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魏霸主 > 第110章智商堪憂

第110章智商堪憂

    第110章智商堪憂

    “這位兄台,那麼鮮花是如何獲得的呢?”

    陳應眼楮一翻,有些不耐煩的道︰“花魁大賽期間,鮮花有兩種獲得途徑,其一,但凡在木蘭閣消費十萬錢,可以免費獲得一朵鮮花!”

    說著,陳應從懷中掏出一朵用彩色的紙花,扎成的玫瑰花的樣式,不過最奇特的是,每一片彩紙制成的花瓣上,都印刷著行書、草書以及行楷、隸書四種字體的“花魁大賽專用”字樣。

    陳應望著同樣富態的中年胖子道︰“每消費十萬錢,可以免費送出一朵鮮花,上不封頂。”

    中年胖子想了想道︰“若是我不想在這里消費,又想獲得鮮花,那才如何做呢?”

    陳應興趣欠缺的道︰“那可以買啊,這種花一萬錢一朵,上不封頂,一百萬錢可以買一百朵,一千萬錢可以買一千朵!”

    陳應望著中年胖子一臉賤笑的道︰“參加投票的花可是特制的,每一朵都是後面都有編號,假冒不得!客人可以把花投給心儀的姑娘,花最多就可以獲得花魁大賽的狀元!”

    中年胖子不是別人正是清風樓的老板陳世榮,陳世榮今天是觀看花魁大賽的。他正準備再次詢問其他方面的問道。

    突然听到後面傳來“這不是陳兄嗎?怎麼有興趣來木蘭閣?”

    陳世榮回頭,看到正是一臉興災樂禍的韓彥。

    陳世榮雖然自己也經營青樓,和韓彥這個商賈不同,他向來看不起韓彥。他的清風樓從來不做陪宿的生意,就是向客人獻藝。

    可是韓彥卻恰恰相反,他的倚紅院就是一個專門經營皮肉生意的地方,手底下姑娘很多,不過能拿得出手的沒有幾個,要說陪宿,恐怕誰也沒有韓彥手底下的伎女業務精通!不說士庶老死不相往來,就是韓彥那種對妓女殘暴的行為,也讓陳世榮反感!

    看到韓彥,陳世榮的臉當時就變了。

    別看陳世榮不搭理韓彥,可是韓彥根本就不在意,他和陳世榮一前一後進入木蘭閣,然後指著牆上掛著的酒水標價道︰“黑啊,真黑!這簡直就像搶錢!”

    陳世榮翻了一個白眼,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個那個標價為一百金一壺的茶上,他很是奇怪,茶怎麼可能有這麼貴的?

    或許是看出了陳世榮的疑惑,一個跑堂小二立即走到陳衍面前。小二恭敬的鞠了一躬,態度不卑不亢的道︰“先生您好,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

    陳世榮很是奇怪,平時他最煩別人一臉媚笑,這個小二的態度甚對他的胃口。陳衍指著標價一百金一壺的茶道︰“這是什麼茶?”

    “這是我們木蘭閣最新推出的新茶,名叫山高雲淡,此茶由密法研制而出,茶葉外形條索緊細、圓、光、直,銀綠隱翠,內質香氣新鮮,葉底嫩綠勻整,清黑色!”

    就在這時,一名油頭粉面,腰著還掛香囊的年輕人緩緩而入。

    年輕人看著陳世榮一臉肉疼的樣子,臉上的優越感越來越濃。年輕人朝著小二道︰“給某家煮一壺茶,要最好的!”

    小二道︰“先生,此茶不是煮的,而是泡的!”

    年輕人道︰“甭管煮的還是泡的,就要最貴的!”

    “先生,您確定要點這一百金的山高雲淡?”

    年輕人一听這話不悅道︰“某還付不起錢不成?”

    小二做了一個抱歉的姿勢,深深鞠了一躬,然後退去。

    在這時,一個宮裝宮娥邁著優雅的小碎步,舉著一個托盤緩緩走到年輕人面前,宮娥淡淡的沖年輕人淺淺的一笑。

    會笑的女人通常會讓人感覺如沐春風,而宮娥都是長時常訓練的,對于貴族禮儀異常熟練,更重要的是,她們身上都有一種高貴的氣質,在這一刻,就連陳世榮有點陶醉了!

    宮娥跪坐在年輕人面前,並沒有立即泡茶,而是先焚香,然後用銅盆里的水淨手,這套流程下來,小半柱香過去了。

    等這名宮娥淨手之手,開始伸手縴縴玉手,向一個紅泥小爐上的銅壺里,緩緩倒水。宮娥美女一邊緩緩倒水,一邊解釋道︰“好叫郎君知曉,我們木蘭閣泡茶所用的水,取之天地之精華。”

    年輕恍然大悟道︰“莫非是甘露?”

    宮娥點點頭道︰“唯有甘露可以將高山雲淡之中的仙氣泡出來!”

