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三章 《在人間》的吶喊

第三章 《在人間》的吶喊

    《在人間》這首歌其實是根據美國的一首歌《WhatAreWords》改編過來的,不過旋律沒有任何改變。

    當初,這首歌一經發布便成為音樂榜單上評論最多的一首歌曲,有很多人喜歡。

    秦述選擇這首歌也是因為這個世界和地球相差無幾,甚至連很多政策以及歷史事件都相同,所以他覺得這首歌拿出來不會埋沒了顏書雪的名聲。

    ——好吧,實際上是這廝根本就想不起其他歌曲,腦子一轉,就只想到了這首歌。

    至于原作者克里斯梅迪納,這個世界有沒有這個人都說不定呢,所以根本不擔心存在什麼版權問題。

    不過秦述心里還是比較忐忑的,畢竟這是給天後寫的歌。

    顏書雪看著紙上歪歪扭扭的譜曲,也是感覺一陣頭疼,連曲譜都寫成這樣,這個人之前恐怕沒有寫過歌吧?

    隨後她便看向了詞,跟著曲慢慢哼了起來。

    漸漸地,顏書雪沉默了,眼楮就停留在紙上不動。

    “怎麼樣?”秦述有些忐忑地問道。

    白倩也是在一旁緊張地看著,她與顏書雪感情極好,知道顏書雪其實一直想唱歌,可惜就是沒有好歌給她唱。

    顏書雪沒有說話,就是看著紙上的詞曲,手指咚咚地敲在桌子上,搞得秦述心跳都要跟她敲桌子的頻率一樣起伏不定。

    良久,顏書雪抬頭看向秦述,道︰“多少錢?”

    “什麼多少錢?”秦述沒有搞懂她話里的意思。

    “這首歌,你多少錢賣給我?”

    白倩在一旁听見這話,眼楮瞪圓了,看向顏書雪,見顏書雪點頭,心里大吃一驚。

    她可是知道的,顏書雪現在對歌的要求極高,一般的歌根本不會去唱,連華語歌壇里最大牌的林夕陽寫的詞,她都沒有要。

    可現在竟然選擇秦述這首歌,怎麼不讓白倩吃驚?這首歌真的有那麼好?

    “嗨,還提錢干什麼?提錢傷感情,就當是我送你的,不過海外版權留在我這里就行了。”秦述大手一揮,豪放地說道。

    “那行,就唱這首歌了,白媽媽,你去聯系錄音棚。”顏書雪說道。

    白倩點頭,興奮地往外面走去。

    “那個,你真不給錢啊?我就開個玩笑,你隨便給個小幾十萬就可以了,俗話說提錢傷感情,可是提感情傷錢啊!”這時,秦述小聲說道。

    顏書雪啪的一聲把錢包摔桌子上,“要多少自己拿。”

    “……”秦述。

    最終秦述還是沒有收錢,畢竟他打算通過顏書雪來給自己鋪路,想賺取更多的聲望,也只有做明星才是最好的選擇,也是聲望來得最快的途徑。

    把《在人間》的海外版權握在手里也是出于這個考慮,秦述可是知道的,這首歌原版在海外火得不行,唱哭了不知道多少人——當然,也有故事感人的因素在其中。

    錄音棚很快就聯系好了,秦述作為詞曲的作者,也一同跟隨顏書雪前往了錄音棚。

    華美公司,也是顏書雪簽約的藝人公司。

    今天的華美很熱鬧,公司上上下下全都知道顏書雪要發新歌了,大家都好奇和期待。

    秦述跟著顏書雪到華美的時候,也是徹徹底底感受到了顏書雪的人氣。

    這一路,但凡遇見一個人,誰都恭恭敬敬地對顏書雪喊一聲“雪姐好”,目光里滿是崇拜與欽佩啊。

    到最後,連華美的董事長孫子明都出來迎接了。

    可顏書雪呢?沒有任何表情,面對孫子明的問候也只是微微點頭。

    高冷!

    可孫子明沒有介意啊,他知道顏書雪這個脾氣,還笑呵呵的說期待新歌呢。

    嘖嘖,瞧瞧人家,多氣派。

    這一對比,秦述就覺得有點受傷了,想想自己,在地球上好歹也是共和國最優秀的特工,可結果呢?誰特麼認識你啊?

