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十五章 喝酒誤事!

第十五章 喝酒誤事!

    秦述從來不自詡君子,做君子多累啊,還要違背人類與生俱來的欲望。

    在禽獸與禽獸不如之間,秦述總會選擇做一個禽獸。

    至于共和國最優秀的特工?

    呵,說得好听點是兵王、高級警察,其實說白了,就特麼是一個高級流氓。

    沒看見有那麼多退役了調戲校花,調戲女總裁的兵王嗎?

    沒退役的時候,殺人放火,坑蒙拐騙,偷人偷情,強奪婦女,什麼沒干過?

    當然,偷情跟秦述扯不上關系。

    強奪婦女嘛————女間諜偷逃要求活捉,這個算是強奪婦女吧?

    可是現在,這根本就特麼不是禽獸和禽獸不如的問題!

    秦述是要做禽獸的,可現在是對誰禽獸的問題!

    一邊是喝醉了酒,渾身脫得只剩下絲襪的天後,另一邊是馬上就要喝酒,等著自己采摘的御姐人、、、妻。

    到底該選誰!?

    秦述倒是想全都要,可用屁股想也不可能啊!

    “這特麼算什麼事啊!”

    就在秦述選擇困難癥發作的時候,韓卿倌又來電話了。

    得,拖了這麼久,別人飯都已經做好了。

    當然也是有秦述犯懶和偷瞟天後光溜溜的身子的原因。

    最終,秦述還是做出了決定————做一次禽獸也是做,做兩次禽獸也是做!

    浴缸里的水並沒有放滿,顏書雪就那樣隨意躺在浴缸里,呼呼大睡著。

    瞧瞧這身材,峰巒雄偉,芳草萋萋,光滑的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肌膚彈性十足。

    作為一個樂于助人的潘苛髏ュ 厥 膊緩靡饉既錳旌蠹絛稍謁  耍 暇勾昧絲墑腔岣忻澳亍br />
    于是,他伸出手,直接以公主抱的方式把顏書雪抱了起來,目不斜視。

    嗯,只偷看了一眼,再一眼,再再看一眼,再再再看一眼……

    顏書雪如今二十七八左右的年齡,卻是保養得極好,看起來不過二十二,二十三。

    秦述的手原本是抱住天後手臂的,可懷中的天後似乎覺得睡起來不舒服,扭動了一下,那只手臂掙脫了秦述的手,直直得垂落下去。

    這下子,秦述的手就到了顏書雪的腋下。

    天後的皮膚很光滑,秦述也抱不穩,手一滑,只能用小臂穩固著不讓人落下去,手掌完全騰空出來了。

    這樣怎麼行?多危險啊!秦述心想。

    于是,他的手掌直接回扣,嗯,摸上了天後的乳峰。

    “真大啊。”秦述心里感慨著。

    沒有隔著任何的衣服布料,握在手里像是還沒有凝結起來的果凍,隨心所欲能夠自由變幻形狀————如此美胸,當真讓人有一種心跳停止的刺激感!

    秦述曾經看過不少女人的胸,也有像顏書雪這麼大的,但有所不同。

    就比如韓卿倌,韓卿倌的胸是飽滿,顏書雪的卻是堅挺!

    如此堅挺,變幻形狀起來別有一番滋味,像是彈簧,彈性很強。

    秦述現在沒看了,他目視前方,手想往上面探,摸摸天後的另一只胸。

    畢竟,做人要公平。

    只可惜手夠不著,于是,他只能停留在這粉肉團上面。

    有言道,人生得一胸部,足矣。

    還有言道,有胸如此,夫復何求?

    突然,顏書雪有動靜了,她翻了一個側身,手直接搭在了秦述的脖頸上。

    左手被肉團壓住了,沒辦法動了。

    可沒關系啊!右手在天後美臀上呢!

    嘖嘖,又大又圓,還很軟。

    “毛毛熊……”顏書雪嘴里突然呢喃了一句。

    秦述嚇了一跳,低頭一看,顏書雪還閉著眼楮睡覺呢。

    看來這毛毛熊應該是天後家里的布娃娃。

    從廁所到二樓臥室,正常來說,兩分鐘不到就能走到。

    但現在是正常情況嗎?不是!

    所以秦述足足走了二十分鐘才走完這段路。

    把天後放床上,秦述這廝又把天後的上衣、裙子、文胸及內褲拿了上來,然後認真擺放著————這樣等天後醒來就可以說是她自己脫的了。

    蓋上被子,秦述便戀戀不舍地離開了,還有一個女人等著呢。

    ……

    ……

    桌子上滿滿一桌的菜,可以見得韓卿倌是下了真功夫的。

    秦述對此也是佩服,真不知道韓卿倌是怎麼弄出這一大桌子菜的。

    瞧瞧,桌子上光肉類的菜就有三盤,回鍋肉、紅燒肉……還有一盤不知道做的是什麼肉。

    “來啦?”

    韓卿倌還系著圍裙,穿的也不是下午那身————上身籠罩著一件寬松白色襯衣,多出來的衣角打成了一個結,系在腰上。性感圓潤的臀部與修長結實的雙腿上則是繃著一條牛仔褲。

    嘖,這個褲子脫起來有點困難啊。秦述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你先坐吧,我去端湯。”韓卿倌笑著回了廚房。

    秦述坐得下嗎?肯定不行啊!

