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霸道皇帝怕寵妻 > 第22章 當然是跪著了

第22章 當然是跪著了

    林夫人現在一門心思,只想安慰安慰女兒,至于說大話會不會閃了腰,她現在無暇顧及。再說了,皇上現在又不在這里,自己就算說了,皇上也不會知道,這叫有恃無恐。

    夫人,你這叫說什麼話,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如果女兒想不開,直接跑去問皇上,你說該怎麼辦?說話之前能不能動動腦子?對于自家夫人安慰人的方式,林天宇很無語。這哪是安慰人呀,這明顯是想自殺的節奏嗎?

    林夫人自知安慰人的話有些過了,不知道是有意的還是無意識的問了一句。女兒,你不會真跑到皇上面前說這些話吧?

    她還真有想過,她還想去試一試,他會不會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去選擇。

    女兒,你可千萬不能去啊,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我們林府可擔待不起。她多少還是有點了解女兒,見女兒不語,大概也能猜到一些。

    好啦,這些事情,以後再說。你也別給我打馬虎眼兒,到底怎麼回事?趕緊給我說清楚。林天宇終究是聰明,自家夫人那點小心思他會看不出來。

    林夫人自知掩飾不過去了,索性來了個破罐破摔。女兒和禮部尚書之子李寧,在逛街的時候遇到了皇上,後面說了幾句話,具體說的什麼話我也不清楚,這個你得問女兒,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

    林天宇無奈扶額,你這跟沒說有什麼區別。煙兒,你來說,你別給我打岔。

    林夫人還想說些什麼,直接被林天宇喝止住了,撇了撇嘴,坐到一邊去了。

    父親事情是這樣的,我見表哥一個人在逛街,我有些好奇跑過去問表哥,怎麼沒有人陪他。表哥並沒有理我,而是看著我身後的李公子,目光很不友善,兩人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彼此敵對。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表哥又問我,喜歡什麼?他買給我。我正在懷疑表哥是不是被人換了,表哥卻在我頭上拍了一下,說他如假包換錯不了。我問表哥為什麼要打我的頭,很痛的勒。表哥說想讓我清醒清醒,說我的想法很愚蠢。這個時候李公子走過來了,問我痛不痛,又轉頭瞪了表哥一眼,問表哥為什麼要打我?我只是回了一句,我沒事,後來表哥臉色就變了。現場突然變得很冷,當我轉頭看去,卻見表哥的樣子異常痛苦,兩滴血淚順著他的眼角流了出來。我當時被震驚到了,久久不語,表哥想打我,始終下不了手給那自己一巴掌,讓我們從此不要出現在他面前,否則必殺之。

    林天宇听了半天,也沒發現這里面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這有什麼呀?很正常呀,值得皇上流血淚,把自己往死里灌。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還真是怪了。饒是他再怎麼聰明,也不會想到,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怪事發生,乃是他們二人上一世的積累而成,玉梅麟因為上一世的原因,傷透了林雪煙的心,他害怕林雪煙就此離開他,才會出現這麼怪異的事。

    林夫人從听李寧說起過,認為是女兒自己在作,今天听女兒這麼一說,反而覺得作的人不是自家女兒,反而是皇上,這就有點兒說不通了。

    煙兒,你確定事情是這樣的,你沒有騙為父吧?林天宇想了半天得出了兩個結論,一個是女兒騙了自己,另一個是皇上有問題。

    父親,事關重大,女兒豈敢欺瞞與父親。她多少知道一點原因,不過她想確認一下。

    這麼重要的事,想來女兒應該不會騙自己。你先下去吧,你讓為父好好想想,對了,等皇上醒來,你和為父一起去一趟皇宮,向皇上賠個禮,道個歉,興許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

    是,父親,那女兒先走了。

    夫君,這事你怎麼看?林夫人來到林天宇旁邊低聲問道。

    我剛觀察過女兒的表情,咱們的女兒很平靜,我猜女兒應該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而且還是關乎皇上的,所以這件事,我們只能當它從未發生過,以後堅決不能提。

    有這麼嚴重嗎?林夫人明顯有些不信。

    夫人,嚴不嚴重我不知道,你只要記住一點,不管大事還是小事,只要不影響到我們林府,我們當做什麼也不知道,任由它去發展,林天宇一臉嚴肅看著林夫人,警告意味十足。

    夫君,你放心,這點我還是分得清楚,她也是個明白人,豈有不懂的道理。

    醒了,感覺如何?堂堂一國之君,既然將自己灌得爛醉如泥,還差點出了事兒,這要是傳揚了出去,玉龍國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玉梅麟剛醒,還有些雲里霧里,就被自家皇叔一頓臭罵,很是不服。不就是喝點酒嗎?你至于這樣嗎?你要是覺得我給玉龍國丟臉了,要不這個皇帝你來當。我天天為了這些事情煩的要死,我就不能放縱一回嗎?

    你還有理了,你自己瞧瞧你干了些什麼事?二十多個身兼要職的朝臣,被你罰在宰相府,很多事情都運行不了,你倒好,當了一個甩手掌櫃。那我是讓他起來呢,還是接著跪呢?玉玄龍恨不得將自家佷子抓起來暴打一頓,錯了不承認也就算了,還找借口。他算是見識到了,為什麼官怕無賴?因為他們能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顛鸞倒鳳。

    當然是跪著了,我是皇上你是王爺,你讓他們起來我的顏面何在?玉梅麟連想都沒想,直接給出答案。

    你還知道你是皇帝,以後玉龍國的事我都不管了,你愛咋滴就咋滴,反正不是我毀了玉龍國。玉玄龍這次算是徹底的敗了,敗在自家佷子無賴上了。

    隨便,反正玉龍國少了你,也不會怎麼樣?想威脅我,還差得太遠了。

    玉玄龍實在被自家佷子氣的不行了,指著玉梅麟鼻子,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最後硬生生擠出兩個字“你牛”,甩袖而去,不想再跟這個無賴佷子多說半句話,他怕再這樣說下去,他會被這個佷子氣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