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影視劇中的魔獸玩家 > 273 談一談

273 談一談

    此時,在遠離廢棄老屋的沉睡鎮警署,審訊室內。

    天花板上的白熾燈不時響起一陣電流鳴叫聲,水泥牆上的掛鐘時針馬上就要指到12點鐘。

    審訊室中央有一張長桌,在長桌右側,光頭牧師端坐在木椅上,雙手被手銬銬住,固定在扶手上。他盯著前方審訊室的棕色木門,臉上沒有顯露出一點緊張、擔憂的情緒。

    這時,“ 嚓”聲響起,棕色木門被推開,羅夏拿著一個藍色資料夾走進審訊室。

    他隨手帶上木門,然後沖光頭牧師微微一笑,似乎這並不是一場審訊,而是一場面試。

    羅夏拉開黃色長桌左側的折疊椅,坐在光頭牧師正對面,翻開資料夾放在長桌上,低頭看了起來。

    審訊室內安靜無比,只能隱約听到兩人的呼吸聲,還有偶爾的紙張翻閱的聲音。

    好一會後,羅夏抬起頭,眯起眼楮,看向光頭牧師。

    “你將克雷格找到,也算幫了我一個大忙,問你一個問題,你是靠什麼讓我的人對你來過警署全無印象,催眠術,還是特異功能?”

    光頭牧師垂下眼,沒有回話。

    羅夏聳聳肩,合上資料夾,上下打量著光頭牧師。

    他發現光頭牧師的雙手要比一般人大上一圈,關節粗大,尤其是虎口位置,有一層厚厚老繭。

    羅夏眯起眼楮,這可不是經常勞可以產生的效果,只有常年習練冷兵器才能這樣。這個家伙難道是教會培養的戰力,想來也是,這可是個擁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教會自然也要擁有對抗它們的力量。

    羅夏點點頭,沖著光頭牧師,咧嘴一笑。

    “好吧,到現在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

    光頭牧師抬起頭,面無表情地撇了羅夏一眼,隨後視線轉向房間角落。搭在椅背上的雙手微微攥起,食指與拇指搓在一起,一副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樣子。

    “不想回答?”羅夏微微一笑,“法律上當然允許你保持沉默,但個人信息這種基本問題,你是沒有權利拒絕回答的。”

    光頭牧師歪著頭,迎著羅夏的目光,向他看去。好一會後,才緩緩張開口,從喉嚨中涌出沙啞聲音。

    “普里斯特。”

    普里斯特?羅夏眯起眼楮,心里一樂。普里斯特是“priest”的讀音,翻譯過來就是牧師、神父、教士的意思。

    他搖了搖頭,盯著光頭牧師。

    “請告訴我,你的真名。”

    “我就叫這個名字。”

    普里斯特聳了聳肩,身體靠在椅背上,眼中露出不屑。

    “好吧,“牧師”先生。”羅夏點點頭,手臂搭在長桌上,手指敲了敲桌面,發出一陣“噠、噠”聲。他問,“你和達娜什麼關系?”

    “她是我的妹妹。”

    “你在說謊。”羅夏將身體微微探前,注視著普里斯特的眼楮,“達娜她根本沒有兄弟姐妹。”

    普里斯特眼中閃過一瞬哀痛,他偏過頭,緊緊抿住嘴。

    羅夏盯著普里斯特,可以看出普里斯特和達娜應該是有兄妹之情。他想了想,決定換一個突破口,隨手翻開藍色資料夾。

    “普里斯特,你知道你都干了什麼嗎?你將接受綁架罪、非法拘禁罪等多項罪名指控,這些都是重罪,你至少要被判上20年。”

    “什麼?”普里斯特看向羅夏,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現在知道後果嚴重了?”羅夏合上藍色資料夾,微微一笑,“接下來希望你可以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可能我會酌情減少對你的指控。”

    普里斯特低下頭,深深吸了口氣,然後抬起頭,看向羅夏。

    “警長,請你放我出去,殺害達娜的凶手還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

    羅夏搖了搖頭,看來普里斯特還沒有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想要查明達娜死因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但這並不是普里斯特可以在沉睡鎮犯罪的理由。

    “普里斯特,你最好好好回答我的問題,關于達娜的案件,請相信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結果。”

    “相信你?”普里斯特盯著他。

    兩人就這樣對視著。

    片刻後,普里斯特緩緩咧開嘴角,露出譏諷笑容。

    “克雷格告訴我,殺死達娜的凶手是惡靈,那麼請問警長,你這樣的普通人怎麼去抓捕惡靈?雖然你的身手不錯,但也僅僅是針對普通人而已,在惡靈面前,你根本沒有辦法……”

    他喘了口氣,繼續說︰

    “放我出去,我會干掉它,為達娜報仇!”

    “惡靈嗎……”

    羅夏搖了搖頭,在他看來普里斯特並不算是壞人,最多只是一個被仇恨沖昏頭腦的蠢貨,外加倒霉蛋而已。可能在其他地方,普里斯特可以憑借能力實施報仇行為,但在沉睡鎮,不可以。

    他看著普里斯特,想了想,再次提出一個方案。

    “普里斯特,如果你可以得到克雷格的諒解,我可以幫助你與他在庭外和解。”

    “諒解!?”普里斯特仰起頭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笑聲。笑罷,他喘著氣,胸膛起伏,露出凶狠眼神,“我為什麼需要他的諒解?達娜的死他也脫不了干系!”

    羅夏皺起眉頭,微微眯眼,他感覺跟眼前這個家伙溝通有點困難。

    普里斯特靠在椅子背上,盯著羅夏,忽然笑了起來。

    “警長,你是真的想要知道,我如何讓你的手下忘記我的樣子嗎?”

    “是的。”羅夏點點頭,對于普里斯特的能力,他很感興趣。

    “好吧。”普里斯特笑了笑,右手食指伸直,指向羅夏,緩緩地說,“這是我天生的一種能力。”

    “哦?”羅夏眯起眼楮,“那麼這是一種超自然能力?”

    “差不多……不過教會的老家伙管它叫神賜之力。”

    普里斯特話音剛落,突然他猛地睜大雙眼,一陣莫名詭異的聲音從他嘴中發出。

    羅夏感到一陣恍惚,然後他便看到普里斯特雙眼一亮。

    緊跟著,在普里斯特的眼球上,浮現出由兩條弧線組成的金色符號。

    這個金色符號很像“耶穌魚”符號,兩條弧線首部對齊,尾部交錯。

    據說,“耶穌魚”符號最早是基督徒為了躲避羅馬帝國宗教迫害而使用的暗號,他們借由此符號來確認對方身份,其中含義為,基督•神的•兒子•救世主。

    在普里斯特注視下,羅夏一下愣住,只是這並非因為普里斯特眼中的金色符號,而是因為在他的視線角落不斷彈出的提示文字。

    (檢測到聖光之力……)

    (檢測到聖光之力……)

    羅夏心中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