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影視劇中的魔獸玩家 > 184 我來救你們

184 我來救你們

    四名年輕人一邊說笑,一邊沿著公路向前走去。

    史考特走在前面,他旁邊的女孩叫做卡莉,襯衫男叫做法蘭、紅發女孩是艾凡。四人剛剛從拉斯維加斯玩耍回來,一路上可能太嗨,鬼使神差下駛入了熊山路。

    走著走著,紅發女孩艾凡抱怨道︰

    “我已經精疲力盡……快餓死了!”

    “寶貝,在堅持一下。”

    法蘭摟著她的肩膀,向走在前面的史考特喊道,“史考特,你真的記得你看到了一棟木屋?”

    史考特回過頭,說道︰

    “是啊,我沒記錯,我真得看到了一棟木屋。”

    “好吧。”

    法蘭嘆了口氣,低下頭對懷中的紅發女孩說道,“等找到木屋,我們在好好休息。”

    “不要,我好累!”

    艾凡噘著嘴,可憐巴巴地看著法蘭。

    這時,走在前面的史考特突然喊道︰

    “你們快看!”

    說完他就向路旁跑去,其他三人見狀也連忙跟了上去。

    史考特指著地上的一頭類似松鼠的尸體說道︰

    “你們看,這特麼有死松鼠!”

    “呃……”

    紅發女孩艾凡連忙躲到法蘭身後,說道,“好惡心!史考特你這個變態!誰特!”

    “哈哈……”

    史考特大笑道,“你不是說你餓了嗎?”

    法蘭也在一旁笑道︰

    “這是我們剛才開車碾過去的嗎?”

    “應該是。”

    史考特點了點頭。

    在史考特身旁的女孩卡莉忽然說道︰

    “這應該不是被我們碾過去的。”

    “什麼?”

    史考特不解地看著她,“不是我們碾過去的?”

    “嗯、嗯。”

    卡莉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應該是標本。”

    “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的?”

    卡莉搓著胳膊答道︰

    “在醫學院里,我們經常用動物做示範,但我怕活的東西,所以都是用標本。”

    “原來如此。”

    史考特點了點頭,“不管了,我們趕緊走吧。”

    四人又走了一段路,終于紅發女孩艾凡受不了了,拉著法蘭留在原地休息,史考特和卡莉決定繼續尋找曾經看到過的木屋,四人暫時分開。

    見史考特和卡莉離開,法蘭和艾凡相視一笑,開始一頓熱吻,直到舌頭感到酥麻兩人才堪堪分開。

    法蘭喘著大氣說道︰

    “我都差點窒息……”

    “嘻嘻……”

    艾凡在一旁發出一陣輕笑,“你到底行不行啊?”

    “我得補充一下。”

    說著,法蘭從兜中掏出一包香煙,從包裝上看這並不是普通的香煙。

    艾凡詫異問道︰

    “你怎麼還有大麻煙?我以為都抽完了呢。”

    法蘭嘿嘿一笑,說道,“因為我有個好老爸啊。”

    “先給我來一口。”

    “我先來。”

    “討厭!”

    “哈哈,寶貝你先來,一人一口。”

    嬉鬧了幾下後,兩人走到路旁的樹下,坐在地上,開始吞雲吐霧起來,很快兩人便進入到迷離狀態,臉上都浮現出飄飄欲仙的表情。

    ……

    在距離沉睡鎮幾十英里外的一處農場。

    莉薇拉駕駛著寶馬轎車停在農場旁的公路上,此時她的表情非常嚴肅,因為她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從沉睡鎮警署開出的警車竟然也在這里,就停在路旁,但警車里的警察卻不見蹤影。

    莉薇拉深深吸了口氣,看來這次是逮到大魚了,因為這里就是蛇頭彎刀的秘密藏身處。

    她皺起眉頭,為什麼這個警察會出現在這里?他不可能是來調查非法移民案件的,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他才是蛇頭彎刀的保護傘,甚至……整個沉睡鎮警署都是彎刀的保護傘。

    這幫混蛋!

    想到這里莉薇拉緊緊咬住銀牙,如果有警署來做掩護,蛇頭彎刀所能做出的可怕事情,簡直無法想象。

    莉薇拉將手槍掏出,檢查了一番,確認一切良好後,推開車門邁下轎車。

    暫時她沒有請求支援,因為她想先獨自調查一下,局里也不是鐵板一塊,她擔心如果蛇頭彎刀不在這里,可能會打草驚蛇,這樣想要徹底抓住蛇頭彎刀就麻煩了。

    莉薇拉決定先把那個警察制住,從他口中問出蛇頭彎刀的下落。

    走進農場院落,莉薇拉悄悄來到農場木屋前,她發現門被緊鎖,從窗戶向里面望去,並沒有看到里面有人。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在院落角落還有一個糧倉,看樣子那里很適合藏匿非法移民。

    舔了舔紅唇,莉薇拉緊握手槍,向糧倉走去。

    走到糧倉門前,莉薇拉俯身貼著糧倉的木門,里面不時響起說話的聲音,而且大多都是兒童的聲音。

    該死!

    莉薇拉皺起眉頭,這些一定是非法移民的孩子,想起曾經破獲過的一起針對非法移民兒童的器官買賣案件,她心中一下涌起怒火,恐怕這個蛇頭彎刀也是在做這種買賣。

    輕輕推開糧倉木門,莉薇拉向里面望去,里面有些昏暗,味道並不好聞。

    她吞下口水,舉起手槍,側身鑽了進去。

    走進糧倉,借著糧倉頂上的吊燈,莉薇拉看到觸目驚心的一幕,在一張簡易行軍床上躺著一名墨西哥男童,他的臉色非常憔悴,身上蓋著毯子,露在外面的手上貼著膠布,顯然是被注視過不明液體的痕跡。

    混蛋!

    莉薇拉知道她猜對了!

    這時,在一旁的草堆後面探出幾個小腦袋,年紀也不都不大,一個個可憐兮兮地望著莉薇拉。

    莉薇拉看著他們的樣子,心中一軟,連忙說道︰

    “不要怕,我不是壞人,我來救你們了。”

    正當莉薇拉準備向草堆後的孩子走去時,她看到孩子們一個個眼楮瞪圓地盯著她,似乎看到了什麼非常吃驚無比的事物。

    莉薇拉感到後背一涼,一股寒意從腳底冒起,順著血液流到頭頂,一直抵達天靈蓋,這種情況讓她下意識地開始打顫起來。

    她看著那些孩子們的眼神,深深吸了口氣,想要將緊張的情緒壓下,但心髒依然不受控制地越跳越快。

    思維開始變得緩慢起來,甚至在耳邊都開始出現嗡嗡作響的雜音,但整個糧倉卻是靜悄悄的,這種情況讓莉薇拉變得高度緊張起來,她感覺自己的胸口如同被一塊巨石壓住,手腳冰涼無比,身體非常無力。

    不,她必須要反擊!反擊!

    在不斷打氣下,莉薇拉終于鼓起勇氣,開始在心中默數。

    3、2、1!

    她猛地轉過身,舉起手槍。

    但是……

    莉薇拉發現身後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她大口喘著氣,抬起手擦掉額頭的冷汗,怦怦直跳的心髒終于變緩下來,她知道剛才一定是緊張過度,估計和這些日子沒有休息好有關。

    但是,就在莉薇拉慶幸的時候,在她耳邊沒有任何預兆地響起陰森森的聲音︰

    “你說要救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