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盛世冥寵︰嫡妃歸來 > 058,硬氣

058,硬氣

    夜色漸濃,魏從妝匣子里掏出一小盒沉夢香交給了六月,“送去我母親院子里,就說這是我親手調配的,今兒晚上就點著。”

    六月不敢耽擱,立即跑了一趟。

    點了沉夢香,詠陽郡主能睡的踏實安穩,一夜至天明。

    次日,魏早早就起來去了一趟蘅水院,跟在詠陽郡主身邊伺候的是張嬤嬤和青嵐,青翡,都是老人了。

    “七小姐怎麼來了?”張嬤嬤迎了出來,極恭敬的朝著魏行禮。

    魏擺擺手,“嬤嬤不必客氣,今兒長松院那邊就由我代替母親去侍疾,嬤嬤不必打攪母親。”

    張嬤嬤先是一臉不解,魏又說,“母親是郡主,身份尊貴,皇上既然親自赦放了母親,不是誰都能輕視的。”

    張嬤嬤一點就透,立即點點頭,欣慰的看著魏,沒過一會,長松院的滿菊過來喚人。

    “走吧!”魏抬腳跨過門檻,滿菊微愣,隨即解釋,“七小姐,老夫人是要見大夫人”

    “母親身子不適,今兒由我代替母親去侍奉。”

    滿菊蹙眉,探過腦袋看了一眼蘅水院里,猶豫再三,魏已經走遠,滿菊無奈只好跟了上前。

    長松院里今兒有些熱鬧,以往不請安的幾個小姐都來了,坐在一塊陪著南陽侯老夫人說笑,屋子里傳來陣陣的歡笑。

    廊下站著好幾個丫鬟等候,魏看了眼蓮香,蓮香沖著魏微微頜首,兩個人彼此錯開視線。

    南陽侯夫人也在。

    也不奇怪,這樣奚落的詠陽郡主的場面,南陽侯夫人怎麼會缺席呢。

    簾子挑起,魏一只腳邁進內室,屋子里眾人朝著門口看來,南陽侯夫人擰眉,看向魏的眼神中還帶著一股殺氣。

    “你怎麼來了?”魏婷玉收了笑意,沒好氣的瞪著魏。

    魏看了眼床榻上躺著的南陽侯老夫人,淡淡的開口,“自然是來探望老夫人的。”

    “你這幅病懨懨的身子不來過繼病氣就不錯了,你母親是兒媳,理應在祖母床前侍奉,怎麼才回來就偷懶,找了你來打發!”魏婷玉一貫的牙尖嘴利,巴不得魏不好,處處針鋒相對。

    南陽侯夫人清了清嗓子,“大嫂若是不想來侍奉母親,直說就是,何必折騰你呢。”

    “這兒媳婦侍奉婆母本就是應該的,這麼多年不在膝下伺候,莫不是一回來就病了,真是晦氣!”

    說話的是嫁出府外的魏巧蕙,是南陽侯老夫人的女兒,昨兒特意回府,魏見了還要喚一聲姑姑。

    “之前在府上不就是老樣子,現在這樣也不足為奇,妹妹就少說兩句吧。”南陽侯夫人低聲勸。

    魏巧蕙已經嫁出門十來年了,之前就是一個庶女,嫁的門第並不高,夫家是個商戶,這幾年謀了個九品芝麻官當當,卻是個碌碌無為的性子,一家子過的緊巴巴的,全都仰賴魏泓這個親兄長照料。

    “去,把人給我叫過來!”魏巧蕙下巴一抬,語氣頗有幾分凌厲,一旁的幾個人也沒上前阻撓,就等著看好戲呢。

    魏坐在床沿上,不急不惱,從小幾上端著一碗藥緩緩開口,“我父親是嫡長子,我母親是有封號的郡主,不知道幾位是不是腦子糊涂了,竟讓我母親屈尊降貴給一個洗腳婢提上來的老姨娘侍疾,真是可笑,看在二叔是南陽侯的份上,我喚一聲老夫人,還真拿自己當根蒜!”

    一番話氣的眾人臉色大變,南陽侯老夫人怒瞪著魏,支支吾吾卻說不出話來,只能嗚嗚咽咽的哼唧。

    “來,我來喂老夫人用藥!”

    魏伸手捏住了南陽侯老夫人的下頜,將她的嘴巴捏開張大,一碗藥高高抬起,手一傾,藥汁朝著南陽侯老夫人的嘴里倒入,撒的鼻子上,臉上,被子上全都是藥汁。

    “嗚嗚!”南陽侯老夫人氣的翻白眼,開始反抗,卻是四肢無力,掙脫不開,藥汁還是發燙的,藥汁撒過的皮膚都紅了。

    “魏,你瘋了嗎!”

    “快住手!”

    魏將一碗藥全都倒完,松了手,將碗砸了個粉碎,用帕子擦了擦手里沾染的藥汁。

    魏巧蕙不可置信的看著魏,“你你怎麼敢這樣對我母親,小賤人,你這是忤逆不孝!”

    南陽侯夫人也驚住了,只是反應比魏巧蕙冷靜了許多,指尖在顫抖,看著魏就像是看著邪祟一樣。

    “我是有封號的縣主,姑姑,你算個什麼東西,你敢在我面前吆五喝六!”

