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十一章 我幫你做節目!

第十一章 我幫你做節目!

    陳思雪和韓卿倌從大學開始便認識,同在一個班,甚至連工作了都在一個辦公室。

    因為兩人容貌出眾,所以在學校里便被戲稱為兩朵金花,進入工作以後,這個稱呼依舊沒有變過。

    女人的攀比心是很強烈的,又特別是兩個女人同時被人點頭論道。

    從大學開始,陳思雪一直想要證明自己比韓卿倌更好,當時學校里有一個校草,吸引著所有女生的目光,自然也是吸引著兩人。

    那時陳思雪便被這個男人所吸引,曾展開過狂熱的追求,按道理來說,女追男隔成紗,陳思雪應該很容易就追求到的,只可惜劇情很俗套,校草更喜歡韓卿倌,對于陳思雪的追求不聞不問。

    最後的結局自然是韓卿倌與校草在了一起,並且在大學畢業以後順利成婚,但沒過多久韓卿倌就與校草又莫名其妙地分手了,而那個校草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讓陳思雪覺得韓卿倌是為了贏自己而去勾引了那個男人,使她心里異常的氣憤,也在她心里留下了一道無法解開的結。

    陳思雪第二個心結便是工作以後了。

    兩人同時進入了亞麗網絡電視台,並且還分別負責一檔節目。

    兩檔節目,自然會產生競爭,並且這兩檔節目還是由她們自己策劃出來的。

    因為都是新人,節目自然要老套許多,網絡電視台的成績是按照點擊率算的,兩人的節目在電視台里點擊率不算高,但也沒有墊底。

    可偏偏韓卿倌的節目,每期節目點擊率都比陳思雪高一丟丟。

    當時公司的一位股東與韓卿倌關系很不錯,兩人經常一起吃飯、一起參加活動等等。

    這就讓陳思雪覺得是韓卿倌勾引了公司股東,然後修改節目的數據,導致每期節目都比自己的高上一點。

    可事實上,那位股東是韓卿倌的一個親戚,亞麗電視台的數據也沒有任何辦法作假。

    但是陳思雪並不知道這些,她只知道,自己和韓卿倌認識以後,就一直沒有贏過,各方面都輸了。

    綜上種種,陳思雪實在找不到喜歡韓卿倌的理由,每次見到她,都帶有一種莫名的敵意。

    以前想要發泄一番,可是每次她冷嘲熱諷,韓卿倌根本沒有在意,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前段時間電視台做不下去了,聚餐的時候正好有一位領導(是什麼領導就不說了,咳咳,免得被404),這個領導也算是好色之徒,對韓卿倌有些意思。

    聚餐的時候,領導便對韓卿倌動手動腳,結果被韓卿倌拒絕了,這個時候陳思雪覺得機會來了,趁機上了這位領導的床,做了情人。

    這幾天她跟領導吹了耳邊風,央視有一檔節目馬上下播了,現在正在征求新的節目,那位領導便讓她來做這個節目的策劃了。

    陳思雪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這里遇見韓卿倌,還以為韓卿倌私下和那位領導接觸了,她便忍不住再次發招。

    這個女人,三觀已經開始扭曲了……

    當然,韓卿倌根本沒有在意這些,面試結束以後便在外面等待著。

    對于面試,她還是有信心的,在面試的時候便听見面試官說了,她這檔節目,是目前看過來最好的。

    “喲,看我們韓大美女的樣子,很有信心啊!”陳思雪似乎不願意放過沒一個打擊韓卿倌的機會,一瞧見韓卿倌的神色,便出言譏諷。

    韓卿倌冷淡地掃了她一眼,並不理會。

    見這情景,陳思雪像是被噎住了一樣,一簍子的話想說,結果又說不出口來,只能恨恨地說句︰“今天你是沒有機會贏我了!”

    很快,到陳思雪進去面試了。

    面試房間內。

    陳思雪將自己的策劃書給遞了上去,笑道︰“各位老師,這是我策劃的節目。”

    面試官一共有三人,兩男一女,坐中間的中年男人接過策劃書便看了起來,不一會,眉頭緊皺。

    這檔節目就是一個普通的歌唱選秀節目,很通俗,遠遠比不上之前那個名叫韓卿倌的女人遞交上來的節目。

    就在中年男人準備直接拒絕陳思雪的時候,旁邊一人小聲說道︰“她是主管一台那位的人。”

    中年人看了陳思雪一眼,不準備理會,可這時女助理又讓他出去接一個電話。

    大概五分鐘左右,中年男人回來了,臉色很難看,有些不耐煩地對陳思雪擺了擺手。

    “出去等消息。”

    陳思雪走出屋子,得意地看了韓卿倌一樣,找個位子坐了下來。

    後面的面試還在繼續。

    “怎麼回事?面試官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啊?”

    “不知道,該不會是誰讓他生氣了吧?”

