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望族閑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會審(二)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會審(二)

    周明大聲嚷嚷“我沒買試題,你們血口噴人,我沒買試題,沒買試題,沒買試題,你們不要隨便的誣陷我。大人,大人,我可是清清白白的,他們人多勢眾,欺負我一個可憐的人。大人,小民只是一介草民,哪里能買到試題,就算有錢也不能買到,大人,大人,他們就是落榜了,看我不順眼,想逼死我啊,大人,大人,小民是冤枉的,還請大人們給小民做主,還給小民一個公道。”一邊說,一邊不停的朝坐在堂上的兩位大人磕頭。

    落榜的舉子聞言,氣急敗壞的指著他“你現在才是胡說呢,我可是清清楚楚記得你那日在客棧說,我們十年寒窗苦讀,也比不過你有錢來的快。這分明就是你花錢買試題,你別以為大家會給你的虛假面子給騙了。”

    其中穿藍色衣裳的中年男子眸光微閃,拉著身邊的男子,道“你別說話,讓我來問問他。周明,你說你是憑著真本事高中,那好,我們也不冤枉你,你現在就給我們寫一篇文章,當著各位大人和百姓們的面,你但凡能寫出一篇好文章,我們就甘願受牢獄之災,怎麼樣?”

    絲毫不給周明任何逃脫的機會,周明瞪著大眼楮,伸手指著他們“我既是高中,那必定憑著我的真本事,你又不是大人,我為何要听你的話!”氣鼓鼓的嘟著腮幫子,這里可是大理寺,豈容他們一群落榜的舉子們說了算,那豈不是目中無人,不把兩位大人放在眼里,哼!

    穿紫色衣裳的年輕男子,頓時對著堂上的兩位大人揖“兩位大人,你們也看到了,他現在不肯寫文章,讓小民們看到他的真才實學,說明其中定然有詐。他定然是買了試題!~”無疑,還在這里狡辯,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只有買了試題的人,才會心虛,不願意當場寫下文章,讓大伙瞧見。

    坐在堂上的兩位大人交頭接耳,正在商議著,接下來該如何處置。周明突然站起身來,怒目瞪著旁邊的落榜的舉子們“你們有本事就憑真本事高中,不要眼紅我高中,看來你們人多勢眾,我是斗不過你們的。我周明再次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有提前買試題,他們這是誣蔑,誣蔑,誣蔑。兩位大人,小民以死明志。”

    抱著必死的決心,往後一看,重重的撞在柱子上,當場就咽氣了,速度之快,還讓顧廷菲來不及反應。這麼快周明就過世了,這未免太快了吧!

    在邊上指控他的落榜舉子們,你看我,我看你,紛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未免太魯莽了吧!

    坐在堂上的刑部尚書劉昭看了一眼大理寺卿王偉,“王大人,現如今該如何是好?”

    “劉大人,此案怕是能了結了。”王偉意味深長的看著劉昭,大家都是混跡官場的聰明人,自然懂得接下來該如何做了。只是劉昭先開口問出來,只是試探罷了。

    劉昭聞言,滿意的點點頭“好,王大人,那我們就結案吧!”周明的尸身還沒冷下來,就見有兩匹烈馬的聲音,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從馬上跳下來兩位刑部的人,他們跪在堂上,對著劉昭揖“奴才見過劉大人、王大人。”

    “起來吧!”劉昭徑直的朝他們招手,緊接著問道“你們去周明的老家打探的如何了,一定要如實稟告,不得有半點隱瞞,否則唯你們是問!”

