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十二章 這里不是天地銀行!

第十二章 這里不是天地銀行!

    翌日,清晨。

    如今,《燕報》的辦公大樓格外熱鬧,自家報紙銷量重新回到冠軍寶座,還遠遠的拉快《小說家》一大截————這才是《尋秦記》發布的第二天,昨天的銷量達到了一百三十五萬份,今天一個早上就已經賣出去八十三萬份了,至于《小說家》,昨天才銷售了七十二萬份。

    這樣的成績使得員工們干勁十足————銷量穩步提升,廣告收入增加以後,員工的待遇自然也會提升。

    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中,秦述再次踏入了報社的大門。

    秦述悠然來到電梯前,突然有一人大喊道︰“秦述!秦述來了!”

    秦述扭頭一看,是那天攔截自己的一個編輯,現在看見自己,就像是看見了財神爺一樣。

    听見那編輯的喊叫聲,報社的員工們都圍過來了。

    “這就是《尋秦記》的作者秦述啊?看起來好年輕啊!”

    “我還以為他少說也得有四五十歲呢,結果這麼年輕,才二十出頭吧?”

    “而且長得也帥啊,比黎青帥多了。”

    “秦先生,後面的劇情會怎麼發展啊?”

    “秦先生,有沒有興趣來讓我給你做個專訪啊?”

    報社員工你一言我一語地,把秦述的路堵得死死的。

    按理來說,這些員工也是見過名人的,不會這麼大驚小怪,主要就是秦述出現得太及時了————查先生去世,《燕報》銷量急劇下降,失去了冠軍寶座,可秦述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卒,一人一書,不但把《燕報》的銷量冠軍衛冕了,還創造了新的傳奇,把別家報紙的讀者都給搶走了。

    更何況,他們都是《燕報》的員工,秦述還給他們帶來了非常現實的收益。

    “借過,借過,麻煩讓一讓……”秦述臉上帶著微笑,手上的勁卻不小,活生生地推開一條路,擠進了電梯。

    什麼時候該平易近人,什麼時候該高高在上,他還是分得清楚的。

    不過這廝明顯樂開了懷,臉上笑意不斷,怎麼看都是那種得意的笑。

    瞧瞧,哥現在也是名人了!

    電梯到了十三樓,秦述來到總編室外面,剛剛抬手,便有人幫忙敲門了。

    “請進。”里面傳來了徐可經的聲音。

    旁邊的人搶先把門打開,向里面報告道︰“總編,秦述秦先生過來了。”

    “秦述?”徐可經听見這兩個字直接站了起來,急忙出來迎接。

    秦述伸出手,笑道︰“徐先生,我們又見面了,你可是比上次要精神多了。”

    “托您的福。”徐可經握手之後,笑呵呵地招呼道︰“秦先生您坐,要喝點什麼?”

    “茶吧。”秦述大大咧咧地坐了下來。

    徐可經對開門那人打了一個眼神,笑道︰“小何,你去給秦先生倒杯茶。”

    隨後,他又坐在秦述對面,問道︰“秦先生來這里是準備……”

    “這是《尋秦記》下周的稿子。”秦述拿出U盤。

    “誒,這點小事,還勞煩秦先生親自過來一趟,你直接發到我郵箱就可以了呀。”徐可經笑道。

    “這樣比較正式嘛————還有一點事想跟燕報談一談。”

    徐可經正要詢問的時候,《燕報》的董事長兼總經理龐順朋突然走了進來。

    “這位就是秦先生?”龐順朋一眼便看見了秦述,見徐可經點頭以後,笑道︰“秦先生當真是年少有為啊,一支妙筆攪動了整個報業。”

    “哪里哪里,龐董事長才是真的青年才俊,年近三十余歲,便管著一份大報紙,真是青年楷模啊!”秦述也是笑容滿面。

    他沒有說錯,龐順朋如今才三十余歲,《燕報》是其父親龐泓所創,在龐泓去世以後,子承父業,接過了《燕報》的大旗。

    龐順朋接手的時候,《燕報》的發展已經成規模化、企業化了,根本不需要他操心什麼,可是頂梁柱查先生一去世,《燕報》就顯得有些頹勢,秦述一人一書拯救了《燕報》,他自然對秦述很客氣。

    寒暄了一陣子,看時機成熟了,秦述直接開口問道︰“龐先生有沒有想過讓《燕報》更進一步?”

    “更進一步?”不只是龐順朋,就是徐可經也是滿臉的疑惑。

    “不知道秦先生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我們《燕報》現在已經是全國發行量最大的小說報紙了,更進一步是進到哪里?”龐順朋不動聲色地問道。

    秦述喝了一口水,道︰“我查過資料,《燕報》目前的發行量確實是全國最大的,尤其是在我來了以後,發行量比以往更大,但其實《燕報》的覆蓋地區只有華中、東北以及華南的小部分地區對吧?”

    “沒錯。”龐順朋點頭,《燕報》的發行量雖然大,但是還有很多地方沒有辦法覆蓋過去,龐順朋一直想讓《燕報》覆蓋過去,可是那些地方的本地報紙可不是吃素的。

    “我可以讓《燕報》覆蓋全國!”秦述語出驚人。

    “……”

    龐順朋與徐可經對視一眼,皆是有些失笑。

    “不知道秦先生怎麼讓《燕報》覆蓋過去?”龐順朋忍住笑意問道。

    “廣告。”

    “廣告?”龐順朋笑了起來,道︰“以前我們也做過這個嘗試……”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直接被秦述打斷了︰“我說的是電視廣告,以前你們沒有在電視上做廣告吧?”

