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十六章 把你跟羊比,那是侮辱羊!

第十六章 把你跟羊比,那是侮辱羊!

    顏書雪像是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秦述。

    拜托,誰會信你啊?你喝醉了會跑到別人家的臥室里去睡覺?

    顏書雪的表情很平靜,說道︰“出去。”

    “嗯,好。”秦述訕笑道。

    現在,他對于顏書雪的要求也不反駁,一方面是把別人身子都看光了,該摸的地方也都摸了,再一個就是還得求別人辦事呢。

    很快,顏書雪便穿好衣服出來了,還是昨天那套沒變,只不過裙子上多出了幾條縫隙,走起路來,那雙美腿隱約可見。

    因為剛起床的緣故,她的頭發還有些凌亂,但是看起來並不礙眼,反而讓人感覺到一種慵懶嫵媚的氣質。

    嘖嘖,長得漂亮就是不一樣。

    秦述的目光就沒有離開了顏書雪,心里還在回味著昨晚那粉肉團摸起來的感覺。

    香噴噴的。

    “看夠了嗎?”顏書雪坐在對面的沙發上,二郎腿一翹,點上一支香煙。

    “額,什麼看夠了嗎?”秦述裝傻,卻在想這個女人怎麼那麼喜歡抽煙。

    顏書雪瞥了他一眼,把煙盒扔桌子上,道︰“給我寫首歌,不能比《在人間》差。”

    “嗯,好。”秦述點頭,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佔了人家的便宜,總得付出吧?

    于是,他起身,那來筆和紙,刷刷刷地開始動筆了。

    “給,這是你要的歌。”很快,歌就寫好了。

    顏書雪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這家伙寫歌這麼快?上次也是,給媒體說了以後,回家不過幾分鐘就寫出來了。

    還真是一個快槍手。

    接過紙,顏書雪看著曲譜輕輕哼了起來。

    秦述則是在這個間隙從桌子上的煙盒了拿出一支煙————就說這廝有多不要臉吧,把別人的東西當成自己的了。

    點燃,吸一口,咦?怎麼沒味?

    “那是我用來練嗓子的。”顏書雪淡然說道。

    秦述一臉尷尬。

    難怪顏書雪總是喝酒,還經常吸煙,可嗓子還是那麼好,有一種沙啞的磁性。

    ——別人天生的,你特麼能有什麼辦法?

    所以說,上帝不可能是公平的,說什麼關上一扇門,就會打開一扇窗,全特麼是自欺欺人、自我安慰而已。

    別人該比你牛逼的,就是比你牛逼。

    “歌還不錯,過幾天就發布。”顏書雪放下曲譜。

    “我出品的,還能有差嗎?”秦述毫不臉紅地吹牛逼。

    “嗯,那我先走了。”

    “別介,再坐會兒啊!”見天後要走人,秦述急忙起身。

    顏書雪又坐了下來,道︰“說吧,還有什麼事?”

    秦述沉吟了幾秒,道︰“我最近幫人在燕京電視台做了一檔節目,叫《蒙面歌王》,想讓你幫我找一下節目嘉賓。”

    “你還會做節目?”

    秦述靦腆地笑了笑,把《蒙面歌王》的詳細內容給說了出來。

    最後他說道︰“這檔節目也是我幫人做的,既然答應了幫忙做,就得做到最好對吧?我在娛樂圈也沒有什麼熟人,節目組去邀請的話,我估計也很難邀請到————畢竟這個節目要是輸了,被認出來了,也丟人。”

    “所以你就想到了我?”顏書雪似笑非笑地問道。

    秦述不好意思地點頭。

    “三首歌。”顏書雪伸出三根手指。

    “你搶劫啊!”秦述瞪大了眼楮,“當我的歌是大白菜啊?”

    “四首歌。”顏書雪淡定地伸出四根手指。

    “不行不行,我寫歌可是很困難的。”

    顏書雪一臉冷笑︰“五首。”

    “看在我們的關系上,一首!”秦述咬牙說道。

    “我們有什麼關系?”顏書雪反問道,然後比了一個六的手勢,“六首。”

    “我們這都不算朋友嗎?兩首!”

    “成交。”

    “……”

    顏書雪笑呵呵地拿出手機,開機,然後打了幾個字。

    兩分鐘後,她抬頭看向秦述,道︰“搞定。”

    “……”

    秦述滿臉悲憤,這簡直就是強盜啊!明明隨便打幾個字就能搞定的,非得敲詐兩首歌!

    把一臉滿意的顏書雪送走之後,秦述隨便糊弄了幾口早餐。

    上樓,打開電腦。

    他可沒忘記龐順朋說的話,把《尋秦記》在風雲榜上的排名沖上去,隨便來微博看看。

    龐順朋話里的意思,似乎是微博上發生了什麼事,還和自己有關。

    到底是什麼事?

    正要登錄微博的時候,韓卿倌卻突然來了電話。

    “喂,卿倌姐,什麼事啊?”秦述問道。

    韓卿倌的語氣很驚喜,也很吃驚,道︰“小述,你還認識天後顏書雪?”

