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劍魁 > 七十七︰槍術

七十七︰槍術

    黃棕馬疾奔至河東縣城時,李不琢紛雜的心緒逐漸平復下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桃塢堡為響馬幫,也不是尋常村寨能比的,就拿當初和他交過手的張雲心那老媽子來說,手段就老辣非常,若真是寨里遭了什麼災難,寨里也一定會留下線索痕跡,而剛才看來,連馬廄里的馬蹄印子都被掃除了,這事恐怕另有隱情。

    琢磨間,黃棕馬撒著蹄子飛奔到靈官衙前,好在青梁街不窄,雖然路邊攤販個挨個,路上容車馬通行的路面倒是寬敞,李不琢並沒受到阻礙。

    按規矩七品以下的官員到靈官衙五十步外就要下馬步行,李不琢卻無暇顧及。

    守門的縣兵遠遠呵斥著舉起長戈,待見到來者是那位含金量極高的永安縣新科魁首,也知道一定是有要事發生,早早就進靈官衙里稟報。

    李不琢翻身下馬,跟著進去靈官衙,在書房見到曹延,深吸一口氣,腦子里略微斟酌字句,便把今日去桃塢堡發現寨里已空無一人之事說了出來。

    曹延略微一怔,問道︰“可是寨中一應財物都沒被動過,像是寨里人剛離開不久的模樣?”

    李不琢點頭︰“不錯。”

    曹延眉毛一擰,那道川字紋溝壑又更深幾分,喃喃道︰“不應該啊,幾十戶的村莊百姓失蹤還說得過去,那寨子卻不是好惹的,怎麼也會遭了妖患?”

    “敢問現下妖患調查進展如何?”李不琢問道。

    曹延長嘆一聲,搖頭不語。

    李不琢心里微微一緊,一縣靈官是縣里權柄最高之人,連他都沒有頭緒,這情況就太嚴峻了,當機立斷道︰“我願助一臂之力!”

    曹延一抖眉毛︰“此前你任職掌書吏時,我想讓你幫忙,便是因為如今縣里政事繁忙我脫身不得,如今你主動開口,當然再好不過。如今調查妖患的是縣中巡查篤事張金岳,你且先回書局等待,我會讓他來找你。”

    李不琢接應後,便出了靈官衙。

    一回書局,便喚來三斤︰“近來河東縣不太平,我到縣里租個住處,你不用回酒莊了,就到縣里來住。”

    本來上午看到李不琢騎馬出去還有些意氣風發,這時回來卻面色陰沉,三斤怔道︰“出什麼事了?”

    “桃塢堡里的人也沒了,我怕酒莊那邊也出事。”李不琢看向旁邊的應十一道︰“你回酒莊,把鶴潛和黃奴兒帶過來。”

    “那邊不用守著?”應十一問道。

    李不琢一咬牙,尋思著正是要用人的時候,心里冒出一絲不管酒甕子村居民的念頭。

    轉念又把這念頭壓下去,一攥拳頭,咬牙切齒拋下一句“算了”,長長呼出一口氣,尋出今晨買的槍頭,提上白蠟木桿子,單獨去了書局後院的練武場。

    到練武場里安上槍頭,李不琢提槍一抖,腰馬合一,朝天一扎,槍頭顫動時“  ”的響,如大蟒探頭。

    這一槍出去,精氣神一瞬間被調動為一點,身子乍然熱起來。

    李不琢松弛身子,放槍把上衣一脫,便開始練起槍術。

    在軍中練的槍術講求戰陣配合,昨日在藏書大庫中學的龍蛇**槍便是單獨使用的槍法。

    李不琢使起大槍,手里像握了一條大活蟒,身上腱子肉經過這些時日小精元的補充,又長了起來,隨著動,時而擰成一股、時而分散、時而墳起、時而松弛。

    拔草尋蛇、攬抱琵琶、蓋步三扎、霸王解甲!

    李不琢心里憋著的一股氣,這時候盡數揮灑出來,煞氣騰騰。

    張元毯褪榫擲錟切┐蛟擁牟鉅坌睦鏇止靜灰眩  恍呂吹惱剖槔粼諛氖芰似 趺匆還梢 ├鶘比說募蓯疲 愕美顯丁br />
    李不琢全力施為,沒一會,便覺內趴 枷摹br />
    略微一停,解下腰間酒囊猛灌一口。

    肚子里騰的像燒起一團火,精氣神猛地又竄高一截!

    腳尖一挑,白蠟木桿子再度被挑在手中,搬、攔、扎!

    地上落葉隨李不琢的腳步被激得乍然飄起,一片枯葉被槍尖一點,啪一下,炸裂般粉身碎骨。

    小半個時辰後,黃昏臨近。

    李不琢這才收槍深深呼吸。

    他緊繃的肌肉放松下來,發紅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為原色。

    這一瞬間,細汗便從周身毛孔沁出,映著淡淡的暮光,呈現出古銅色澤。

    披上衣裳,李不琢離開練武場。

    …………

    夜間,張金岳找上門來。

    一番客套後,這位三十歲出頭,臉上有一道極長刀疤,險些沒了一只左眼的的河東縣巡查篤事對李不琢道︰“河東縣臨近幽州,各州人士往來不絕,治安本來就不好,嘖,近來的妖患鬧得更是不得安生,槽大人說你要參與妖患調查,這事是真的?”

    李不琢直接問道︰“如今有什麼頭緒了?”

    張金岳說著咧嘴一笑︰“哪能有什麼頭緒?每天帶著那伙兵油子四處巡查瞎晃悠罷了。桃塢堡里出事的消息是你先帶回來的,明日去那巡查,你也一道過來吧。”

    李不琢皺了皺眉,這位管縣里治安的巡查篤事雖然不入流品,職責卻不小,怎麼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不怕被問罪玩忽職守?不動聲色試探道︰“我去桃塢堡時發現了些線索。”

    “哦?”張金岳一挑眉毛,臉上刀疤抖了抖。

    “此事是人為造成的。”李不琢道。

    張金岳頗為意外地看了李不琢一眼,又聳了聳肩︰“知道這個你還來摻和?我是躲都躲不及。”

    “怎麼說?”

    “你且試想。”張金岳冷笑一聲,“桃塢堡也不是什麼好捏的軟柿子,早年未受招安時,縣里派兵過去都沒輕易攻下來,若有誰能把這寨子屠了也還好,可誰能讓寨里人悄無聲息的消失?我是想不出來,想出來了,也不敢說。”

    李不琢看著張金岳那意味不明的表情,知道追問無用,一時間沉默不語。

    張金岳搖頭微嘆一聲。

    離開時,張金岳道︰“你是新科魁首,前途遠大,有些事上頭自有手段,不是你能管的,你能想通的話,明日去桃塢堡巡查,也不必過來了。”