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二十七章 震撼首播!

第二十七章 震撼首播!

    周五,夜幕降臨。

    毫不夸張地說,任何一個城市都有其專屬的美食街,燕京也不例外。

    廣安街在燕京是以大排檔聞名的美食街,每天都有成群結隊的人來這里。

    喝著酒,擼著串,偶爾還要看點球賽什麼的。

    “今天下午三點,來自俄國的文化交流團成功抵達燕京,接待他們的有……”

    大排檔里也有電視,此時正在播放新聞聯播,不過快要結束了。

    “老板,麻煩把電視調到燕京台。”一個小青年站起來喊道。

    “得 !”老板把電視調到了燕京台。

    結果有人不爽了。

    一個面色凶狠的漢子,提著酒瓶刷地一下站了起來,吼道︰“給老子調到央視一套,老子要看湯盼!”

    “調到央視一套!”

    “听見沒?我們老大要看湯盼!”

    旁邊一群小弟跟著吆喝了起來。

    老板也是怕他們鬧事,急忙把電視調回央視一套。

    “搞什麼啊?一個跳舞的節目有什麼好看的?”

    “調到燕京台啊!我要看顏書雪!”

    “我也要看天後,這可是天後第一次上綜藝!”

    “我要看張友華!”

    “我要看黎鴻!”

    “我要看……”

    其他人又不爽了,全都鬧騰了起來。

    那個凶狠漢子啪的一聲把酒瓶摔到桌子上,環顧四周,吼道︰“誰要看燕京台?”

    刷!

    一桌的小弟全都站了起來,氣勢洶洶地看著其他人。

    得,看他們凶神惡煞的,幾乎所有人都噤聲了。

    不過,似乎有一桌的年輕人喝多了,啪地一下站起來,紅著脖子吼道︰“我要看燕京台,要看《蒙面歌王》,怎麼了?”

    “你要看?”凶狠漢子拿著半截酒瓶,凶狠地瞪著那桌年輕人。

    “怎麼?不行?”

    漢子帶著小弟走出來,怒道︰“還有誰要看?都他娘的給老子站出來!”

    看這樣子,是準備收拾人了。

    “我也要看!”這時,有一桌人站了起來。

    “還有我!”

    “我們也要看!”

    一桌又一桌的人站了起來,瞪著凶狠漢子這群人。

    這凶狠漢子也不是吃素的,臉上的疤痕一顫一顫的,惡狠狠地吼道︰“你們要看就叫老板調台啊!全他娘的看著我干什麼?”

    老板急忙把電視調回了燕京台。

    這樣的場景在很多地方都在發生。

    三位歌王的粉絲有多少?天後的粉絲有多少?

    節目還沒有正式開播呢,就有不少人把電視調到了燕京台。

    央視節目組的人听見了這樣的消息,全都欲哭無淚,什麼時候龍頭老大變成這樣了?

    還沒有開播,就輸了……

    現在他們只希望《蒙面歌王》的內容做得很差了。

    八點很快就到了,燕京電視台。

    “燈光就位!”

    “樂隊就位!”

    “攝像機就位!”

    “三、二、一!信號接入!”

    “開播!”

    原本敞亮的舞台,一下子黑了起來,台下的觀眾也安靜了下來。

    驟然,音樂響了起來。

    “咦?怎麼主持人不先出來?”

    “難道這個節目沒有主持人?”

    不僅台下觀眾疑惑,就連電視機前的觀眾後疑惑不已,綜藝節目,主持人怎麼不出來?

    音樂繼續,突然間傳來了歌聲︰

    “如果驕傲沒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麼會懂得要多努力,才會走到遠方。”

    聲音充滿了磁性,略帶一絲沙啞,讓人感覺微微有些滄桑。

    這個聲音,卻讓所有人沸騰了。

    “顏書雪!是顏書雪!”

    “我的天!是天後!”

    “這是天後的新歌嗎?怎麼沒有听過?”

    “好听!好听!”

    這時,電視上出現了字幕︰

    最初的夢想。

    演唱者︰顏書雪。

    詞曲︰秦述。

    天後的粉絲們沸騰了。

    “是天後的新歌!還是秦述寫的!”

    “我的天吶,天後竟然在節目上發布新歌!”

    “怪不得要直播,還說給我們驚喜,原來是天後要發布新歌!”

    “別吵了,快看電視!”

