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十四章 在線等!急!

第十四章 在線等!急!

    下午三點。

    韓卿倌帶著簽約合同親自從電視台跑了過來,她沒有穿工作裝,上身僅穿了一件款式另類的白色襯衣,下身則搭配著一條顏色靚麗的淺黃色熱褲。

    最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她沒有穿絲襪!整個修長筆直的大腿就那麼赤裸裸的袒露在空氣中,無比的耀眼。

    長發微卷,聳拉在肩膀上,成熟嫵媚的風情撲面而來。

    御姐!完美的御姐!

    秦述遠遠地看著,在心中呻吟吶喊。

    “等得久了吧?”韓卿倌小跑到秦述面前,額頭上滲出細粒的汗珠。

    “沒有,這不是怕耽擱你的事嘛,所以我提前來等著了。”秦述笑眯眯地說道,實際上這廝剛剛到這里。

    “我們進去吧。”

    兩人一同進入了《燕報》辦公大樓,直奔頂樓的董事長辦公室。

    龐順朋對于這次的贊助也是無比重視,畢竟冠名費高達一億元,所以決定一切親手辦理。

    一個小時後。

    “韓小姐,合作愉快,資金我會分批次打進賬戶當中。”龐順朋微笑說道。

    韓卿倌拿著合同,不由得一陣恍惚,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

    自己的新節目,現在有一億的贊助費了?

    “卿倌姐,該走了。”秦述與龐順朋寒暄了一陣子,對還在發神的韓卿倌喊道。

    韓卿倌陡然回過神來,跟在秦述的身後。

    “秦老弟!”龐順朋突然在後面喊住秦述,道︰“微博上的事你還是去留意一下啊,去號召一下票啊,讓《尋秦記》把票給沖上去。”

    微博上的事?

    秦述懵頭懵腦地點頭,他自己都不知道微博上面發生了什麼事呢,他微博上注冊認證以後,都還沒有上去看過。

    出了燕報大樓,韓卿倌緊緊地抱著那份合同,胸前的峰巒都像是要被雙臂擠出來了一樣。

    “小述,謝謝你。”突然,她開口說道。

    “咱倆還說什麼謝啊?俗氣!”秦述擺手道。

    瞧瞧這廝,還真是不要臉,這才認識幾天?就這樣說話了。

    “那怎麼行,你可是幫了我大忙,一億冠名費啊,這個消息要是放出去,我們的節目絕對會未播先火的。”

    “你要是真想謝我,那就親手給我做一頓大餐吧。”秦述笑道,他對韓卿倌的手藝是越來越佩服,堪比五星大廚了。

    韓卿倌淺笑道︰“那行啊,今晚你就來我家吃飯吧,我倆好好慶祝一下。”

    “一言為定!”秦述滿臉興奮。

    在路口,兩人便分開了,韓卿倌帶著合同回到電視台,有了這一億的贊助費,其余廣告就很容易談下來了,而秦述則是趕回湯臣一品的別墅。

    冠名費的事談下來了,接下來就該是去找節目嘉賓了。

    既然要幫韓卿倌做節目,那自然是要把節目做到最好,秦述沒有期望韓卿倌能夠請到多好的嘉賓,而且他也自己答應了,他去請嘉賓。

    必須要請唱功很強的人來參加節目!

    然而秦述對于這個世界的娛樂圈兩眼一抹黑,只能去找顏書雪了。

    回到湯臣一品,秦述按下顏書雪別墅的門鈴。

    開門的是顏書雪的經紀人白倩。

    “白姐,我找一下……”

    秦述話還沒說完,白倩便一臉焦急地問道︰“你知不知道書雪去哪了?”

    “啥?”

    秦述頓時傻眼了,這特麼的,他就是來找顏書雪的啊,結果白倩反問他顏書雪去哪兒了?