    等到紅泥爐的水燒開,宮娥從托盤上取出一個小錦盒,伸出縴縴玉指,捏了一小捏茶葉,放在茶壺里,再倒上開水。

    開水沖入茶杯中,蜷縮成一團的如同米粒般的茶葉,在水中慢慢舒展開來,茶水也變成翠綠透明,看上去如同翡翠一般。不過片刻功夫,一股清淡悠遠的茶香彌漫開來,聞起來讓人心曠神怡。

    (老程喝過的茶,只有毛尖,還是最普通的八塊一兩的那種,這也是按毛尖寫的,別噴)

    陳世榮尤愛茶道,他自己本人也是一個茶道高手,可是他從來沒有見過連煮茶的動作都可以如此優雅。光是看這個宮娥表演,就是一種最大的享受。陳世榮看著茶杯中那股綠色,還有聞起來那濃郁的茶香,享受的閉上了眼楮。

    不用考慮其他,光茶香一出,陳世榮就知道這茶值了!

    “客倌請慢用!”那個宮娥萬福一下,慢慢的退去!

    年輕人深吸了一口氣,淺償了一口,茶水入口,年輕上臉上表情馬上精彩了起來,這和以前的煮茶有很大的不同,雖然沒有加鹽和蔥姜等調味品,別有一番風味。

    “太好喝了!這茶才是真正的茶!”

    年輕人閉著眼楮,仔細的品著山高雲淡,茶在他嘴里回味好久,慢慢的咽下去,這時,他才露出極為享受的表情。

    突然一個邁著八仙步的士子沖到年輕人桌前,然後抓起年輕人的杯子,也不管年輕人是否同意,直接送進嘴里。

    年輕人正想發怒,看清來人之後,不怒反笑道︰“好你個劉伯章,君子不奪人所好,汝非君子所為矣!”

    來人如果是庶民,年輕人肯定會生氣,不過來人也是士族出身,劉伯章,既劉言,劉群的長子。劉群是劉琨的兒子,劉琨可是魏晉士子的代表人物!中山靖王之後。

    劉伯言笑道︰“李兄,你怎麼得到的御茶?”

    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趙郡李氏李慎。

    李慎好奇的道︰“什麼這是御茶?”

    “正是”劉言道︰“陛下得世外高人所贈,僅有二斤,蒙陛下不棄,家父獲得八兩的仙茶的賞賜!”

    李慎哈哈大笑,拍手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此物當真物超所值。”

    “居然是御茶!”陳世榮一臉嫉妒的樣子。

    陳應走到陳世榮身邊,用僅有二人可以听到的聲音道︰“窮酸!”

    陳世榮怒了,他指著陳應道︰“你罵誰呢?”

    “罵你了,怎麼了?”陳應不理會陳世榮,朝著小二道︰“來啊,給本公子泡兩壺高山雲淡!”

    小二滿臉堆笑道︰“好叻!”

    陳應伸手指著舞台角樓的位置上道︰“甲子號包間,劉娘子那里給本公子送過去一壺。”

    說著,陳應挑釁的望著陳世榮。

    陳世榮臉上白一陣,紅一陣,終于他再也忍不住的沖小二道︰“給某來一壺!山高雲淡!”

    陳應望著陳世榮,暗暗搖頭。

    陳世榮這智商居然還做生意,陳應真替他擔心,智商堪憂啊!

    沒有辦法,陳世榮點了一百金的一壺茶,其他人也坐不住了,畢竟不蒸饅頭也要爭口氣!

    由李慎當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立即帶動了木蘭閣里面的消費。

    特別是極品價值百金的山高雲淡,短短半天功夫,就賣出了十余壺!

    無數士子開始期待大賽的正式開始!

    就在這時,陳應走向舞台,他朗聲說道︰“歡迎各位光臨,今晚佳人薈萃,名士雲集,又有美酒佳肴相伴,怎可缺了歌舞詩詞助興呢?想必大家也早就期待決賽是怎麼樣的吧?現在,我宣布,半決賽正式開始!”

    看著陳應出現在舞台上,陳世榮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自己一輩打雁,沒有想到還是被雁啄了眼。

    陳應退下,司儀又走向舞台高聲說道︰“下面有請听雨軒的頭牌姑娘、號稱歌舞雙絕的羽裳姑娘登台獻藝!”

    听雨軒是鄴城相對比較高檔的伎院,羽裳姑娘一出現,立刻引起下面一陣尖叫,和鼓掌。這個瘋狂的勁頭,真讓冉明感覺熟悉,這仿佛像回到了超女的賽場!

    羽裳身材嬌小玲瓏,臉上竟然蒙著淡淡一層薄紗的,只見一雙如秋水般的明眸向眾人望去,含情脈脈。在她身後是八名同樣二八年華的妙齡女子。

    隨著音樂響起,八名女子隨著羽裳姑娘開始翩翩起舞。

    舞蹈的同時,羽裳姑娘開始輕唱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央……”

    這是《詩經•國風•秦風•蒹葭》描寫男女之間愛情的內容,能將那種纏綿幽怨的感情溶入在歌聲中,誰能不為之傾倒。

    羽裳表演一曲,司儀開始又走上舞台高聲道︰“諸位也欣賞了羽裳姑娘的技藝,如果您為羽裳姑娘投下您手中的花!”

    眾年輕士子,豪商們紛紛將在木蘭閣消費中贈送的鮮花,朝著羽裳姑娘面前的花籃丟去。

    陳應再次上台,朝著眾人笑道︰“非常感謝,大家對羽裳姑娘的支持,羽裳姑娘共獲得鮮花二百六十三朵,暫時位列榜首,下面有請的妙妙姑娘,為大家帶來小曲《十八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