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不做明星好多年 > 第三十章 這是你們要的友善!

第三十章 這是你們要的友善!

    花梨紅與大帝的比賽結束,《蒙面歌王》在網絡上又是掀起一番熱議。

    毫無疑問,今晚的黃金檔是屬于《蒙面歌王》的。

    就在網友們議論兩個歌手的時候,有人卻發現了共和國其他節目的異狀。

    “咦?湘南台今晚不是該放《快樂加班車》嗎?怎麼在放一個俄國的電影?變成電影頻道了?”

    “哈哈,沒準是他們不敢和《蒙面歌王》遇見呢?”

    “不是,真的有點奇怪啊,不止湘南台,有好幾個電視台的節目都變了!魯豫台的《春藝園》也沒有放,這可是魯豫台的看門節目啊!”

    漸漸地,大家都發現了這一異狀,全都疑惑不解。

    現在,除了燕京台的《蒙面歌王》和央視的《翩翩起舞》以外,其余收視率稍微好點的電視台,綜藝節目全部都下播了!

    這時,有知道內情的人說道︰“你們還不知道嗎?共和國馬上就要跟俄國建交了,讓電視台這樣做是為了給俄國外交團的人表達善意。”

    “臥槽?憑什麼?特麼的建交跟電視放什麼內容有什麼關系?”

    “對啊,建交也特麼跟電視節目沒有關系吧?這還留好印象?”

    爆料的那人沉默了一會,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央視一套是龍頭老大,但是今晚的收視率估計會很差,央視有領導跟上面的關系很不錯,然後這位領導生氣了。”

    這下子,直接把網友們引爆了。

    “這是擺明了要針對《蒙面歌王》?今晚收視率為什麼差?還不是因為《蒙面歌王》。”

    “這也太無恥了吧,為了收視率做出這樣的手段,還連累其他電視台的觀眾。”

    “無恥!抵制《翩翩起舞》!支持《蒙面歌王》!”

    “可是這樣子,《蒙面歌王》是不是也要下播啊?”

    “我的天,不要吧,難得出現這麼一檔好節目,首播就要下播?”

    ……

    ……

    燕京電視台。

    李軍與韓卿倌愁眉不展,而那位副台長也是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剛剛台長來電話了,讓他們想一個解決辦法。

    “現在哪有什麼解決辦法啊?”李軍無奈道,“這又不是錄節目,錄節目還可以想辦法修改,這直播沒有辦法啊?這麼短的時間里,有什麼辦法啊?”

    副台長看向韓卿倌,道︰“小韓,你去問問那個秦述唄,這個節目就是他一手做出來的,想必他也不願意看見發生這些事。”

    “我打電話問一下。”韓卿倌拿出手機。

    秦述站在旁邊無言,自己就在這里呢,電話已經關機了,怎麼可能打得通。

    他肯定是不會讓這個節目就此無法播出的,腦海中不斷想著怎麼做。

    “電話關機了,聯系不上。”這邊韓卿倌無奈道。

    “那現在怎麼辦?難道只能停播?”

    “這也沒有辦法啊!”

    三人心里無奈得很。

    秦述仔細思考了一會,緩緩開口道︰“是要節目表現出對俄國的親近就行了,對嗎?”

    副台長一愣,點點頭。

    “唱歌可以吧?”秦述問道。

    “你會唱俄語歌?”副台長一臉驚愕。

    秦述點頭,“現在換歌還來得及吧?”

    韓卿倌與李軍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來得及。”

    “那行,有沒有紙和筆?”

    韓卿倌急忙掏出筆和紙,遞給秦述。

    刷刷刷,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曲譜便出現在紙上了。

    韓卿倌接過紙,轉身就拿出另外一張紙——秦述畫的這個實在太難看了,她得修改一下,不然樂隊根本看不懂。

    “大帝老師,看你的了。”副台長一臉凝重。

    秦述笑了笑。

    李軍道︰“我現在去安排一下,讓大帝老師盡快登台。”

    現在,舞台上才是第二組的比賽,還有一組呢。

    按照原本的規則,是先進行淘汰賽,然後才是本期的歌王競爭賽,但現在只能先選出歌王了。

    而另一邊,韓卿倌則是讓備用樂隊熟悉曲子。

    因為這件事,第二組和第三組的比賽在很短的時間里便完成了,但也足足花了三十分鐘左右。

    總局那邊都直接帶人來燕京電視台了。

    副台長辦公室。

    “現在馬上停播《蒙面歌王》!”一個中年女人面色冷峻地呵斥道。

    副台長道︰“周秘書,停播節目,你總得說個理由吧?”

    周秘書冷聲道︰“你們沒有看文件嗎?”

    副台長笑道︰“當然看了,要為促進兩國和諧作出貢獻嘛!我們這不是在做嗎?”

    “你們做了什麼?一直不按要求停播?”周秘書轉身向外走去,“你們不停播節目是吧?那我就親手去切斷信號源!”

    副台長還真怕這個周秘書作出什麼事來,急忙上前把她攔住。

    這時,一個工作人員跑到副台長面前,低聲說了幾句。

    副台長頓時一笑,道︰“周秘書,你不是要看我們做的貢獻嗎?我這就帶你去。”

    周秘書跟在副台長身後,心中冷笑不斷,她這次可是帶著任務來的,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放過?