    “書雪剛剛完成了一個廣告代言,結果又不見了。”白倩焦急又無奈,顯然,顏書雪的經常性失蹤讓她都快逆來順受了。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我就是來找她的。”秦述苦笑道。

    得,請嘉賓的事只能後面再談了,不過秦述也不著急,畢竟燕京台馬上下播的節目還有進一個月才結束。

    告別了白倩,秦述便回到自己的別墅,韓卿倌現在還沒有下班,待會下班了估計還要去買菜什麼的,所以他也能夠在家休息一下。

    一想起晚上大家喝酒喝多了,然後可能會發生的事,秦述就有點興奮。

     啪。

    別墅門剛剛被打開,秦述突然感覺自己的腳被人用手給抓住了。

    低頭一看,這是一只縴白玉手,順著手看過去,秦述被嚇了一跳。

    顏書雪!

    這特麼什麼鬼?顏書雪怎麼跑到自家院子里來了?

    此時,顏書雪醉醺醺的躺在別墅正門旁邊的灌木叢里,另一只手上還抓住一瓶酒,至于下身的灰色長裙,已經有一部分被樹枝劃破了。

    “你怎麼在這里啊?”秦述急忙把顏書雪給扶了起來。

    “咦?秦述?”顏書雪一開口便有濃濃的酒精味撲面而來,“你……你怎麼來我家了?”

    秦述哭笑不得︰“大姐,這是我家啊!我送你回家去吧。”

    然而顏書雪掙脫了秦述的手,毫不客氣地擠進了屋,也不停秦述的話,“這就是……我家……”

    得了,這位是真的喝醉了。

    秦述這才想起來,自己剛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跟這位在一張床上,據說就是因為喝了酒才在一張床的。

    看來這一位還真的是喜歡喝酒啊!

    “誒?人去哪了?”秦述一眨眼,才發現顏書雪不見了。

    找了一轉,終于在廁所找到了顏書雪。

    嘔……

    顏書雪坐在馬桶上,一手抱著個垃圾桶,一手放到了浴缸的水龍頭上。

    “大姐,你這是要干什麼啊?”眼看顏書雪就要往前栽到地上,秦述急忙上前扶住。

    顏書雪一語不發,單手把垃圾桶遞給了秦述。

    “大姐,你坐好啊,我去給你接杯水。”秦述讓顏書雪靠在牆上,拎著垃圾桶便往外走。

    到了客廳,秦述接上一杯水,回到廁所,結果一進門就鼻頭一熱,險些把持不住了!

    就在前面,顏書雪居然已經脫掉了上衣,隨手扔在了地上,她此時是背對著秦述的,搖搖晃晃地站在浴缸前,手伸在前面撥弄著。

    吧嗒。

    淺肉色帶花紋的文胸被顏書雪從身上摘了下來,一甩手飛到了一邊,然後雙手下移,呼啦的一下,灰色長裙便落到了地上。

    緊接著,顏書雪的手抓住內褲上的線頭,然後一拉,細薄的黑色蕾絲內褲便像裙子一樣掉到了地上,那又白又性感的香臀徹底暴露在了秦述面前。

    顏書雪彈性十足的美腿上還穿著絲襪呢,但她像是沒有注意到一樣,一步邁進了浴缸,然後躺了下來。

    動作自然!旁若無人!

    秦述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這一系列動作,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呢。

    毋庸置疑,顏書雪喝了很多酒,不然也不會來到秦述的別墅,也不會旁若無人地在秦述面前脫衣服裙子。

    可是————

    這特麼喝得也太多了吧?你旁邊還有一個男人呢!

    叮鈴鈴……

    突然,秦述的電話響了,讓他回過了神來。

    “小述,我把菜買好了,馬上就到家了,你過來幫一把手啊!”這是韓卿倌的電話。

    伴隨著電話,外面還響起了汽車鳴笛聲,不用懷疑,這肯定是韓卿倌回來了。

    秦述一手端著水,一手拿著電話,滿臉的糾結。

    現在問題來了,是留在這里還是去韓卿倌哪兒?

    在線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