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降臨國漫當大佬 > 第一百八十章 鬼兵劫餉

第一百八十章 鬼兵劫餉

    方才他執劍無限逼近韓非的時候,隱約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窺視一般,但僅僅只有瞬息,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有些懷疑,會不會是韓非的逆鱗。

    可以說,他此次的主要目標,便是韓非的逆鱗,他想試試,在白天,逆鱗能不能出現,因為以前總是在夜晚才能看見逆鱗現出原形。

    至于韓非,有韓非在才有逆鱗出現的可能,所以自然無須多言。

    “兄台與韓非近日無仇,往日無怨,自是不會殺我,除非你的身份是殺手,不過我還沒見那位殺手似你這般光明正大的。”韓非說話間,伸出自己的手指撥開脖子前的劍刃,神態自若。

    “如果這樣的情況下,兄台還是要殺我,那只能說是天妒英才。”韓非緊接著補充道,說完還眯半只眼閃一下光。

    “  ”兩聲,夏尋手中的劍便瀟灑的回到劍鞘之中。

    “既然九公子這麼聰明,不如我們做筆交易如何?”夏尋取下腰間撇著的黑色袋子,扔給韓非。

    “這筆穩賺不賠的交易,韓非自是喜歡,到時還望貴人賞光,能讓非一睹真容才是。”韓非雙手接過夏尋扔出的黑色袋子,笑呵呵的說道。

    “我怕到時候你會自慚形穢!”話音未落,就見驀地從原地消失,只留下道道殘影。

    “值此亂世,人心浮動,各路鬼神都想出來分一杯羹嗎?”韓非揮手示意侍衛繼續趕路,自己則是回到馬車中。

    看著旁邊的木箱,還有手中的黑色袋子,也是直接將袋子打開,取出里面的物件來一枚木制的三階魔方。

    “墨家還是公輸家?”關于夏尋身份的推測,在韓非腦海中浮現出來。

    不過他並沒有急著復原魔方,而是放置一旁,擺弄起原來馬車中的木箱子來,口中自言自語道︰

    “還真是個有趣的人,我還真沒見過比我還帥的人!”

    “有靈的事物,都不簡單!”離去的夏尋在心中如是想到。

    縱觀天行和秦時,像逆鱗這樣擁有劍靈的劍,還真沒出現過,劍譜排名上的名劍,威力的確非凡,但似逆鱗這樣的劍,絕無僅有。

    所以夏尋不得不折中考慮,有時候能用和平方式解決的事情,自然比用武力好,特別是這種有靈性的東西。

    腦海中想著,腳下的步伐卻沒有絲毫停緩,他還得按時回到姬無夜的身邊,最近這位韓國的大將軍,可不是非常空閑。

    因為就在昨日雨夜中,發生了一件震驚朝野的事情由王室的龍泉君、水平君押送的十萬軍餉竟然憑空消失。

    更令人吃驚的是,押送的兩位王室以及士兵,都親眼所見,親口所述為鬼兵劫餉,陰兵借道。

    鬼神之說,自古有之。

    所以這樁軍餉被劫案,就成為朝議上的燙手山芋,誰都不敢去觸踫。

    姬無夜也是在韓王單召他和右相張開地商議時,將這燙手山芋丟給他,暗含一石多鳥之計,欲讓這位朝中的政敵陷入僵局,甚至失勢,進一步鞏固自己的位置。

    重重信息,相互關聯,在夏尋的腦海中如同幻燈片一樣播放,當然他也不打算幫忙,甚至還打算添些堵,看看韓非會怎麼應對。

    就在夏尋想這些的時候,宮廷之中發生的情形也如他的記憶一般,姬無夜張開地兩人位于下方,上方坐著愁眉不展的韓王。

    歷史的車輪,滾滾的洪流,終究要向前走去或者涌來。

    來到姬無夜的車駕周圍,夏尋便朝陰影的角落掃去,果不其然,墨鴉的身影便隱藏在其中。

    他和墨鴉身為姬無夜的護衛,並不是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或許用如影隨形會更貼切,就如同姬無夜的影子,永遠處在光背面的黑暗中。

    “見到你想見得人了嗎?感覺怎麼樣?”墨鴉見夏尋歸來,眉眼輕抬的隨口問道。

    “給的情報,你還會不清楚,人也就那樣,唯一的優點就是聰明,長的還不如我俊美!”夏尋用著不值一提的語氣說道。

    “我怎麼從你的語氣里,听出些酸味來?你不會是嫉妒人家地位尊貴,面容俊朗,博才多學吧?”墨鴉說著還用手扇扇自己鼻前的空氣,非常的逗。

    “你在說笑話,我白鳳輕功當世無人能及,生的玉樹臨風,風度翩翩,掌生殺予奪之權,會嫉妒他?”夏尋自然醒的墨鴉在逗他,他也配合著對方,吹噓起自己來。

    恍然覺得自己說得有理有據,也不生羞,反而怡然自得。

    “輕功無人能及”墨鴉驚呼一聲。

    眼神中充滿眼中的鄙夷,隨即淡淡的說道︰“也不知道誰每次比試都輸給我,這人記性還真差。我知道,我這話一出口,他肯定會說讓著我,白鳳你說是不是啊?”。

    無論是動作神態,還是說話的語氣,都指向夏尋,帶著濃濃的傲嬌。

    “本來這件事,我還打算一直瞞著你,但沒想到今日被你發覺,那我就不再隱瞞,沒錯,以前的比試,我都是讓著你的,怕傷你的自尊心,才故意輸給你的。”

    夏聲音中帶著沉重,又有些陳年往事的厚重,就像是隱瞞秘密的人,親口將秘密在眾人面前揭開一樣。

    演技浮于眉目之脈脈深情,動于言語之誠懇真切,夏尋表演後,還有些自我沉醉,感覺自己有拿奧斯卡的天分。

    “奧斯卡小金人給你,趕緊從我眼前走開。”此刻墨鴉說出的話,讓夏尋也終于體會到,耳濡目染的強大作用。

    平日里,墨鴉將自己的任務交給夏尋做之後,就會進行一番深情的表演。

    面對他深情款款的表演,夏尋也非常干脆的給他頒發奧斯卡,當然次數一多起來,墨鴉就追問他奧斯卡是什麼。

    他如此這般的解釋後,終于弄明白詞意,現在也派上用場,回敬給夏尋。

    “不過,你要是能夠將紫蘭軒弄玉姑娘給帶出來,我就承認你輕功天下第一,怎麼樣,要不要賭一賭?”墨鴉明著接樓,但暗地里卻是將樓掰彎,引到弄玉身上。

    “謙謙君子,怎麼能做這種失禮的事情!”夏尋義正言辭的拒絕,雖然心中表示難度非凡。

    然而他的話落在墨鴉耳中,卻是引得他笑開懷來,然後暗搓搓的靠到夏尋身旁,湊到他耳邊說道︰

    “那每天晚上都按時去給人家送花的人是誰?”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