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二十六章 試音彩排

第二十六章 試音彩排

    翌日,燕京電視台。

    《蒙面歌王》節目組的人都滿懷期待,知道會來哪些明星的振奮不已,不知道明星身份的則是既好奇又期待。

    當然,並不是所有明星的身份都知道,因為有些選手是自己寄來樣本唱片的。

    “人都來了嗎?”

    “晚星、花梨紅、北斗還有紙片都來了,就只有大帝和萱萱沒到。”

    “萱萱已經來了,只有大帝一個人沒有到。”

    “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都不在一個房間,都沒讓他們見面。”

    “那就行,一個一個地來。”

    所有人都忙碌著。

    在後台的某間休息室。

    韓卿倌焦急地等待著,很緊張,這畢竟是她做的第一檔電視節目,而且第一次就是直播。

    為什麼直播?

    一來是因為顏書雪的新歌將要在節目上發布,再一個就是因為燕京台上一檔節目太差了,差到收視率都排全國同期節目倒數第一了。

    電視台領導同意制作《蒙面歌王》也是想著破罐子破摔,卻沒有想到,節目還沒有播出前就已經火了,所以今天也是大部分都來看看彩排。

    這就讓韓卿倌更加緊張了。

    只不過,現在緊張之余還有期待——期待這個名為大帝的人的身份,因為這個人太神秘了。

    “喂?大帝老師,你還沒有到嗎?”韓卿倌打了一個電話。

    “額,馬上!”

    “行,你快點啊,我在後台休息室等你,彩排已經開始了。”

    “嗯,我盡量……”

    “……什麼盡量啊?你在哪兒啊?”

    “……”那邊沉默了一陣子,“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兒。”

    好吧,秦述悲催地發現,自己迷路了,在電視台里轉悠半圈,都不知道轉到哪里去了。

    ——你說說啊,一個好好的電視台,整那麼都樓層干嘛?樓層多也就算了,就標記英文縮寫,誰看得懂啊?

    十分鐘後,韓卿倌哭笑不得地領著秦述到了《蒙面歌王》舞台。

    馬上就到秦述試音了。

    “老師,你要唱什麼歌?”樂隊的人問道,因為秦述來晚了,他們也沒有樂譜。

    秦述把手中的樂譜遞了過去。

    “唱原創?”隊長饒有興趣地接過樂譜,看了看,沉默了。

    “怎麼了?”韓卿倌問道。

    隊長無奈地說道︰“老師寫的這個曲譜……太潦草了。”

    想了半天,他才想到一個合適的詞語來代替難看。

    “……”韓卿倌。

    秦述解圍道︰“你們隨便演奏吧。”

    “行。”

    此時,台上的試音還在繼續著,是一個代號叫花梨紅的女歌手。

    台下,節目總導演李軍低頭在本子上寫著。

    第一個選手︰可以首發,爆發力強。

    第二個選手︰可以收尾……

    “這些歌手唱得真不錯啊!”

    “是啊,很強!”

    “我感覺我們節目要火了。”

    “哈哈,必須的,對了,下一個是誰?來了嗎?”

    “來了,下一個是……大帝!”

    “大帝?就是唱特別魔性的那個歌的人?”

    “對!”

    一听這話,所有人都有點驚悚。

    這些日子里面,《最炫民族風》已經在台里被唱了個遍,所有人听過這首歌以後,腦海里就只有這個旋律,都覺得驚悚無比。

    旁邊的台領導聞言也是無語,他們也听過這首歌。

    一個副台長道︰“那個選手,唱得挺不錯的,就是歌有點……”

    另一個領導則是扶額道︰“那天我是在家里听這歌的,結果一家老小全都只會唱這歌了。”

    導演李軍笑道︰“上次只是試音,今天他應該會好好唱了。”

    “來了,人來了!”

    突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舞台的側門。

    門打開了,一張青銅面具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就是大帝?

    僅在一瞬間,眾人對大帝的印象無比深刻,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這張面具。

    太特別了!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一台領導點頭道︰“這個面具是他自己設計的?還真有藝術感,這位是個老藝術家吧?”

    “不錯,這個面具還真是別具一格。”

    “頗有一點古風的味道啊,這個面具搭配上黑白長袍,應該是一個老藝術家,年輕人不會有這種打扮。”

    “上台了,听他唱歌吧。”

    大帝走上舞台了,走得很穩,面對台下眾人的審視,絲毫沒有緊張。

    這絕對不會是新人!

