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九州古帝 > 第18章 神秘力量

第18章 神秘力量

    “朕不能走,身為一國之君,卻棄全城子民生死于不顧,獨自逃走,天下豈有這等荒唐的事情?”查理當即回絕了布萊恩的提議。沒錯,他是王,而王是不能棄自己的子民于不顧的,即便是死,即便是粉骨碎身,他也不會離開皇城半步。

    “陛下,請您三思。”看著面色蒼白,但目光卻無比堅定的查理,布萊恩跪了下來。

    “朕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就不用勸我了,朕登基這二十余年來,能夠做到今日這般成就,也少不了你鞍前馬後的付出,朕知道,你即便超越了lv80,卻仍舊留在朕這小小的公國之中,是想報答朕對你的救命之恩。這麼多年,這份恩情,也早就還清了。”說罷,查理二十世有抬頭看向了不斷向皇城飛速墜落的隕星,眼中迸發出一絲決絕的光芒,隨著查理下定決心的那一刻開始,查理也突破到了lv50,長期以來的壓抑,使得他在實力方面一直沒能在進一步,但是今天,他去放下了一切的世俗權利,放下了一切的恩怨情仇,他只是單純的想和自己的子民共生死而已。

    “我的老布萊恩,你快走吧,憑你的實力,隨便加入一個王國、公國,就算當不了首席師,隨便混個供奉長老還不是探囊取物?又何苦在我這一棵樹上吊死呢?”查理催促著布萊恩離去,此刻的他,早就放下了一切,但是,他卻不想布萊恩因為自己斷送了性命和大好的前程。

    “陛下,想必您現在靜下心來也能察覺得到,”布萊恩苦笑著指了指周圍波動的空間,“現在就算是我,也來不及離開了。”

    當一名魔法師突破至lv50以後,就正式步入了高階魔法師德殿堂,同時這也意味著,他們足以去掌握更深層次的奧秘——空間魔法,空間作為超越一般物質形態的存在,也唯有自身對于法則的領悟達到了一定的境界後,才能慢慢去感悟,去掌握的一種極為特殊,極為神秘的魔法。雖然目前的查理並不能使用空間魔法,但這並不意味著他不能察覺周圍空間所產生的劇烈波動。查理也清楚,這空間波動,與這不斷接近的隕星,是脫不了干系的。隕星墜落所產生的強大氣流,使得周圍的空間動蕩不止,根本不可能讓人去施展空間魔法進行轉移。

    “這,是我害了你啊”查理頓時間老淚縱橫,原本就有些斑白的頭發,仿佛又白了幾分,他實在不舍的讓為自己盡心盡力的老友就這麼因為自己的固執而白白死去。

    “陛下無需自責,其實,我也清楚,您是根本不會棄自己的子民于不顧的,而我,也早就下定了決心,與您,與全城的人民共生死。因為只有您這樣的君王,才是真正的君王,才是我布萊恩所欽佩,所敬仰,所追隨的那個查理陛下。”布萊恩卻笑了起來,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他放著諸多王國的高官厚祿不要,心甘情願留在在這小小的阿德曼公國。

    “老布萊恩,願我們來生再做兄弟。”查理抬起了濕潤的雙眸,鄭重的說道。

    “老臣願生生世世服侍陛下。”布萊恩的眼中同樣泛起了淚光,這,是他成人之後,第一次流淚,或許,也是最後一吧,布萊恩想道。

    “轟隆隆,隆隆”在隕星下墜所形成的氣流的沖擊下,音障爆裂的巨響不斷在皇城上空響起,“先祖榮光”所形成的光罩搖搖欲墜,皇城中百姓的呼喊哭泣聲也伴隨著這一陣陣的轟鳴,此起彼伏地絕望的氣息,如同病毒般,在民眾中傳播著,就連那些維護皇城秩序的士兵們,也在此刻放下了手中的長棍和刀劍。混亂,無助的人群在皇城中,如同困獸般,狂亂著,嘶吼著,踩踏,打砸,慘叫,求助,人性背後的陰暗,似乎在此刻徹底覺醒了一般,整個皇城,在此刻猶如人間地獄。

    皇城外小山丘上,靜靜地佇立著一個身穿黑袍頭戴兜帽的人,仿佛眼前近在咫尺的隕星與他無關一般。

    “哼,想不到這群光明教會的人,做起事來還真是有光明教主的風采啊,為了節省天使之力,居然放著全城百姓的性命不顧。”說罷,單手一揮,隨手在劇烈波動的空間中劃開一道裂縫,轉身準備離去。

    “咦?想不到這荒郊野嶺的小公國里還藏著一位擁有這般強大的實力的存在,竟然想強行干涉隕星的下墜方向。”已經半只腳踏進虛空的黑袍人突然停住了腳步,饒有興致的瞄了一眼天空上的隕星,但隨即又擺了擺頭,“罷了,浩劫將至,生靈涂炭,不管是誰,他愛管這閑事就讓他去管吧,老夫可懶得去趟這趟渾水。”

