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民國的春秋 > 第二百零八章 大韓民國抵抗組織(一)

第二百零八章 大韓民國抵抗組織(一)

    三百名受訓後的大韓抵抗分子,自潛入回國後各自潛伏下來等候金九的行動號令。金勝友和樸成浩、邱緊良三人是一個小組,是五月中旬從龍王廟訓練基地走出來的極少數的韓國特務隊員。

    他們三人命運將緊緊連在一起,龍王廟訓練基地幫他們準備好偽造的證件,配備電台和武器後將三人送到演陽軍事學院內一處警備森嚴的小樓。

    大韓民國流亡政府金九代表申圭植接見他們三人,金九伸出干癟的手挨次和他們緊緊握手說︰“我代表大韓民國總理申圭植感謝你們投入復國運動。”

    “這次申圭植總理不能親自來為你們送行,他在上海被日本人盯上了,現在只能暫住在法國大使館。申圭植總理讓我帶一句話,要充分信任中國朋友,要听從中國方面的指揮。”

    “請金總長轉達總理,我們一定不辜負總理的希望,為光復大韓民國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金勝友三人行著軍禮回答。

    “很好,總理听到會很欣慰的。你們此次返回故土第一條不能相信任何組織和個人,大韓民國流亡政府內已經被日本人滲透,以前的人馬都不能信任。”

    “所以你們這三百人按總理和中國朋友的意見單獨行動,你們三人為一組負責通訊聯絡和組織收攏隊員。你們是關鍵性的節點不能有任何差錯。”

    金九吩咐一番後將密碼本交給金勝友說︰“今晚將給你們三人餞行,你們三人將踏上光復大業的征途。”

    晚上三人整理好行裝跳上卡車直奔呂四港碼頭,一艘漁船停靠在呂四港碼頭。三人在特務隊員帶領下登上漁船,鑽進夾倉。

    夾倉內三個包裹用橡膠皮捆扎成團,特務隊員遞上一份清單說看完還給我。四把m1911手 槍,四百發手 槍子 彈,三把匕首,一台小功率發報機和干電池另配一台手搖發電機,三把小手弓弩,十五枚手 雷,十個反步兵地 雷,若干偽造的日元和少量的銀元。

    特務隊員最後遞給他們一人一枚戒指,戒指中央有尖銳的凸起。

    “這戒指使用時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踫到自己,里面的藥水可以使用十次,無任何解藥。你們每人的戒指形狀都不一樣但開關是一樣的,用力壓指環內側會有毒針彈出。明白嗎?”

    “明白,教官。”

    教官褪下手表遞給金勝友說︰“你們三人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可是希望在大韓民國成立大典上看到你們三人。”

    “教官收不得,我怎麼能拿你手表?”

    “別他媽的 攏 院蟾葉喔愕愀呃齟筧瞬尉涂梢粵恕!苯坦俳艚艫睪退僑擻當M螅 吶乃羌綈蜃 砝肴ャbr />
    金勝友將手表戴在手腕上說︰“今天五月二十三日,我們的行動算正式開始,大家檢查裝備,按要求現在一律說韓語不得說漢語。”

    小漁船駁接在貨輪後面晚上九點離開呂四港,海浪拍打著小漁船,漁船隨著海浪起伏像一片樹葉在海中飄來飄去,三人輪流趴在船弦邊嘔吐。

    樸成浩趴在魚船邊不停的嘔吐而後迎著初升的太陽說︰“讓我死吧,我死前能干掉四個日本人就夠本了。”

    “樸成浩你沒有出息,教官說過我們只要戰術運用得當一人至少可以干掉五十個日本。”

    “金勝友,我真受不了,去山東時我差點在海上吐死過去。”

    “好啦,快起來喝點生姜茶,船老大送生姜茶過來了。”

    船過山東三人才適應下來,三人坐在船頭看著前方貨輪激起的浪花。

    “金勝友君,我們打算在哪上岸?”

    金勝友若有所思的說︰“沒有打算,到時候再說吧,反正我們不能去自己熟悉的地方,先找個地方潛伏下來伺機行動。據可靠消息日本人知道我們這批人的存在,所以我們不能尋找以前的戰友。”

    三人在船頭攤開地圖,三個人三個主意,最後還是金勝友定下路線,先去光州分散開半個月後到漢城集合。主要考慮漢城人口多不容易被發覺,小地方很容易引起注意。

    金勝友說他去漢城準備盤下一家旅社自己做老板,邱緊良沒有主張說要去金勝友旅館做伙計,被金勝友狠狠批評一頓,兩個人在一起目標大,要是出問題肯定一鍋端。

    “你舅舅不是在漢城警察廳嗎,邱緊良你去投靠你舅舅當警察吧。” 樸成浩建議道。

    “我他媽的才不想當韓奸呢,我辛辛苦苦跑出來接受培訓讓我再回去當韓奸?”