    上次來韓卿倌家以後,他便知道韓卿倌的酒櫃在哪兒了,于是這廝溜去酒櫃取了一瓶白酒來。

    回來時面對韓卿倌疑惑的目光,這廝也不臉紅,道︰“這不是要慶祝一下嗎?”

    “也對,慶祝沒有酒可不行。”韓卿倌笑著回應,也沒在意。

    秦述倒酒,兩個大杯,這一瓶白酒便去了一半。

    “為了慶祝我們成功拿下一億冠名費,干了!”秦述一仰頭,整杯酒直接被灌進肚子里。

    “干!”

    韓卿倌也喊了一聲,雪嫩脖頸一仰,竟也是將滿滿的一杯白酒給喝得一滴不剩。

    見此,秦述心里打了個顫兒,這是跟哥杠上了啊?

    吃了一口菜,秦述把剩下半瓶白酒一分為二。

    “預祝《蒙面歌王》成功播出,干杯!”

    又是一杯酒入肚,韓卿倌的臉色微微有些泛紅了。

    秦述一看,頓時心里樂了,再來一瓶多半就倒了。

    于是這廝又取來一瓶白酒,這次他更狠,開瓶後直接一分為二。

    “卿倌姐,來,我敬你一杯!”

    秦述說完,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光。

    “說的哪里話,要敬也是該我敬你。”韓卿倌嘴角有一摸笑意,干淨利落的把酒清空了。

    秦述抬頭一看,韓卿倌臉比剛才更紅了。

    嘶,酒量可以啊,一瓶酒下肚都不醉。

    秦述 地起身,   的跑到酒櫃前,又提了一瓶白酒出來。

    擰開瓶蓋,再次將一斤白酒一分為二。

    然後他端起酒杯,身子搖搖晃晃,紅著眼楮說道︰“卿倌姐好酒量,我再敬你一杯!”

    說完,仰起頭,咕咚咕咚咕咚的就把一杯足足半斤給灌了下去。

    韓卿倌震驚地看著秦述,她是真的吃驚,這加起來可就是一斤半的白酒了啊!

    這貨看起來不怎麼樣,沒有想到酒量這麼猛?他以前天天和別人喝酒吧?

    “干杯!”韓卿倌也沒有猶豫,干淨利落地把這杯酒清空。

    喝完以後,她便看著秦述,等待著秦述接下來會說什麼樣的慶祝話語或者豪言壯志。

    秦述摸了一把嘴角的酒漬,又非常順利地打出了一個酒嗝。

    他看著韓卿倌,嘴巴張了張,想要說點什麼。

    卻覺得眼前一黑,人便一頭栽倒在地上了。

    韓卿倌看著桌子上已經消失的人影,愣了一會,突然搖頭笑了起來。

    她的一個長輩是開酒廠的。

    在她們家里,喝白酒是按斤算的————一個人,一個飯局,至少喝三斤。

    ……

    ……

    秦述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置身于一個一眼望不到盡頭的世界。

    這個世界空曠無比,沒有高樓大廈,沒有汪洋河流,甚至連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一顆開滿了紅色花朵的木棉樹。

    他伸手摘下一朵木棉花,手里的花頓時變成了顏書雪的模樣。

    他又摘下一朵,那朵花立即變成了韓卿倌的模樣。

    緊接著,他摘下了第三朵,那朵花竟然變成了地球上的那個黑臉長官————他趕緊把花丟到了地上,然後用力踩上幾腳。

    于是黑臉長官不見了,樹上的花,一半變成了顏書雪,一半變成了韓卿倌。

    秦述咧開嘴巴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就醒了。

    往窗外一看,天竟然亮了,自己竟然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

    秦述大驚失色,急忙伸手摸了摸自己。

    呼,還好,衣服沒被人脫過,沒有被人動手動腳。

    可轉念一想,不對啊,我這是在韓卿倌家,我都喝醉了,她竟然不對我動手動腳?

    這個女人,品味太低了!

    秦述起床了,下樓,餐桌上有牛奶和面包,旁邊還有一張紙。

    “我去電視台了,早餐我給你準備好了,記得吃哦。”

    這是韓卿倌留的便條。

    頓時,秦述心里暖暖的,還給我留了早餐?那就原諒你品味低級了。

    剛剛端起牛奶,還沒有喝呢,他臉色一變。

    家里還有一個女人呢!

    秦述   地跑回家,打開臥室門一看————呼,顏書雪還在睡覺,還沒走呢。

    他走上前,彎腰收拾顏書雪的衣服,現在是別想禽獸什麼的了。

    把衣服抱著,起身,目光對上一雙漆黑的瞳孔。

    “額……早安……”秦述尷尬地打了一個招呼。

    顏書雪面無表情,平靜地看著秦述懷里的衣服。

    秦述順著目光一看,嘶,自己的手正抓著別人的文胸和內褲呢!

    尷尬!

    于是他急忙松手,一邊松手一邊解釋道︰“昨晚你喝醉了,這些衣服都是你自己脫的,放心,我沒看,昨晚我去其他地方了————我這也是剛剛回來。”

    顏書雪的聲音沒有任何波動,平靜得可怕,道︰“你見過哪個喝醉酒的人,自己爬到床上,睡得整整齊齊的,被子也蓋得整整齊齊的?”

    秦述腦子一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