    伴隨著黑袍人的消失,小山丘重新沉寂了下來,周圍的空間裂縫也開始緩緩閉合,恢復至了原本模樣。

    “陛下,似乎,似乎有位大能在強行改變這顆隕星的下墜方向,我們怕是有救了!”布萊恩說到底好歹也是為超越了lv80的高階魔法師,雖然不能阻止隕星下墜,但是至少觀測隕星的軌跡還是能做得到的。

    “你,你說什麼?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啊,天不亡我啊!”查理幾乎抱著必死的心態等待著隕星的降臨,突然被告知不僅自己不會死了,全城百姓的性命也保住了,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喜訊啊。

    “快,傳朕口諭,告知全城將士,貴族,平民,將隕星墜落地點改變這件事告知給他們,讓他們不必驚慌。”查理立馬讓身後的親信前去穩定住全城的人民,自己則讓布萊恩跟隨自己前去中央廣場的塔樓,用塔樓上銘刻的傳音結界通告全城。

    天空上的隕星,似乎受到了神秘力量的牽引一般,偏離了原來的軌道,傾斜著超這地面墜落,在距離皇城五千米的上空,竟擦著“先祖榮光”的邊緣飛了過去。強烈的氣流使得光罩開始不斷地顫動,光罩上浮現的銘文急速的旋轉,仿佛到達了極限一般。

    就在此刻,吸引隕星的神秘力量似乎突然有增強了幾分一般,將貼著光罩飛行的隕星強行拉離了陣法,而那些飛速旋轉著的銘文,也在此刻穩固了下來。

    “這簡直是光明主神顯靈啊,光明主神萬歲!”

    “天佑我王,天佑我王啊”

    一時間,原本混亂的皇城也在此刻重新歸于穩定,街上打砸的暴民也被悉數控制,歡呼聲此起彼伏,國王也下令宴請群臣,犒勞軍民,仿佛他們已經度過了劫難一般,大肆的慶祝著,快樂著。然而,殊不知,發生在眼前的這幕恐怖的景象,只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征兆而已。

    伴隨著隕星的不斷墜落,隕星墜落的速度越來越快,同時,也離地面越來越近。雖說隕星漸漸遠離了皇城,但是,查理二十世仍有些不放心,便向布萊恩詢問到︰“布萊恩,憑你的實力,能大致推斷出隕星墜落的具體位置嗎?”

    “嗯,以老夫之前施展的觀測魔法來看,這顆隕星似乎是受到了某股神秘力量的吸引,朝著西南方向飛去,估計,嗯,應該會墜落到沃德林郡的中部地區”布萊恩話說道一半,瞳孔卻猛然一縮,頓時愣住了。

    “沃德林郡中部,那里應該是一片荒地吧,除了漫天黃沙和殘暴的野獸幾乎什麼都沒有。”查理顯得有些納悶。

    “陛下,您可知道光明聖典中秘典所記載的千余年前血洗大陸的那場曠世大戰”

    “你是說他?那個魔神?”查理突然停住了,或者說,此刻的他,已經被震驚地再說不出一個字來。

    “是的,他正是被封印在了沃德林郡的封魔殿中。”布萊恩靜靜地看著天空中遠去的隕星,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是,那不是千余年前的事情了嗎?難不成他現在還活著?”查理問道。

    “在過去千余年的歲月中,封魔殿封印受到的沖擊似乎在不斷的減弱,而就在數十年前,封印中似乎安靜了下來,而光明教廷派去戍守的神殿騎士也被隨著封印的沉寂,漸漸撤走了,但是,我卻並不認為一名精通死亡法術的封號級魔法師會這樣死去。我甚至懷疑,當初逃進那處絕地,也是他計劃的一部分。”布萊恩有些不安地看著隕星沉聲說道。

    千年前的封印,悄然沉寂的魔神,突如其來的隕星,神秘力量的插手,這一樁樁事件的背後,究竟影藏這什麼秘密?查理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可不由得他細想,一聲晴天霹靂般的巨響便將他拉回了現實——隕星在神秘力量的牽引下,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隱藏在沃德林郡廣闊黃沙之中的十余根石柱之上。頓時間,整個天空瞬間揚起了漫天的黃沙,銘刻在石室門上的道道符印盡數黯淡了下去,精致的石室也在劇烈的沖擊中化作了齏粉。半晌後塵埃落定,鮮有人跡的石室連帶著數十根高聳的石柱,一同消失在了隕星的沖擊之下,就仿佛從未存在過一般,自然也根本不會有人看到在石室封印暗淡下來的那一閃而過的黑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