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赤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考核大會

第一百四十七章 考核大會

    “沒事,你哥哥他又恐高了,跟上次一樣!”高千憋笑說道。第一次看赤陽恐高的模樣就想笑,這次更甚,一想到赤陽以後到了能飛的境界,就忍不住想笑,如果真到那時候,那場面會是何等壯烈,簡直是人間悲劇啊!

    “奧~原來是這樣,上次哥哥犯病沒事,那這次哥哥也應該沒事!”摩琪松了一口氣,安慰自己道。

    “喂!”羅素雲現在走到赤陽身邊,似笑非笑的叫了翌晨一聲,調侃道︰“翌晨你這樣對你徒孫,你就不怕他恨你?”

    翌晨露出不可能的表情,很自信道︰“他敢!恐高還有理啦!如果敢有抱怨,那我就再帶他走一遭,直到治好為之,哼!”

    “行~行~算你厲害行了吧,現在人也救了,我也該回去了,再見!”羅素雲陰陽怪氣說完,就扭身裝腔作勢要走,心中卻想︰“只要你叫我留下來,那~我就多陪你會!”

    其實羅素雲是再瘋狂試探翌晨,想現在這樣的事都不知道發生過多少回,只是翌晨每次都沒有挽留。

    現在亦是如此,翌晨表情沒有變化,嘴上依舊傲氣凜然道︰“那我就不多留了!”

    高千本以為翌晨會說‘留下來或等會再走’的話,誰知他竟然毫不挽留,氣的自己頓時給翌晨後背一掌,連忙笑著對羅素雲道︰“你別听他胡說,再多留一會,咱們都好久沒見面了,等會得好好聊聊!”

    摩琪看這個漂亮大姐姐要走,趕緊上前拉住那雙完美無瑕的手,撒嬌道︰“是啊姐姐,你別這麼著急走好不好,琪琪還沒好好謝謝你呢?”

    羅素雲站著沒動,仰著頭,努力保持平靜道︰“算了,你們就不用挽留我了,今晚無論怎麼樣都得回去,明天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所以高哥,小妹妹,下次再見吧!”

    說完,不等高千與摩琪回復,便輕輕掙脫摩琪的小手,瞬間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消失在夜里。

    而摩琪看著羅素雲遠去的身影,又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水滴,若有所思道︰“漂亮的大姐姐好像哭了!”

    高千听聞先是一愣,然後便指著翌晨的鼻子叫罵道︰“你看你辦得叫什麼事,我就不信這麼明顯的意思你會看不出來!”

    “我知道,但我不想!”翌晨面無表情道,實則內心痛不欲生,剛才自己有多想留住她,可是自己就是說服不了自己。

    高千也听明白了,故一臉無奈的放下手臂,嘆息一聲,看著翌晨勸告道︰“都幾百年了,該放下的就放下吧,再晚,恐怕你會一無所有!”

    “我知道,但我不想!”翌晨再次重復一邊,只是臉再也做不到面無表情,此時他低落無比,滿是愁容。

    高千看翌晨這樣,想要說些安慰的話,卻晚了一步,翌晨帶著各種心煩意亂、心如刀割的心情,即刻化作白色流光飛向天空,消失在原地!

    “哎~算了,由他去吧!”高千看著翌晨消失的方向,神情低迷的喃喃自語道,這種事自己也不好安慰,只能靠他自己解開心結,如若不然,這會成為他一輩子的痛。

    摩琪在邊上看著翌晨離開,便小聲道︰“高爺爺,翌晨爺爺這是怎麼了。”

    “沒事,你翌晨爺爺,只是有點不舒服,我們現在先把你哥哥弄到床上休息吧!”高千笑著轉移注意力道。

    摩琪也很听話,不再追問,幫著高千把赤陽扶起來,一起送到前院室內讓他休息。

    摩天則是站在躺椅前,對著這件事默不作聲,此刻他正用靈力來加快洛紫痊愈。

    只見洛紫在大量灰色靈力的幫助下,一部分靈力開始回到丹壁內,另一部分則是順著毛孔向外鑽出,身體膨脹度急速下降。

    在十幾分鐘後,摩天深出一口氣,嘴角露出今晚最開心的笑容,看著已經恢復原來面貌的洛紫,終于安心了。

    由于剛修復完靈魂,故體型恢復,意識卻沒恢復,也許得等到明天早晨!

    屆時沒有任何人再關注摩琪不怕彼幽的事,翌晨現在很扎心顧不得操心這件事,高千替他憂心忘卻了這件事,羅素雲才不管這件事,摩天注意力都在洛紫身上,暫時忘卻了這件事,興許只有昏迷的赤陽才時刻記得這事。

    此刻已是次日凌晨零點,赤陽躺在地上依就昏迷不醒,摩琪與高千把他弄到屋內後,便出去與摩天共同把洛紫運了回去,然後高千則是繼續躺在那沒有人的躺椅上繼續看守著紋陣!

