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幼崽保育堂 > 第661章 第 661 章

第661章 第 661 章

    “那又如何?”部落祭師臉色不斷變幻, 最後蒼白著臉看向燕洵,“那又如何?”

    不管祭祀中的獸如何,部落祭師們準備了這麼多年,計劃了這麼多年,今日終于能達成所願, 便是再大的困難也阻止不了。

    更何況大勢已起, 哪是燕洵說上幾句似是而非的話就能改變的。

    部落祭師慢慢的堅定的挺起胸膛, “你說這些改變不了什麼。”

    “我沒想改變什麼。”出乎意料的, 燕洵並沒有慷慨激昂,反而十分平靜,“我敘述的只是事實,是想讓大家都有心理準備。你們計劃的事情可能並不會那麼順利, 多準備一手吧。”

    “我知道。”部落祭師又豈能沒有安排,更何況計劃了這麼多年,他又豈能沒考慮過祭祀中的獸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很多事情他都考慮過,便是他沒想到的,別的部落祭師也都想到了。

    “那就好。”燕洵說著,忽然頓了下,語氣變得有些低沉,“有人撐不住了。”

    部落祭師也是一頓,語氣變得有些不好, “早就準備好了。”

    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早就準備好了, 活著便能享受未來想都不敢想的榮耀, 死了,便也只是死了而已,做出足夠的貢獻,帶不走什麼,留下的榮耀可以蔭及家人。

    看著部落祭師視死如歸的樣子,看著那個撐不住的徒弟七竅流血緩緩倒下,就那麼沒了聲息,燕洵輕輕嘆了口氣,倒是有些佩服他們了。

    “一半交個我,剩下的你們重新劃分,為即將到來的巨變做準備。”燕洵看向部落祭師。

    又有人撐不住,且還是部落祭師親手培養出來的徒弟,他的神情有些黯然,哪怕是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可若是自己就此了結性命倒也能平靜接受,偏偏見不得親近的徒弟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心里頭難受的厲害。

    “你確定?”過了好一會子部落祭師才反應過來燕洵說的話,頓時渾身一震。

    “確定。巨變已經開始,不過是在祭祀里面,現在做準備還來得及。”燕洵看向濃霧深處,聲音略微有些飄,是說給自己听,又像是說給所有人听,“它們不會任由祭祀中的力量繼續流失,它們一定會沖出來……最好的結果是了解于祭祀中。”

    但那只是燕洵自己希望的而已。

    最壞的結果便是祭祀中的獸沖出祭祀……

    *

    “近了。”鏡楓夜忽然道,“都打起精神。”

    朱蛇下意識瞪大眼楮。

    耳邊呼嘯的風中夾雜著近在咫尺的獸吼,已經不能通過聲音來辨別距離。

    翻滾的濃霧中似乎是多了一些未知的氣息,夾雜著一絲絲的黑,和偶爾掠過的鮮紅,翻滾著又迅速蟄伏,像是一頭鋪天蓋地的巨獸。

    朱蛇恍惚間有了一種很不切實際的錯覺,這些蘊含力量,祭祀賴以生存的濃霧似乎在離他遠去。

    “有東西在控制濃霧。”鏡楓夜輕聲道,“就像大人那樣,可以牽引濃霧。”

    “那……”朱蛇嚇了一跳。

    獸凶狠、狡猾且奸詐,招數有時候比人類還多,甚至是還能布下層層陷阱,且環環相扣,若是沒有經驗的年輕人遇上,哪怕是實力再強也會被實力弱的獸反殺。

    祭祀中的獸跟外面的野獸完全不一樣,面對這些獸,便是部落最厲害的勇士也要全力以赴,不敢有絲毫疏忽,面對它們,就像是面對最厲害的對手似的,稍有疏忽就會喪命。

    而現在竟然有了能牽引濃霧的存在,朱蛇便不由得想起了燕洵。

    “祭……祭……師。”朱蛇聲音顫抖著說出自己的猜測,“它們也有祭師嗎?它們的祭師也能進入到祭祀中,那我們……”

    “不確定是不是祭師,只能確定有牽引濃霧的能力。”鏡楓夜微微抿了抿嘴,他也完全猜不透,只能按照現在的發現說出自己的推斷,“能牽引濃霧,牽引其中的力量,別的……還不能斷定。”

    可這樣嚴謹的話現在並不能安慰朱蛇,他甚至是已經認定獸中也有祭師了。

    “先試探。”鏡楓夜也有些緊張,“試探出實力和大概數量再制定計劃,我們人不多,一個都損失不起。”

    好在大家的傷都恢復的很快,且原本就是輕傷,到現在已經不怎麼影響實力了。

    然而鏡楓夜的這些話剛穿出去,濃霧中就忽然傳出一聲慘叫。

    緊接著又有人大喊,“是我前面的人,他什麼時候消失的我都不知道!有獸出手了……”

    “都看緊身邊的人。”

    “究竟是怎麼出手的?為什麼完全沒看到?不是說好了提前準備好嗎?”

    “獸的實力太強,跟以前見到的都完全不一樣。”

    “怎麼辦?”

