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鰍越龍門 > 第四十三章消息

第四十三章消息

    文光塵一手伸進懷里撫著毛茸茸的渾黃黑兔倒是頗有些驚訝,渾黃黑兔別看渾黃精光厲害,可本身沒有多少靈力驅動一兩次就已經是極限了,可在幾十號巡檢兵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的搞定還是破讓文光塵驚訝。

    “深藏不露啊!”就在文光塵有些懷疑那郭行是不是和鬼蛤蟆有些關系的時候,院子外卻是響起一長兩短三聲敲門聲,只是修士之間約定俗成的敲門聲,文光塵打開門就見到胡文一手摟著郭行一臉笑嘻嘻的一手擰著酒肉︰“文巡檢,咱們今天好好喝一頓。”

    看著可憐兮兮的被胡文抱著的郭行,文光塵有些希然一笑——這怎麼看都不像是自己認定的幕後黑手。

    文光塵把兩人迎進屋里,胡文的臉色頓時一變,四處張望了片刻︰“文大人很艱苦樸素啊?”

    文光塵有些疑惑郭行怎麼把胡文這家伙叫來了,可還是叫苦道︰“上面有巡檢你鎮著我就是想奢華也奢華不起來啊。”

    胡文也不正面回應文光塵︰“明人不說暗話,文副巡檢,我也是被郭行找我和盤托出時才想到的一個計劃,還需要你幫幫參謀參謀。”

    胡文都已經這麼說了文光塵有什麼拒絕的理由?先听听就是,反正听听也沒有什麼損失。

    胡文一邊吃了口帶來的鹵肉,又小喝了一口酒就說起來了,胡文他在郡里干了二十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托上面不知道那一位的關系有了兩條前途,一條是下放到地方郡縣做個不如品官的小衙署的正印官,另一條是死後入郡府城隍作為神吏。

    干了二十多年小吏的胡文自然不可能準備活著當吏死了接著當吏,陰陽相隔死後的事情誰知道什麼情況,自然選了下放這條路。

    正所謂“花無百日好,人無百事圓”,自打作出了這選擇就被這兩個月種種繁雜事務攪擾之後的胡文有些後悔,又踫上鬼蛤蟆阻道,胡文有些後悔了,這鬼神之事雖然飄渺,可是無論神壽千年還是小吏事務清閑還安全都不是這桐柏山巡檢的職務能相提並論的。

    文光塵有些納悶︰這和郭行有什麼關系?郭行難道在郡里還有什麼關系可以讓胡文再去當神吏。

    胡文話音剛落,郭行就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原來這廝在桐柏山巡檢司這處平地附近找到一處天生陰地,品質不是太高遠比不上沈家莊陰溝,可是細細培養之下催生出兩三具八九品陰鬼還是綽綽有余。

    文光塵一愣隨即明白了胡文的打算,正所謂有職曰神無職曰鬼,胡文要是死後靠著這處陰地養出七八品的修為,到時候再靠著郡里的關系也能牽連到一個神吏的位置。

    文光塵沉吟一聲想了想好像跟自己沒有什麼太大的關系,胡文、郭行聯袂來訪肯定有事相托,砸吧了一下嘴︰“兩位有什麼事情想找我幫忙就直說,只要我能幫上的我都會盡量幫。”

    胡文一拍手︰“等的就是老弟你這句話,今天白天我就說了以後還是麻煩你多巡邏巡邏,要是能找到些陰氣比較重的尸骸就麻煩你多記得點,我們也不會讓你麻煩,找到之後回來讓郭行跟著一塊去拉“貨”,平時沒事的時候就讓郭行去去主持培養那處陰地,對外就說讓他管理亂墳崗就是。”

    胡文話都說的這麼明白文光塵也沒有話可說,點了點頭表示認可,可回頭又有些迷糊︰“胡大人才四十多歲就開始想著身後事了?”

    胡文見文光塵同意了很是高興的喝了口酒,陰陽有隔要是別人還好辦,文光塵一眼看到了朝上面捅捅,雖然沒什麼太大弊端,可有失官體的情況還是會惡了上頭︰“未雨綢繆嘛,老弟,現在你我都看出來是多事之秋,雖然天子還算是聖明,可這天庭的態度還是太模糊了!”

    文光塵一听他還要提及天庭趕緊打岔道“天上的事情咱們就別多想了,老哥既然已經想好了有鬼入神這條道路,家中子弟不知道準備怎麼安排?”開玩笑,天庭城隍土地、衙神境主、日游夜游神可不是吃干飯的。

    胡文似乎也察覺到自己失言,就順著文光塵的話提及自家孩子︰“我那些個子佷,我也幫不到那兒去,未來還是得看他們自己,我反倒是羨慕你們桐柏山人杰地靈啊。”

    “桐柏山人杰地靈?”文光塵頗有些不可相信,胡文也是在郡府里見過世面,怎麼連這桐柏山窮鄉僻壤的都這麼夸,這不會是反諷吧?

    胡文看著文光塵滿臉不信,自己又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一口氣憋不下去︰“你還真別說我這是反諷你們,郡里面可都羨慕著你們這兒呢?”

    胡文這一番話立馬吸引了文光塵和郭行的注意,兩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又同時把目光看向胡文,胡文呵呵笑道︰“看來你們自己是不知道啊,當年郡君請過一位有道相師,那相師曾經和郡君說起過你們桐柏山未來可是能出鳳凰的!你們當桐柏山這名字是怎麼來的,《詩•大雅•卷阿》︰“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莊子•秋水》︰“夫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你們這名字中帶個“桐”字可不是白帶的!”

    “鳳凰?”文光塵有些迷糊︰“這鳳凰是指神獸還是指帶著鳳凰氣運的人物?”文光塵帶著點修士的眼光問道,要是是神獸出山,順水樓台先得月,怎麼也能過去撈點好處,要是是大氣運的人物,以後待人接物上都得注意點了。

    “那誰知道啊?”胡文看著兩人都很是重視這消息很是得意,之前被鬼蛤蟆困住很是狼狽,現在說出點消息嚇嚇也是搬回來點面子︰“雄鳳雌凰,這會究竟出來的是雄的還是雌的都不知道,相師一句話咱們還能細問,這佔卜之術也是深究就越是困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