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二十八章 驚艷表演!

第二十八章 驚艷表演!

    在顏書雪演唱的時候,另外四位猜評團嘉賓悄然坐到了位置上。

    現場的觀眾早就沉浸在天後的歌聲之中了,誰也沒有注意到。

    很快,顏書雪演唱結束了,舞台在一瞬間黑了下來。

    一秒、兩秒……

    燈光驟然亮起、閃爍,最後匯聚在一扇門上。

    門打開,一個帶著紅色鬼面具,身穿黑色女士西裝的女人走了上來,高跟鞋嗒嗒嗒地踩在地板上,很快就跨門而出。

    女人手里拿著話筒,是經過變聲器處理的,道︰“歡迎大家來到燕京衛視大型音樂真人秀《蒙面歌王》現場!感謝嘉賓顏書雪的開場獻唱,本節目由燕報……”

    這一瞬間,觀眾歡呼吶喊。

    廣告詞念完之後,女人忽然一個轉身,手夠到頭上,再轉過來時面具已經被摘下來了,露出一張絕美的臉上。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穆陽。”

    聲音也恢復了正常。

    僅僅是一個開場,就把觀眾們吸引住了。

    蒙面。

    變身。

    揭面。

    這就是所謂的蒙面歌王?

    無論是現場的觀眾還是電視機前面的,所有人都興致高漲,紛紛猜測今天會有哪些歌手來參加。

    猜評團上面也是一陣詫異。

    張友華一笑︰“這個有點意思啊!”

    顏書雪點頭笑道︰“不知道會有哪些人會來。”

    “應該會有老朋友前來參加。”

    舞台上。

    穆陽也是一個經驗極其豐富的主持人,現在已經徹底熱了起來,她掐準時間,開始給所有人解釋規則。

    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在講述規則的同時又插入了一點廣告,最後她才說道︰“下面有請我們首位出場的歌手——花梨紅!”

    花梨紅?這是什麼名字?

    觀眾們好奇地看向了門口。

    人來了,造型很怪異,一張紅色的鬼臉面具,穿著露背裙,是一個女人。

    “這……這讓我們怎麼猜啊?完全看不出是誰啊!這個身材的女歌手人那麼多!”歌王黎鴻做出吃驚的樣子。

    袁維打趣道︰“可別忘了,也有可能不是歌手哦?”

    嘉賓們都知道現在是直播,沒有後期剪輯,所以說話都很注意。

    燈光突然暗了下來,現場也安靜了,眾人等待著台上的人唱歌。

    “如果說我愛你……”

    “如果你不願意……”

    開口兩句,所有人就知道這是什麼歌了,這是一首情歌,講述的是一個愛情故事,在這個世界傳唱度極高,很多人表白都會唱這首歌。

    一小段結束,所有人都鼓掌了。

    譚中勤笑道︰“感覺唱得有點緊張,應該是一個年輕人。”

    張友華道︰“顏天後開場唱得太好了,這都喧賓奪主了,能不緊張嗎?”

    顏書雪笑而不語。

    花梨紅唱得很投入,也唱得很好,這首歌雖然不是那種快節奏的,但是也把現場氣氛給活躍了起來,不少觀眾都跟著唱了起來。

    ……

    ……

    後台。

    秦述在準備上場了,他抽簽抽到了第一組,和花梨紅是對手。

    接下來,就該是他去演唱了。

    韓卿倌跟隨在一旁,緊張地看著舞台上,看見台下觀眾的反響很不錯,心里也松了下來。

    “老師,你準備好了嗎?”她笑問道。

    “嗯。”秦述輕輕點頭。

    “緊張嗎?”

    “不。”

    韓卿倌還想繼續說話,突然一個工作人員跑了過來,把她叫了過去。

    秦述瞥了一眼,就被另一個工作人員叫上了台。

    ……

    舞台上。

    “花梨紅唱得很不錯啊!”

    “對啊,讓我想起了我女朋友,哈哈,她也想來現場,但是我沒票了。”

    “這個節目真不錯啊!”

    “對!比以前那些綜藝節目好太多了!”

    “別說了,下一個選手出來了!”

    花梨紅退場,穆陽回到了台上,微笑道︰“有請下一位選手——大帝!”

    大帝?