    這下,龐順朋和徐可經徹底無言了,心里都覺得秦述太過年輕了,一份報紙,傳統媒介,去電視上打廣告?

    這不是年輕是什麼?

    “秦先生。”徐可經思考了一會,含蓄說道︰“我們是報紙,不是什麼飲料啊之類的商品……”

    秦述又打斷了徐可經的話,道︰“我知道,但《燕報》不是娛樂報紙,不是新聞報紙,是小說報紙。觀眾可能在電視上看小說嗎?不可能。從一開始,你們的思路就錯了,你們總覺得自己是報紙,跟電視行業是死對頭,自己本身就是要打廣告的,結果還去電視上打廣告。但是你們沒有想明白,《燕報》的定位是什麼。”

    听見這番話,龐順朋微微一怔,覺得秦述說得有道理,可是又覺得他的話怪怪的,好像有什麼地方又不對。

    秦述繼續說道︰“但凡是衛視以上的電視台,全都是覆蓋全國的,《燕報》就可以借助電視台的東風,在其他地方打響知名度。”

    龐順朋琢磨著秦述的話,按照秦述的邏輯想下去,覺得這也有點道理,便有些心動了。

    《燕報》是在他父親的手上創建的,可以說《燕報》能有現在的輝煌,很大一部分都是靠的他父親,龐順朋也不願意一輩子活在父親的陰影下,想讓《燕報》更上一個台階,可是做了很多努力,到頭來還是沒有用。

    “龐董事長覺得這個建議怎麼樣?”秦述問道。

    “這個建議不錯,有點道理。”

    “既然如此,那我們可以談一下合作了。”秦述又喝了一口水,道︰“我這里有一檔節目正在制作當中,我想請《燕報》來給節目冠名。”

    聞言,龐順朋啞然失笑,道︰“要《燕報》冠名,秦先生直說就是了,又何必說這麼多,秦先生的面子,還是值幾百萬的。”

    “我說的冠名費不是幾百萬。”

    “那是多少?”龐順朋端起茶杯問道,秦述為燕報帶來的收益遠遠不止幾百萬,所以秦述開口說冠名,他也不打算拒絕,只要不是太離譜就行。

    “一個億。”秦述正色說道。

    “……噗!”龐順朋剛剛喝進嘴的水,直接噴了出來,失聲道︰“你說多少?”

    徐可經在旁邊听見這個數字,差點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一個億啊。”

    看秦述一臉的嚴肅,龐順朋試探性地問道︰“秦先生,你沒有開玩笑?”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秦述無言,他對這些不了解,他只知道,《蒙面歌王》這檔節目可是能夠比擬《好聲音》的,在地球上,《好聲音》的贊助費就高達一個億,所以他也覺得在這個世界,一個億是很正常的。

    只可惜……

    龐順朋擦了擦嘴角的水漬,道︰“秦先生,這麼給你說吧,目前國內最火的節目,他的冠名費你知道是多少嗎?三千萬,這也是國內廣告費的最高紀錄,你這一開口就是一個億……說句不客氣的話,你當我這里是天地銀行呢?”

    這下秦述愣住了,這個世界還要比地球落後一點?

    不過秦述還是沒有放棄啊,這廝就是死要面子,答應了韓卿倌幫忙來弄這些,怎麼可能放棄?

    “龐董事長,其實我要這麼多冠名費也是為了《燕報》著想啊!”秦述語重心長地說道。

    一旁的徐可經滿臉黑線,信口開河說出一堆這樣那樣的廣告建議,然後直接開口就要一億冠名費,還說是為了《燕報》著想,這是什麼人啊?

    龐順朋也是笑容僵硬,問道︰“請問秦先生是怎麼為報社著想的?”

    秦述思考了一會,條理清晰地說道︰“第一,一億的冠名費其實對于《燕報》來說無關痛癢,不過是兩三個月的利潤而已。”

    “但是,首先來說,一億的冠名費,可以讓電視節目未播先火,《燕報》也可以通過這個進入全國人民的視線,別人會好奇啊,《燕報》是誰?竟然會給一個節目冠名一億廣告費。而且,《燕報》這也打破了廣告費記錄。”

    龐順朋與徐可經對視了一眼,均看到對方眼中的驚訝,微微點頭,算是對這個話有些認可。

    《燕報》的利潤是很大的,作為日銷量在百萬份以上的報紙,一億的冠名費對于報社來說,確實不會傷筋動骨。

    再者,這個打破了廣告費的記錄,只要稍微運作一下,《燕報》會成為輿論的熱點,名氣會大大提升。

    秦述繼續說道︰“第二,如果《燕報》給節目冠名了,我可以保證,三年之內不會往其他報紙投稿,五年之內的稿子,《燕報》擁有優先權,並且,《尋秦記》的所有版權,我將會授權給《燕報》十年。”

    龐順朋與徐可經皆是一喜,秦述這個行為,就是給《燕報》獨家供稿啊!以《尋秦記》目前的火爆情況來看,創造的利潤絕對是比得上一億的。

    “第三。”秦述沒有停下來,道︰“這檔節目是我親手策劃的,絕對不會撲街,《燕報》是絕對能夠獲得利益的。”

    “……”

    龐順朋和徐可經原本覺得秦述說得挺有道理的,結果一听見這個話,頓時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