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水墨東來 > 第101章 噬腦鬼

第101章 噬腦鬼

    所以還是算了。

    在阿魯斯心中震驚的時候,王圳心中同樣也有些不敢相信,同時也有些擔憂。害怕噬靈法師會像阿魯斯想的那樣,吸收吞噬腦鬼的時候,反而被對方吞噬了大腦,控制了身體。

    到時噬靈法師變成敵人,他們可是要非常頭疼的。

    不過他和阿魯斯一樣,這些擔憂的話卻是不能說出來的。就算他們真的是為了噬靈法師本身好,因為他們之間的關系,也是不能說出來的。更何況他們不是為了噬靈法師本身著想。

    “不用謝我,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噬靈法師聞言卻是擺了擺手,一臉冷漠的模樣。絲毫沒有幫助阿魯斯以後的得意,就好像剛才做了一件和自己毫無關系的事情。

    當然,也不見臉上有什麼不適的感覺。應該是沒有被噬腦鬼傷害到。但就不知道時間長了以後有沒有問題了。

    對女噬靈法師的態度阿魯斯也不在意,回過神來就準備去查看一下那個手下的情況。然而他們此時都還被陷在泥漿里面沒有出來,卻是不能立即過去。需要先從泥漿里面出來才行。

    可是讓他們無語的是,在沼澤巨獸死了以後,這松軟的泥漿竟然是逐漸的失去了活性,變得僵硬起來。他們竟然是被包在了泥漿里面。

    阿魯斯試了一下,憑借自己的力量竟然是無法立即從逐漸僵硬的泥漿里面跳出去。多次以後到是也有可能。但周圍的泥漿還在繼續僵硬下去。卻是沒留給他們太多的時間。

    “我和法師拉你們出來。”

    外面的王圳自然看得出了阿魯斯的窘迫,也是立即取出之前救甦硯龍時用過的繩索,率先拋給了阿魯斯。然後和噬靈法師一起用力,再加上阿魯斯本身用力,成功的把他從泥漿里面拉了出來。

    “還有兩根繩索,你們能找出來嗎?”

    阿魯斯獲得自由以後,也是第一時間招呼自己的其他手下,讓那兩個手下把繩索找出來拋給他們三人一頭,自己抓住另外一頭。然後三人同時用力,就把阿魯斯的這個手下拉了出來。

    然後四個人再分開行動,兩個人拉一個,又拉出了兩個人來。

    如此循環,成功的把大家都從僵硬的泥漿里面拉了出來。

    “大家都沒事吧?”

    在眾人都獲得自由以後,阿魯斯向眾人詢問。見眾人都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就一臉無奈的來到了他那個被噬腦鬼落在身上的手下旁,開始查看情況。

    “他的情況怎麼樣?”

    此時他的這個手下卻是已經昏了過去,正被另外一個手下扶著。

    “還有呼吸和心跳,就是怎麼叫也叫不醒。不知道是到底傷的怎麼樣。”|

    阿魯斯的那個手下聞言也很是無奈。因為自己同伴昏迷了過去,就連想要詢問一下都是沒有辦法。而他自己又不懂醫術,也是無法查看同伴的傷勢。面對阿魯斯的詢問,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這可如何是好?”

    阿魯斯聞言也是眉頭一皺,毫無辦法。

    因為他也是不懂醫術的人,而他的這個手下身上有沒有傷口,根本看不出傷在哪里,傷的怎麼樣。確實讓人實在為難。

    而如果不加以救助的話,任憑他的這個手下繼續這樣昏迷下去,最後也是只有掛掉一種可能了。

    只是眼前在這靖國神社里面,除了那些rb傳承者以外,就都是鬼怪了。又到哪里去看醫生?

    見阿魯斯一臉為難的表情,听到他們對話的王圳向楊嘯示意,得到對方肯定的眼神以後,就開口說道︰

    “阿魯斯先生,我的這位朋友略懂醫術,如果你信得過華夏傳統醫學的話,就讓我這位朋友看一下吧!”

    “你這位朋友還懂華夏古醫術?真是太厲害了。有什麼信不過的。我從小就對華夏古醫術很感興趣,只是奈何身在西方,一直都沒有機會得見真正的華夏醫術,見了一些也都是江湖騙術。如今能夠看到,真是太好了。”

    似乎阿魯斯特別的愛跑題,就算面對給他手下查看傷勢這麼緊急的事情,他也能跑題上幾句。

    楊嘯懶得搭理阿魯斯,直接來到他手下身旁,開始查看情況。

    略微查看之後楊嘯眉頭微皺,才是開口說道︰

    “他身體的各項體征都很正常,就是大腦部位的筋脈出現了損傷。應該是被那噬腦鬼傷害到了大腦,導致思維陷入昏迷當中。這就跟那些植物人有些類似。”

    “那能救治嗎?”