    眾人一怔。

    誰啊?取名竟然這麼霸氣,直接叫大帝。

    觀眾們熱烈鼓掌,看向了門口的方向。

    門口。

    秦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步一步緩緩向前走著。

    一開始還有些微微地緊張,可是想起自己在地球執行任務時見識的大場面,平靜了下來。

    掌聲再次響了起來。

    “哇!這個面具……”

    “好酷啊!”

    “還有這個打扮,太帥了吧?”

    觀眾們看見秦述的裝扮,全都感覺新奇。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青銅面具。

    黑白交加的古風長袍。

    太帥了!

    秦述走到了舞台中央,看著台下異常熱鬧的觀眾,緩緩比上了眼楮。

    燈光熄滅。

    觀眾也瞬間安靜了下來。

    音樂慢慢響了起來。

    秦述依舊站著,一動不動,眼楮也沒有睜開。

    來到這個世界快一個月了吧?

    這個世界和地球差不多啊,可我還是跟以前一樣。

    以前執行完任務以後,總是待在那個小黑屋里面,現在呢?只是小黑屋變成了別墅。

    什麼時候才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呢?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圈子,有三五個好友,沒事擼串,出去游玩。

    秦述睜開了眼,看著周圍的一切。

    華麗的燈光在閃爍。

    攝像機對準了他。

    觀眾在看他。

    無數的人在看他。

    秦述笑了,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

    “歡笑聲,歡呼聲。”

    “炒熱氣氛,心卻很冷。”

    “聚光燈,是種蒙恩。”

    “我卻不能,喊等一等。”

    張友華愣住了。

    黎鴻愣住了。

    顏書雪也是愣住了。

    這是什麼歌?怎麼沒有听過?

    歡笑聲,歡呼聲,聚光燈,是唱舞台的?

    秦述已經投入進去了,恍若無人,像是自己在一個沒有人的世界里面。

    “我真佩服我,還能幽默。”

    “掉眼淚時用笑掩過,怕人看破,顧慮好多。”

    “不談寂寞,我們就都快活。”

    流過淚嗎?流過吧。

    做特工有多辛苦,誰又能知道。

    我不像電影演的那樣,永遠有一個美女搭檔,我執行任務,從來都是一個人。

    流血時有醫生來愈合傷口,可是流淚時呢?誰又來愈合我心里的傷口?

    台下的觀眾們听痴了。

    台上的嘉賓團也听得如夢如幻。

    還有電視機面前的觀眾……

    安靜的二居室里,李煙媚呆呆地看著電視里那個男人,听著那低沉的歌聲。

    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這個男人是誰,她知道。

    她們前段時間還發生過一些曖昧行為,這讓她一度認為秦述是一個好色之徒。

    可現在,李煙媚覺得她錯了。

    秦述其實和她是一類人。

    ——都是孤獨的患者。

    秦述閉上眼,繼續唱著︰

    “我不唱聲嘶力竭的情歌。”

    “不表示沒有心碎的時刻。”

    “我不曾攤開傷口任宰割,愈合就無人曉得。”

    你們表白都是喜歡用情歌吧?就是花梨紅剛剛唱的那首情歌。

    對不起,我不會唱情歌。

    因為,從來沒有人對我唱過情歌。

    秦述低吟婉唱︰

    “我內心挫折。”

    “活像個孤獨患者,自我拉扯。”

    “外向的孤獨患者,有何不可。”

    音樂一下子停了,歌聲也停了。

    秦述睜開眼,音樂響起,他突然笑了起來,笑聲通過話筒傳了出去。

    袁維疑惑了。

    譚中勤疑惑了。

    顏書雪疑惑了。

    觀眾們也疑惑了。

    笑?為什麼要笑?又在笑什麼?

    秦述拿起話筒︰

    “笑越大聲,越是殘忍。”

    “擠滿體溫,室溫更冷。”

    “萬一關燈,空虛擾人。”

    “我卻不能,喊等一等。”

    “你說你愛我,卻一直說。”

    “說我不該窩在角落,策劃逃脫,這也有錯。”

    “連我脆弱的權利都剝奪。”

    驀然。

    秦述摸了摸臉上的面具,仰頭看天︰

    “我不要聲嘶力竭的情歌。”

    “來提示我需要你的時刻。”

    “表面鎮定並不是保護色,反而是要你懂得。”

    “我不知為何。”

    “活像個孤獨患者,自我拉扯。”

    “外向的孤獨患者,需要認可。”

    音樂慢慢變低,聲音慢慢變小。

    秦述放下話筒,平靜地看著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