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二十九章 出事了?

第二十九章 出事了?

    音樂停了。

    現場沉寂了片刻,隨後掌聲雷動。

    很多觀眾都喜歡上這首歌了。

    “好!真特麼好听!”

    “唱得太好了!”

    “這位歌手肯定是一個孤獨到極致的人,唱得真好。”

    “如果不是張友華就在嘉賓席上,我還以為是張友華唱的呢!”

    當然,也有一部分觀眾並不買賬。

    “唱得好嗎?我怎麼沒有感覺啊?”

    “感覺一點激情也沒有,不知道他們那麼激動干嘛。”

    “我怎麼感覺有點尷尬啊……”

    沒有任何一個作品能讓所有人喜歡,觀眾們有分歧也很正常。

    然而,嘉賓席位上卻是一片叫好聲。

    黎鴻拍手大叫︰“太棒了!”

    譚中勤大笑道︰“友華,你柔情歌王的位置危險了,大帝的風格和你很像哦。”

    “有競爭自然是好事。”張友華微笑道。

    袁維則是很激動︰“這首歌是大帝原創的嗎?歌寫得也太好了吧!”

    顏書雪沒有說話,卻也是笑著拍手。

    ……

    微博上。

    所有看直播的觀眾都在熱議。

    “臥槽,這個人真的是唱老司機帶帶我的那位?”

    “我還特麼以為,這位要在台上繼續唱雷人的歌呢!這首《孤獨患者》唱得也太特麼好了吧?”

    “哈哈,這個節目真好看!”

    “對啊,一上來就給我們驚喜,那個花梨紅也唱得很好啊!”

    ……

    花梨紅的休息室。

    听完這首歌,花梨紅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本來,抽到跟大帝一組,她還很高興呢,覺得這場比賽沒有壓力也沒有懸念。

    可听完以後,花梨紅滿臉苦澀。

    這還怎麼比啊?真的是沒有壓力和懸念,只可惜不是她,是大帝。

    ……

    舞台上。

    穆陽重新登台,“現在,讓我們再次有請花梨紅登台。”

    片刻以後,花梨紅上台了,與秦述一起站在穆陽身邊。

    穆陽看向嘉賓席,笑道︰“嘉賓老師們,如果讓你們投票,你們會投給誰?”

    袁維率先說道︰“其實我對誰能夠勝出,並不感興趣,因為他們兩位都是非常強勁的歌手,我更好奇他們的身份。”

    譚中勤接話道︰“不錯,花梨紅的聲音,我覺得有點熟悉,心里有一個人選,但不確定,唯獨這個大帝我看不透。”

    黎鴻看向秦述,問道︰“老盛,是你嗎?”

    台下的觀眾都笑了,黎鴻口中的老盛就是四大歌王最後一位。

    想一想也不可能啊,歌王還來參加比賽?

    秦述笑道︰“你猜。”

    天後顏書雪說話了,她的目光直指秦述,道︰“這首歌是你自己寫的嗎?”

    秦述點頭。

    “我們兩個認識嗎?”她追問道。

    秦述猶豫了一下,“認識。”

    嘩!

    現場沸騰起來了。

    和天後認識,還會自己寫歌?

    這個大帝絕對是娛樂圈的一位大拿啊!到底是誰?

    顏書雪也是皺眉思考了起來,她認識的人里面,既會自己寫歌,又會唱的人里面,並沒有多少。

    但還是很難猜出來到底是誰啊!

    穆陽中斷的談論,道︰“好,現在請大家拿起手中的投票器,為自己喜歡的歌手投票。”

    投票環節開始了,五百位現場觀眾投票,將決定出誰會晉級下一輪。

    兩人的票數開始慢慢上漲了。

    花梨紅︰21票。

    大帝︰23票。

    一開始,兩人的票數咬得很死,不分上下。

    一直到一百多票的時候,都還死死地咬著。

    還有近兩百個觀眾沒有投票,在猶豫。

    穆陽听見了導播的話,拿起話筒,笑道︰“兩位可以趁著這個時候為自己拉票。”

    還可以拉票?

    花梨紅後頭看了一眼票數,道︰“其實在听完大帝老師的歌以後,我就覺得我輸了,可是現在,我發現自己的票數竟然和大帝老師不分上下,很感謝大家的支持,不過我覺得大家更應該把票投給大帝老師。”

    給對手拉票?不少人疑惑。

    然而,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花梨紅這一番話讓觀眾對她的印象好了很多,她的票數不減反增,竟然超過大帝了!

    這手以退為進,厲害!

    嘉賓席上的幾人心中贊嘆。

    秦述接過話筒,沒有去看票數,笑道︰“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總是一個人,那麼喜歡孤獨嗎?”