    “啊?什麼啊?”秦述不解。

    韓卿倌驚喜地說道︰“剛剛顏書雪的經紀人給欄目組來電話了,說顏書雪要加入節目!要做《蒙面歌王》的猜評團成員!我們的欄目剛剛成立,消息都還沒有發出去呢,結果顏書雪突然來了這麼一個消息。小述,是不是你去找顏書雪的啊?”

    “嗨,我就是給她說了一句我幫朋友做了一個節目,就說缺幾個嘉賓,也沒有想到她直接來參加了,估計是看我這個節目太好了吧。”頭可斷,發型不能亂,血可流,裝逼必須隨時有!

    韓卿倌笑道︰“看來你跟天後的關系不錯啊。”

    “那可不,我們關系可鐵著呢。”都睡一張床了,這個關系不算鐵?也不看看,有多少男人和天後同床睡過啊!

    “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啊!”韓卿倌剛剛說完,電話那邊突然一陣喧嘩,然後有人跑到韓卿倌面前激動地說著話,說了些什麼秦述也沒听清楚。

    于是,秦述問道︰“卿倌姐?發生了什麼事?”

    韓卿倌拿起了電話,驚喜萬分︰“小述,你是怎麼辦到的?”

    “什麼怎麼辦到的?”

    韓卿倌說道︰“剛剛收到消息,樂壇四大歌王,有三個都想來做《蒙面歌王》猜評團的嘉賓!而且顏書雪也決定在第一期節目上發布新歌!”

    “……”秦述也是吃驚,《蒙面歌王》的節目是錄播的,他沒有想到顏書雪竟然把新歌放在節目上發布,這明顯就是幫節目提高收視率啊!

    別的不說,顏書雪的粉絲,有多少會沖著顏書雪的新歌來看節目?

    韓卿倌繼續說道︰“小述,你真的是太厲害了,不僅拉了一億的贊助費,還給節目找來這麼多重量級嘉賓。如果這些消息發出去,《蒙面歌王》絕對會火爆得不行!”

    “能火不是正好嗎?”秦述笑道。

    韓卿倌也笑了,“這還是得多虧你,沒有你就沒有這個節目。”

    她沉吟了一會,道︰“小述,我想把你也添加到節目策劃里面,你覺得怎麼樣?畢竟,這個節目說白了,其實就是你做的,我不過是沾沾光而已。”

    “我是無所謂的,不過,我可不會來電視台做事的啊。”秦述說道,把我名字加進去可以,但是我可不會來做事,這是作為一條咸魚的底線!

    “那行,我去跟台里說說。”

    掛斷了韓卿倌的電話,秦述馬不停蹄,又撥通了顏書雪的電話。

    嘟嘟。

    嘟嘟。

    電話通了。

    “什麼事?”顏書雪的聲音傳了過來。

    秦述道︰“那三個勞什子歌王,要去做《蒙面歌王》猜評團的嘉賓,是你去給說讓他們參加的?”

    “嗯。”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秦述一下子覺得心里暖暖的,還說沒有關系,沒有關系會這樣子幫忙嗎?真是的,口是心非的女人,嘴上說著不要,身體還是很誠實的嘛。

    “謝謝啊。”秦述感謝道。

    “不用謝。”顏書雪頓了一下,說道︰“我給他們說了,只要他們去參加節目,你就會給他們寫歌,然後又把我的新歌給說了一下,然後他們就去參加了。”

    “……”

    秦述只覺得心里像是被什麼給塞住了一樣,氣憤道︰“你以為我是羊啊?想薅羊毛就薅羊毛?”

    顏書雪冷笑道︰“把你跟羊比,那是在侮辱羊。”

    “怎麼侮辱了,怎麼就侮辱了?”秦述氣急敗壞地說道。

    “你做了些什麼,還要我說嗎?”

    秦述瞪大了眼楮,難道她知道昨晚自己摸她的胸?

    頓時,他就有些心虛了,道︰“我什麼也沒做啊……”

    顏書雪諷刺的語氣,冷笑道︰“羊毛至少還是白色的,而你呢?滿腦子黃色。”

    秦述底氣不足,道︰“這不也是有黃色的羊毛嘛……”

    這廝還真怕顏書雪親口說出昨晚自己摸她胸時的所作所為,畢竟尷尬啊,所以就不敢頂嘴了。

    “那也比你純潔。”顏書雪冷笑連連。

    “好吧,我不純潔,我齷齪。”秦述無奈說道。

    “你知道就行了。”顏書雪沉默了一會,問道︰“項少龍後面會不會用墨家劍法?”

    “啥?”秦述一下子沒回過神來。

    顏書雪只得重復一遍,道︰“第七章,項少龍會不會用墨家劍法?”

    “……”

    得,搞了半天,原來人家是因為《尋秦記》才說自己滿腦子黃色的啊。

    “你也看《尋秦記》?”秦述問道。

    “本來是不看的,不過網上鬧得那麼凶,我也就去看了一眼,還不錯。”

    “網上鬧得很凶?”秦述一臉懵逼。

    昨天龐順朋也說了一句,讓自己上網看看,今天顏書雪又這樣說,網上到底是怎麼回事?

    掛斷了電話,秦述急忙登錄微博,結果一登錄上去,就被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