    魏一聲怒喝,嚇得魏巧蕙猛然一激靈,愣了愣,渾身都在顫抖。

    “魏,你瘋了是不是,你怎麼敢這樣對待祖母,母親,一定要報官,讓官差把魏抓起來,快請太醫!”魏婷玉大叫。

    魏坐在了椅子上,手里還捧著一盞茶,一派悠然自得的閑暇模樣,根本就沒把魏婷玉放在眼里。

    南陽侯夫人按住了魏婷玉,這事不能報官,南陽侯老夫人以老夫人自居,可到底是白身,詠陽郡主和魏都是有品級的,南陽侯老夫人也不算是正兒八經的長輩,這事兒鬧大了,南陽侯府不佔理。

    “先請大夫!”

    魏巧蕙卻是氣不打一處來,“你太放肆了,這麼多年南陽侯府好吃好喝的供著你,一點家教也無,竟然對長輩這樣說話,我今兒就要替魏家好好教訓你!”

    魏巧蕙剛一伸出手,魏身子往後一閃,隨即反手扣住了魏巧蕙的胳膊,用力一捏,咯吱一聲清脆響聲,硬生生將手腕骨給捏碎了。

    “哎呦!”魏巧蕙慘叫連連,小臉煞白。

    魏松了手,魏巧蕙一屁股坐在地上,另一只手捂著手腕,疼的在地上打滾。

    魏婷玉嚇了一跳,詫異的看著魏,“你你究竟要干什麼!”

    魏抬頭看了一眼南陽侯夫人,咧嘴笑,“反正我和母親都是女兒身,也沒爵位,也沒繼承的人,要鬧咱們就是試試,我可不怕丟臉,今兒這事我把話撂著,再敢有人對我母親不敬,別怪我不客氣!”

    南陽侯夫人被魏的臉上的那一抹涼笑給驚住了,背脊驀然一緊,咽了咽嗓子,什麼時候開始,一個賤丫頭竟然有這樣攝人的氣勢了,那模樣分明就是從地獄里爬上來的厲鬼!

    將長松院鬧了一通,魏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留下一堆亂糟糟的,魏巧蕙趴在地上哀嚎,痛哭不止。

    “母親,難道就這麼讓魏走了嗎?”魏婷玉十分不滿,魏只是一個罪臣之女,憑什麼這麼囂張。

    南陽侯夫人拉住了魏婷玉,“這丫頭邪門的很,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招惹。”

    魏婷玉氣的咬緊了牙,卻拿魏沒法子。

    不一會大夫請來了,魏巧蕙立即大喊,“快,快給我瞧瞧!”

    蓮香一愣,這不是給老夫人請的大夫嗎,南陽侯夫人不語,蓮香也就裝傻,站在了一旁。

    “夫人的手腕骨折斷了,需要續骨,休養三個月,若能悉心調養或許將來還能不落下殘疾。”

    魏巧蕙一听險些暈死過去,她怎麼能落下殘疾呢,“大夫,一定要給我治好手,多少錢不是問題。”

    那大夫一听立即給魏巧蕙開了藥方,用的大部分都是名貴的藥材,價值不菲,什麼千年的靈芝草,何首烏,魏巧蕙將藥方給了南陽侯夫人,“二嫂,快去派人給我煎藥。”

    南陽侯夫人一看藥方,臉色一沉,只是看著魏巧蕙鬼哭狼嚎的模樣,忍了又忍,“蓮香,去抓藥!”

    緊接著大夫又給南陽侯老夫人瞧病,南陽侯老夫人已經氣得暈厥了,被掐住了人中刺激醒來,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看上去十分激動,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老夫人經不起刺激了,若是再這樣下去,只怕只怕會危及性命啊。”

    南陽侯夫人一听立即蹙眉,老夫人要是死了,那魏泓可是要守孝的,還有魏婷玉也不能出嫁。

    “大夫,這可如何是好?”南陽侯夫人著急的問。

    “需靜養。”

    南陽侯夫人心里有數,叫人拿了診金送大夫離開,眉頭緊皺,早知道就不該折騰詠陽郡主,招惹了這麼一尊煞星!

    “二嫂,這口氣我咽不下,我要去找大嫂算賬!”魏巧蕙說著,氣沖沖的就去了蘅水院,攔都攔不住。

    蘅水院,詠陽郡主剛剛起身,一看外面天色大亮,微微一怔,對著張嬤嬤說,“都這個時辰了,怎麼也不叫醒我?”

    “母親,是小七的主意。”魏笑意吟吟的趕來,“母親這樣著急是要去哪?”

    “去長松院。”

    “母親不用去了,我剛從那邊回來。”魏緩緩一笑,一點也不隱瞞的把剛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挺直了下巴,“二房那副德行,咱們越是軟弱越是欺負咱們,大房還不至于落魄到被人欺負的地步,母親,小七什麼都不怕。”

    詠陽郡主怔了,她也是個有脾氣的,只是這脾氣被磨的差不多了,也不敢有脾氣。

    “母親,您是郡主,這府上誰見了您都要客氣,何必放低了姿態委曲求全。”魏說。

    詠陽郡主的指尖搭在了魏的發鬢上,勾唇一笑,“小七說的極是,若是這威風立不起來,也不怪下人苛待咱們。”

    看著詠陽郡主這一瞬間的變化,魏很滿意,她的母親本就應該驕傲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