    一道燈光打到了舞台正中央。

    顏書雪一身白裙,拿著話筒︰

    “如果夢想不曾墜落懸崖千鈞一發。”

    “又怎會曉得執著的人,擁有隱形翅膀。”

    沸騰之後,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首歌……

    顏書雪低下頭,唱道︰

    “把眼淚裝在心上,會開出勇敢的花。”

    “可以在疲憊的時光,閉上眼楮就能聞到一種芬芳。”

    “就像好好睡了一覺直到天亮。”

    “又能邊走著邊哼著歌,用輕快的步伐。”

    某工地上,一個青年小心翼翼地把吉他抱了出來,不敢讓人看見。

    因為他是一個農民工!

    所有人都在嘲笑他,嘲笑他一個工人還痴心妄想,玩什麼音樂。

    就連他的父母,因為他用了一個月的工資買吉他,結果把他罵得狗血淋頭。

    隔壁的寢室里有人在看電視,聲音很大,傳了過來。

    青年听著歌聲,愣住了,眼眶慢慢紅了,緊緊地抓著手里的吉他。

    顏書雪越唱越投入︰

    “沮喪時總會明顯感到孤獨的重量。”

    “多渴望懂得的人給些溫暖借個肩膀。”

    “很高興一路上,我們的默契那麼長。”

    “穿過風,又繞個彎,心還連著,像往常一樣。”

    唱到這里,歌聲突然一頓。

    無數人看向顏書雪,發現她的身子有些顫抖,眼眶也微微有些濕潤。

    一秒。

    兩秒。

    都說我是影視天後?

    離開歌壇時說我不會唱歌了?

    顏書雪陡然爆發︰

    “最初的夢想,緊握在手上!”

    “最想要去的地方,怎麼能在半路就反航!”

    “最初的夢想,絕對會到達!”

    “實現了真的渴望,才能夠算到過了天堂!”

    現在一片寂靜。

    後台的三位歌王目瞪口呆。

    袁維驚為天人。

    參賽的歌手滿心驚愕與苦澀。

    只有秦述心情平靜——其實這廝還是很得意的。

    顏書雪的聲音又低了下來︰

    “如果驕傲沒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會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遠方。”

    “如果夢想不曾墜落懸崖,千鈞一發。”

    “又怎會曉得執著的人,擁有隱形翅膀。”

    如果不是執著,又怎麼能重新站在舞台上唱歌?

    如果沒有努力,我又怎麼能成為天後?

    觀眾們懵了,听懵了,還有很多人眼淚落下來了。

    誰以前沒有一個夢想?

    可是,能夠堅守初心的又有多少?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歲月靜好,只有“卑躬屈膝”的負重前行,可是在前行的時候,最初的夢想卻丟了。

    ……

    微博上。

    “快去看《蒙面歌王》!天後在節目上發布新歌了!”

    “真的嗎?我去看看。”

    “臥槽,這首《最初的夢想》太好听了!天後太厲害了!”

    “麻蛋,都把老子唱哭了!”

    “靠,天後上一首歌就把我唱哭了,這首歌又讓我哭了,這特麼叫什麼事啊?”

    “這個詞曲寫得太好了,天後也唱得太好了,就特麼想刀子捅進心里一樣。”

    “秦述也太厲害了吧,又寫出這樣一首經典的歌!”

    “秦述這個混蛋,以後他寫的歌,我絕對要一個人在角落里偷偷听!”

    “對!秦述真是一個滾蛋!又寫了一首把我們唱哭的歌!”

    熱議不斷。

    一位業內知名音樂人說道︰“共和國娛樂圈里面的詞曲人中,林夕陽是最了解女人的男人,袁維是最了解男人的女人,而秦述,我實在沒有辦法形容,只能說,他是最了解人的,不管男人女人!在我看來,秦述=林夕陽+袁維!”

    他把秦述捧得很高,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反對,就連林夕陽本人都發微博說自己不如秦述。

    ……

    央視節目組。

    《翩翩起舞》已經開播了,所有員工都留在辦公室,看著節目首播,以及網絡上的評論。

    然而,令所有人苦澀的是,網絡上討論《翩翩起舞》的寥寥無幾。

    全都是在討論《蒙面歌王》!甚至連《翩翩起舞》的官網評論區都在討論!

    要知道,節目這才開播幾分鐘啊!

    《蒙面歌王》真的那麼好看?

    短短幾分鐘就把原本的觀眾給搶了過去?

    陳思雪陰沉著臉離開了辦公室。

    在她離開以後,眾人面面相覷。

    “要不,我們也看看那個蒙面歌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