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九章 他到底是干什麼的?

第九章 他到底是干什麼的?

    燕京某老舊胡同巷子。

    謝林西裝革履地站在鏡子前,整理好儀容以後,提著公文包便往外走去。

    他今年26歲,一米七八的身高,長得儀表堂堂,簡單來說,就是又高又帥——只可惜富和他沾不上關系。

    謝林自幼在西北農村生活,跟著爺爺奶奶,而父母則是在外打工。

    八歲那年,在工地上的父親因為安全措施沒有弄好,全身癱瘓了,母親帶人去找工地賠償,結果一無所獲還白白浪費時間。

    後來母親放棄了,自己跑到外面打工養家,可惜在謝林剛剛大學的時候,母親也病倒了。

    于是,謝林放棄了大學,步入社會打工,搬運工、清潔工、銷售員、保安……他什麼工作都干過,甚至還做過臨時演員。

    在燕京闖蕩了七八年以後,他成了一家保健品公司的銷售經理,手里還有一個銷售小組,每月至少有一萬三的收入,運氣好還能有兩三萬。

    可惜還是入不敷出,父母養病需要一大筆錢。

    也是因此,他連一個女朋友都還沒有。

    謝林平時的愛好只有兩個,听歌和看小說——這兩樣可以在前往客戶的路上進行。

    “一份燕報。”走出胡同口,謝林買了一份燕報。

    按照以往的習慣,他先把黎青的小說給看了一遍,然後再去看其他版面。

    “咦?查先生的版面有新的小說更新了?”謝林看見燕報上出現了一部新的小說,名叫《尋秦記》。

    這個版面以前是專屬于查先生的,只可惜最近查先生去世了。他很好奇,是誰代替了查先生,于是便看了下去。

    一開始,謝林有點詫異,這還是寫都市的小說?都市的小說會講什麼故事?

    這個世界並沒有寫關于都市的小說,謝林被《尋秦記》的都市部分吸引住了。

    結果畫面一轉,項少龍竟然來到了古代?還和一個美女在一起?

    一口氣看完燕報上的內容,謝林有點感慨︰“這部《尋秦記》太大膽了,竟然還把和美少婦的曖昧給寫出來,不怕被批評嗎?”

    “嘿,你還不知道啊?現在網上都鬧翻了,嘖嘖,好多人都在聲討這本書呢!”旁邊有人接過話來。

    那人繼續說道︰“不過你還別說,這本書比以前的那些小說好看多了,嘖嘖,沒有想到啊,燕報上面竟然也會連載這樣的小說,看項少龍和那個美少婦那啥的時候,看得我熱血沸騰啊!”

    “這個作者真敢寫啊,好像天後顏書雪的新歌也是他寫的吧?名字都一樣,嘖嘖,果然是文人,真騷。”

    “天後出新歌了?”謝林在一旁詫異道,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忙,顏書雪的新歌發布得很倉促,並沒有經過大張旗鼓的宣傳。

    謝林也是顏書雪的粉絲,他點開天後的新歌一看,果然詞曲的作者也叫秦述。

    戴上耳機,點擊播放。

    謝林輕輕閉上眼听了起來,手指按著節拍敲打大腿。

    慢慢地,他愣住了,注意力全都在歌里面。

    他覺得這首歌就是寫給自己的,自小與父母聚少離多,最後得到的消息卻是父親癱瘓,之後母親也積勞成疾而病倒。

    當謝林听到“在人間有誰活著不像是一場煉獄”的時候,這個曾經在垃圾桶里撿東西吃都沒哭過的男人,驀然流下了淚水。

    他的內心防線轟然崩塌,坐在地鐵里,掩面痛哭。

    一首歌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謝林擦干淚水,用手機登上微博,先是按照報紙上的序列號給《尋秦記》投上了一票,隨後又關注了秦述的微博,最後寫下一篇長長的書評。

    ……

    ……

    《燕報》總經理室。

    美女秘書捧著一疊報紙和資料推門而入,對正躺在老板椅上閉目養神的龐順朋說道︰“老板,這是今天的報紙和昨天的銷量以及小說在風雲榜上的排名情況。”

    龐順朋睜開眼楮,吐了一口濁氣,對美女秘書道︰“去給我沖杯咖啡。”

