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鰍越龍門 > 第二章準備出發

第二章準備出發

    文光塵從十歲那年被剛剛請來的劉老爺子檢測出靈根已經修煉了八年,中品木靈根無論配上下品水靈根還是下品火靈根都還算是好,可三者俱全就有些尷尬。

    而且俗話說三歲看到老,修煉一事一般也得從三四歲開始,文光塵的修煉歲數都算是偏大的,所以文光塵的境界一直卡在練氣三層這道比較尷尬的坎上,練氣三層又被普通人叫做仙凡之別,三層以下只有輔助的道術,或者是增益道術,說到底也只是一個輔助的人員,可要是過了這道坎到了練氣四層,雖說修煉的火球術之流的小道術,可好歹是有一定的防身能力了。

    文光塵師兄弟四人,文國傅是從小送到同安堂文氏學習,老ど文國廣天資聰慧都已經練氣五層了,老三文國赫雖然和文光塵卡在同一道坎上了,可人家另有一個圈子可以交流資源,只有文光塵在練氣三層這道坎上蹉跎。

    不過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文光塵的《宿命經•過去篇》倒是有所小成,過去未來是個大命題,以文光塵現在這寒顫的修為就是想推演什麼大事肯定是不可能,不過文光塵用《宿命經》來找東西尋找靈材倒是無往不利。

    文光塵收拾了一下院中的桑樹,這是劉老爺子給他留下唯三的東西,據老爺子自己所說是一棵帶有些火性的靈桑樹,文光塵粗粗收下幾片有些細嫩的桑葉喂給一邊的五對白斑蠶,劉老爺子雖然不怎麼關注文光塵這個卡在中間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三徒弟,可也給他留下一條出路,三樣東西都是未入流品質,但是只要文光塵一直在村里用靈桑樹喂養白斑蠶抽絲剝繭倒是可以保證一家不餓。

    文光塵雖說穿越過來有兩世記憶,可叫起來也不到四十歲,自然不願意被束縛在七嶺村這個小地方,想出去闖蕩唯一可以依靠就只有劉老爺子賜給文光塵最後一樣東西——黑狗釘,這釘子未入品級,卻能飛出三臂遠,雖然要經常用靈氣蘊養,可卻是文光塵手中唯一一件傷人法器。

    文光塵一邊用手捂了捂胸中那柄黑狗釘一邊望了眼火靈桑,滿眼都懷著希望,文光塵穿越也有十八年了,知道自家不可能是一上場就秒天秒地,還是腳踏實地點,等著跑幾次商掙上一些辛苦錢在加上抽絲剝繭的白斑蠶絲倒是可以托二師兄文國赫換上一只火鴉,操縱火鴉不但安全掙的錢還多,而且吸收火鴉散發的火系靈氣日積月累倒是可以走上最容易最穩妥但也是最弱火鴉道人這條路。

    沒過幾天梧桐山附近幾個村莊跑商的人就陸陸續續來到七嶺村,外面雖然已經顯出王朝末年的亂象,可梧桐山里還算是世外桃源,雖說也得小心戒備,謹慎些走但大致上還算是安生。

    文耀雲早早就招呼起梧桐山各村商人,雖然農家勉強能自給自足,可鹽鐵還得靠外面,大家能到七嶺村集合本質上可以說是他文耀雲的威望高,更何況運來鹽鐵肯定得到七嶺村再分散回家,這一進一出七嶺村也得有些賺頭。

    文光塵也忙碌了起來,兒子初次跑商文國貴自然得文光塵介紹介紹同行,一圈下來文光塵有些迷糊,這個大爺那個大叔叫的也就罷了,可如同七嶺村一樣,各個村基本上都是聚族而居,各有各的輩字,互相通婚之下這個大爺按妻子的輩分得叫姑爹,那個大叔按他七嶺村出身的母親的輩字傳下來足足比文光塵高了四個輩分。

    輩分的事情慢慢來,文光塵在村口見到窮點的有的挑著扁擔,有的推著獨輪車︰富裕一點的人家有的趕著牛車,有的趕著驢車人來人往,這才注意到跑商的貨物、載具。

    文光塵這一世的母親余氏和上一世一個姓氏,听見文光塵的詢問個笑眯眯的回答道︰“怎麼,你一直沒有想起這事?”

    文光塵老臉一紅,雖然和余氏待著總是有些別扭,可十八載感情還是有些的。

    余氏見文光塵有些難堪也知道他平時忙著修煉,頭一回跑商有一些事情還是不熟悉,有些擔憂的說道︰“你頭一次跑商得注意點,千萬別出頭,有事跟著你爸後面就成,東西我早就準備好了,都放在後院在。。。。。。”

    文光塵有些頭疼的听著母親嘮叨幾句就有些受不了了,趕緊一邊朝著余氏說道︰“我會注意的,母親有什麼話要帶給舅舅的嗎?”

    文光塵走到後院,兩輛獨輪車正放在院子里,文光塵大致看了看貨物很雜,從草藥、皮草、肉干到野菜、野果、菌類、山雞、野兔甚至是水果、香料等,堪稱麻雀雖小五髒俱全,沒辦法,梧桐山離附近幾個縣城都有一些距離,出發時可不知道到底是那種貨物值錢,準備的貨物多點雖然銷售麻煩,可總有幾樣可以保值,小本生意保證不賠最重要。

    文光塵一想到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待了十八載的地方,心里也有的七上八下,七嶺村附近文光塵能走到的地方早就被劉老爺子的九品法器觀鏡給地毯式的搜索過了一遍,文光塵就算是推演到一些落網之魚也是不值錢的東西,有的甚至只是沾染了一些靈氣罷了,文光塵自己服下也沒什麼大的功效。

    文光塵既是為出去跑商就能多搜集一些靈材而興奮,同時也是為外面的流民危險而恐懼,兩種不一樣的感覺交織在一起,文光塵的腦子里頓時一團亂麻。

    就在文光塵腦子亂作一團的同時,一個說不上粗糙也談不上縴細的手拍了拍文光塵,文光塵一抬頭正好撞上了那雙明亮的眸子,文光塵趕緊一邊避開眼楮一邊說道︰“師姐有事嗎?”

    文光塵面前這位不是別人,正是文光塵的大師姐,同時也是文國傅的妻子,劉老爺子唯一在世的親人親孫女劉婧。文光塵感受到劉婧身上若有若無的靈氣,心里頭當即按下煩躁情緒人家練氣六層修為掩飾起來他練氣兩層都發現不了,只能說是自己太松懈了。

    俗話說“女要俏一身孝”,劉婧本來一般的身材樣貌穿上孝衣著實增色不少,一邊遞過來兩片加工過的竹子一邊說道︰“听說你要行商我也沒什麼好送的,這雙甲馬你帶上平日里多溫養著,到時候可以救你一命。”

    文光塵按下非分之想,本來準備笑著接受,但是一想到人家還在孝期趕緊斂容說︰“大師姐所送的東西我就收下了,大師姐以後有什麼吩咐我能辦到的一定辦。”

    劉婧無神的望著外面的車水馬龍,似乎是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低著頭說道︰“我能有什麼事,這天下日益艱難,到時候真要有什麼苦事需要你幫忙你可不能拒絕。”

    文光塵收了甲馬自然要感謝感謝,當即表示道︰“我既算大師姐娘家也算大師姐婆家,有什麼我能幫上的事情盡管開口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