    因為所有人聚集到一處逐漸升起的氣勢又有崩塌的跡象,這麼多人聚集到一處,互幫互助,每個人只需要負責很小的地方,可即便是這樣都讓獸得手了,對所有人的信心打擊的都很大。

    “鏡大人。”朱蛇也有點被嚇到,那個消失的漢子實力比他強很多,饒是如此都著了道,若是他的話,定然是會更慘的。

    “別急,我們還有幫手。”鏡楓夜瞥了眼天上,輕聲道,“不能自亂陣腳。”

    以前主持大局的從來都是燕洵,他總是能考慮到方方面面,戰局再怎麼千變萬化也逃不出燕洵的手掌心,而鏡楓夜作為幫手便只需要守在旁邊就好。

    那時候燕洵經常在空閑的時候指點他,希望他能變成另外一個自己。

    只不過便是到了現在鏡楓夜也沒能變成另外一個燕洵,便是到了現在也還有燕洵安排的後招在幫助他。

    “是……”朱蛇猛然間反應過來,他想到了藍蝠。

    “恩。”鏡楓夜點頭,“他會幫咱們。”

    並且因為本身的特殊性,既不是妖怪,卻也不是普通的獸,更不是人,有點類似于小黑那樣的存在,便像是整個祭祀中的bug一樣,燕洵可以直接牽引濃霧中的力量給他。

    而經歷過一次祭祀的藍蝠實力增長或許沒有那麼多,但潛力卻暴漲得像溪流變河海。

    這是藍蝠經歷的第二次祭祀,暴漲的潛力讓他有了無數可能。

    一直飛在天上的藍蝠在燕洵離開後一次都沒有露面過,他就那麼轉著圈兒飛著。

    下面的人便是仰著臉看也看不到他,但是他卻能清楚的知道下面的變化,他同樣看不到,但是能听到。

    暴漲的能力讓他能清楚的通過聲音知道下面發生了什麼,甚至是能捕捉到哪一團濃霧翻滾著去了什麼地方,更是知道濃霧自遙遠的深處不斷噴涌而出,卻也有一部分濃霧離開祭祀到了外面。

    他知道濃霧深處有獸出現了,能听出的听到那些放的很輕很輕的腳步聲,能听到那些幾乎捕捉不到的喘息聲,甚至是獸的每一個動作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便是獸蟄伏下來一動不動,他也能捕捉到翻滾的濃霧在獸身上摩擦的極其細微的聲響。

    有人被捉走了。

    藍蝠在上面轉了個圈,並沒有沖下去。

    但是當鏡楓夜看上來的時候,他便瞬間動了。

    愈發濃密的絨毛表層像是有了一層光芒,湛藍的光一閃即逝,靠近的濃霧都被彈開,再不能沾濕他的身體。看上去沒有多少變化的翅膀卻有了更強勁的力量,能讓他輕松去往任何地方。

    烏溜溜的眼楮同樣沒多少變化,也捕捉不到藏在濃霧中的獸,但他卻能捕捉到那些細小的,很容易忽略的聲音。

    翅膀破開濃霧沖向前方,在快要接近獸的時候又瞬間拔高。

    咬著毫無聲息的漢子的獸疑惑地停下,回頭看了看,又豎起耳朵听了听,卻什麼都沒听到,便扭頭繼續前行。

    藍蝠追在後面。

    “吼”!

    獸遇到了更大的獸,實力也更強,終于捕捉到藍蝠的蛛絲馬跡,頓時怒吼出聲。

    “嗷~”藍蝠也不再躲藏,他學著朱蛇的樣子吼出音調有點奇怪的聲音,毫不猶豫的發起沖鋒。

    要試探獸的實力。

    比他弱的沒有必要試探,比他強的卻要進行試探,更要找出弱點,然後反敗為勝!

    龐大的獸察覺到動靜在上面,一抬頭看到體型相對來說極少的藍蝠俯沖下來,身上的絨毛閃著耀眼的藍光,周圍的濃霧都自動排開。等藍蝠靠近,獸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它看清楚了,那些濃霧並不是自動後退,而是在靠近藍蝠的瞬間便消失了!

    “熬~”藍蝠又吼了一嗓子,他其實不太會用自己的聲音吼,但很堅持,大概是因為觀察許久其他漢子沖鋒,得出來的儀式感。

    “吼!”獸也同樣沖了上來。

    一大一小瞬間撞到一起,又瞬間彈開。

    獸感覺到了一絲久違的疼痛,藍蝠使勁甩了甩爪子和翅膀,身上的絨毛快速抖了下,再次展開沖鋒。

    “啊……”遠處又有人慘叫出聲。

    藍蝠身體一頓,他听到了熟悉的聲音。

    那頭體型更小的獸已經叼著人離開,藍蝠很確定他已經沒命了,又看了眼擋在前面體型巨大的獸,腦中思考瞬間,便飛快地收斂自己的戰意,向著遠處略去。

    這回被獸偷走的人是蒼驢。

    他也是倒霉,原本雖然被安排在最外圍,但跟碧鳥可以守望相助,只需要應對自己眼前的濃霧就可以,可偏偏同部落的漢子發現他之後非要讓他過去那邊幫忙,蒼驢拗不過,為了不引起沖突,便過去了。

    結果在獸出現的瞬間他被身後的人推了一把,失了最開始的反應時間不說,連幫忙的同伴也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