    听了楊嘯的話,阿魯斯感覺有些不信。畢竟楊嘯只是用手查看了一下,根本沒動用什麼裝備。儀器什麼的那就更是沒有了。就能夠確定他手下是腦子受傷了,這就有點扯了吧。

    不會是听自已剛才說那個鬼影是噬腦鬼,就順著自己的話題去說,得到這個結果的吧?

    雖然心中持很大的懷疑。但眼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阿魯斯也就破罐子破摔,索性讓楊嘯醫治一下好了。如果能夠救過來那就最好,如果不能的話。也就是保持現在的情況了。沒有什麼更糟糕的了。

    楊嘯略微皺眉,也是有什麼說什麼的實話是說道︰

    “這種情況我以前也是沒有遇到過的,不能說一定救好,只能試著救治一下。”

    “那就太感謝了!”

    楊嘯本是實話實說,但阿魯斯听了卻是更加的懷疑楊嘯也是江湖騙子。

    這時楊嘯略微盤算後卻是繼續說道︰

    “眼下沒有什麼草藥,就算有也沒有條件去熬制。只能先吃一些我攜帶過來的丹藥了,看能否起到效果。”

    楊嘯說著示意楊榮把他們帶來的袋子打開,從里面找出來一種彈藥給阿魯斯的手下服用下去。

    “這是什麼丹藥?”

    阿魯斯嘴上不說,心中卻是懷疑的更深了。

    “這是我用很多種草藥混合制造而成,有舒筋活血,滋養腦力的效果。正好對應他的情況。”

    楊嘯說完就是對王圳說道︰

    “好了,我們可以繼續趕路了,過一會才能看出效果!”

    王圳听了也是明白楊嘯是治療完畢,再沒有什麼停留的必要。又不想繼續和阿魯斯解釋,就這樣和自己說了。

    于是王圳向阿魯斯詢問道︰

    “我們是休整一下,還是繼續前進?畢竟這位兄弟此時昏迷不醒,不利于行走。而且我們剛剛經歷戰斗,略微休整一下也是可以的。”

    “不能休整。就算休整,也要離開這里再說。”

    不等阿魯斯回答王圳,一旁的噬靈法師已經開口解釋道︰

    “我們剛剛戰斗完畢,這里的戰斗波動肯定也擴散了開去,說不定就會引來其他的敵人。我們在這里停留簡直就是坐以待斃,所以還是趕緊離開要緊。就算休整,也要去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再說。”

    “法師說的是,我們還是抓緊離開這里再說吧!”

    阿魯斯听了噬靈法師的話也是深以為然,立即招呼到家趕路。

    于是大家略微整理,做了一個簡易的單架把阿魯斯昏迷的手下帶上,就繼續朝前趕去。

    又前進了一段時間,走出沼澤進入一片稀疏的樹林里面,阿魯斯那個昏迷的手下就是甦醒了過來。也可以自己行走了,就是反應非常遲鈍。問他什麼也要半天才能回答出來,有些像白痴。鬧得阿魯斯也是沒脾氣。

    只能再次找到楊嘯,問道︰

    “我這兄弟是怎麼回事?還能治好不?”

    如今他的手下甦醒過來,阿魯斯心中的懷疑也是蕩然無存。相信了楊嘯的醫術,此時自然要過來求助了。

    “我之前就說過了,這位兄弟是被那噬腦鬼傷到了腦子,至于傷到了哪里,這個我也解釋不清。噬腦鬼,顧名思義。相信你自己也明白是傷到了哪里。如今能醒過來就是好事。至于說治療,只能以後慢慢一點來。想要直接就治好那是肯定不能的。就比如你拆一棟房子很容易,隨便砸吧就可以了。但想要將其修復,卻不是一天就可以做到的。”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阿魯斯听了楊嘯的解釋,也是明白了楊嘯的意思。但眉頭卻是皺了起來,心中充滿了擔憂。

    如果是在外面安全的環境下,慢慢治療自然不成問題。可眼前是在靖國神社里面,到處充滿了凶險。以他這個手下眼前的狀態遇到危險要怎麼應對?就這樣的狀態,阿魯斯很擔心對方活不到結局。

    眾人略整頓,就繼續上路。好在接下去的路程沒有什麼意外,直到走出沼澤地帶,進入到一片的樹林里面,也都是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似乎這片沼澤地里面只有噬腦鬼控制的沼澤巨獸這麼一個敵人。

    略微遭遇了一些野鬼的襲擊,眾人就穿過了樹林,一路來到了一處山谷前。

    而這里向左右打量,目光所及都是沒有前進的道路。再向兩邊繞路,也不知道還要走多遠才能遇到其他道路。或者是根本就沒有其他的道路。

    阿魯斯等人沒有辦法,最後還是決定直接從峽谷里面穿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