    兩個士兵不約而同的應下,接著左邊的士兵恭敬答道“回稟兩位大人,奴才奉命去周明的老家打探,他在村里名聲甚好,家中還有一位年邁的老母親,是村里出名的孝子。此外他還刻苦讀書,時常到半夜才入睡,這是周明的母親告訴奴才的,這里有她母親的供詞。還有這些是奴才們從周敏家中搜集的周明平日所寫的一些文章,請兩位大人過目。”右邊的士兵把文章遞上去,給劉昭和王偉二人過目。

    周維徑直的轉身,李天舞略微遲疑的又看了一眼,轉身隨他一同離開了。

    顧廷菲氣的咬牙切齒,怎麼會這樣,她還沒來得及想好辦法,就被身邊的侍衛呵斥道“二姑娘,公主吩咐過了,讓你切莫胡亂行動,會惹事的。二姑娘若是真的為公主考慮,還請三思。”把顧廷菲氣的五髒六肺都要炸了,好端端的怎麼會變成這樣,撇著嘴答應了侍衛。

    她的確不能沖動,給平昭公主惹事,有什麼不滿也只能回去再做打算。接下來就是劉昭跟王偉商量著,如此處置狀告周明的一群落榜舉子們,他們紛紛你看我,我看你,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恐懼和不解。

    為何會演變成這樣,他們沒想逼死周明,只想讓他說實話而已。他們各自都是有才學的人,怎麼就不如周明了?當然兩個士兵來的有些晚了,要是證明早了,或許周明就不會撞死了。他是抱著必死之心在堂上跟他們對質,寧願一死,也不願意受到他人的脅迫。最後劉昭宣判,周明一死,讓士兵們派人去周明的老家,好生安慰他的母親,並且安葬好周明。

    原本按照黎國律例,應該把落榜的舉子們全部都關押起來,等待著發配邊疆。卻念及周明一死,他們都是有才學的人,往後要以此為戒,切莫胡亂行事,各自打了他們二十大板,當眾打過,就可以離開了。不少圍觀的百姓紛紛鼓掌拍手,連連點頭稱贊,此案審理的好,不愧是刑部跟大理寺會審的結果。

    並沒有以命抵命,彰顯了朝廷的仁慈。此案就此了結,再想在京城鬧事的舉子們,他們根本就沒有籌碼了。不能胡亂的冤枉人,萬一再向周明一樣,豈不是枉顧人命。經此會審後,不少落榜的舉子們紛紛安定下來,準備打道回府,三年後再來京城參見春闈。

    顧廷菲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隨著兩個侍衛上了馬車,回到平昭公主府,事態演變的超出她的意料。她沒成想,現如今竟然逼死了周敏。兩個侍衛對著平昭公主揖,被她揮手示意退下。

    而顧廷菲還呆呆的站在原地,平昭公主上前兩步,伸手拉著她坐下,輕拍著她的手背“廷菲,會審的情況本宮已經听說了。”顧廷菲緩緩的抬起頭“義母。”

    “你什麼都別說了,本宮都知道,這樣,你先回屋歇著,這幾日你就在公主府安心住著,本宮讓春巧回去告訴老太君一聲,什麼都別想了。”平昭公主一邊說,一邊慈祥的伸手撫摸顧廷菲眉宇間的褶皺。

    顧廷菲搖搖頭“義母,我做不到,不可能什麼都不想,他們竟然想出這般狠毒的法子,可惡至極!”

    “行了,行了,本宮知道你此刻的心情,但你有沒有想過,一旦真的證實有人泄露了春闈試題,你可知道後果有多嚴重。能泄露春闈試題的並非常人,他的地位必定不低。你莫不是想攪的京城打亂,眼下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先前你正高興,本宮也沒破壞你的心情,告訴你,讓你好提前有個心理準備,這是本宮的不是。”平昭公主輕微嘆口氣,這倒成了她的不是了。

    顧廷菲聞言,連連搖頭“義母,這怎麼是你的錯,跟你沒關系,是我想的太簡單了,以為這次能。。。。。。好了,義母,我不想了,听你的話,回屋里好好歇著,等晚上,廷菲再陪著義母說話。”緊接著把頭埋進平昭公主的懷里,好不親昵。

    周維帶著李天舞來平昭公主府,恰好看到這一幕,李天舞眸光微閃,早就听聞平昭公主和顧廷菲關系親密,可听聞歸听聞,眼見才能證實。在李天舞的印象中,舅母平昭公主一直待人冷冷清清,何時她會露出這般慈祥的笑容,若是不知道的人,怕是會以為顧廷菲是她嫡親女兒,否則怎麼會這般親昵的照顧她。

