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八十二章 所謂的職場文化?

第八十二章 所謂的職場文化?

    訪俄文化代表團?

    秦述不由得愣了起來,這應該是官方性質的團體吧?可是干嘛要邀請自己加入?

    “我是,可是你們為什麼會來邀請我?”他問道。

    江景笑道︰“你可是我們代表團或不可缺的一員——我們的藝術團將會在俄國首都的大彼得羅夫劇院進行表演,我們很期待你在劇院舞台上表演《歌劇二》。”

    秦述一下子回過了神來。

    當初《蒙面歌王》第一期節目播出的時候,恰好遇見俄國訪華,當時基于形勢,他臨時換歌,唱了《歌劇二》,後來還去參加了一個交流會。

    卻沒有想到,《蒙面歌王》總決賽剛剛結束,這邊代表團就找上了自己。

    江景問道︰“秦老師,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秦述沉吟片刻,道︰“你也知道,我剛剛和央視簽約了,目前正在籌備節目,所以,恐怕沒有多少時間。”

    如果是普通明星,得到這個機會的話恐怕會欣喜若狂,畢竟代表的可是國家啊!

    但秦述不是一般人——他已經代表共和國太多次了。

    江景道︰“秦老師,這個我知道,但是你的節目才剛剛開始籌備,而我們前往俄國也只需要花費一周左右的時間,再者說,這對你和節目也有好處啊!”

    秦述仔細一琢磨,這話說得也確實很對啊!

    《最強大腦》里面還要有外國戰隊呢,自己這次跟著去俄國,正好也可以嘗試聯系一下俄國方面的人才,然後來組織外國的戰隊。

    當下,秦述就同意了加入代表團。

    隨後他又把資料這些發給了江景,由江景去處理簽證之類的問題。

    “你要去俄國?”這時,韓卿倌突然出來了。

    秦述點點頭,道︰“這邊邀請我加入文化代表團,正好我去俄國把節目里的外國戰隊給整合一下。”

    韓卿倌道︰“這也行,出門在外,你得小心點。”

    “放心吧。”

    “嗯,我們先去節目組的辦公點吧。”

    ……

    ……

    帶著秦述三人前往節目組辦公區的是這個節目的監制,名叫薛安,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有著中年人標準的啤酒肚。

    在他的介紹下,秦述和韓卿倌也跟同事們認識了一下。

    總導演文山,四十多歲的中年胖男人。

    副導演朱鵬海,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身材跟竹竿似的。

    還有一個副導演,叫魏文,身材不胖不瘦,就是很黑。

    編導是一個徐老半娘的中年女人,名叫萬玲,戴了個眼楮。

    還有助理等等……

    總之,這個節目組五髒俱全,具體的職務還是得等到節目完全確定下來才會陸續補充。

    韓卿倌是節目制片人,秦述的職務則是節目策劃,也是因此,兩人都沒有專屬的辦公室,不過辦公桌倒是離得挺近的。

    整個上午的時間,差不多就是和同事們熟悉,到了下午,才開始正式的工作。

    節目組小會議室。

    會議室里面坐滿了人,基本上都是負責節目的工作人員。

    薛安坐在最上方,率先開口︰“從今天開始,我們的欄目組就正式確定了,大家大部分都是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要不然就是其他頻道調過來的,所以這個磨合度應該不用我來擔心吧?我期望的不多,只希望大家把節目給搞好,你們也知道,台里對我們這個節目可是有著不小的期望。”

    眾人鼓掌。

    薛安笑道︰“咱們這個節目是新節目,台里給咱們節目的要求是積極向上,然後能夠體現國家文化,民族文化以及文化實力等等,當然,節目的策劃這一塊,雖然有秦述老師在,但大家也可以一起商量商量。”

    眾人興致缺缺。

    總導演文山,也算是節目組的二把手,開口說道︰“老實說,這個節目不好做啊,歌唱類綜藝節目不讓做,然後舞蹈類?前面有《翩翩起舞》的教訓了……”

    說到這里,他瞥了秦述和韓卿倌一眼,語氣略微不善︰“總得來說,大眾的綜藝節目,都不好做,我也不會做其他的綜藝,所以這個得靠我們的策劃老師了,畢竟咱們節目組的兩人新人可是《蒙面歌王》真正的制作人啊,要是弄不出一檔好的節目,那就說不過去了吧?”

    副導演朱鵬海也開口道︰“是這個理,我听說《蒙面歌王》總決賽當晚的收視率都破3了吧?你們兩位來了央視,還是得帶一檔好節目來吧?要是這首播的收視率連2都破不了,那豈不是要笑掉大牙?”

    秦述看著他們二人,感覺他們對自己和韓卿倌好像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敵意啊,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實關于這個節目,我和卿倌姐早就已經想好了,而且來這里之前,也跟陸總監談過這個節目,他覺得還不錯。”他開口說道。

    “想好了?”文山卻眉頭一皺,沉聲道︰“你不跟咱們節目組的人商量,就決定好做什麼節目?你還有沒有一點團隊意識?”

    薛安沒有阻止文山,他的神色一樣有些不喜。

    其余人,倒是有一部分滿臉的不在乎,也有一部分人看樣子是跟文山站在一起的。

    秦述眼楮眯了起來,正要說什麼,卻被韓卿倌拉了一下。

    “你少說點。”韓卿倌低聲對他說了一句,隨後抬頭笑道︰“不是說不跟大家商量,我和秦述來央視,肯定不能兩手空空而來,所以我們提前做了一個節目策劃案,算是來到央視的一點誠意,具體要做什麼節目,肯定還是要大家一起商量的——跟陸總監聊這個節目,主要也是因為他接觸了我們,所以想著跟他商量一下,如果薛總監當時在場,那我們肯定會跟薛總監商量的。”

    薛安的神色好了不少,“做節目嘛,都要集思廣益對吧?不過秦述畢竟是咱們的節目策劃,既然他目前有想法,那大家就看看吧。”

    文山冷哼了一聲,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行,那我就和秦述去把策劃書復印出來。”

    韓卿倌拉著秦述往會議室外面走去。

    “那些人莫名其妙吧?”秦述看了一眼里面,撇了撇嘴。

    韓卿倌無奈道︰“小述,你說話得注意點。”

    “我注意什麼?”秦述不解。

    韓卿倌道︰“我了解過,那個文山和朱鵬海,還有其他人,以前都是《翩翩起舞》節目組的,結果他們的節目被《蒙面歌王》壓制,心里肯定有些情緒。”

    “自己菜,還怨別人?”秦述撇嘴道。

    韓卿倌無奈地看了他一眼,“至于薛安,薛總監,你說節目策劃案做好了就行了啊,干嘛還要說給陸總監看過了啊?你說出來,這就算是越級匯報了啊!算是職場大忌啊!”

    秦述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對于這些,他還真沒有在意。

    反正他是來央視做節目的,節目已經想出來了,你愛做就做,不愛做就滾。

    至于什麼職場文化,他還真沒有那個想法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