    這是什麼情況?不是拉票環節嗎?怎麼講起了故事。

    所有人心里都出現了問號。

    “我是這樣回答他的。”秦述頓了一下,道︰“哪里會有人喜歡孤獨啊,不過是不喜歡失望罷了。”

    說完,他放下了話筒。

    觀眾沉默片刻,隨後掌聲四起。

    “臥槽!這句話說得真特麼好!”

    “說得太對了,誰會喜歡孤獨啊?”

    “大帝沒有拉票,只是在講述那首《孤獨患者》,但我覺得更應該把票投給他!”

    “就沖這句話,票給大帝!”

    誰心里不會犯一下文青病呢?觀眾們都被這句話打動了。

    大屏幕上,在一瞬間好像票數停止增漲了,下一刻秦述的票數飛漲。

    花梨紅望塵莫及!

    最終結果出來了。

    花梨紅︰196票。

    大帝︰299票!

    五個人棄票!

    最終結果,大帝勝出,晉級下一輪,而花梨紅則進入淘汰賽。

    ……

    下了舞台,秦述的心情很平靜……

    得,實話實說,這廝還是很高興的,第一次參加電視節目,心里能不忐忑嗎?

    不過這廝的適應力很強,現在差不多都習慣舞台了。

    “桃葉那尖上尖,柳葉兒就遮滿了天,在其位的這個明哎公,細听我來言吶……”

    心情不錯,一邊哼著小曲,秦述一邊往休息室走去。

    誒,奇怪,怎麼沒有看見卿倌姐?

    花梨紅的聯系人都直接帶著她離開了,可韓卿倌不見蹤影,這就讓秦述有點難受了。

    剛剛拐了個彎,突然就听見旁邊巷道里有人在說話,隱約間還有韓卿倌的聲音。

    秦述探頭一看,有三個人在那里。

    節目總導演李軍,韓卿倌,還有在彩排時出現的副台長。

    怎麼回事?導演竟然來這里了,還有副台長也來了。

    秦述也沒打算理會,轉身就準備走。

    可這是,他突然听見韓卿倌氣憤道︰“憑什麼要停播節目?就因為央視的節目打不過我們?”

    什麼情況?節目要直播?這可是直播啊!中途停播,這得出現多大影響?

    再說,我特麼剛剛上節目呢,這就要停播?還讓不讓人混了?

    副台長無奈地說道︰“這是總局發下來的加急文件,我听說好幾個台都下播正在播放的節目了,包括湘南台最火的綜藝《快樂加班車》,現在都下播了。”

    韓卿倌忿忿不平︰“可是央視的節目為什麼不下播?我們就得下播?台長,我們這檔節目有多火你是知道的,現在又還是直播,下播了那還得了?我們還把視頻播放權賣出去了,到時候得賠償多少?”

    李軍無奈道︰“央視的節目有湯盼啊,別人知道湯盼啊,所以就不用下播了。”

    秦述走了過去。

    見他過來,三人立即停止了說話。

    “怎麼回事?節目要停播?”秦述直接問道。

    三人沉默不語。

    半晌,副台長苦笑道︰“我們也沒有辦法,總局直接發了加急文件,據說里面還有總局上面的意思。”

    總局上面的?那就是那個宣傳部門的意思?

    “什麼文件?為什麼要停播?”秦述問道。

    副台長糾結了一會,說道︰“最近俄國與共和國的關系松和了,今天俄國代表團抵達了燕京,就是準備商談建交的事,然後為了促進建交,給俄國留下好的印象,所有電視台的節目都必須表現出對俄國的友善,央視的節目因為有湯盼,俄國人又喜歡湯盼,所以不會下播,可是我們這些節目就不行了。”

    這個世界與地球相似,但也有所不同。

    在這個世界,俄國與共和國的關系很不好,甚至到現在都沒有建交。

    如今兩國關系回暖,俄國又是世界上的強國之一,共和國也不想樹敵,所以想趁著這個時候對俄國表現出善意,促成合作,于是電視節目成了表達善意的一個窗口。

    雖然這樣說,沒有錯。

    可秦述是誰?曾經的共和國特工啊!共和國之輝啊!

    就因為俄國外交團來訪,所以要把電視台內容整改?要讓《蒙面歌王》下架?

    做這個決策的人,腦子是有多蠢?是有多懦弱?跪得太久了?

    秦述能同意節目下播嗎?當然不可能同意。

    你們要對俄國外交團表達善意是吧?要給外交團留下好印象是吧?就因為這個,要下播大火的《蒙面歌王》是吧?

    那行!我就給他們一個好印象的節目,我看你們拿什麼理由下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