    周維輕咳了兩聲,帶著李天舞上前給平昭公主請安“見過姑母。”平昭公主輕拍著顧廷菲的後背提醒她,帝後來了,得收斂好情緒,別讓他們看出什麼來。這一點顧廷菲自然清楚,下一秒,顧廷菲從平昭公主懷里退出來,恭敬的俯身給周維和李天舞請安。

    望著站在她面前的帝後,他們乃是天底下最尊貴的夫妻,黎國的一國之君和一國之後,真沒想到會在公主府見到他們。周維略微一笑“沒想到顧二姑娘也在姑姑府上,瞧朕這記性,顧二姑娘是姑姑的義女,在姑姑府上不足為奇,都是一家人,顧二姑娘別多禮,快些起來吧!”顧廷菲既是平昭公主的義女,如今又在公主府,見到她的確不奇怪,只是太湊巧了,讓周維覺得有些不真實。

    他日夜思念的姑娘就站在他面前,剛才在大理寺外的不高興心情瞬間化為烏有,內心變得竊喜起來。若不是出宮一趟,怕是還見不到顧廷菲了。李天舞被平昭公主拉著坐在身邊,對于皇後,不僅是她的佷媳婦,更是她的外甥女,這些年,她雖說久居江南,但沒少派人到京城打探丞相府的消息。

    她是不在京城,可她依舊關心京城的動靜。夫君過世了,但對他的親人,平昭公主同樣關心。

    “今日你們既然來了,就在這用膳,若是你們不答應,本宮可生氣了。”平昭公主故意板著臉,看著周維和李天舞。

    夫妻倆對視一眼,李天舞笑靨如花,周維勾唇“姑母,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

    “好,好,好,廷菲,你陪著聖上和皇後四處轉轉,本宮去廚房給你們做些好吃的~!”平昭公主好些年沒像今日這般高興了,準備親自下廚,自然是不一樣了。

    顧廷菲聞言恭敬的應道“是,義母。”很快平昭公主就帶著嬤嬤往廚房走去,她要一展身手,給孩子們做些她拿手的好菜。今日真的是高興,她才會想著下廚。能讓平昭公主下廚,實在是不容易。

    既然公主有命,顧廷菲就只有遵從,會審的事實在讓她頭疼,好端端的周明這麼關鍵的人撞死了,還是被落榜的舉子們逼死了。劉昭和王偉並沒有追究他們的責任,流放他們,而是打了二十大板就應該的放過他們,他們做出如此決定,必定想收買人心,也真是難為他們了。

    能相處如此的法子來,不過這似乎也從側面說明了,這其中肯定有內情,不行,她不能就這樣放棄了。當下顧廷菲抬起頭看了一眼走在身後的周維和李天舞,他們郎才女貌,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她甚是欣慰。

    夫妻倆不約而同的朝顧廷菲看去,緊接著顧廷菲居然走到李天舞身邊,說想跟她單獨說會話。周維二話沒說,就應下,隨後轉身離開。李天舞望著面前的顧廷菲,笑道“顧二姑娘,不知道你想跟本宮說什麼?”

    這次回丞相府,她跟母親李氏說了一會話,跟顧廷玨也只是點點頭打招呼,連話都沒說上,就被皇帝周維拉著來平昭公主府了。他說好些日子不見平昭公主,甚是想念,今日既然出府了,就來探望她老人家。

    卻不曾想,在大廳見到平昭公主跟顧廷菲相擁的一幕,李天舞說不出來什麼樣的感受,反正不好受。

    顧廷菲淺淺笑道“皇後,小女其實想問問小女的大姐,不知道她在丞相府過的可好?”

    當下李天舞眉頭緊蹙“你這般關心你大姐,本宮能理解,你們姐妹情深,可你不覺得問錯人了,本宮身在宮里,如何能管得了丞相府的事。再說,你既是擔心你大姐,為何不親自去丞相府,你是舅母的義女,母親他們自然會熱情的招待你。顧二姑娘,你究竟想說什麼?”她從顧廷菲的眼神中似乎看出了一些其他的東西,腦海中倏忽閃過一個念頭,飛快的讓她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