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冒牌妖艷魔後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命中注定

第六百二十一章 命中注定

    “約瑟妮姐姐,你這是?”

    林源雖然眼楮跟不上對方的速度,但腦子還算是比較好使,一下子變猜到了方才大致的情況,只是對于體內流入的那一滴灼熱,自然是抱有疑問。

    “你不用擔心,姐姐我可不會害你,別的寶物我雖還收藏有不少,但大概你都用不上,又或者說根本看不上眼所以我全身上下能拿出的東西,也只有這一粒精魄了。”

    龍族族長雙手放在身後,只是輕淡地解釋道︰“這東西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重要,畢竟不過對你而言,它興許可以救你一命,哪怕是用不著,也會對你的體質有所改善。”

    林源臉上很快露出驚駭,連忙驚呼起來︰“這怎麼可以?約瑟妮姐姐,這龍族精魄太過于珍貴,我可承受不起咳咳咳,有什麼辦法將這精魄從我體內取出嗎?我實在是不能收下你這份大禮。”

    雖然林源的表情有些夸張的成分,但她也的確被對方“大方”的贈禮而感到震驚,雖然對方沒有太多的解釋,但這龍族精魄大概就像是龍珠一樣的存在,是整個龍族體內的精粹凝聚,雖然取之不會傷及性命,但也會讓龍族的能力大幅度衰減,從此一蹶不振。

    “你也不用想象得那麼嚴重,我看你這神情,該不會以為我是在臨終托孤,而我將自身精華贈送于你了吧?”

    搖了搖頭,龍族族長卻是笑了起來︰“別擔心,這精魄雖然是我體內的一部分龍元薈萃,但即便取出,也傷及不了我的根本,只是一段時日,我便能夠再度凝聚另一粒精魄,對我幾乎不會造成什麼影響伊莉絲妹妹,你就安心收下吧。”

    “真的是這樣嗎?”

    雖然龍族族長笑得相當隨心自然,而解釋也頗為流利放松,但林源依舊心存著疑慮。

    因為既然是龍族族長都覺得極為有價值的精魄,總不至于像所說的那般簡單。

    “我已經選擇相信你,你也可以嘗試著相信我。”

    龍族族長不置可否地說道。

    反復觀察,林源絲毫無法從對方的神態或是言語之中發現什麼端倪雖然從一開始,林源最擅長的揣摩心思用意,對于龍族族長完全不起用,反倒是她的心境,近乎于地呈現在對方的眼中,就差心中所想,對方尚且沒有透視意識的能力。

    “我是的,我應該相信你。”

    想了想,林源便是將心中的疑慮暫且壓下,而回道︰“約瑟妮姐姐的話,我都已經記住了。”

    “記住便好。”

    龍族族長走進林源身前,雙手輕放在林源的肩膀,仔細地端詳起對方的雙眸,輕聲道︰“此次與你一見,果然讓我收獲頗豐,雖然這其中也帶來了一些遺憾,但總體上還是讓我非常高興的至少並沒有變成最糟糕的境況。”

    “伊莉絲妹妹,請你回去吧。”

    龍族族長略帶歉意地下著逐客令,說道︰“雖然姐姐我很想好好招待你一番,但這龍族棲息地實在是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而且你此次突然離開帝都,時間太長也不好。”

    “恐怕我現在還走不了。”

    林源僵僵地站在原地,絲毫沒有離去的意思。

    “為什麼?你還想陪姐姐閑聊一會兒?”

    龍族族長有些好奇,此次的會面目的已經近乎圓滿完成,對方並沒有多少留下來的必要。

    林源向對方展示著手上一直握著的面具,然後覆蓋在臉上,無奈道︰“這月華面具雖然在改變體態樣貌上很是神奇,但也是有著嚴格的使用間隔時間。”

    手指劃過那光滑無瑕的淨色面具,龍族族長也是無奈地笑了起來︰“也對,你這副樣子出去的話,解釋起來倒也是十分麻煩而且瀟瀟若是看見你這副模樣,大概會被嚇得不輕。”

    “為什麼?”

    林源這回開始反問起來。

    邀林源在紫瑩的水晶上坐下,龍族族長便開始講述起了當年的某個有趣小故事。

    大概是瀟瀟誕生的時候,龍族全體都在為新生兒的出現而慶祝,而魔後聞訊後,也是為瀟瀟這位小寶寶親自到臨送上祝賀,而那時候的瀟瀟尚沒有清楚的意識,所以對于身為惡魔的魔後感到本能地排斥,張牙舞爪地想要嚇退魔後,結果倒是被魔後散發出來一絲寒冷的威壓嚇得不敢動彈,甚至連哭泣都被嚇出了意識。

    早些年間,瀟瀟去往帝都的時候,踫到魔後都像極了一只溫順的小兔子,完全不敢有什麼異動。

    雖然魔後再也沒有出現過一開始那般玩笑似的恐嚇,對于瀟瀟也多是呵護和照顧但對于瀟瀟而言,魔後卻始終是一位讓她又愛又怕的存在。

    而魔後出現在這里,也算是“故地重游”,大概的確會讓瀟瀟想起“童年陰影”。

    林源感到有些忍俊不禁,反正現在也出不去,索性也就真的向身旁的這位約瑟妮姐姐,請教起了龍族的歷史。

    雖然龍族族長並非博古覽今,但還是盡可能將龍族過往的事跡,一一詳細地講述給對方听,興許這會對對方有什麼啟發。

    良久,依照龍族族長的講述,在另一方早已被毀滅的世界里,所發生的事跡並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一切只是循規蹈矩地發生著。

    但這也讓林源得到了一個總結,在于另一個世界毀滅之前,那個世界的一切事物都在井然有序地發展著,並沒有什麼突兀的預兆。

    而魔界,如今也沒有什麼天災的預兆。

    難不成魔界其實也即將面臨著毀滅的危機?

    雖然這個想法看似沒有什麼道理,但林源想著魔後既然頻繁穿梭于各個位面,目的總不至于只是為了觀光領略不同的文化,況且出手相助龍族避過滅亡的危難,也並非出于善心,而是要求龍族日後相援。

    果然,林源早已是有所猜測,其實自己並非是隨機性地被魔後抽選為她的繼承者,實際上魔後早有可能無聲無息地潛入現代社會進行過一番調查,又或者在她所去往過的所有世界進行過審閱。

    如今听到龍族族長的描述,林源已是能夠肯定這一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