    一時間,台下眾人的心中,對于認定大帝是老藝術家的身份更加認同了,就算不是老藝術家,也肯定是上了點年紀的人。

    大帝看了樂隊方向一眼,輕輕點頭,然後樂隊開始演奏了。

    “咦?搖滾樂?”台下眾人詫異。

    李軍與韓卿倌一行人則是松了一口氣,這首歌是這個世界有名的搖滾歌曲,這位應該不會唱那些魔性的歌了吧?

    然而,當秦述開唱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想得真的太天真了!

    秦述拿起話筒,激情昂揚地唱了起來︰

    “老司機帶帶我!我要上春明啊!”

    “老司機帶帶我!我要上省城啊!”

    “要上春明車子多,半路攔我為什麼?”

    “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

    “老司機听我說我會唱山歌啊!”

    “老司機听我說小妹嘴皮薄啊!”

    “管你嘴皮薄不薄,我的老婆等著我!”

    “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

    “老司機你瞧瞧小妹桃花色啊!”

    “老司機你看看小妹生得白啊!”

    “管你兩個白不白,大哥不想玩素格!”

    “阿里里~阿里里~阿里阿里里~”

    樂隊的人懵逼了,一開始他們演奏得好好的,可是秦述一開口,亂了,全特麼亂了,他們都忘記打節拍了,就那樣驚愕地看著台上的歌手,心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不是我們演奏你來唱嗎?

    你特麼唱的什麼啊?

    這特麼是什麼歌啊?什麼老司機啊?

    可是,他們又不得不承認,大帝唱得太好了,從歌詞來看,這首歌至少是兩個人一起唱的,結果大帝一個人,硬生生地讓他們感覺是有兩個人在唱!

    終于,秦述唱完了。

    在秦述一開口的時候,李軍就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來——被雷的。

    此時他面帶苦笑,魔性?這首歌豈止是魔性?

    這特麼簡直太雷了好吧?網上那些什麼雷人歌曲,能和這個比嗎?

    你特麼這樣子唱,讓我們怎麼猜啊?你讓我怎麼安排你的出場順序啊?

    李軍清了清嗓子,道︰“這位老師,你唱得很好,很厲害……不過,你能好好唱一首歌嗎?這樣子我們好安排你出場。”

    秦述想了想,道︰“你都說我唱得好了,干嘛還要再唱一首?要不,我重新唱一遍?”

    眾人大汗不止。

    李軍流汗道︰“不,不用了。”

    你特麼再這樣唱下去,我覺得我們可能今天全都變成老司機了。

    秦述下台,後面的歌手又頂了上來。

    當天的一輪試音結束了,所有演唱順序被排出來,又將準備的歌曲改編好,接下來幾天便是彩排了。

    然而,令人沒有想到的是,秦述唱的這首老司機帶帶我竟然被人錄音上傳到了網上。

    因為《蒙面歌王》這段時間的宣傳,很多人都在關注著這個節目,一听有試音的歌聲傳出來了,頓時都來听,結果一下子全都笑噴了。

    “哈哈哈,這特麼是什麼歌?誰能告訴啊?”

    “太雷了,臥槽,我特麼腦子里全是這個旋律。”

    “哈哈,這首歌寫得太神了。”

    也有噴這首歌和節目的。

    “這首歌這麼低俗,看來這個節目也不怎麼樣!”

    “這樣的節目也能播?總局在干什麼啊?”

    當然,很少有人理會這些噴子。

    在這首歌被放出來不久之後,《翩翩起舞》節目組又發布通告了︰《翩翩起舞》第一期,下周五晚上八點播出!

    這也是無奈,央視節目組的人已經知道《蒙面歌王》勢不可擋了,所以慫了,修改了播出時間。

    然而,《蒙面歌王》最新的一條公告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因電視台安排,《蒙面歌王》第一期更改于下周五晚上八點播出,由原本的錄播更改為直播,並且在節目中有驚喜贈送給所有觀眾!”

    也是下周五晚上八點?還是直播?還有驚喜?

    眾人愕然,燕京電視台還真的是大膽啊,一檔全新的綜藝節目,竟然選擇直播,這是有多大的自信啊!

    然而央視的人卻苦不堪言,陳思雪的臉色更是難看得不行。

    這特麼是杠上了啊?

    在這樣的浪潮中,《蒙面歌王》的熱度再次拔高,而《翩翩起舞》也是因此出現了一些熱度。

    媒體、業內人士、民眾……所有人都在關注著這兩檔節目。

    終于,星期五到了。

    《蒙面歌王》馬上正式開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