    顏書雪的工作效率是真強,一來公司,直接去了錄音棚,把譜曲交給樂隊以後,便站在收音器前面。

    秦述站在錄音室外面,這里是有喇叭的,可以听見里面的歌聲,他也是有點期待這位天後的唱功。

    一番調試,音樂響了起來,顏書雪閉著眼楮開唱了。

    “也許爭不過天與地,也許低下頭會哭泣。”

    “也許六月雪要飛進心里,會有柏林牆出不去。”

    “一生與苦難做鄰居,偉大時光已奪走你什麼。”

    一開口,秦述呆住了,《在人間》被顏書雪演唱得淋灕盡致,她的嗓音帶著一絲沙啞的磁性,沒有青春與活力,可正是這樣的嗓子,唱出了《在人間》的味道。

    這一刻,秦述心里對顏書雪是真的佩服。

    難怪顏書雪脾氣那麼古怪,卻還有那麼多人喜歡她,即便是她罵人,也沒有人說她。

    難怪她對公司員工表現得很冷淡,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意,就連董事長孫子明都笑臉相迎。

    在這個看顏值的世界,別人長得這麼漂亮,當然特麼的可以為所欲為了!

    顏書雪舉起手,低頭繼續唱著︰

    “在人間有誰活著,不像是一場煉獄。”

    “我不哭,我已經沒有尊嚴能放棄。”

    “當某天那些夢啊,溺死在人海里。”

    “別難過讓他去,這首歌就當是葬禮。”

    突然,秦述發現身旁的白倩哭了,她就那樣痴痴地看著錄音室里面的顏書雪,眼淚無聲掉落了下來。

    “你怎麼哭了?”秦述小聲問道。

    白倩擦了擦淚水,可眼淚不停,所幸也沒有去理會了,有些抽噎道︰“書雪這些年太苦了,大家都只看見了書雪人前的風光,贊嘆她電影演得好,可是又有誰知道,書雪真正想做的是唱歌啊!”

    不只是白倩,錄音棚里面還有很多工作人員,不少女性直接當場淚目,甚至有幾個大男人眼眶都紅了。

    他們不僅是因為顏書雪的經歷,更是因為自己。

    人生很艱難,如同在煉獄,可是又有誰放棄了?沒有辦法放棄!

    “掛在臉孔上是面具,流言比刀劍還鋒利。”

    “金錢的腳下有太多奴隸,人心有多深不見底。”

    “靈魂在逃亡無處去,現實像車輪我是螞蟻。”

    顏書雪愈發地投入了,到後面睜開了眼,眼中盡是迷蒙與傷感。

    成熟、嫵媚,這是秦述對她的第一印象。

    直率、高冷,這是華美公司的員工們對她的印象。

    喜歡罵人、還會動手打人,這是媒體甚至還有很多粉絲對她的印象。

    在不同的人眼里,她有不同的形象,可是誰又知道她真正的模樣?

    跌落歌壇,有多少流言蜚語?可是她沒有放棄,毅然踏入了影視圈,在重重質疑聲中用一部部經典作品證明自己。

    現在她要重返歌壇了,流言和罵聲接踵而來,還有人質疑她根本不會唱歌!

    就算我不會演電影了,我也不可能不會唱歌!這是顏書雪心中的吶喊。

    錄音棚里的所有人,全都被她這如同吶喊般的歌聲給震撼到了,這是來自心靈的震撼!難以形容!

    歌曲收尾了,在最後結尾的時候,顏書雪輕嘆了一聲,這是因為唱出了她的辛酸,所以她有些傷感。

    “重新錄一次吧。”她對外面說道,她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只要有一點不合格,那就重新來做。

    “不用了。”錄音師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北方漢子,但這個時候眼眶微紅,道︰“我敢保證,這絕對是最好的,唱多少次都比不上這一次。那些質疑你的人,這回絕對要大吃一驚。”

    顏書雪點頭,走出了錄音室,走到秦述面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謝謝。”

    “不用。”秦述輕輕搖頭。

    他同樣被顏書雪震撼到了,顏書雪拿到這首歌,就在別墅里看了一眼,然後就來錄音棚里面唱。

    一次通過!

    天後的實力彰顯無疑!

    現在,秦述很期待,期待這個世界的人民,听見了顏書雪如同吶喊般的《在人間》後,心里會有什麼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