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七十九章 你對性愛的渴望令你破綻百出!

第七十九章 你對性愛的渴望令你破綻百出!

    翌日,清晨。

    經過一個晚上的發酵,今天所有報紙雜志的娛樂版塊頭條都被《蒙面歌王》總決賽佔據了,而秦述無疑是所有人口頭上的焦點人物。

    不過,秦述卻沒有去看這些。

    他站在鏡子前,仔細地打扮了一下自己,還順手噴了一下男士香水。

    今天,韓卿倌要從她父親那里回來。

    昨天在停車場里親吻的味道,讓秦述回味無窮、意猶未盡,而今天韓卿倌要回來,這里又沒有其他人,這廝的心思可想而知。

    約莫早上十點左右。

    外面傳來了汽車鳴笛聲。

    韓卿倌開車回來了。

    秦述趕緊下樓,推門而出,向韓卿倌的院子看去,卻愕然看見一個少女。

    這少女大概十六七歲的年紀,一身休閑裝打扮,長發被綁在了一起,梳成一個馬尾。

    模樣清秀,也算是一個美人胚子,只不過那副黑框眼鏡帶來的沉穩氣息與年齡有所不服。

    “小述,這麼早就起來了?”韓卿倌從屋子里走出來,攬著少女的肩膀,介紹道︰“這位是我大哥家的女兒,韓倩薇——倩薇,這是秦述。”

    少女拱了拱眼鏡,“哦,他是什麼學歷?”

    韓卿倌一愣。

    秦述走上前,笑道︰“你問這個干什麼?”

    韓倩薇一臉認真的表情︰“白痴不配和我認識。”

    “……”韓卿倌。

    “……”秦述。

    “倩薇,別這樣。”韓卿倌佯怒道,隨後歉意地看向秦述,“小述,你別介意啊,倩薇從小被慣壞了,習慣了眾星捧月的感覺。”

    “這是事實。”韓倩薇打斷了她的話,“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我更聰明的人,即便是有,大概也會是在兩三百年以後,才會出現這麼一個人超越我,並且在他的名字旁邊還有一個特別符號,因為他是一個生化改造人。”

    秦述張了張嘴。

    韓卿倌無奈笑道︰“倩薇10歲就上了大學,13歲成為美帝麻省理工的客座教授,然後有一個碩士學位兩個博士學位,現在是水木大學的研究室工作,在燕大也身兼教授一職。”

    秦述被震驚到了,這完全就是天才啊!

    現在才多大?同齡人都還在上高中了,這特麼就已經在共和國最高學府之一里的研究室工作了。

    水木大學和燕京大學,這特麼可以共和國最高的兩座學府啊!

    “真厲害啊!”秦述感嘆道。

    韓卿倌無奈地笑了笑,這位佷女是很厲害,可是這性格就讓人比較難受了。

    韓倩薇斜視他,平靜道︰“你對我有再多的恭維與贊美,也無法獲得我的友誼。”

    “……”

    還能不能好好地聊天了?

    “倩薇,你先進去吧,房間是二樓左數第三間。”韓卿倌無奈道。

    韓倩薇點了點頭,走進屋子里去。

    院子里只剩下這兩人了。

    “卿倌姐,你這佷女要住在你這里?”秦述問道。

    韓卿倌揉了揉額頭,“我大哥出國了,然後二哥又在忙酒廠的事,所以倩薇就暫時由我來照顧。這孩子,聰明是很聰明,可是對于生活上的,基本上什麼都不知道,沒辦法。”

    秦述張了張嘴,好好的二人世界,豈不是就要沒有了?

    韓卿倌走上前,看著他的臉龐,柔聲道︰“小述,等倩薇……”

    “不用說了。”秦述笑著摟住韓卿倌,向著那香唇吻去。

    韓卿倌似乎也放開了,沒有拒絕,迎了上去。

    “小姑——”

    正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了韓倩薇平靜的聲音。

    兩人急忙松開。

    韓卿倌撩了撩頭發,略顯尷尬,道︰“怎麼了?”

    “我餓了。”韓倩薇道。

    “行,我幫你去做飯。”韓卿倌點了點頭。

    秦述在後面喊道︰“卿倌姐,我也沒吃早飯呢!”

    “知道了。”

    韓卿倌扭著性感厚實的屁股向屋子里走去。

    秦述則是看向站在門口的少女。

    這可是韓卿倌的佷女呢,不管人怎麼樣,自己也該打點好關系吧?

    想到這里,秦述走上前。

    可韓倩薇卻率先開口了︰“你對我小姑有想法?”

    “啊?”秦述一怔。

    韓倩薇平靜道︰“從見面開始,你有百分之七十的目光都停留在我小姑身上,並且在她嘴巴、胸部以及大腿上的停留時間最多,根據《男人心理操縱術》以及德意志某位自以為是的人類學家的《兩性心理》來說,還有剛才你們親吻未遂的行為,結合以上信息來分析,你的目光停留她的胸部上時,手指與掌心的下意識慣性距離大概十三厘米,而這個距離卻沒有達到我小姑胸部半罩杯的距離,僅僅可以握住她的三分之一胸部,所以你應該沒有觸摸過她的胸部,同理來推斷,你也沒有觸摸過她的大腿——但是你們應該親吻過,否則按照我小姑的性格,對于你剛才的行為,她應該會是拒絕。”

    秦述目瞪口呆。

    “你看向我與看向小姑的目光並不相同,我能感覺到,當你看向小姑的時候,通過你的外在表現可以得知你體內的多巴胺分泌明顯加快,所以你對我小姑有心理上的想法,然而從你的肢體語言可以得知,你對她的身體有更大的想法。”韓倩薇的分析沒有停下來。

    她眯了眯眼楮︰“剛才我在屋子里的時候,發現酒櫃里的酒少了很多,小姑是對酒精免疫的,但她並不嗜酒,而你們兩個的關系明顯有些親密,可以判定你喝了她不少酒——如此看來,應該是你並不知道她酒精免疫,所以想灌醉她,從而發生性愛關系。”

    秦述擦了擦額頭流下的汗水,這也太逆天了吧?

    “你擦汗了,所以說明我剛才的推斷都是正確的。”韓倩薇再次開口,“剛剛我小姑進去給我做飯的時候,你說你也沒有吃,潛台詞就是讓我小姑幫你也做一份,這更加證明了你經常來我小姑這里蹭飯。”

    “昨晚是小姑的節目播出結束,從娛樂新聞上,我發現最終的勝出者就是你,再加上某些報道說你似乎是因為節目組的某個人而堅持上節目的,這個人應該就是我的小姑——所以,你們的關系應該是剛剛突飛猛進的。”

    “你跟小姑寒暄的時候,她說你今天這麼早起來,這說明以前你起床都是很晚的,而且剛剛我還聞到你身上的香水味,這很明顯是在等待我小姑,如果今天我沒有來,恐怕你會想辦法跟我小姑做愛吧?”

    “……”秦述長大了嘴,已經徹底不知道說什麼了。

    你都這樣子說了,還讓我說什麼?

    說到那些羞羞的事的時候,還一臉平靜,你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嗎?你不應該是害羞嗎?說好的少女情懷呢?

    韓倩薇看著他的表情,嘆氣著搖了搖頭︰“你對性愛的渴望,令你破綻百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