    ……

    ……

    舞台上。

    穆陽一開始還為節目擔心了一下,畢竟憑借這檔節目,她的人氣絕對會提升不少,甚至還有可能沖上三線藝人。

    但現在已經听見了解決方案,她也安心了不少。

    “下面進入本期的歌王爭霸賽,讓我們有請下一位歌手——大帝。”

    掌聲嘩啦啦地響了起來,卻有不少觀眾在抱怨。

    “這個節目在搞什麼啊?後面兩組的比賽進行得那麼快?讓人緩一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誰知道啊,這搞得我听完歌還沒有回過神來,就投票了,還在由于投誰呢,結果一下子就結束了。”

    “哎,能不能正常一點啊!”

    在觀眾的抱怨聲中,大帝走到了舞台中央。

    燈光暗了下來,只有一道聚光燈照著大帝。

    音樂響起了,很奇怪的音樂。

    “這是……爵士?”嘉賓席上的人對視一眼。

    袁惟蹙眉道︰“怎麼會有人唱爵士?大帝這個選擇也太不明智了吧?”

    張友華點頭,“我曾經在演唱會上唱過一首爵士,結果被粉絲們罵得狗血淋頭,這玩意估計也就那些西方人喜歡了。”

    “哎,大帝這是放棄比賽了啊!”

    放棄了?怎麼可能。

    秦述直直地站著,將話筒遞到嘴邊︰

    “⑸dbbd_YdghfdZc(家蓋好了)。”

    “BduWcZbdY^c(里面的我孑然一人)。”

    “Jadecia YWZfr] ge^cd_(房門在背後怦然作響)。”

    “⑶ZhZfdgZcc^_ghim^hguWd`cd(秋風敲打著窗戶)。”

    “Da mZhdeuhrc Ydbcd_(淒然為我而泣)。”

    這是什麼歌?

    俄語歌?

    台下的觀眾呆住了。

    袁惟錯愕不已。

    黎鴻張大了嘴。

    顏書雪愣了愣,仔細聆听著。

    音樂微微一頓,再次響了起來。

    秦述陡然轉向側面,拿著話筒一邊唱一邊轉身︰

    “BdmrtXfd] ,⑴c ihfdhib c(夜雷陣陣,晨霧彌漫)。”

    “FdaclZdghqadgdWgZb(陽光已徹底冰冷)。”

    “⑸ Wc^ZVda^⑽YihmZfZYd_(久遠的痛接踵而至)。”

    “DighrgdV^f thguWgZ(大家準備好吧)。”

    能不能唱點正常的歌啊?

    為什麼要唱俄語歌啊?

    所有人都不理解。

    明明你唱得那麼好,是競爭歌王的最強人選。

    可是,為什麼你要唱在共和國最不受歡迎的爵士?為什麼你還要唱俄語歌曲,不唱華語?

    只要你唱華語,你就有可能成為歌王啊!可是你卻選擇這樣的歌……

    現場觀眾不理解,電視台觀眾不理解,就連嘉賓們也不理解。

    唯獨舞台下的韓卿倌與李軍,心中忍不住微微顫抖。

    大帝老師,本來不是唱這首歌的,他本來是可以競爭歌王的!

    你們知道嗎?他為了讓你們能看節目,才選這首歌的!

    秦述不知道別人的想法,隨著音樂的停頓,他微微彎下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音樂驟然響起。

    秦述也是突然開口。

    “哦啊→→→啊啊啊啊啊~”

    “哦啊→→→啊啊啊啊啊~”

    刷!

    顏書雪站起來了!

    袁惟站起來了!

    所有嘉賓全都激動得站起來了!

    現場觀眾們目瞪口呆,他們只感覺寒毛倒豎。

    電視機前的觀眾們全都停下了手中的事,呆呆地听著這聲音。

    這歌……

    這海豚音……

    天啊!誰能告訴我,他究竟是什麼做到的!他還是人嗎!!

    ……

    後台。

    周秘書張大了嘴,其實在大帝開口唱俄語歌的時候,她便有些吃驚了,沒有想到會有歌手來唱俄語歌。

    可是現在,听見這海豚音,她已經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這樣的節目,這樣的選手,央視拿什麼去贏啊?

    你有天時地利,可是你沒有人啊!你怎麼贏啊!

    ……

    舞台上。

    大帝的演唱還沒有結束。

    一陣平緩的音樂之後,歌曲進入了下半部分。

    這時,他們才發現,這首歌的前面部分,真的很平淡,就像是一個人在平平常常的講故事而已。

    可是……

    上一次高音的停頓又來了,大帝也彎下了腰。

    這是還要高音?

    一首歌,連續兩次這樣的高音?

    怎麼可能?!!

    所有人緊緊豎起了耳朵,目不轉楮地看著台上。

    只見大帝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口了︰

    “哦啊→→→啊啊啊啊啊~”

    “哦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天!

    他又在飆高音!

    顏書雪呆住了。

    黎鴻呆住了。

    譚中勤呆住了。

    頭皮發麻!

    觀眾們甚至一度擔心,秦述會不會因此斷氣了,可是沒有!

    高音結束了。

    可音樂還沒有停,還在繼續。

    這是……還要唱?

    “噠啦啦,噠啦啦,噠啦啦啦啦啦啦。”

    和聲出現了。

    秦述踩著舞步,目光掃過攝像機與觀眾,面具下的臉露出笑意。

    正常競爭贏不了,就靠政治手段來打壓?

    你們要節目表現出對別人的友善?

    來,你們要的友善,你們要的親近,我給你們!!

    秦述猛地將衣角往天上一拋,仰頭怒叫︰

    “哦啊→→→啊啊啊啊啊~”

    “哦啊→→→啊啊啊啊啊~”

    音樂突然停住,秦述驟然收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