    接下來進去面試的人,出來以後都在低聲議論。

    半個小時左右,面試結束了,所有人都被叫到一個階梯會議室。

    講台上站著另外兩個面試官和女助理,至于那個中年面試官,不知道去哪里了。

    央視這次組織的面試與以往不同,更像是一種培訓,面試的人在結束以後都會被叫到一起,來學習面試成功的那人的節目。

    女助理拿出一份文件,說道︰“這次面試通過的是陳思雪。”

    “她的節目是《翩翩起舞》。”

    “……”

    韓卿倌在听見女助理說的話時直接愣住了,她還以為是女助理說錯了,抬頭看向投影儀上的畫面,這才知道女助理沒有說錯。

    可是————

    陳思雪通過面試,她沒有通過也就算了。

    為什麼她的節目變成陳思雪的了?

    《翩翩起舞》明明是她策劃的,什麼時候變成陳思雪的了?

    韓卿倌當場就要站起來發作,結果肩頭被人按了下來,扭頭一看,是那個中年面試官。

    “我知道你心里很憤怒,但是我也沒有辦法。”中年面試官說道,眼里也是充滿了怒氣。

    韓卿倌臉色煞白,已經到了爆發的臨界點,道︰“為什麼?”

    “她後面有人支撐著,我也很無奈,就算讓你通過了,讓你來做自己的節目,你也做不了的。”中年男人無奈地說道。

    “所以就把我的成果送給了她?”

    中年人沒有回答,從懷里掏出一個信封,道︰“這里有封介紹信,算是我對你的補償,你拿著這封信去燕京電視台,不用面試,直接去做節目,正好燕京電視台也有一檔節目馬上下播了。”

    韓卿倌沒接。

    “你既然能做出一檔《翩翩起舞》,就能做出第二檔,你這個事,台里的幾位領導都知道。”中年人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燕京台,然後做出一檔節目來打敗這檔《翩翩起舞》,只要你打敗了,就可以直接回來。”

    韓卿倌看了中年人一眼,接過介紹信,起身便往外走去。

    剛剛走到門口,便感覺到有人在背後注視自己,扭頭一看,陳思雪滿臉得意的笑意。

    韓卿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

    ……

    秦述剛剛吃完早飯,便看見韓卿倌一臉陰沉地回來,這一看就是遇見了什麼事啊!

    “卿倌姐,怎麼了?面試順利嗎?”

    這廝,哪壺不開提哪壺,明眼人都知道這個表情面試不順利啊。

    韓卿倌像是沒有听見一樣,自顧自地走進了別墅,然後關門,進了臥室把門一關,頓時就又了想哭的沖動。

    倒不是說她心里不成熟,只是她一路走來,遇見過很多磨難,都經過了,可現在遇見了這檔子事,委屈啊!

    “想哭就哭吧。”

    突然,耳邊傳來了一道聲音,韓卿倌抬頭一看,秦述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床邊。

    “你怎麼進來的?”

    “我怎麼進來的你不用管————卿倌姐,到底是發生什麼了?”

    韓卿倌沉默了一會,把面試的經過給說了出來。

    秦述一听,頓時就怒了,拍著胸脯說道︰“卿倌姐,你別擔心,我來幫你做節目!保準殺得他們丟盔卸甲!”

    “你會做嗎?”韓卿倌問道。

    “你忘了我昨晚給你說的那個想法了?我們就做那個!”

    “可是贊助費呢?”

    “我幫你拉!”唔,去找《燕報》幫忙一下應該可以吧,畢竟自己的書也火了。

    “嘉賓呢?”

    “我來找!”去找華美和顏書雪應該是可以的吧?

    韓卿倌沉默了許久,幽幽說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

    “當然是你長得……當然是我看不慣你受委屈啊!我這個人最看不慣這樣欺壓人的了!”秦述聲正言辭地說道,心里卻是一陣後怕,差點就把心里話給說出來了。

    “謝謝。”韓卿倌低聲說道。

    “咱倆還說什麼謝啊!”秦述大手一揮。

    “你吃了嗎?沒吃我給你做飯去。”

    秦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咬牙說道︰“沒吃呢!”

    “那你坐一下,我下面給你吃。”

    秦述跟在韓卿倌的身後,因為下樓的緣故,正好能從衣服縫隙里看見韓卿倌身前的半邊白花花的酥胸以及一條很深的溝壑。

    韓卿倌戴的那種文胸是可以將胸托起的,從高處看下去,更顯雄偉,走起路來,一蹦一跳像是大白兔一樣,彈性驚人!

    豐胸細腰厚臀,這樣極品的身材簡直少見。

    秦述站在後面,頓時就看得有些發熱————這廝的潘啃奶 摯 急├讀恕br />
    只可惜,春光易逝。

    韓卿倌扭著厚實性感的臀部進了廚房,秦述才回過神來。

    啪!

    秦述直接給了自己一巴掌。

    呸!真是色令智昏,沒事答應別人干什麼?這不是沒事找事嗎?明明還有兩百天的生命可以揮霍,干嘛要浪費出來幫人做節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