    美女秘書去沖咖啡了,龐順朋則是打起精神來,翻開秘書送來的報紙和資料。

    每天工作和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昨天的銷量。

    最近因為查先生去世的緣故,《燕報》的銷量有所下降,昨天的總銷量才一百二十一萬份,而對手《小說家》昨天的銷量,經過估計,竟然比《燕報》多了近十萬份的銷量!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啊。

    《燕報》和《小說家》都是全國發行量極大的小說類型報紙(其實覆蓋地區只有華中,東北和華南小部分地區,按照銷量來算的),如今在互聯網的沖擊下,許多報紙的銷量都大打折扣,而這兩家依然保持在上百萬的銷量,平時兩家相差最大的時候,也就兩三萬份,現在卻差了近十萬份!這就相當于,《小說家》覆蓋地區比《燕報》要多一個城市了!

    龐順朋眉頭一皺,又有些無奈,畢竟不是誰都是查先生。

    “查先生的紀念版準備得怎麼樣了?”他撥通發行部的電話,現在他只希望通過查先生的紀念版來提升一下銷量了。

    發行部的人愣了一下,回道︰“查先生的紀念版已經印刷十五萬份了。”

    “怎麼回事?紀念版的內容不是做好了嗎?怎麼才印刷十五萬份?”龐順朋壓住心里的火氣說道。

    “我們在加印今天的報紙!”發行部的人興奮地說道,“今天的報紙已經賣瘋了!各地都在要求加印!”

    “什麼?”龐順朋大吃一驚,“這才過去多久?全部都賣光了?今天的報紙你們印了多少份?”

    “一百一十萬份!預計還要加印三十萬份!”

    “……”

    龐順朋掛斷電話,急忙翻開今天的燕報,這才發現,原本是查先生小說的版面,今天印了一個名叫秦述的作者的《尋秦記》。

    難道是因為這本書?

    “咚咚咚!”

    這時,敲門聲響了起來,還沒等龐順朋說請進,總編徐可經便一臉興奮地沖了進來。

    “董事長!今天的報紙賣瘋了!預計需要加印三十萬份!《小說家》那邊的報紙,我打听到消息,到現在才賣出去三十萬份!”

    “真的?”龐順朋徹底激動了,不只是因為燕報賣得好,還因為小說家的銷量變低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小說家的讀者被燕報給搶過來了啊!

    “是真的。”徐可經往日的頹廢一掃而空,說道︰“《尋秦記》的反應出奇的好,報紙賣出去不過三個小時,就有近一千個讀者打電話過來詢問,而且,現在《尋秦記》已經在風雲榜上排進前十了!排名還在不斷上升!”

    “《尋秦記》真的有那麼好看?”

    “絕對好看,以前的讀者根本沒有讀過這種穿越時空的武俠小說,不過看了幾百字,就被吸引住了!”

    與此同時。

    除卻《燕報》以外,各大報紙的老板全都愁眉苦臉。

    為什麼?

    他們的報紙銷量低得不行啊!特別是《小說家》,按照以往的情況,早上過去以後,銷量應該達到七十萬份左右,結果現在才賣出去三十余萬份,這還是因為大部分是提前訂了《小說家》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報社老板都在困惑,然後他們得知了《燕報》銷量瘋漲,全都大吃一驚。

    一打听,這才知道,是因為《燕報》的最新小說《尋秦記》!

    一人踩下整個報業啊!

    霎時間,所有報社老板都在打听秦述,想跟這位新晉熱銷作家約稿。

    結果這一打听,這才知道,天後顏書雪的新歌作者,竟然也是這位熱銷作家。

    頓時,所有人無語了,顏書雪的新歌可謂是極其火爆的,現在已經是音樂風雲榜月榜的榜首了,而且也進入年榜前十,馬上就要奪得年榜第一了!

    這特麼又是和顏書雪合作,要踩整個樂壇?

    那麼問題來了,這個秦述,到底是作家,還是一個音樂人啊?

    不只是報業的人,就連樂壇的人得到這個消息後,也是徹底懵逼了。

    那個寫了一首歌,把我們給踩下去的人,特麼的竟然是一個作家?

    毫無疑問,《尋秦記》火了,秦述也在音樂界和報業以及小說界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