰截斷,在它腰間有著無數細長的觸手。

    黑獸已經沒有再動,因為張開眼的周凡再也不是它的獵物。

    周凡沒有再看黑獸,他只是看著空氣中漂浮著的一團團黑光,黑光只有拳頭大小,但數也數不清。

    純粹而柔和的黑光。

    看著黑光,他的心髒就似有著一把錘子在強烈敲擊,四肢細小的毛發倒豎而起,他的雙手一片冰涼。

    一股炙熱從他身體深處涌現而出,嗤的一聲,他的身體燃燒了起來,黑色的火焰在灼燒著他。

    他在地上一滾,試圖弄滅身上的火焰,只是這火焰越來越盛,使得他慘嚎起來。

    母親說得對,黑光是不能看的。

    他的身體漸漸被火焰焚燒殆盡,他的手他的腳他的軀干都被燒成了黑色的細粒,他眼楮依然看著四處可見的黑光。

    好奇怪的黑光,這麼多的黑光,他們平時肯定避免不了觸踫到黑光,可是觸踫沒事,反而是看不得。

    不過說什麼都晚了,他的頭顱也被黑色的火焰覆蓋,他只剩下唯一的一雙眼楮沒有被火焰灼燒,不過也快了。

    他的心里莫名有些不甘,就在他想這些的時候,黑焰遽然熄滅。

    黑光消散,身旁靜立不動的黑獸也開始坍塌,整個世界都在坍塌。

    周凡的身體又恢復了過來,而且不是小孩的形態。

    捕夢珠在空中顯現出來,在深綠色的珠體之中蘊含一絲璀璨的金絲。

    它已經完成了捕捉,也因為這樣,噩夢世界才會開始坍塌。

    “好危險,在這噩夢中自己居然變成了小孩。”記憶復甦過來的周凡臉上猶帶著懼意。

    正因為變成了小孩子,對恐懼也會更難去抵御。

    捕夢珠回到了周凡體內,然後他的身體迅速消散,很快就消失在這個坍塌的噩夢世界。

    周凡再次睜開眼時,他又回到了木船上。

    胭脂正一臉驚喜看著他,她朝周凡勾了勾手指,捕夢珠就從周凡的身體飛了出來,落在她的手掌上。

    胭脂朝捕夢珠輕輕吹了口氣,一縷金色的絲線從珠子內飛出,化了夢偶落在地上。

    胭脂只是用手輕拔了一下夢偶,夢偶就似一個不倒翁一樣左右晃動著。

    “夢偶你已經得到了,我的《游四季》呢?”周凡看向胭脂問。

    “難道我還能賴賬不成?”胭脂嫵媚瞥了一眼周凡,她伸出食指輕點,指尖溢出一團藍色光芒。

    藍色光芒一閃而過,從周凡的印堂沒入。

    繁雜的知識在識海中沉浮閃現,周凡臉上露出了喜意,這番冒險總算沒有白費。

    “現在是白天,你在這里可待不久,我送你出去,不過你小心一點,我也不知道夢偶會將你挪移出現在什麼地方。”胭脂又是輕笑一聲道。

    因為周凡是通過夢偶進來的,他的身體早已經被夢偶收了起來,現在他通過了噩夢,按照規則,夢偶就會將他挪移出碧湖山莊,至于出現在什麼地方,那就不一定了。

    周凡也有些擔心燕歸來他們怎麼樣了,就輕輕點了點頭。

    胭脂打了個響指,周凡的身體被灰霧遮繞,很快就消失在船上。

    胭脂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夢偶就似沉入沼澤一樣,正在向甲板下沉,很快就消失在胭脂的眼前。

    “你可不要忘記你的承諾。”胭脂低頭看著甲板提醒道,“不過按照你的能力,你應該什麼都能輕而易舉就能得到,為什麼你會對一個小小的夢偶感興趣?”

    這樣的問題,胭脂自然無法得到回答。

    咻的一聲,周凡發現自己出現在了數尺高的空中,他的身下是一片草地,他向著草地摔落,草地旁赫然是碧湖山莊的那汪碧湖。

    摔落在草地上的周凡很快就站了起來,雙眼立刻警惕起來,山莊外面恐怕更危險。

    “周兄。”旁邊傳來李九月有些欣喜的聲音。

    周凡連忙看了過去,李九月正站在他身旁三尺外,他手中拿著金黃長劍,訝異看著周凡,他顯然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周凡。

    不過周凡還來不及說話,他臉色大變起來,空中有著三支短箭朝李九月呼嘯而來。

    短箭長不過兩指,箭矢疾旋散發著天青色光芒,這是附上了符的特制短箭。

    周凡朝李九月飛撲而去,兩人直接撲倒在草地上,避開了那三支致命的短箭,短箭沒入草地之中,深不見底。

    周凡能感覺到自己的胸前觸及了一片柔軟,這使得他微微一怔,他的鼻子還嗅到了淡淡的幽香。

    李九月看著近在咫尺的周凡,他雙眼也是一凝,不過被撲倒的他右手金黃長劍迅速一揮。

    劍尖劃出一道半圓的金幕。

    砰砰砰三聲巨響,將又再度疾射而來的兩支短箭擋在了金幕之外。

    “你這笨蛋,快起來。”李九月用手推開周凡,他快速站了起來。

    周凡也連忙跟著站起,他臉上露出一陣尷尬之色,李九月的境界是低了一些,但是他保命的符法器可是很多的,根本就不用自己剛才的那一撲。

    “周兄,小心那面具人。”李九月冷聲一喝,他手中的長劍劈出,半圓的金幕在兩人身前形成,又是將數支短箭攔截了下來。

    這是黃階上品兵界符,一劍揮出,就能形成一個小型的結界,抵御別人的攻擊。

    周凡連忙心神一緊,不讓自己胡思亂想,他很快明白過來,剛剛那那些短箭並不是什麼襲擊,而是他出現的時候,李九月與人正在打斗。

    周凡向前看去,只見湖面中站著一個戴著白惡鬼面具的男子。

    男子在面具上露出的雙眼冷冽看著周凡與李九月。

    能在水中懸浮不墜的……這面具人是體力段以上的修士。

    周凡臉色凝重起來。

    面具人雙手一揮,他的衣袖內又是三支短箭疾飛而出,朝周凡與李九月疾射而來。

    李九月揮劍再擋,砰砰砰三聲,金黃色的結界將短箭攔截了下來,但劍上的兵界符也被耗盡了。

    李九月毫不猶豫又取出了一張兵界符貼在長劍上,他急聲道︰“周兄,剛才這人近身與我交手,差點被我的強大符所傷,現在他不敢再靠近,只敢用這等陰險的法子消耗我的防御符。”

    “此人是體力段高手,實力高超,但趁他不敢過來,周兄你先走,我隨後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