    “邱緊良你忘了教官說的話?回到朝鮮不論干什麼只要心里沒有忘記光復就行,你去當警察我們可以得到第一手消息,你也可以用你警察身份庇護我們。”

    “金勝友就你大道理多,你怎麼不去當韓奸去?”

    “邱緊良我不是沒有舅舅在警察廳嘛,要有我第一個去,都是為了光復委屈自己有什麼啊。”

    “樸成浩你準備去漢城做什麼?”

    樸成浩看著前方大海說︰“我是在想用這張假身份去學校應聘教員,如果有可能我想進入偽政府里做事,這樣身份會最安全。”

    “嗯,這樣我的旅館就是我們的聯絡點。我盡快在漢城最繁華地帶盤下一個旅館。”

    三天後的夜晚漁船靠近朝鮮海岸邊,夜晚海面上靜悄悄的一艘船也沒有。三人劃著小舢板上了岸,背著包裹往內陸走去,他們知道必須在天亮前走過海岸線二十五公里處才算安全。

    天亮後三人混在前去靈光郡買菜農民隊伍中,幫助買菜的農民推著大車往靈光郡走去,三人的包裹分別放在蔬菜籮筐下。

    到了靈光郡吃完早飯,三人轉到馬車行雇了一輛馬車前往光州。一路上異常平靜沒有遇到任何檢查,這是他們夜里通過海岸二十五公里結果,日本人在海岸邊設立了三個檢查哨所被他們夜里突破過去,到了內陸地帶就沒有安全檢查哨所了。

    金勝友的行李最重里面有發報機和手搖發電機,手中拎著一個柳藤箱子,肩膀上背著一個包裹走進光州城內一家旅館。

    按照培訓要求金勝友在光州住了一周後才啟程前往漢城,在光州的一周他大量時間消耗在報刊和茶館中,對于近期朝鮮東西有了清晰認識。

    一周後他來到漢城,按教官提供的線索在漢江路左側盤下一家擁有十來間客房的小旅館,將小旅館改名為仙客來,這是他們三個約定好的名字。

    手中有大把偽造的日元,金勝友請來泥瓦匠改造旅館,在院子中央挖了一個大型菜窖和一個水井。在日本人開的商店內購買了天汾基地生產的鍋爐,一個帶浴室的旅館正式開業了。

    菜窖的入口被他用泥土封死,他從水井內打了一個通道進出菜窖,兩個出氣孔安在廚房牆角拐角處窗台下。發報機被安裝在菜窖中,發報機的天線纏繞在鍋爐的鐵質煙筒上。

    營業的第一天夜里,金勝友準時從水井的進入菜窖,打開發報機向設在山東汾水的總部發報︰蒼鷹已經就位。

    總部回電︰請速和部下建立聯絡渠道,靜伏等候消息。

    歸屬于他們這小組領導的隊員有四十七人,整個朝鮮一共分為六個行動組。

    第二天一早金勝友叼著香煙離開旅社,向漢江邊走去。按約定好的聯絡處在漢江邊一處土地廟中。

    破落的土地廟四周空曠,金勝友心里想誰他媽的缺德安排在這空曠地帶,要是被暴露跑都來不及。

    土地廟內土地老爺泥塑後面土磚下一張小紙條上寫著︰東湖路日雜店,門前藍色招牌旗幡。用火柴點燃後看著紙條化成灰燼方才離去。

    聯系事宜他不好出面,他是負責電台和指揮的,知道聯絡地點等樸成浩和邱緊良到位後讓他們去聯絡。

    兩天後一個失落的年輕人住進了金勝友的旅館,此人就是樸成浩。樸成浩帶來邱緊良消息,邱緊良已經進入漢城警察廳工作,邱緊良有一個十分有利的優勢,他在日本留學過懂日語。

    樸成浩暫時找到一份工作在一所初中任教,但要九月份才能入職安排住宿。金勝友安排樸成浩第二天前去日雜店聯絡下屬。

    樸成浩選擇中午時間來到飄著藍色旗幡的日雜店,一看就樂了。在山東團林一同訓練的戰友坐在櫃台後,眼楮掃到樸成浩卻裝著不認識。

    “老板,我昨天在你家買的香煙怎麼發霉了?你今天必須賠我兩包。”

    “客官你在我家買的什麼牌子香煙?”

    “上海產的美麗牌香煙,你不會抵賴吧?”

    暗號全對上,一同訓練的戰友將後屋的簾子掀開說︰“客官你先進屋,我查一下。”

    進屋後放下門簾,一把握住樸成浩說︰“你怎麼才來聯系,急死了,我等了三個星期了。”

    樸成浩連忙問︰“隊員怎麼樣?”

    “按事先計劃全部潛伏下來,據說第三組在平壤搞了一次行動,在日本憲兵隊門前安置地 雷炸死四五個日本憲兵。”

    “不是有命令嘛不接到指示不許行動。”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們組全部潛伏沒有動靜。上面有指示嗎?”

    樸成浩說︰“今天帶來指示是靜伏等候通知。你把潛伏人員地點和職業給我,制定行動計劃需要,這也是按來時要求必須提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