    今晚最倒霉的不是赤陽,而是出門瞎逛的人們,因為被素玉打飛的穢物,化作星星點點落在學院內,當時散步的人們,多多少少都會沾染上,甚至有的人以為下雨了,興奮的用嘴接,如果知道這是赤陽體內回鍋飯時,那會露出什麼表情呢?真是期待。

    只是今天有個大事情,學院所有的人都接到了通知,今天早晨八點廣場集合,開今年的期末考核大會。

    時間轉眼間來到了早晨七點多,學院的人陸陸續續來到了廣場內,一到六年級分別戰隊排開,馬莉莉、何峰、冷幽涵、李天河都已趕到,站在一年級的最外側,梅雪帶隊,只剩赤陽沒有來。

    馬莎莎在內心著急對馬莉莉道︰“陽陽這是怎麼回事,都說好了早晨八點開始期末考核大會,怎麼現在還沒來,真是急死人了!”

    馬莉莉同樣也很著急,但她沒有妹妹那般火爆,也知道干著急也沒用,只好安慰自己同時也安慰妹妹道︰“沒事,赤陽他一定會趕來的,再等等吧,實在不行我們就去找他!”

    “哼,真是不靠譜的男人!”馬莎莎吐槽一句便不再說話,而站在馬莉莉身後的冷幽涵,此時輕聲問道︰“莉莉姐,你知道赤陽哥是怎麼回事嗎?怎麼現在還不來?”

    “對啊,怎麼還不來呢,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陽子不會還在睡懶覺吧!”何峰在馬莉莉前方扭過頭來,半開玩笑道。

    “這不可能吧!”馬莉莉皺褶眉頭,心虛的反駁道,其實內心也在擔心赤陽會不會在睡懶覺。

    馬莎莎也在心中狠狠的來了一句︰“很有可能!”

    就在大家都以為赤陽睡懶覺的時候,站在最前方的李天河,突然冷冷道︰“你們有誰通知他了嗎?”

    這個問題,頓時讓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相互睜得越來越大,仿佛再說‘你有沒有告訴他’!

    但三人從彼此的眼神中可以得知,沒人通知赤陽。然後又看向李天河的背影,只可惜得到了一個搖頭的回答。

    馬莉莉見狀,立刻走到梅雪面前笑問︰“梅雪老師,您昨天通知赤陽來開會了嗎?”

    昨天傍晚,梅雪挨個的通知特招班的學生今天早晨八點來此開會,所以馬莉莉才會問這個問題。

    只是梅雪拿了撓頭,尬笑一聲道︰“這個嘛!你們都通知到了,赤陽那小子我實在是找不到,恰好昨天又有急事,一耽擱,我就給忘了,現在找他也晚了,索性等開完會之後,你把內容給他說一遍不就行了,所以你們現在就不用擔心他來不來了,知道了嗎?”

    梅雪說的很是流暢,似乎是提前想好的,估計是知道有人會問這件事,故先想出該回答的話。

    “好吧,我知道了老師!”馬莉莉苦笑答應一聲,便回到隊伍中去。

    體內的馬莎莎卻不滿梅雪的態度,在心底大喊道︰“這是老師該做的是嗎,天天就她事最多,哼!真不稱職!害得我冤枉陽陽了,哼!”

    “算啦,莎莎,別抱怨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到時候給赤陽復述一遍了。”馬莉莉用無奈的語氣,安撫著暴跳如雷的馬莎莎!

    “哼!”馬莎莎很生氣的哼了一聲,便不再講話,而此時周正走過來,對著馬莉莉打招呼笑道︰“莉莉小姐,赤陽兄為什麼沒到,難道他有什麼事脫不開身嗎?”

    剛才周正在一年級一班的隊伍內,一直看著這里,卻未發現赤陽蹤影,所以就走過來問平時跟赤陽比較親密的馬莉莉。

    “奧,你說這個啊!”馬莉莉剛想解釋,卻被何峰搶答道︰“赤陽沒接到通知,現在估計還在被窩里呼呼大睡呢?”

    “不可能啊,怎麼會這樣?”周正不相信赤陽會是睡懶覺的人,故皺眉不解問道。

    何峰用很隱秘的姿勢指著梅雪,悄悄道︰“其實也不怪赤陽,你看到了沒有,那都是我們老師的錯,她昨天因為辦私事,而忘記通知赤陽了,你說可氣不可氣。”

    話音剛落,也不等周正做回答,忽然一股冰冷刺骨的壓力籠罩住赤陽與周正二人,只听有人邁步向此走來,此刻周正被嚇得如機械般慢慢回頭,周正還好,意識到有殺氣逼來,就很果斷放棄這次談話,不回頭,徑直前走與何峰擦肩而過,自然的回到自己隊伍。

    何峰當然也意識到不妙,可是他能往哪里跑,只能在心中狂噴周正不講意氣,但還是得把頭扭過去接受現實。

    果不其然,此時梅雪已經站在何峰後,用很和善的笑容,問︰“何峰同學,你有什麼事要跟老師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